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281章 激烈碰撞

《官神》 第281章 激烈碰撞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不信归不信,当邱绪峰给市里几家相熟的开商打了电几,帆出让他们来开度假村时。所有人都以各种借口推掉,最后一家开商和邱绪峰关系还算不错。对他说了实情:“达才集团高调宣布暂时停止投资。燕省的房地产商谁还敢再来安县?不提冒着得罪达才集团的巨大的风险,就是大家心里都没底,达才集团都要放上一放的项目,我们这些小开商去,搞不好会赔个血本无归。”

    邱绪峰明白了。现在的情形时,除了达才集团,没有一家再敢接手度假村。

    他无比沮丧。

    更让他沮丧的是。由厉潮生提议的关于在安县不能推广开采石灰石的动议,经常委会举手表决,在李丁山、梅晓琳的大力推动下,在组织部长荣芝、纪委书记倪正方的附议下,最后获得了通过,也就是说,在短时间内,邱绪峰提出的矿业兴县的目标是被否决了。

    当然也不是完全否决。除非他重新提出开采石英砂矿。但强江海既然已经伪造了石英砂含量低的材料,再重提开采石英砂,无疑是自己打自己脸。

    邱绪峰精心布置的局面完全失败,他忽然之间感到一片茫然,甚至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去做。思来想去,才现现在安县的支柱产业,差不多完全掌握在夏想手中。离开了夏想,除了一个三石风景区还在按部就班地展之外,其他方面几乎陷入了停滞之中。

    怎么会这样?夏想他就真有这么重要?真有这么了不起?

    这还不算,有几次梅晓琳经过他的身边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是说一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直气得他气急败坏,却又没有办法,总不能和梅晓琳理论一番,或者争吵几句?断交不出恶语,再说人家也没说什么难听话。

    邱绪峰的郁闷心情可想而知,诸事不顺,然后他又接到京城来的电话,说是吴家愿意在其他方面补偿一下邱家,但联姻一事,暂时是没有可能了。

    邱绪峰终于作了。连摔了几个茶杯茶毒,只可怜了他的秘书刘迎军,天天提心吊胆。唯恐一句话说错惹得一顿大骂。

    安县,因为夏想的原因,因为书记和县长的不和公开化,人人自危。

    与外界的风起云涌相比,夏想反而一个人过得无比逍遥。天天吃了睡,睡了吃,该笑笑,该干什么干什么,问他问题,一问三不知,总之,他完全没有一个认罪的态度,真的好象把这里当成了休闲度假村。

    岳方和包月明的心情。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焦虑不安起来。

    如果说一开始二人都信心满满地认为,夏想肯定会不打自招,他肯定受不了被关起来的压力,早晚会自己崩溃,到时就会让他说什么他就会说什么。不想夏想一点也没有想要低头的觉悟,每天还乐呵呵的,好象他不是被关住,而是来度假。

    岳方不管如何威逼利诱,夏想就是一句话回敬:“请拿证据说话,没有证据,我也没有话要说。”再问得急了,他就是笑嘻嘻地说:“有扑克没有?大家怪无聊的,一起打牌吧?不过我们三个人,正好三缺一,就各打各的吧!”

    岳方和包月明被夏想气得不行,包月明甚至想要动粗。夏想却脸色一变,冷冷地说道:“要是你们好好说话,大家还有后路可走。可是你们敢动手,别怪我不客气。我敢说,你们两个人也打不过我一。

    包月明不服气,忍了忍,见夏想没有一点退缩的意思,又想到夏想自始至终从来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尽管他自认有省委书记撑腰,不知为何,也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后怕。

    见从夏想嘴中实在掏不出什么东西,岳方和包月明也不会就此罢休,二人研究了半天资料。决定先从佳家甫入市。

    二人直接找到了冯旭光,亮明了身份后,要求查帐。

    冯旭光还不知道夏想出了事情,听对方说要查帐,并且提到了夏想的名字,才意识到出了重大问题。他叫来会计,拿出公司的帐本和股东名单,交给岳方和包月明,说道:“夏县长在没有去坝县之前,和我有过生意上的来往。也不算生意,就是人情交往。他去坝县以后,我们之间就是友情来往。不涉及金钱。两位同志可以随便查帐”

    冯旭光才不怕查。上面根本就没有夏想的帐可查,所有的账都在他的脑子里。他交待手下几句,然后走到外面打了一个电话。

    正在办公室的马万正接到冯旭光的电话,听说夏想被关了起来,先是吃了一惊,随后愣了愣,问出了岳方和包月明的名字,就说了一句:“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不用担心,我再详细了解一下情况。”

    冯旭光想了一想。又拨通了一个。电话,说道:“老三,帮我查两个,人,是市纪委的,叫岳方和包月明,主要看看有没有经济和生活作风方面的问题,越快越好,越详细越好。”

    老三的笑声有点阴森。他笑了几声:“老洞,诈好久没有黑人了,怎么叉突然想起来坏了”…※

    冯旭光一改他的嬉笑的形象,一脸阴沉。脸色难看之极,嘿嘿冷笑几声。说道:“妈的,有人敢黑我兄弟。还查帐查到我的头上了,我能让他有好日子过?***,我当好人不是为了让坏人欺负的,老三,这事你在行,使劲查,查他个底朝天,不信他们没有见不得人的内幕。我整死他们!”

    “放心吧老冯,兄弟几个别的本事没有。查人背后的肮脏事,那是一绝。我会好好善待岳方和包月明两位兄弟的。”老三的声音中有一点兴奋。

    “小心别露了马脚,因为对方毕竟是纪委的工作人员。还有,兄弟们的辛苦费,我给三倍。”

    “老冯,钱就别提了,你给兄弟们几个安排几个差事做就可以了,行不?”老三说道,“要是说查公安的刑警我不敢说大话,查纪委的人。他们跑不了。我不是没查过,他们的反侦查水平,还差了一点。”

    “好,就这么说定了。”

    回到自公室,冯旭光现岳方和包月明一脸挫败。早在意料之中。他的帐目清清楚楚,没有一点漏洞,别说他们,就是专业的审计师也不会现任何问题。

    上面别说有夏想的名字,连高建远的名字也没有。

    冯旭光虽然不知道高建远在夏想事件中所起的作用,但他也清楚估计高建远没有帮忙,否则他只要开口,哪里还会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查夏想?幸好在夏想提醒他之后,他就及时和高建远沟通。而高建远也出人意料的一口答应,将股份兑现。

    也就是说,现在的佳家市和高建远,已经没有了半毛钱的关系。

    当然,和夏想更是一分钱关系也没有。

    肖佳的名字虽然在,但岳方和包月明又不是神仙,迄今为止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夏想和肖佳之间的关系,冯旭光也暗暗庆幸夏想的英明,早在他和他一开始接触,就有这备长远的打算,真了不起。要是当时夏想一时贪心,非要把股份落到纸面上,现在就不好说清楚了。

    岳方和包月明只好失望而归。

    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查冯旭光的帐目的同时,马万正的桌子上已经摆了一份资料,正是他们的履历。

    马万正看了几眼,又扔到一边,淡淡地一笑:“两个棋子罢了,,高书记,有时候你的政治手腕确实很高,可惜的是,你当省委书记久了。一向说一不二惯了,就以为只要你一句话,燕省上下就会全部听你的话?”

    他站起来,沉思了片刻,拿起了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朝度,我马万正,晚上见个面?好,老地方。”

    上一次认亲之后不久,马万正就在夏想的安排下,和宋朝度见了一面。二人一见如故,谈得十分投机。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算是结成了统一战线。二人都在京城有后台。且都是中枢之中的九人之一,二人的后台也走得比较近,所以他二人就顺理成章越走越近。还有一点。二人都一致认为,照目前的局势展下去,高成松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被人拉下,跌下尘埃。二走进入中枢,从此一飞冲天。

    要是让高成松进入中枢,恐怕所有和他不对的人,都会前途黯淡。不过由于宋朝度和马万正刚刚接触不久,都对对方还有一丝戒心,宋朝度并没有对马万正透露他在背后,已经找到了许多强有力的资料,可以给高成松迎头一击。

    夏想事件给所有人制造了一个契机。

    马万正晚上和宋朝度见面后,手中拿着厚厚的一叠材料,回到家中静静地看了半晌,摸了摸头顶上稀少的头,感慨说道:“山雨欲来风满楼”夏想,再坚持几天,你会看到有许多惊喜。”

    岳方和包月明在佳家市一无所获。就又到远景集团去找连若菡。连若菡避而不见,根本不给二人一点情面。最后还是高老出面接待了二人。

    二人说明来意,高老上下打量了二人几眼:“二位年纪也不了。进入官场也应该有些年头了,不过行事还这么草率,有没有想过如何收场?”

    岳方被高老说得面上无光,就有些不快:“高老,请配合我们的工作,不要谈论无关话题。”

    “无关话题?呵呵,年轻人,事关你们的前途,怎么会是无关话题?”二人都有将近的岁,不过在高老面前,还确实算是地道的年轻人。以高老眼界和经历,就是岳方和包月明是中纪委的人,他也不会对他们有多少恭敬之心,“既然你们自己都不要前途,我也就不瞎操心了。夏想和远景集团之间,清清白白,没有任何内幕交易,这事陈市长可以作证,我的儿子也可以证明

    岳方和包月明对视一眼,心中一跳,忙问:“您儿子是谁,他做什么工作?”

    “我儿子叫高晋周,他是副省长,至于他具体做一些什么,我也不清楚。”

    岳方和包月明只觉得脑子瞬间短路。轰的一声巨

    人急忙站了起来!“高老。原来您是高省长的一”

    高老挥挥手:”先说夏想的事情。等我说完之后,你们不信,再去问高晋周。”

    岳方和包月明从远景集团出来后,二人都有一个不祥的预感;这一次扳不倒夏想,恐怕倒霉的将会是他们。

    他们绝对会被当成替罨羊!

    在夏想被关的第七天。看似平静的燕币终于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

    副省长施复明在上班的路上,被中纪委人员直接带走,事先,燕省省委和省纪委没有听到一点风声。沈复明被中纪委直接带到京城,当天就交待了全部问题。随后京城方面直接通告燕省省委和省纪委,沈复明问题重大,等查清他的所有问题之后,会给燕省一个交待。

    高成松大为震惊!

    他没有听到一点风声不说,还直接从眼皮底下把人带走。显然,他的后台已经不如以前强硬。而且有可能不再力保他。他震惊之余,向京城打了好几个电话,得到了答复是,不要惊慌小打小闹而已。

    高成松又放下心来,认为对手只是抓住了沈复明的把柄,就算沈复明能牵涉到他,想必那个人也会保他。

    然而让高成松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在常委会上,纪委书记邪端台突然难,说是根据群众举报以及省纪委掌握的情况表明,市纪委副书记房自幕有严重的贪污受贿行为,并且有违法乱纪乱用职权的嫌疑,建议对其立案侦查。

    高成松大为头疼,沈复明之事已经让他提心吊胆,房自立又是他的嫡系,严查夏想一事又走出自他的授意,也清楚现在是对手反戈一击。但夏想一个小小的副县长。到底是谁在暗中帮他出头?

    怎存办?

    高成松要保房自立也不难。但必须说出令人信服的话来。他还没有来得及想好对策,省委秘书长钱锦松举手言:“我听到不少人反映建设厅厅长武沛勇自上任以来。任人唯亲,搞一言堂,把建议厅搞得乌烟彝气,一片怨声载道,虽然没有听到他有什么不法行为,但身为厅局级干部,要以身作则,要起到表率作用,我建议应该对武厅长戒谈

    高成松大为不满地说道:”武厅长上仕以米,将建忧厅治理得井井有条,钱秘书长所说的情况我没有听到,是不是有人小题大做,对武厅长打击报复吧?同志们,不要捕风捉影,听信一些传言,要珍惜领导干部的声誉。”

    “武厅长的事情就先放一放。房自立的问题比较严重,我觉得应该查一查。纪委干都有一定的特权,最容易滋生**和骄傲自大的心理,所以出现问题一定要慎重对待。我觉得邪书记的建议很好,敢于严查系统内的工作人员,对我们也有一定的警示作用。”马万正突然杀了一个回马枪。

    “我同意马省长的意见。”钱锦松立刻表态支持。

    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高成松立刻警醒过来,噢到一丝阴谋的味道,他的目光依次看过每一个在座的常委,似乎所有人和以前没有两样,又似乎都有所不同。

    “市纪委出了房自立这样的干部,我身为市委书记非常痛心,我赞同邪书记的提议,要查,并且还要一查到底。”燕甫甫委,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高成松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肯定有人串通好了,要联手对付他。先是拿下了沈复明,现在又要动房自立。房自立正是在他的授意下才查了夏想,如果现在就让省纪委的人去查房自立,不等于直接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吗?

    高成松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生,他眼中闪过一丝厉光,拿出了省委书记的权威:“房自立同志我也有过接触,是一个不错的好同志,我相信他不会做出违法乱纪的事情,所有对他的指责都是污蔑,都是捕风捉影的流言,不能当真。我不同意查房自立同志!”

    要是平常,高成松绝对一语定音,没有人敢再提反对意见。

    不料他话音刚落,叶石生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水,放下茶杯,笑眯眯地说道:“高书记的话太武断了吧?我们不能光凭印象去相信一个同志或调查一个同志,我们讲究的是证据。房自立的事情,证据确凿,他私自指使岳方和包月明关押安县的副县长夏想同志,让夏想同志蒙受不白之冤,结果导致夏想同志为安县拉来的几千万元投资项目暂停。成总亲自打电话给我,说是他和夏想同志还算熟悉,认为他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他能到安县投资。就是看在夏想的面子上才去的

    一向很少言的燕省第二号人物叶省长,第一次在常委会上长篇大论,竟然是为了一个副县长!

    防:没的兄弟,拜托请多投几张票。每天万字,投几张票鼓励一下,也是一种鼓励。</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