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264章 布局

《官神》 第264章 布局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夏想芙道。

    “不用了,现在车票好买,到时再现买就行了,你就不用操心了梅晓琳又咳嗽几声,忙站了起来向外走,临走时又补充了一句“再说就算关心我也轮不到你……”

    还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夏想望着梅晓琳的背景,摇头一笑。

    因为要特意拉上梅晓琳的缘故,夏想就没有周五晚上回去,结果就遭遇了电话轰炸。先是曹殊笪,小丫头问他是不是太忙了,是不是太累了,总之就是没问他为什么周五不回来,但言外之意却不言而喻,夏想就只好解释几句,心想还是小丫头的聪明;$然天成,许多人和她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连若菡的电话就直接多了:“是不是厌烦了和我一起过周末,我没勉强你。你来,我高兴。你不来,我也期待。可是你为什么就不能先坚持几周才说,你老实说,是不是烦我了?”

    得,夏想只好安慰连若菡几句,又讲了一个笑话给她听,并且许诺下周一定早早回去陪她吃饭、散步,外加看夕阳。

    肖佳的电话一接通,就直接揭穿了夏想的真面目:“和哪个女朋友在通电话?我刚才打了半天,一直占线。我以为你一直是冷冰冰的样子,没想到,就对我冷,对女朋友可是温柔得很。是不是女朋友撒娇了,你费了不少力气去哄?”

    夏想失大了,女人太聪明了绝非好事,何况是三个聪明女人轮流算计他,让他绞尽脑汁才勉强应付过来。其实他也知道如果不是三个女人都爱护他让着他,他再聪明,也不可能应付自如。

    每个女人都是一本表茴华丽内容厚重的书,一旦你翻开了扉页,深入阅读下去,恭喜你,在你拥有阅读快感的时候,也会不可避免地被书中人物的情绪带动,或快乐或悲伤,甚至还有可能深陷其中,不能自投还好,肖佳只是随口一提,就又和夏想谈起了她的生意经。三石风景区的投资是长远计划,暂时不会见到效益。蔬菜批的生意基本上稳定下来,肖昆也已经上手,现在他主要负责,公司的规模也有了三四十人,每个月都有几十万的利润,而且肖昆迈厂想做水果批,从海南或越南运来水果,打季节差,赚差价,前期已经试着做了一笔,效果还算不错。

    肖佳现在轻闲了许多,心思却没有闲着,正琢磨做一些期货生意或是炒傲,或是到京城展。她已经看中了京城的一套房子,想让夏想抽空陪她看一看,毕竟以后是她在京城安身之处,不想马虎。

    夏想知道肖佳喜欢赚谶,而且她的心思扑在生意上,也省得闲着没事总是琢磨他,也是一件好事。既然现在她手中的多余的资金,就不如借房地产展的东风,炒几套房子赚一些钱来得快。

    夏想就给肖佳出了一个主意,让她把手中闲散的资金全部拿出来,在京城尽可能地多买几套房子,要买地点好的三环以内的期房或现房,能买几套就买几套。

    “你别吓我好不好?”肖佳吓坏了“把钱都投到房子上,万一我别的地方需要有钱,怎么办?你是不是想让我给你的女朋友,每人在京城买一套房子?我可告诉你,为了你我怎么都可以,但让我出成为你的女朋友买房子,给你们提供约会场所,哼,我还没有那么大方。”

    夏想哭笑不得:“你现在也变得爱胡思乱想了?真受不了你。我让你买房子是投资,京城的房子升值很快,而且以后房地产的前景大好,你现在买上五六套房子,压上半年,转手出去,说不定就能赚上一套房子……”

    “真有这么高的利润?”肖佳惊叫一声,只要听到能赚钱,她总是无比兴奋,仿佛人生的全部意义就是为了赚钱一样。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夏想自信满满,他轻笑一声,对肖佳的财迷表现非常满意。肖佳财迷归财迷,但也确实有商业头脑,而且眼光奇准,只要她看准之后,出手绝不拖泥带水。她能有今天的成就,也得圣于她的胆大和泼辣,才敢在和文扬周旋之后,果断出手,靠编书赚取了第一桶金。

    “虽然你骗我很多次了,不过我就是没理由相信你,好吧,我再信你一次。”肖佳对夏想信任近似盲目,以前是,现在在目绪夏想的升官度和能力后,更是,她又以无比温柔的声音问道“那你什么时候陪我一起去京城,实地看看房子一一投资的房子也好,我们的住处也好,总要你说了算才行。”

    夏想就有点为难:“最近实在是没有时间,要不你先去看看,差不多定下来之后,我再抽空过去,好不好?”

    肖佳只好说好,她知道她说不动夏想,也知道他确实有许多重要的事情在忙,尽管她很少问他在忙什么,也不知道当官的人每天都在做些什么,但只要他说忙,就一定是忙,就算是陪女朋友,也是名正言顺的忙。

    周六一早,夏想在县委大院门口正在帮梅晓琳开车门,突然从旁边闪出一人,他见夏想和梅晓琳又在一县长,真是巧,你们这么一大早……是去哪里?”

    是厉潮生-o夏想见他脸上的笑容有些古怪,知道他估计误会了自己和梅晓琳的关系,一早一起出门,好象是昨夜一直在一起一样。想了一想,觉得也没有必要向他解释什么,他越误会越好,反正他不误会自己和梅晓琳暗中调查他就行。

    夏想就说:“是厉书记,好早。我要回燕市,梅书记也要去燕市办事,她就想搭个便车。”

    “厉书记这么早来县委,有什么事吗?今天可是休息日,厉书记可真是大忙人。”梅晓琳上前说道,她大大方方的,一点也不扭捏作态,更没有被人现了秘密的尴尬,又说“我就喜欢坐夏县长的车,宽敞舒服,比小汽车好,不恐气。”

    厉潮生呵呵一笑:“我来找邱县长谈点事儿,顺便和倪书记坐一坐……咦,我才现夏县长的车是京城牌照,呵,牌照还挺好,一般人可搞不到。夏县长,这车连牌照在内,可是身份的象征。”

    厉潮生话里有话,先是点明找邱绪峰谈事,又说要和纪委书记倪正方坐一坐,言外之意就很耐人寻味了。而且他还特意说起夏想的路虎,更是暗示夏想有后台有关系,这么说,他公开表明他和纪委书记关系匪浅,就是有点怀疑材料出自自己之手了?

    夏想才不会被厉潮生吓住,尽管厉潮生是他平生遇到的第一个最强劲的对手,他还是一脸谦虚外加憨厚的笑容,说道:“就是一个朋友借我的车,我以前对她有所帮助,她见我没有配上专车,就非把车留下给我开。对于车我也不太懂,朋友盛情难却,我也不好拒绝她的一番好意,就开上了,什么身份不身份的,没想过,车就是一个交通工具,好用就行,是不是梅书记?”

    梅晓琳连连点头:“就是,我就是不喜欢坐奥迪、奔驰,觉得太闷了,还是越野和吉普好,敞亮。”然后她又拍了拍车门,笑道“既然厉书记挺忙,那就不聊了,我们也要赶路。”

    夏想和椽晓琳告别厉潮生,开出很远,还可以从后视镜中看到厉潮生站立原地不动,久久不肯收回目光。

    “他肯定怀疑我们了!”梅晓琳一脸轻松地说道“随便他,做坏事的是他,还不让好人揭穿他,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怀疑就怀疑,不怕他。”夏想也知道以厉潮生的城府,不怀疑他和梅晓琳是不可能的,证明材料一寄,他也能猜测到他的dna和游永的ona是如何被人得手的,他的dna样本还好说一些,游永的想也不用想,他也能猜到就是上一次县城的小学生免费体检做的手脚。

    夏想也想,厉潮生不\&会只怀疑他和梅晓琳,他甚至进会怀疑李丁山,甚至还有可能也会怀疑到邱绪峰。

    越是谨慎之人,疑心越重。毕竟借小学生体检的机会,每一个县里的领导,都有可能接触到血液样本。

    “最近我派人暗中盯了游丽几天,没有现异常,她和往常一样接送孩子上学……看不出来,厉潮生还挺能沉得住气!”梅晓琳突然冒出一句惊人之语。

    “你找人盯梢游丽?专业不专业?别被人现了就不好了。”夏想吃了一惊。

    “小瞧人不是?”梅晓琳挑衅似地说道“许你有本事暗中查出厉潮生有情人,就不许我也有人能跟踪调查?你就放心,我找的人绝对专业,是家里派给我的司机兼保镖,反正他一直没什么事可做,就让他忙起来,有事可做。”

    “你到底是什么来历,家里还给配保镖,太夸张了。一般到正部级才配专职保镖,你也太腐败了。”夏想是明知故问。

    “拉倒,少跟我来这一套。”梅晓琳看出了夏想的用心“别想套我的话,想打听我家中的情况?休想。我还没说你,你还说我了。

    不说别的,光你现在乔的路虎车就来历不明,你女朋友的背景,我看也不简单!”

    夏想就嘿嘿一笑:“她什么来历我还真不清楚!”

    “说这样的假话你都不脸红?”梅晓琳才不相信夏想,又说“你还不如说你连她的生日都不知道!”

    “我没骗你,我还真不知道她的生日。”连若菡的生日时至今日夏想确实真不知道,问过她,她就是不说,也不知道她小小心思茂着什么秘密……他知道说出来也没人相信,但还是实话实说“为什么说真话总没人相信?”

    梅晓琳呵呵地笑了:“好,就此打住。以后我们在一起,只说公事,不谈私事,说好了,谁主动开口说私事,谁就输了,罚请吃饭三次。

    到了燕市,夏想将梅晓琳扔到车站,就开车先到了曹家。路上他给沈立春打了一个电话,说要见个面,有事相商,沈立春最近忙着人民广场项日,和夏想联系不多,一听夏想要见他,高兴得喊了起来:“我说老弟你总算露面了,我早就想找你了,人民广场有许多设计细节需要改动一下,你什么时候过来?我们见面再好好说说。”

    “好说好说,我中午过去,正好你请吃饭。对了,最后手痒了,想约王书记一起打牌,怎么样?”夏想试探一问。

    “约王书记?”沈立春一愣,好象没反应过来,过了片刻才笑了起来“要说约王书记,我觉得你出面比我出备更好,我在他面前,还没你面子大。”

    想想也是,沈立春的面子,王鹏飞还真未必看在眼里,夏想放下电话,想了一想,还是觉得亲自给王书记打电话显得正式一些,就又拨通了王鹏飞的电话。

    “王书记您好,我是夏想。最近一直没给您打电话,主要是怕打扰您的工作,现在方便说话吗?”夏想恭敬而小心地说道。

    “小夏呀,确实好久没听到你的声音了。你去了安县,离照市不过几十公里,我怎么感觉好象隔了千山万水一样?”王鹏飞的声音平平,听不出来他的情绪波动。

    不过夏想还是听出了王瞒飞的不满,一个千山万水就已经暗示,意思是自从他去了安县之后,联系少了,见面更是没有一一夏想落了埋怨,却心里高兴,王书记既然有怨气,就证明在意他,他忙不迭说道:“是我的不对,本该早就找王书记打牌,不过到了安县之后,实在是第一次当副县长,工作经验不足,一直忙得手忙脚乱……”

    王鹏飞呵呵笑了一声:“第一次当副县长?你难道还想当第二次?

    好了,别绕弯子了,有事快说。”

    “我想晚上找您打牌,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

    “打牌呀……”王缌飞顿一顿,又说“如果能吃上家乡菜,再去打牌「可能运气会更好一些。”

    夏想明白了,笑道:“那好,我晚上六点就去接您。”

    放下电话,他就又给楚子高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晚上他带客人去楚风楼吃饭。

    到了曹家,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曹殊黧居然不在家。

    原来小丫头参预设讣的人民广场深受业内人士好评,她被一家房地产公司请去设计一处高档小区去了,设计费用给开出3o万元的高价。

    曹永国自嘲地笑笑:“没想到黧儿现在比我还值钱,设计一个项目就能赚3o万,我一年的工!$才乒少钱?看来,以后要靠她给我养老了。

    王于芬笑骂-:“瞧你没出息的样子,哪里让女儿养老的?你白生儿子了?”

    曹殊君没脸没皮地说道:“我既比不上姐姐更比不上姐夫,你们就别指望我了,当没生我这个儿子算了……我以后还要跟着姐夫混呢。

    夏想就笑了起来。

    到了书房,夏想把他晚上要和王书记见面的事情一说,曹永国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上次让定国找人在狱中和文扬接触上了,文扬愿意同意提供高建远的一些材料,但他要求减刑,而且提出了许多额外要求。定国的意思是,先不理他,让他清醒一下,明白了自己没有讨价还价的处境再说。”

    文扬也有意思,把救命稻草当成一艘大船了,想借机上岸,哪有这么容易?他本身也有问题,并不是完全被高建远陷害,能获得一些额外的照顾就不错了,想减刑?看了表现再说。

    在对付犯人工面,孙局长肯定经验丰富,倒不用夏想担心。

    “有一件事情很奇怪呀,你知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曹永国半是好奇半是高兴地问道“卢部长说,上次省里召开常委会时,初步讨论一下宝市市委书记的人选问题,卢部长说他了我,路书记表示了支持,高书记没有明确表态,不过看样子好象在犹豫。但出人意科的是,马省长高调表示了支持,虽然最后没有确定人选,不过听卢部长的意思,基本上八九不离十了。”

    o巴?

    永国饶有兴趣看着夏想:“马省长的表态,务该有你的原因夏想就谦虚地笑:“我也就是和马省长一起吃过一顿饭而已,聊天的时候就说起了和您的关系,没想到他还记在了心上。马省长人真好,回头我好好谢谢他。”

    “呵呵,还跟我打马虎眼?”曹永国眼中全是慈爱,越看夏想越欢喜,一个副县长能让副省长为他说话,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了,他就笑骂“还说什么马省长人好?他是省委常委、副省长,人再好,也不会乱说话。他说出去的话,都是有相当的份量的。”

    话虽这么说,曹永国还是没有追问夏想和马省长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在这一点上,夏想就特别感谢曹伯伯对他的信任。有些事情他不说,曹伯伯绝不会追问,往往就是点到为止,他和自己说话时,也总是商量的口气。

    说起来黧丫头脾气好,性子温婉,又善解人意,确实也深受曹伯伯的影响。

    出了曹家,夏想给曹殊!打了一个电话。</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