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278章 夏想碍手对手出手

《官神》 第278章 夏想碍手对手出手

下载: 官神TXT下载


    若菡凡经安排好了这景集团的管理问题。暂时由高老污”她到美国后也可以遥控指挥。而且基本上远景集团的展目标已经定下,按步就班就可以了。在拿下钢厂和药厂的地皮之后,至少两三年之内,精力会主要放在开这两处区上。

    倒也没有什么好担心。唯一的担忧就走到时能不能如期拿下地皮。

    不过相信以高老的能力,还有高晋周的照应,再加上陈风虽然不再担任市长,也是书记。又是他当初签定的协议,就算费一些因折,也应该可以拿下地皮。

    除非出现不可预料的情况。

    二人转了一天。该买的东西都买了,该说的话也都说了,连若菡也转得累了,就将东西一股脑儿全部交给夏想,笑盈盈地说道:“晚上去哪里吃饭?还有,你有没有带身份证?”

    “要身份证干什么?”夏想没反应过来。

    “当然是要开房间用了,傻瓜。”不得不说,连若菡娇媚起来,也是别有风情。直白的挑逗也是颇有诱惑力,让夏想不免心跳加快。

    “那个”那个。不如用你的身份证。我是本市的,用了不好夏想就故意坏。

    “本市的才有意思。让服务员一眼就知道你是坏人,带女朋友来开房间,肯定是偷情。”

    “要不我们开两间。前半夜我的房间,后半夜你的房间,怎么?。

    “不行,折腾来折腾去,你不嫌累?妾还想好好睡觉呢。”连若菡娇态毕露。

    夏想嘿嘿直笑。没有说话,心想美女在怀,又是初夜,能睡着才。

    最后当然还是夏想妥协,出示了身份证,登记了房间。不过连若菡却学聪明了没有和他一起出现在总台,而是等夏想上楼到了房间之后。给她了一个短消息,她才悄悄地摸了上来。

    用连若菡的话来说,要防止一切被人抓住把柄的可能,不过夏想见她偷偷摸摸的搞怪模样。总怀疑她是为了体验一下偷情的刺激。

    让二人惊讶的是。还是连若菡现了惊人的巧合,夏想所开的房间,正是上一次的房间。就象转了一大圈,又回到了,一切都是如此的让人又惊又喜。

    仿佛是知道了今天必定要生什么,连若菡反而没有了大胆和挑逗,一个人坐在床上不动。还装模作样地看电视。夏想刚过来坐在她的身边,手一放到她的肩膀上,她就惊叫一声,一下跑得远远的,瞪着惊恐的眼睛看着夏想,说道:“你,你要干什么?”

    “怎么,又退缩了?没关系,我不会勉强你。要不你先洗个澡,累了的话就先睡下。好不好?我会在一旁守护你夏想还算温柔,没有急不可耐地扑上去。

    连若菡听了,反而又胆大起来:“你的意思是,不想要了我?不想答应我的两个条件?”

    夏想苦笑,连若菡争强好胜的心理不变,她的两个条件是,她要抢在曹殊慧面前和他突破最后一层关系,她要还抢在曹殊慧面前为他生一个孩子,只要他答应她这两个要求,她以后不求名份。一辈子死心塌地跟着他。

    “我说话算数,说是一辈子跟着你,除非你不要我了,否则我就是死,也只有你一个男人”。连若菡的话犹在耳边。

    “我答应你的全部条件,若菡,对于你,我别无所求,唯有用一生尽心保护你。”夏想身为男人。有一个女人如此为自己牺牲,他还能如何,还能要求她什么?也真的只有用心二字。

    连若菡终于情动。大着胆子邀请夏想:“敢不敢和我一起洗澡?”

    作为男人。谁都敢和美女一起洗澡,只要有机会的话。夏想当仁不让,三两下就脱的只剩下一条冉裤,抢先一步到卫生间。帮连若菡放水。

    连若菡羞红了脸。愣在原地十天没动,忽然眼中滴出两滴泪水,一咬牙,一件件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只脱得一丝不挂,光着脚,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夏想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虽然说以前他也算见过连若菡的裸体,但从来还没有见到未着寸缕的娇躯。连若菡果然肌肤胜雪,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胸前一双高耸的山峰,傲然挺拔。尤其是腰间到臀部的曲线,无比曼妙,引人入胜。芳草萋萋之地。令人浮想联翩,犹如一片桃花源。

    夏想的眼睛就在连若菡的身体上生根芽,再也移动不了半分。

    连若菡毕竟是处*女之身,被夏想双眼放光的目光死死盯着,顿时霞飞双颊,娇艳无比。双手捂脸,一下跳进了浴缸里面,颤抖的声音说道:“不许看。”

    夏想就嘿嘿一笑:“又不是没看过,现在又装害羞,真小气。一会儿不但要看个够。还要亲个够

    连若菡脖子都红了:“不许说!”

    “那好,我说个笑话给你听话说一个男人不小心进了女浴池,正在洗澡的女人们大呼小叫,都纷纷一手捂上面一手捂下面,只有一个。女人最聪明,你知道她捂住了什么地方?”

    连若菡做激据了好寿心!“不知道!不过没看讨出来。你原来纹么慌叭”

    “咱们俩个都光着身子,这叫光光对光光,没有最流氓,只有更流氓,再说男人女人在一起做好事的时候,怎么能叫流氓?”夏想胡扯了几句,才回答了刚才的问题,“她捂的是脸。”

    “为什么要捂脸?”显然在某些方面,连若菡的思维还停留在初级阶段,有待于夏想的进一步开。

    “你想呀,女人的身体结构都是一样的,捂不捂也没有什么区别,反正看了也记不住特征。唯有脸才能让人记住一个人。所以捂住脸,身体任你看,反正你不知道我是谁”要不,你也捂住脸试试?”夏想感觉自己就和一个拿着萝卜欺骗小白兔的大灰狼一样。

    “你讨厌。大坏蛋。臭流氓小色狼”话未说完,她的嘴就被夏想的嘴给堵个正着,只传出“唔唔”的声音”

    然后就是水声、喘息声和靡靡之音。

    当夏想把连若菡抱到床上的时候,她娇躯横卧,娇弱无力,躺在床上,玉体横陈,双腿修长而完美,交叉叠放,双手还真如夏想所说一样,捂着脸不肯松开。

    夏想就拉她的手:“快松开手,看着我。”

    “不看,太丑了。

    “我是让你看看我们身体的肤色对比,和你在一起,倒显得我更黑了。”夏想俯身压在连若菡身上,轻轻用双腿分开她的双腿,找到了湿润温暖的所在,缓缓地撑开压力,要进去一探究竟。

    连若菡轻呼一声,双手一下紧紧抱住夏想的后背,指甲用力扎进他的肉里,咬牙说道:“你弄疼我,我就弄疼你”

    夏想感觉到前进的路途中,有一点点轻微的阻隔,就俯存连若菡耳边轻声说道:“别咬我,好不好?”

    “我为什么要咬你?”连若菡话未说完,就感到一股痛楚传来,不由自主“啊”了一声,“好疼,你个大坏蛋,我,我就咬你!”

    一口就咬在夏想的肩膀上。

    雨歇云收之后,也不知花落知多少。正巧,窗外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居然下雨了。

    连若菡抚摸着夏想的肩膀,上面有一道深深的牙印,看样子,几天之内都不会下去,她就心疼地问:“疼不疼?我也没想到,怎么会这么用力咬你。说是恨你吧,又不舍得。说是爱你吧,又恨得不行。”

    “爱恨交加是好事。所谓爱之深恨之切。真正的两个人要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反而不象是夫妻,象是演戏。”夏想的大手放肆地连若菡的身上游走,贪婪的感受她每一寸肌肤的滑腻,真是手感一流。

    连若菡动了动身子,微微皱了皱眉头:“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好?既然男人女人都爱做这个运动,应该感觉挺好才好

    “这个,这个据说许多女人要到第三次才有美妙的感受,就象庄稼一样,要第三年才能达到最高产。”

    “那你还有没有本事再来两次?”连若菡也不知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气夏想。

    夏想才万岁的年纪。正是男人一生之中最如狼似虎的阶段,怎么能受得她轻蔑的挑衅,顿时又战意高涨,翻身上马:“来来来,再大战三百回合。”

    “啊,我就是随便说说。你还当真了?啊”你怎么这么厉害,我怕了你了,行不行?。

    夏想直接用肢体语言回答了连若菡。

    最后的结果是,夏想的左右肩膀都各被咬了一个深深的牙印,到天亮的时候,他的两只手上又各妾了一个。牙印,可谓伤痕累累,惨不忍睹。

    连若菡却是走一步一皱眉,恨恨地说道:“等我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你真狠心”。

    夏想不好意思地挠头傻笑,不解释不反驳。

    夏想一回到县委大院,就现气氛有点不对。

    先是以前和他相熟的人,见了面只是匆忙地点一下头,也不说话,就匆匆离去,其次等他一走,就有人指着他的背影议论纷纷,很明显,走出了什么大事,而且还是针对他的。

    夏想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不过见到众人神神秘秘的样子,还是不免好笑,暗暗摇头,官场之上。最不缺少的就是在你风光时前来溜须拍马之人,最多的也是在你失意时落井下石之人。

    他刚来到办公室,就见方格一脸紧张地进来,一见面就说:“夏哥,你得罪什么人了,市纪委来人了,让你过去配合调查,态度横得不行,长着一张马脸,妈的,什么东西,我差点跟他们翻脸!”

    别说,关键时候方格还挺靠得住,夏想就拍了拍他的肩膀:“这里面水太深,你还年轻,就别向里面跳了,我扛得住。”

    “虽然说你破灭了我心中对爱情的美好向往,但你好歹是我夏哥,我又不是重色轻友的人,一定会挺你。”方格一脸痛惜地说道,又语气一变,“要不要我找我老爸打个招呼?”

    “不用,先不要麻烦方部长了,事情还没有定性,再说我也没有什么好查的,台了他们的午段,夏想嘴卜众么说。心里却也有经炮比。

    高成松对吴家还真够可以的,下手真快。不过想出了由市纪委出面的办法,还真不太高明,估计在高成松或者他的党羽眼中,是个官员都会有经济问题,一查一个准。他虽然不敢说在经济问题方面一尘不染,但绝对还没有贪污收贿的行为。

    夏想就跟方格到李丁山的办公室,因为市纪委的人来了以后,被李丁山挡了下来,非要当面说个清楚。市纪委的人也不好不尊重李丁山的意见,毕竟他是县委书记,耍从安县带人,不经过书记同意也说不过去。

    还没有到李丁山的办公室,在楼道里就遇到了梅晓琳。

    梅晓琳目光坚定,只说了一句话:“我相信你!别怕他们,他们敢乱来我就敢把事情闹大,摘到京城去。”

    方格酸溜溜地说:“梅书记好大的气魄,不过您说这话,好象显得我方格不够朋友一样。等我罩不住夏县长了,再请您出面不迟。”

    梅晓琳第仁次没有反驳方格两句,而是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在李丁山的办公室,两名纪委人员坐在沙上,一脸不耐烦地催促:“李书记,夏县长怎么还没有来?”

    “我来了,让二位久等了。

    夏想敲门进来,一脸淡笑;先冲李丁山点点头,“李书记。”

    然后来到二人面前,站定。主动伸出手去:“我是夏想,请问二位找我有何贵干?”

    二人一个,叫岳方,一个叫包月明,两个人一黑一白,一高一矮,有点象黑白无常。不过二人的表情倒是完全一样,冷冰冰,十分傲慢,看夏想的眼神,好象是看在一个死人一样。

    岳方听说过夏想是今年轻的副县长,猛一见夏想这么年轻,还是吃了一惊,心想年轻纪纪就爬到了副处级,有水平,可惜的是,上面有人整他,要不得有多好的前途?又听夏想问得幼稚,有何贵干?纪委的人找人谈话,可不是组织部的人是贵干来了,而是调查取证来了,他就怜悯地说道:“我们有几个问题。想请夏县长核实一下。如果有必要,还请夏县长跟我们到市里走一趟。”

    “去甫里就没有必要了吧?”夏想知道他们没有确凿的证据,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否则说话也不会这么客气,再说自己也没有什么把柄可以被人抓住,就知道必须掌握主动权。“有问题尽管问,我的工作也很忙,还有会要开。”

    “开会?你已经暂时停职了,邱县长已经向我们说明了情况,让你先将工作放一放,先配合我们调查再说。”岳方轻蔑地笑了出来,夏想果然年轻,还不清楚纪委的人一旦出面,肯定是问题严重,心中对他的轻视又多了几分,“你的工作不重要,配合我们的工作才重要。夏县长,请吧。”

    “有事情在这里说就可以了李丁山站了起来,语气不善地说道,“不管如何,我身为书记,在不干涉纪委同志办案的情况,有权知道夏想同志出了什么问题。”

    县委的一个关键位置,岳方和包月明见李丁山十分偏向夏想,他又是年轻的县委书记,下一步升到副厅肯定不过是时间间题,也不好太得罪了他,只好勉强地点点头:“好,我们先简单地问夏想同志几个问题,李书记可以旁听。”

    夏想就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神情。

    包月明从包中拿出一个小本本。打开,然后问了起来:“夏想同志,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你和佳家市的冯旭光来往密切,而且你个。人还拥有佳家市的股份,你身为共产党员和国家干部,是以什么身份参预到了企业经营中?难道你不知道国家政策不允许国家干部参预经商吗?”

    夏想脑中飞快转了几个弯。岳方和包月明是市纪委的人,他们突然杀到安县来查自己,自己事先没有听到一点风声,可谓效率奇高,比起自己和梅晓琳寄厉潮生的材料给县市两级纪检部门,一直没有音讯的情形,还是可见权力的巨大光环,有时还是笼罩在法律之上。

    不过既然方方面面前没有动静。曹伯伯没有提醒自己,陈风也一无所知,甚至连身为纪委书记的秦拓夫也是没有一点反应,可见二人不是秦拓夫的人,也由此可以推测。他们走的不是正常程序,而是直接由上面点头,根据一些并不能形成的证据的东西过来唬一唬自己,试图让自己自乱阵脚。

    自己和冯旭光的股份问题。就高建远知道,看来,和早先预料的一样,自己和高建远之间不对等的所谓的朋友关系,只要触动了双方的利益高建远就会毫不犹豫地和自己撇清,甚至落井下石。

    幸好自己对高建远早有认识。也对高家早有防范,否则还说不定被高建远一口咬死!

    旺:周一,例行求票。</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