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257章 向宋朝度交心

《官神》 第257章 向宋朝度交心

下载: 官神TXT下载


    谢谢你,夏想。”高建远真诚地说道。“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尽管说。不用客气。”

    严小时插话说道:“就是,夏县长帮了我们这么多,我们其实也没有帮过你什么?在安县的工作还顺利吗?”她又看向高建远,“建远在安县有熟人没有?”

    高建远摇头:“没有,我对政治上的事情,不是很感兴趣。安县的书记是李丁山,有他在,夏想不会受到欺负。”

    难道高建远不知道厉潮生?这么说,厉潮生是范睿恒的人了?夏想就笑了笑:“建远志向远大,只凭一己之力搏击商场,让人佩服。对了,上次在聚贤山庄见过文扬一次,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他现在还好?”

    “文扬呀”高建远含蓄地笑了一笑,看了严小时一眼。严冲心知肚明,就接话说道:“文扬因为牟污公款,被判了无期。”

    “没想到文扬居然是这种人?”夏想大为惊讶。当然他真正惊讶的并不是文扬被判刑,而是高建远的手段也算狠辣,液晶大屏幕项目的失败,拿了文扬当了替罪羊!

    文扬算是罪有应得,不过说起来他应该掌握着高建远的一些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比如说。高建远的千万资金从何而来,以文扬的精明,他肯定不甘心被高建远摆了一刀,不过他没有说理的地方。如果说,能给他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他一定会死死抓住不放。

    夏想暗暗打定了主意。

    饭局一直进行到晚上九点,夏想一直没有找到机会问一下徐德泉到底是谁的人。他怕引起高建远的提防。而且高建远谈兴不高,好在有严小时在一旁挑起话题,也不算冷场。曲终人散的时候,夏想微带遗憾地起身告辞。高建远送他到门口,严时送到他车公

    夏想动汽车刚要离去,严小时的手机响了。停车场离饭庄还有一段距离,天气又热,严小时就拉开车门坐了上来,笑道:“天气太热了,我沾沾光,在你车内凉爽一下,接个电话。”

    夏想启动空调。见严小时接电话也不避他,他也没有必要下车受热,就坐着不动。严小时接听电话之后,先是说了几句,忽然惊讶地提高了声调:“徐秘书长的朋友?安县一个常委?”她下意识地看了夏想一眼,不过还是没有避开夏想的意思,又说,“一个乡的党委书记能有多少钱?他怎么可能一次买下栋别墅?,”好,不管了,既然他要买,就让他买。也算是大客户不是?也要适当优惠一些”

    放下电话。严小时饶有兴趣问了一句:“徐秘他吧?”

    夏想心砰砰直跳,没想到严小时一个电话就又柳暗花明。让他大有收获,他强压心中的惊喜,点头说道:“听说过,不过不认识,高攀不

    严小时对夏想是一点也不设防,她嘻嘻一笑:“夏县长真会开玩笑,谈什么高攀。徐秘书长是自己人,你想要认识的话,很简单,什么时候让建远安排一下就可以了。”

    夏想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确定了徐德泉已经靠向了高成松,也就等于动到厉潮生。就有可能惊动高成松,还真是牵一而动全身,让人心中难安。不过如果真能从厉潮生身上,抽丝录茧一点点和高成松联系上,是不是能促使高家早日倒台?

    “还是不用了,人家是堂堂的市委常委,我级别太低,认识了也没有大用,还不如在安县多一个常委罩着有用。”夏想刚刚听到的消息绝对震惊,他有意向上面引,想听严小时亲口证实一下。

    “也好说。容易得很,安县的厉潮生就是徐秘书长的人,抽空我找徐秘书长打个电话,徐秘书长递过话去,厉潮生对你肯定会另眼看待。”与范铮的急躁和高建远的失落相比,面对西水项目的失败,严小时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担心,她说话的时候就爱笑。常常一句话没说完,就笑了三回。“不过我倒是奇怪,安县并不富裕,厉潮生不过是一个乡的党委书记。他怎么就那么有钱?一口气买了琳别墅,想卖建远一个好,依我看。他的目的还真达到了一估计明天他的名字就会传到省委书记的耳中。一个乡党委书记被省委书记记住,想不升官都难。”

    严小时说话象是自言自语,又象是说给夏想听。夏想心中还多少有些愧疚,所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严小时并不知道。她刚才的几句话对夏想的帮助有多大。而对夏想的帮助,就变相等于早一日拖累高家倒台,等于是她自己为自己挖坑。

    夏想暗中叹气,别怪我,严小时,怪只怪你是范铮的表妹,非要和高建远在一起做生意,而且做生意的钱还来路不正。不管如何,你都摆脱不了助纣为虐的嫌疑。

    告别严小时,夏想开车直奔曹家而去,一路上一直在想厉潮生为了升官,可谓下足了力气,还真舍得下本钱。问题是,他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钱?就算他把当年果农的树苗钱全部贪污,也不够买栋别墅的!引口;件只是他的冰山“角。不定有多少秘密藏在背后,不知。夏想心中隐隐有些兴奋,原本以为厉潮生只是小打小闹,没想到今天意外听到他出手阔绰,竟然还是一条大鱼!

    到了曹家,难得的是一家人都在。曹殊君有些日子没见过夏想了,一见夏想,就高兴地说道:“现在不见姐夫,还挺想的,看来,连我都习惯了你的存在,基本上你娶我姐姐已成定局,跑不了了。”然后他又凑到夏想身边闻来闻去,“还行。没香水味,现在我得替我姐经常查查你。现在的男人呀,都靠不住,尤其是你这样的优秀男人。”

    夏想今天有事要和曹永国聊,没空理他,就说:“你先到一边凉快一会儿,我和曹伯伯有事要谈。”

    “肯定又要算计别人,官场中人,个个都是老奸巨滑之辈。”曹殊君作出一副痛心疾的样子,“我以后立志当一名军事专家,做学问,不进入污浊的官场。”

    腿上就挨了曹殊慧一脚小丫头噘着嘴,非常不满地说道:“再废话我让妈妈罚你扫地、洗碗,正事不干,天天就会阴阳怪毛,怎么一上大学反而傻了?”

    夏想就笑:“他就是属于被大学毁掉的一代。”

    曹殊君说不过二人,悻悻的走了:“以后我生孩子,一定生儿子,女儿太外向。”

    王于芬听了这话,笑眯眯地没有反驳。

    在书房中,夏想将他和梅晓弹联手获得了厉潮生的洲的证据,还有从高建远之处得到的消息全部告诉了曹永国。他知道,必须要让曹伯伯了解实情,因为他下一步必须动用曹伯伯的关系,需要曹伯伯的大力支持。不过他只是说了想要扳倒厉潮生,并没有说有可能牵涉到高。

    曹永国听后久久无语,他一连抽完两只烟,才慢慢地说道:“也就是说,现在已经是不能收手乒”

    夏想点点头:“就算我想收手,也劝羽主梅书记,实际上我也是在帮她的过程中,慢慢查到一些意料之外的内幕。没有我的介入,梅书记肯定也会一直查下去,就走进展没有这么快罢了。不过既然让我遇上了不查上一查,也说不过去。”

    “你的意思是,让定国出面,暗中到监狱中接触文扬,看他能不能提供一些相关证明?”曹永国揉揉头,神色之间有些担忧,“风险有些太大了?你有没有考虑过万一事情有变,会承担什么样的后果?”

    让公安局局长孙定国暗中找人。到监狱中接触到文扬,不是一件难事,也很容易瞒过别人。毕竟一个市局的一把手,在同一个系统中,自己人还是有不少的。

    夏想不是没有考虑后果,而是他知道,现在高建远正处于关键时期,厉潮生迫不及待跳出来,借买别墅的机会向高家示好,变相送礼,也是看到了有机可乘。而且据他猜测,厉潮生和高建远也不会一点关系也没有,肯定也有过接触,也走了解到了井么,才敢下这么大的手笔。

    风险大了是大了一点,光一个徐德泉就会让曹伯伯顾忌三分,毕竟他是市委常委。但从厉潮生,到徐德泉,再到高建远,最后牵连到高成松,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夏想相信运作得当的话,可以让高成松隐藏的更多问题提前暴露出来,哪怕只能高家提前半年甚至三个月倒台,也是一件大好事。再有文扬的事情。高建远也是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文扬为人下作,品行一般,但他还没有胆子去贪污高建远的钱,判他个无期确实也是重了一点。

    也正是量刑过重,文扬才会心有不甘,其中也才大有文章可作。

    整个事件虽然错综复杂,但夏想相信,只要他紧紧盯住厉潮生不放,死查厉潮生背后的问题,一定能大有收获。

    “风险确实不但既然梅书记也参预进来,她也有一份力量可以借助,我们只需要推波助澜即可。这个机会非常好,不能错过,而且厉潮生也做得确实过份,全乡千亩良田荒废,老百姓太可怜了。”夏想知道曹伯伯一向保守,他只有从为老百姓请命和无路可退两个方面打动他,“一个乡的党委书记,从哪里能弄到这么多钱?这要拨舌多少民脂民膏,简直就是败类。”

    见曹永国也微微有些动容。夏想继续说道:“而且一开始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情会这么复杂,一直在暗中帮梅书记。现在已经无路可退了,不管我是不是退出,厉潮生最后也会怀疑到我的头上,与其退后,还不如继续一查到底。”

    这每话明显打动了曹永国,夏想真要走到无路可退的时候,曹永国说什么也得出手拉上一把。他看了夏想几眼,心想他还真是一今天不怕地不怕的年轻人,有时成熟稳重的与年龄不相称,有时又有勇往直前的一面真是让人看不透。

    查就查吧,厉潮生真有事,只要证据确凿,到了关键时秀,徐德泉也不会保他。官场之上向来如此。大家都好的时候,就是相安无事。

    只要一方犯了事,另一方能保则保,不能保,肯定会丢车保

    “文扬的事情。我可以说动定国去查上一查,市纪委方面,我关系不熟,说不上话。你最好还是躲在背后。正面冲突的事情。让梅书记去做就可以了。毕竟你不是常委,说不上话。当然,也可以让李书记出面和梅书记响应。”曹永国也是非常用心地替夏想打算,将他的危险降到最低。他知道,在官场之上,少不了争斗。夏想现在退出,就等于得罪了梅书记。梅晓琳盅岁能从京城空降过来安县当副书记,燕省和燕市都要有人才行。

    况且夏想的所作所为也是为民着想,值得赞赏。他就从维护夏想的角度考虑,让他把事情做得再圆满一些。

    夏想也明白曹伯伯的维护之心。说道:“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斗争的目的是打败对手,而不是和对手同归于尽。”

    有了夏想这句话,曹永国算是彻底放了心。他也知道夏想做事一向谨慎,从来没有出过乱子,这也是他考虑再三还是决定让夏想放手一试的重要原因。

    在城中村改造组办公定的时候,在面对各方势力纷争之时,夏想还是游刃有余的周旋于其中,可见他时刻保持着冷静的头脑和乎寻常的判断力,甚至有两次比他的眼光还要准确,曹永国也就对夏想究竟能掀起多大的风浪。多少还有不少期待。

    和曹永国谈完话已经不早了,夏想也就没有和曹殊靠说什么话,直接上床就去睡了。

    第二早他主动打电话给宋朝度,问他问有没有空。他有事想过去一趟。宋朝度微一停顿,说道:“有事没事都可以随时过来坐坐,反正现在我也有闲

    夏想知道,他向宋朝度交心的时候到了。

    这一次是宋朝度亲自开的门,他笑着指了指里面的房间:“轻一点凡还没有醒。”

    夏想就低头找宋一凡每次都让他穿的胖头鞋,找了半天却没有找到。宋朝度看出了问题,不解地问:“怎么了?”

    夏想就说了以前宋一凡的小小要求。

    宋朝度呵呵地笑了:“忘了说了,她刚刚专门给你买了一双拖鞋,在鞋柜的最里面,说是不让别人穿”

    夏想从里面翻出来一看,呵,宋一凡给他买的是最好的拖鞋,而且大小正合适,心想没看出来,也是一个细心的小姑娘。

    夏想现在在宋家也熟了,跟宋朝度来书房,就主动泡茶倒水。宋朝度也不拦着。也不客气几句,就自顾自在坐下看书。等夏想忙完,放上茶杯之后,他才放下:“坐,说说有什么事。”

    夏想微一沉吟,就说:“宋部长,我在安县和梅书记联合查一件坑农害农的事件时,查到了县委常委、旦堡乡党委书记厉潮生的身上,而且已经有了初步的证据表明厉潮生有生活作风问题。不过我又了解到,厉潮生是徐德泉的人,而徐德泉已经靠向了高书记,还有,厉潮生一口气向高建远买了栋别墅,”

    夏想清楚向宋朝度说话,没有必要说得太过直白,只需要点到即可,以他的政治敏感,肯定会知道自己的用意,一走向他表示靠拢的决心,二来也是征求他的意见。

    宋朝度听了,眼光中流露出欣喜之意,盯着夏想看了半天,缓缓地说道:“我一直以为以前已经算是比较了解你了,现在才现,还是没有看透你,小夏,你能主动来找我,将这么重大的事情告诉我,我很高兴,”

    夏想心道。高家一倒台,就该你上台了,现在乘机再拉近拉近关系,也算为以后铺平道路。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宋朝度一伸手从抽屉中拿出一份资料,亲自站起来送到夏想手中:“你先看看这个,好好看看,然后谈谈你的看法。”

    夏想有点疑惑地接过资料,见宋朝度的目光充满了鼓励和赞赏,就点点头。然后低头用心看了起来。

    大概看了有十几分钟的样子,夏想才抬起头来。目光中全是惊愕和敬佩。宋朝度对夏想的表现很满意,开心地笑了:“我当然不会天天闲着无事可做了。总要做一些事情出来,是不是?不要惊讶,想问什么尽管问

    宋朝安的材料非常详尽地纪录了高建远的每一笔商业运作,从液晶大屏幕。到佳家市的股份,再到西山别墅和西水别墅的开,中间涉及到每个银行的行长的名字,拆借给高建远资金的国有企业的负责人的名字,甚至连他们是如何拆借如何运作,如何让当的银行抹平死帐,等等,一应俱全,无比详细,不由夏想不震惊当场!

    宋朝度果然厉害,两年来看似赋闲一样,却暗中调查了这么多一手的资料,可以说。这是一个威力无比的定时炸弹。只要时机成熟抛了出去,肯定会引轩然大波!

    防:团团作揖感谢兄弟们的支持和鼓励,看到一个个熟悉的名字,铭记在心。大家的支持一如既往,我的努力也会一如既往!,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洲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