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276章 设计

《官神》 第276章 设计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于大根跟踪夏想,一克觉的怀算顺利,不讨却没有什么暧状。他们能跟上夏想的时候,夏想的行踪都是公开的活动,一旦到了私人时间,或是他下班之后,他们跟着跟着就会失去夏想的行踪。

    一开始他们还以为是夏想开车开得太快了,车技太好的原因,后来才慢慢现,敢情对方早就知道他在跟踪,逗他们玩而已。

    许大根等人就又气又恼,又不服气,诚心要和夏想比一比。

    夏想见他们还挺有耐性,心中正有气要,就开车带他们在市里四处兜圈玩,一直转了半个多小时。他也有点累了,心情也多少平静了一些就给连若菡打了一个电话。

    因为上一次连若菡去安县考察的时候,在房间中说过一句话,他现在就要问问她还算不算数。

    电话一拨就通,夏想先将他见陈风的情况说了一遍,连若菡听了之后,冷哼了几声,说道:“我猜是我三叔打的电话,他最爱多事,又最热衷于名利,坏心眼又最多。别理他,我不信他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夏想又说:“还是提防一些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陈市长说了,他肯定还会再找别人向我施压。”

    “你要是怕了的话,可以明说。我不会缠着你。”连若菡倒是够干脆,表现出了决绝的一面。

    “少说没用的话,你不是说今天在等我吗?去国际大厦开好房间等我,看我不收拾你!”

    “收拾就收拾,谁怕谁?”连若菡不服软,“我什么时候怕过你,不是一向都是你怕我?”

    几句话被她激起了欲火,夏想挂断电话,就想怎么甩掉身后的苍蝇,然后去找连若菡。又向前开了不一会儿车,忽然手机又响,拿起一看,却是曹殊慧来电。

    夏想以为是小丫头又想他了现在她已经开学,今年大四,大学最后一年了就随手接听了电话。还没有笑出来,就听见曹殊慧的声音带着哭音传来:“夏想,快救救我,有人骚扰我!”

    夏想一听就急了,血向上涌:“慧丫头别急,说清楚,到底怎么

    “我在学校附近,和蓝袜出去买东西,被人围住了,他不放我走,还喝醉了,非要我陪他”他叫范铮!”曹殊慧再聪明伶俐,也比不上连若菡的强悍,毕竟她有好身手。她也比不过肖佳的刁蛮,平常的乖巧在面对恶人之时,也是束手无策。

    竟然是范铮!

    夏想心中担心曹殊慧的安危。但他又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问道:“别怕,慧丫头,有我在。没人能欺负得了你!告诉我具体地点,我马上就到。”

    “就在学校外面的蓝光复印店。”

    挂断电话,夏想见后面的苍蝇还紧紧跟着,心中说不出的厌恶,直想下车将几人暴打一顿。不过他还是强压了心中的怒火,冷静下来想了一想,和范铮硬碰硬也没有什么。但如果能阴他一把岂不更好?让他有苦说不出,也让他品尝一下背后被人捅上一刀的痛楚。

    既然他上次找了几个小混混就敢骚扰高晋周,今天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夏想打定了主意,拨通了李红江的电话。

    “夏县长,好久不见,一向可好?”李红江惊喜的声音传来,“我以为你老弟都忘了我,我现在都不敢给你打电话了,怕高攀不

    “少废话,我找你有急事。能不能拉出个人到建筑学院?”夏想没空和李红江客套,恶狠狠地说道。

    “没问题,出了什么事?”李红江听出了夏想的语毛不对,也着急地问道。

    “先安排人再说,全部找民工,拿上家伙,弄一辆没有牌照的卡车,要马上。”夏想一边打开车。一边把他的详细布置告诉了李红江。

    李红江听了热血沸腾,脏话脱口而出:“***,管他是谁,敢对我弟妹不敬,我就打他娘的。你等着老弟,马上安排,,要不要我也去?”

    “不用了,你露面不太好,让人认出来就不好了夏想安排好一切见天色渐晚,夜色降临。就一打方向拐进了一个小巷之中,来不及用工具拆下牌照,直接暴力破坏,然后扔到后备箱中。

    就又给连若菡了一个短信,说是有丰去不了了,再联系。

    再重新上路,见后面的人还在跟得紧紧的,心中不觉好笑,就猛然一脚油门踩上,一路狂奔。

    许大根见夏想不但拆了牌照。又加前进,心想肯定有什么事情生,跟了他这么多天,今天眼见有了收获,怎么能轻易放过?忙指挥手下一定跟紧了,千万不能跟丢。

    夏想心急如焚,路上又给曹殊慧打了一个电话,得知她和蓝袜还被范铮一伙围在不放,还有和范铮一起的几个人,口出脏话,甚至还想动手动脚,幸好蓝袜看上去软弱,却也倔强,几句话把对方顶了回去,又因为顾及曹殊慧的身份。范铮才没敢用强,不过就是不放曹殊

    范铮”夏想紧咬牙关,就想一脚将他的贼脸踩烂。

    快到目的的时候。夏想接到李红江的电话,民工已经就像,每人都手拿铁镶,都是可靠的骨干力量。夏想听了看了看后面紧跟的许大根,向李红江报了车牌号码:“现场的车包括才才的车,一个都不放过,砸得越烂越好。”

    “没问题,等着看好戏吧。”李红江今天也是喝了点小酒,加上夏想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他,让他以为受到了冷落。没想到一有事情,夏想第一个想到的还是他,让他大受感动,感觉和复想的情谊没变,就格外冲动。

    又听到是有人对曹殊慧不敬,他更是火冒三丈。

    曹殊慧是谁?是老领导曹局长的千金,管他是副省长的儿子还是谁,惹了老领导的千金,惹了夏想的女朋友,他就得第一个冲上去,替夏想出气。

    夏想出于保护他的集虑,不让他露面,李红江心中就特别感动。到底是自己兄弟。处处为自己考虑。不过这样的好事,少了他怎么行?李红江以前可没少干带着民工闹事的勾当,他翻出一件民工衣服,又往脸上抹了点土。混在了民工队伍中,一路飞驰来到了现场。

    夏想比李红江提前一步来到现场。

    远远看到一群人将两个女孩围在正中,其中一人正是一脸通红的范铮,离得远,夏想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只见他摇头晃脑地说个不停,估计不是口出脏话,就是炫耀什么。曹殊鬈和蓝袜手拉手,对他怒目而视。二人虽然被围在中间,看上去身苏单薄,但却都有一股不容侵犯的傲气,范铮几次想下手摸上一摸。都被打了回去。

    他倒是没有用强。不是不敢,而是觉得曹殊慧之美,确实让人不忍亵渎,只想让她主动就范才有乐趣。

    范铮近来诸事不顺,西水别墅巨额亏损,其实说起来对他和高建远来说,亏上几亿元也没有什么,自然有人掏腰包。有国有企业可以买单。但失败的耻辱让他觉得丢人,因为在他看来!以他的聪明才智,不可能会输。

    却偏偏输得一败涂地。

    他被范睿恒狠狠地骂了一顿,骂他不争气,骂他净胡闹,不务正业。范睿恒的意思范铮心里清楚,他是怪他的巨额亏损是一个麻烦,最后还得靠他出面找人抹平。虽然以常务副省长之尊。想办法抹平几亿的窟窿不算什么难事。但范睿恒一向小心谨慎,万一这件事情落到对手手中,必定会被加以利用。

    几亿元,上头不查的时候,可以说是决策失误。做一个检讨甚至无声无息就过去了。但只要想查,不但可以将他从常务副省长的宝座上拉下来,还可以让他下半生在监狱中度过。

    做官之人,时时刻刻如履薄冰,不小心不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翻船。所以能不留下把柄就尽量不留下把柄。这也是范睿恒一直不太赞成范铮从商的重要原因之一。

    范铮本想在范睿恒面前扬眉吐气一次,没想到,反而弄得灰头土脸,好不狼狈,就不免心中生气,就约了几个狐朋狗友一起去喝酒。酒壮色胆,就在别人的怂恿下,来到高教区寻找漂亮的女大学生,很不巧正好就看到了曹殊慧和蓝袜。

    范铮听到蓝袜说出曹殊慧的身份之后,心里多少有点顾忌,毕竟都在燕市混,都要留几份情面。不过架不起身边的人起哄,他又见曹殊慧因为生气而俏脸粉红,在微黄的灯光下,无比迷人。心中就痒痒的难受,想起身后有一个常务副省长的老爸,又有一个省委书记的公子,在燕省的地盘上,谁还能把他怎么样?

    范铮也是酒壮色胆,再有最近商场失意,就想也许该到情场得意了,在周围的人的起哄声中,他伸手就朝曹殊翼娇艳如花的脸蛋摸

    手刚抬起,就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声音之大之响,让当场所有的人无人侧目一只见一辆开着远光高大威猛越野车横冲直撞地开了过来,度飞快,直朝人群冲来!

    范铮顿时吓得酒醒了一半,哪里还顾上调戏美女,指着汽车破口大骂:“什么素质,开***什么远光?你想撞死人怎么着?你有种撞我试试!”

    汽车好象听到了他的话一样,频繁地切换灯光。闪来闪去不说,还死命地狂按喇贼。车却一点不减,直朝范铮冲过来。

    范铮完全清醒了。狂叫一声:“妈的,别是酒后驾车,快跑!”转身跑得比兔子还快。一溜儿烟就跑到了便道上。

    围着曹殊慧和蓝袜的人群也没有见过这种气势,都吓得纷纷逃窜,片玄之间都跑到便道之上,没有一人敢充英雄好汉,站在路中间。

    夏想疯一样的举动吓跑了众人之后,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停着的几辆豪华汽车。不用说,肯定是范铮和他的狐朋狗友的车,他从后视镜中看到后面的人离他有西米左右,度也不慢。就一脚下去,来了

    后面的许大根的车猝不及防,也手忙脚乱地刹车,奈何车没有夏想的车好,刹车距离长,眼见离夏想的车尾越来越近,就要撞上时。夏想却又一踩油门,汽车向前一蹿,飞提。

    “妈的,逗我们玩?”许大根火了,对开车的手下说,“追,过他,别他。”

    开车的人都有路怒的脾气,有时平常脾气挺好的一个人一开车上路,就非常容易怒,称之为路怒。许大根本来脾气就不好,又跟了夏想一天,被他绕来绕去,早就心中有气,现在又被他**裸地捉弄,顿时火冒三丈,仗着车中有三个人。反正夏想又不认识他们,就过去别别他,出出气。

    许大根的车是一辆桑塔纳2曲。算是中档车,他不认识路虎,不过下意识里觉得越野车都跑不快。尤其是车身又大又沉,在市内肯定干不过他的车,就拍着司机的肩膀说:“能不能灭了他?”

    “能,他跑不了。”司机也是憋了一肚子气,被人要的感觉确实不好受,他也就一脚油门踩到底,凶狠地说,“***,耍了我们一整天了,把我们当猴耍?非得灭灭他的威风不可!”

    桑塔纳刃刀轰响着越来越逼近路虎,可以看得出来,路虎也在加,但明显没有桑塔纳力凶快。眼见越来越逼近,许大根大喜,咧着嘴笑了:“叫你嚣张,等下有你好果子吃。”

    离路虎只有米了,桑塔纳开始打转向灯要车。不料路虎故意向左边一靠,不让。许大根大怒:“右边。”

    右边车一般比较危险,因为司机位在左边,万一前面有紧急状况,等司机现的时候往往就已经没有时间处理了,不过现在一车人都在气头上,谁也不想这么多,司机就一打方向盘,连转向灯也不打了,右侧车。

    奇怪的是,前面的路虎向左一靠,却没有停下来,直接来了个大转弯因为度过快,轮胎与的面磨擦出了刺耳的声音,车轮上冒出一股青烟。

    许大根一愣,原地调头,想跑?他正想让司机也原地调头追过去,却听司机大叫一声:“完了,前面有车。

    紧接着,许大根感觉身子前倾。一头就栽在仪幕盘上,当时就撞得头破血流。他没有系安全带的习惯,急刹车之下,没把他扔到车外面就已经不错了。他双手撑住。想要看个明白,又感觉车身猛地一顿,只听“咚”的一声巨响,撞在了一辆停在路边的车上。

    许大根只依稀听到手臂的骨头传来“咔嚓”的声音,然后一阵钻心的巨疼从胳膊上传来,他知道,因为惯性过大,双手骨折了。

    坐在后面的人还好一些,被前面的座位挡了一下。司机因为系了安全带,一头撞在方向盘上,只撞得鼻青脸肿,却没有大事。但汽车却有了大事,不但前面撞得稀烂。还正正撞在一辆车的侧面,把车撞得两个门都四了进去,瘪了一大片。

    更让人震惊的是,被撞的车是一辆价值不菲的宝马!

    许大根头昏脑胀,还没有季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迷迷糊糊中就看见一群人手中挥舞着铁镶和木棍冲了上来,照着前面的宝马和他的桑塔纳就是一顿乱打,眨眼功夫,宝马被砸得稀烂,他的车也被打得面目全。

    许大根不敢下车,双手巨疼,只好蜷缩在座位上,希望不明真相的打砸的人群不抢东西才好。还好人群也给足了许大根面子,只砸车不伤人,打完车之后,又一哄而上,越过桑塔纳,朝后面涌去。

    再说夏想设计让许大根的车撞了范铮的车之后,一调头又回到现场。此时范铮等人现汽车被撞。顿时大呼小叫,也顾不上理会夏想,都纷纷朝汽车跑去。夏想趁混乱之际,来到曹殊鬓身边,一把把她抱起,在她耳边说道:“我来了。慧丫头,别怕。”

    曹殊慧刚才就猜到是夏想前来救她,早就等着夏想,就一下扑入到夏想怀中,哭得梨花带雨:“真坏蛋,再晚一步,你的慧丫头就被人抢走了。”

    “抢不走,没人能抢走我的慧丫头。有我在,任何坏人都没有机会。”他将曹殊慧抱上车,又伸出手去,“蓝袜,你是现在走,还是留下来看热闹?”

    “太浪漫了,太感人了!”蓝袜一副花痴的模样,一眨不眨地盯着夏想,“我就知道,肯定有人身穿七早圣衣,脚踏七彩样云前来救人,果然是你。”

    夏想被她的搞笑样子逗乐了:“不上车就不管你了,还不走?”

    蓝袜清醒过来:“走,当然走。有这么帅的白马王子约我上车,再不走,就是傻瓜了。不过,”她回头看了一眼被一群民工围住的范铮等人,“他们怎么办?就这么放过他们?”

    防:周末快乐!</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