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282章 纷纷登场

《官神》 第282章 纷纷登场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成总是我们燕省的,面旗帜。我想他的话可信度还是标尚刚,最起码我相信他说的是真话。那么既然成总的话可信,房自立私自关押夏想同志,就是违法灿已的行为了。”

    叶石生不说则已,一说起来也是掷地有声,二号人物的威严流露出来,也是让所有人都为之一震。

    不少人心想。一直以为叶省长是个蔫好人,没想到,也是一个打盹的老虎。

    不等高成松反应过来,邪端台点头说道:“叶省长说得对,房自立指使人关押夏想同志,根本就没有向秦书记汇报

    “这事我这个市委,这个房自立也太过份了。”崔向也插了一句。

    尽管说起来他不愿意帮助夏想,但在许多人同时向高成松难之时,他如果没哼哼所表示也说不过去,毕竟夏想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县长,不足为虑,何况他的本意不是帮他,而是为了打击高成松。

    高成松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过来,肯定有人在背后联合起来,就是为了动摇他的根基,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能说动这么多常委?而且连一向在他面前大气也不敢出的叶石生,也敢当面顶撞自己,真是翻了天了。

    他正想大声说出房自立是他授意去抓夏想一省委还要事先给你们打个招呼?还没等高成松开口,邪端台却再一次言。

    “市纪专秦书记就是一个倔头,二话不说自己整理了一些房自立的材料,绕过我们省纪委,直接上报了中纪委一他有一个战友在中纪委材料上报之后他才给我打了一声招呼,你们说说这叫什么事?不过老秦虽然倔了点。人到是不错。也是房自立这事做得太绝了,身为副书记,有事不向书记汇报,无组织无纪律”。

    高成松生生咽下了嘴中的话。

    如果没有沈复明被中纪委突然带走一事,高成松自信就算摘到中纪委,他也有把握压下来。但却出人意料地生了中纪委不打招呼就带走了沈复明的事情,说明上头已经点了头,而且恐怕他的后台也是默认了此事。否则带走一个副省长可是大事,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动静?

    既然敢直接将沈复明带到京城,就说明已经掌握到了足够的证据,沈复明绝对是有去无回。

    高成松心中隐隐有一丝担忧,虽然已经得到了后台的答复,不过心中还是有点没有底气,尤其是今天的事情格外诡异,本来各自为政的几个常委们,忽然之间好象就联合起来一起向他难,打了他一个措手

    及。

    肯定走出了什么重大问题?

    高成松心中闪过一丝慌乱,不过多年以来养成的不动如松的威势。还是让他努力保持住平静,在心中告诫自己,没什么大不了的,自己的后台没倒。自己甚至还有可能进入中枢,他们充其量算是绊脚石,根本就算不上拦路虎!

    但不管如何。房自立是不能保了。保不准,还能给自己惹一身臊。没办法。谁让他不会办事,被人抓到了把柄,就暂时先咽下这口气,等摸清情况,再和他们一个个算帐不迟!

    高成松目光凛凛,朝在座的常委一个。个看去,众人要么若无其事,要么低头不语,没人和他目光对视,除了几个和他一向走近的常委用目光向他征询意见之外,其他人还和平常没有两样,看不出任何不对的地方。

    个个都是老滑头,高成松愤愤不平地骂道,心想完事之后,一定要好好查查到底是背后使坏,一定要给他一点颜色尝尝,在燕省的地界还想翻了天去。没可能!

    他强忍心中恶气,勉强点了点头:“既然房自立确实有问题,我们也不能姑息养奸。邪书记就看着办吧,,散会!”

    散会后。高成松回到办公室,思来想去总觉的事情有些蹊跷。难道事情是因为夏想而起?不可能,他一个副处级的干部,怎么可能引起这么多的人关注?传了出去,省委常委开会讨论一个副县长的问题,还不让别人笑掉大牙?不过也确实有古怪之处,事情突然之间集中暴,肯定有幕后推手。难道是叶石生?

    高成松对叶石生一向轻视,认为他既窝囊又没有担待,担任省长以来,一直殊碌无为,甚至可以用尸位素餐来形容。在常委会上,他的反对意见还不如排名靠后的其他常委多,久而久之,身为省长的他,言一向不受常委们重视。

    今天他突然露出了强势的一面,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高成松越想越心惊,总觉得好象有什么大事要生,却又想不能哪里出了错?他在办公室转来转去,忽然想起要给吴家打一个电话,房自立一抓,夏想必须放出来,他理应给吴家一个答复。

    “才江。我是高成松,夏想的事情我暂时无能为力了,因为燕省出了大事”高成松简单地将沈复明被抓的事情一说。常委会上的事情他当然不会说出来,太丢面子了。

    吴才江是”他听了高成松的话,沉默一小会儿,说道:“我知道了,那就缓一缓再说”不管如何,感谢高书记

    吴才江年纪不大,是吴家最小的一个,今年躬岁,白净的脸上,依稀可见当年的帅气和英俊。妈岁,在官场上可谓正当壮年。

    他对邱家传来的消息大为震怒,因为邱家的话不太好听,说是堂堂吴家的女儿,居然喜欢上了一个穷小子,一没出身,二没背景,如果在京城传开,吴家颜面何在?

    吴才江因为在家中最又最的老爷子宠爱,再加哥哥姐姐都让着他,就养成了一向说一不二的性格,所以他一怒之下就打电话给高成松,因为高成松在从省长升到省长书记的时候,老爷子帮他说过好话,高成松必须承情。而且他满以为,一个小小的副县长,高成松身为省委书记,又一向听说他在燕省一手遮天,捏死夏想,还不是跟灭掉一只蚂蚁没有两样。

    高成松电话打来时,他还以为夏想已经毁了前途,没想到,一向传闻强势霸道的高成松,竟然以一种挫败的口气,说是对夏想无能为力!

    一个省委书记对一个副县长无能为力,在国内,说了出去谁会相信?吴才江怒急反笑,放在电话的一瞬间,他甚至认为高成松是敷衍了事,故意搪塞他,没有真心为他办事。

    他忍住怒火,立刻又给高晋周拨通了电话。

    几分钟后,吴才江慢慢平静下来,一脸凝重,紧皱眉头。心中怎么也想不通,高成松在燕省经营多年。突然就因为一个夏想被抓事件,而乱了阵脚,被众人联手对付,竟然没有还手之力,怎么可能?

    不可能的事情偏偏就生了。

    难道走出了什么重大变故?吴才江本想亲自向老爷子问个清楚,想了一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老爷子让他的重心放在京城,不让他关心京城以外的事情,理由是,他现在还不够成熟,还没有纵观天下的眼光,先在京城打好基础再说。他却认为自己早就有了主政一方的能力,可是老爷子就是不让他外放,让他在京城中再锻练几年再说。

    老爷子的话不得不听,不过他表面上恭敬地答应,暗中还是和地方上吴家的势力联系紧密,也好做到心中有数。

    在他看来,以他现在的资历再加上老爷子的影响,下去当一个常委、副省长也是绰绰有余,或者再高升一步,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长也没有问题,可惜的是,老爷子就是不松口,还明确地告诉他,两年之内,不要考虑外放的事情。

    老爷子就是顽固,谨慎,还是太谨慎了,从来就不敢步子再大一些,否则在中枢几人中,少说也能排到前三,吴才江就有些不服。正好燕省又出了夏想的事情,他就想找夏想狭练练手,先灭一个副县长玩玩。

    不成想,一脚踢到了石头上。

    二伯的女儿连若菡已经够叛逆妖孽了,没想到,夏想更妖孽,才是许处级就让一省大员奈何不了他,简直是天大的玩笑。

    但当他听了高晋周的话之后,却知道,玩笑却是真正地生过的事实,高书记在常委会上失去了控制权,而且所有抓夏想的人,全部被拿下,恐怕这辈子翻不了身了。

    吴才江就对夏想对震怒变成了好奇加嫉妒,好小子,骗了吴家的女儿不说,没想到还真有两下子。惊动了燕省这么多人物替你说话,了不起。听高晋周的意思,他一个副县长影响力,比他一个副省长都大,让吴才江哭笑不得的同时,又不得深思,一个。无根无底的年轻人。万岁混到副县长,也算了不起。但再了不起,在燕省的地界上,能让省委书记也无可奈何,这事就值得研究研究了。

    他突奇想,要是把夏想的事情当成一件奇事向老爷子讲讲,估计他老人家也得大感兴趣,到时老爷了问起夏想的来历,就随口把连若菡的事情说出来,看老爷子是个什么态度。

    吴才江也知道老爷子对连若菡母女,又爱又恨,不愿意提她们,但又忍不住想,毕竟连若菡是吴家长孙女,又是最漂亮的一个”却一向和吴家不和,也是老爷子心中最耿耿于怀的一件事情。

    吴才江打定了主意,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虽然他已经的多岁,但不经意流露出的笑容,还有当年纨绔的模样。

    再说高成松放了电话,心里却还是不踏实。

    吴才江对沈复明的事情没有任何表态,说不定他也知道一些什么。吴家的势力范围在国务院和几个大部,在中纪委虽然影响力有限,但也不至于听不到一点风声,他什么都没有说,要么是知情不说,对他不满,要么就是事情保密的级别非常高,他一点也不知道内幕。

    高成松还是不放心,又给京城打了一个电话。

    京城方面的答复是,沈复明的案子,他不便过问,其他事情不用过多操心语气之中有几分不小意,高成松忙陪着小”,套了套近平,不着痕迹地拍引丽月雁,然后才挂断了电话。

    人在中枢,就算说话再轻再慢,也透露着一股天下在手的威严,高成松离政治局委员还有一段路要走,自然对他要仰视才见。

    高成松一个人在办公室呆坐了半晌,才又拨通了武沛勇的电话:

    “沛勇,你来省委一趟

    省里的常委会一结束,崔向就立刻召开了燕市的常委会。

    崔向对高成松的两条用人标准有深刻的认识,一是必须和高书记在政治上高度保持一致,不一致的,不用。二是必须能给高建远带来经济利益,有损高建远利益的,不用。对于第一点,崔向曾经努力做到过。但后来因为领先房产事件,他站在高建远的对立面,也因此得罪了高成松。

    原本他以为夏想是高成松的人,不成想,在省委常委会上,他敏锐地噢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各种迹象表明。纪委书记邪端台抛出了房自立违法乱纪一事,显然是针对高成松而去。显而易见,房自立是高成松的人。而且房自立之所以胆大包天不清示市委和市纪委,就敢私自行动,在座的常委中,除了高书记有这种权威,谁还有?

    就算有,谁敢这么做?

    崔向就心中纳闷,高成松要整夏想,难道说夏想不是他的人,还是又因为什么原因得罪他了?不管是哪一种情况,崔向当即就决定要帮夏想一帮。当然他的本意也并不是对夏想有什么好感,而是他对高成松实在是心中厌恶。一个省委书记,狂妄自大还心胸狭窄,不管你以前和他多保持一致,只要你触动了一点他的利益,他就会立刻翻脸不认人,这样的书记,谁敢对他忠心?谁敢紧跟他的步伐?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夏想现在被高成松整治,那么他就和自己一样站在高成松的对立面,就可以当成暂时的朋友来对待。当然崔向还有更深层次的考虑,不管夏想是通过谁的关系,或是有什么强有力的后台。能让纪委书记邪端台出面,直接整死房自立,这一手不但够狠够辣。也够惊人。可见背后帮夏想的人。要么是铁了心帮夏想,要么是恨死了房自立,当然还有第三种可能,就是要针对高成松。

    崔向紧急召开常委会有两件事情要宣布,一是房自立擅自行动,罗织罪名关押安县副县长夏想,其行为非常恶劣。建议常委会撤销其纪委副书记职务,为了避免嫌疑,将其交给省纪委的同志审讯。二是夏想同志担任安县的副县长以来,兢兢业业。做出了有目共睹的成绩,他决定由市委市政府出面,为夏想同志恢复声誉,并且予以通报表彰。

    崔向这么做的目的当然不走向夏想示好,而是借高调表彰夏想的机会,给高成松难堪。他敏感地现一个问题,就是省里的常委们,至少有三五人的态度和以前相比,变了不少。以前对高成松是敢怒不敢言。或是一副事不关已的态度,现在则不同,他们隐隐有联合起来的趋势。难道是要变天了?

    就连一向和他关系密切的叶省长,事先也没有和他透气,就在常委会上突然支持夏想,让他也是大吃一惊。

    更不用提沌复明被突然抓走,连高成松事先也没有听到风声,但大家都心知肚明,沈复明被抓,绝对是燕省有人整他,才会一举把他扳倒。

    这个人是谁?

    不管他是谁,最近的风向转变,和他有脱不了的干系。

    崔向身为省委常委,而且即将升任省委副书记,在京城也有后台。但他也没有听到一点关于沈复明被抓的内幕,心里也是着急。在重大事件面前落后一步,就证明有可能被排斥在核心圈子之外,这对任何一个官员来说,都是不小的打击。

    也正走出于这种心理,他对房自立不但无视纪委书记秦拓夫,还无,视他这个市委书记而感到大为恼火,既然省委里面已经有了决定要对房自立下手,崔向就有意让房自立翻不了身。也正好顺势卖省纪委书记邪端台一个人情。

    崔向的提议立刻得到了绝大多数常委的赞同,秦拓夫言:“我们接到了群众举报,岳方和包月明有重大经济问题,根据我们手头掌握的证据显示,他们二人还有严重的违法乱纪行为,纪委已经对他们立案。在此向各位常委汇报一下。”

    众人听了心中一凛,也不知秦拓夫是痛恨房自立越级私自行动,还是为夏想出头,非要把岳方和包月明二人也一起弄下去。

    不用说,秦拓夫口中的热心群众,自然就是冯旭光了。</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