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291章 如何哄骗小丫头开心

《官神》 第291章 如何哄骗小丫头开心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对不起。量丫头。我只能说在我心目中。你确实是第只不过是,这一次没有做好。”夏想诚恳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夏想一认错,曹殊慧反而消了气,又自责地说道:“我没有怪你的意思,真的,我只是太担心你了。我知道你有许多事情要忙,我只是想早一点知道你没事,早一点听到你的声音,你别怪我,好不好?”

    夏想的眼睛湿润了:“我没怪你,真的,慧丫头,我在怪我自己。其实我可以做得更好的

    “是我不好,我是猜疑你先去找连姐姐了。”曹殊慧低下头,小意地说道。

    夏想可以理解她的心情,她的担惊受怕都化成了不满和委屈,能不怪他吗?他还是说出了实话:“我确实是先找连若菡了”

    曹殊慧一愣,咬着嘴唇,噙着眼泪,努力不让泪水流出来:“为什么?是不是她比我还重要?”又摇了摇头,凄然一笑,“也是,我不该怪你的。我曾经给她打了电话,说是如果她能救你出去,我就把你让给她。你能出来,也是她从中周旋的吧?你先去找她,我也没有怨言!”

    说是没有怨言,不过小脸还是一脸委屈,要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夏想伸手专了专她的鼻子:“我是什么,被你们让来让去?难道我没有自主权?我想娶的是你,不是连若菡!我是去见了她不假,不过是送她离开燕市”她出国了,短时间内估计是不会回来了。”

    “啊?”曹殊慧惊讶万分,脸上的委屈变成了好奇,“为什么?连”连姐姐为什么要走?你怎么舍得她走,不留下她?”

    这话就有点言不由衷了,夏想就取笑她:“你小心眼里,是巴不得连若菡离开燕市,走得越远越好。是不是?”

    “没有,真的没有!”曹殊慧着急地说道,“我是小气,也吃她的醋,可是她也是一个好人,和我关系一直挺好,我虽然有点恨她不过也有点同情她,肯定不会小气得非要赶她走。我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大方,但也不是你认为得那么小气。哼”

    夏想见她确实是自真心,也为小丫头的大方感到庆幸,自己有愧于她,只有以后好好弥补一下,尽心照顾她就走了。

    “连若菡她也是为我们才离开燕市的,她是迫不得已”不管如何,既然她走了,我们就好好在一起,好不好?”夏想郑重其事地说道,“等什么时候曹伯伯安排好了,我们就订亲。等你大学一毕业,我们就结婚。

    “不好,我不想嫁给你了,你太气人,而且又太让人担心,我才不要嫁给你后,整天提心吊胆。”曹殊鬈很聪明地没有追问连若菡离去的原因,聪明的女子知道适可而止的道理,撒娇也好,耍赖也好,要合理地把握一个度,才不会惹人厌烦。

    “我以后会很听话的,也不到处乱跑了。还有,以后我只抓坏人,不让坏人抓我。”夏想就又施展哄骗神功,哄小丫头上当。

    小丫头背着手,围着夏想转了两圈,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这样呀,既然你表现这么好,我就考虑一下。不过芜说不算,我还要观察一段时间,看你的具体表现。”

    吃晚饭的时候,夏想才现王于芬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曹永国还拿出了珍藏多年的剑南春,一边倒酒一边说:“来,快坐下。今天喝点酒,压压惊。”

    夏想能感受到曹永国话语中浓浓的关怀,他也知道在整个事件之中,曹永国也一直时刻关注到他的安危,可以说,他被关押起来,牵动了无数人的心,和其他人相比,曹永国对他的关怀还包含着一种浓厚的亲情。

    “我没事,其实就相当于休了一个假,倒让曹伯伯和王阿姨担心了,真过意不去。”夏想抢过酒瓶,给曹永国到上,又给曹殊君也倒了一杯。王于芬和曹殊慧喝的是饮料,然后他举起酒杯,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就借今天的机会,敬曹伯伯和王阿姨一杯,也感谢你们对我一直以来的照顾和关怀。同时,我也正式向曹伯伯提亲,如果您觉得我还靠得住,还配得上殊慧,希望您能将你的宝贝女儿嫁给我。我不敢保证一定大富大贵,但我一定会尽我所能,给她关爱,给她照顾,给她一个温暖的家!”

    曹殊慧显然没有想到夏想会突然当众提亲,尽管她心里认定自己一定会嫁给夏想,不过当着爸爸妈妈的面,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羞红了脸,低下头,不敢说话。

    姐夫,我支持你。”曹永国还没来得及开口,曹殊君就抢先说了一句。

    “别捣乱!”王于芬一脸愠怒,不轻不重地打了曹殊君一下。

    曹永国也站了起来,端起酒杯,和夏想的酒杯碰了一下,不紧不慢地说道:小夏,你是我一步步看着成长起来的,以前一直一帆风顺,直到出现房自立事件之前。房自立的事情也充分说明了一点,有时候,再谨慎再小心,还是难免被人算计。当然,这也和你暗中调查厉潮生有关。虽然这次事件在各方势力的推动下,暂时得到了解决,不过我相信,高书记不会善罢干休,所以在这里我有一个要求,就是以后不要再冒险做暗中调查别人的事情了。老老实实做你的副县长,踏实做事,步步高升!”

    夏想听了曹永国的话,微微有些感慨。

    曹永国将此次事件归结为调查厉潮生引起的反弹,到是省了他不少解释。他的一番话也符合做官的中庸之道。夏想自认虽然不是什么激进的热血青年,但见到厉潮生这样的人,不推波助澜去暗中调查清楚,也不是他的性格。他知道凭借他的一己之力改变不了多少现状,但只要他还在官场之上,只要让他遇到类似于厉潮生一样的人,他还是会出手,还是会管。

    曹伯伯好心是好心,只不过他的说法和自己的理想与抱负还是有些不太一样,夏想不想当面反驳曹伯伯,只是答应说道:“我记下了,曹伯伯,以后我会以求稳为主,步步为营,不再做无谓的事情。”

    曹永国以为说服了夏想,高兴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笑着看向曹殊慧:“我倒是同意夏想的提亲,不过毕竟事关女儿一生的幸福,还要问问当事人的意见。”本立占薪地址巨重改为:刚旧则口肋…8。o…敬请暨6阀正!口帅一失去了以往的大方。低头着。满脸诵红!“我,我得公颍下。”

    “姐,你没事吧?都这时候还考虑什么?姐夫都求婚了,还不快答应,晚了就来不及了,他要是当上了别人的姐夫,我和你没完!”曹殊君急了。

    “啪”的一声,王于芬一脸恼怒,在曹殊君头上打了一下,“多嘴!哪里有你这样说自己姐姐的?女孩子家,当然要矜持一下,要不男人就不会珍惜她,知道不?就你这笨样,以后怎么找女朋友?”

    曹殊君一咧嘴:“妈,咱不说我的事情行不行?我本来已经修补好了受伤的心,你一说,我又想起自己失恋了,”

    本来挺严肃的一件事情,经曹殊君一闹,反而没有了一点正式的味道。

    夏想一伸手拉起曹殊慧,将她揽在怀中,说道:“慧丫头,以后我会好好对你,尽量让你每天都会笑,每天都有开心的时刻,每月都有惊喜,每年都有纪念日,等以后我们老了,就到海边买一处房子,陪你一起天天看海”

    曹殊慧哭了:“你讨厌,不会好好的说话,偏要逗我哭。”然后又破涕为笑,“看在你挺有诚心的份上。我先暂时答应你好了,省得你没面子。”

    夏想就嘿嘿地笑了起来。

    曹永国只是笑,不说话,王于芬感慨说道:“女大不中留,早晚要嫁人。幸好我还有一个儿子,”儿子,你以后可得好好孝敬爸妈。”

    “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咱们家不重男轻女,所以以后家里的大事小事,全由姐姐做主,我听话就行了。”曹殊君挺会偷懒,他冲夏想眨眨眼睛,又说,“姐夫,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真正的姐夫了,跑不了了,以后你可要罩着我。”

    曹永国不高兴了:“臭小子,你爸还没老,还有大好的前途,你现在就巴结夏想,太势利了吧?”

    “爸,你别不服老,我和你已经没有共同语言了。以后不但我的前途得靠姐夫帮忙,就是我的恋爱大事,也得他出主意才行。”

    全家人一起大笑。

    最后曹永国决定,一旦定下来他何时上任宝市市委书记,就选一个。好日子,为夏想和曹殊慧订亲。

    算是正式定了下来订亲的事情小丫头的心情明显好了起来,吃过饭就又缠着夏想陪她散步。夏想知道曹永国有话要和自己说,又拗不过小丫头的耍赖,只好由她。

    夜色如水,二人漫步到梧桐树下,手挽手,俨然如热恋中的情侣。走了一会儿小丫头突然踢了夏想一脚,说道:“想想你还是气人,不打你一下,我不解恨。”

    夏想只好打不还手。

    “你就是一个大坏蛋,害人担心不说,还把连姐姐也气跑了。你说你为什么非要招惹她?现在好了,没法收场了,你说你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男人是不是都贪心不足,都是色狼?就连小君也天天见一个爱一个,你是不是也要见一个爱一个?”曹殊慧又想起了连若菡,虽然她对连若菡又喜欢又痛恨,不过听说她远走他乡,还是心中有点不舍,又念起她以前的好来,就觉得是夏想破坏了原先三个人和平共处的美好时光,就又想数落夏想几句。

    夏想只好骂不还口。

    然后她又轻轻在夏想胸口打了一拳,轻得好象挠痒痒,又说二“刚才踢一脚,消了三分气。现在再打一拳,再消三分气。还有四分气,我得想想怎么收拾你才好玩?”

    她歪着头想了一想,然后以命令的口气说道:“背我走一段路,我就考虑原谅你。”

    夏想老实地蹲了下来,任由小丫头爬上了他的后背,然后他就背她起来,边走边说:“以前不觉得,现在才现路灯太亮了。市政部门也真是,就不能用低度数的灯泡?非要点这么亮,又费电,又让别人看见我背媳妇,真丢人。”

    曹殊慧咯咯笑了起来,揪住夏想的耳朵,逗他:“背媳妇有什么丢人的?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夏想连连点头:“是,是,我非常高兴。”

    他确实也感觉不错小丫头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他背着她不但感觉到她胸前的丰满的压迫和弹性,双手还放在她的大腿上,透过薄薄的衣料也能感受到她的肌肤的滑腻和美好的手感,而且她也不重,身子紧紧贴在身上,夏想实际上还可以从容不迫地浮想联翩。

    第二天,夏想给李丁山打了一个电话,了解了一下厉潮生案件的进展情况。

    厉潮生在燕市被抓获归案。

    在他还没有来得及逃往京城机场之前,就被公安人员根据倪正方提供的线索,堵在了藏匿地点。不过厉潮生拒不交待问题,嘴硬得很,估计也是存有侥幸之心,认定会有人捞他出去。

    除此之外,暂时还没有其他事情,李丁山就让夏想再休息两天,不必急看来上班。

    当然,更多的考虑是为了让他暂时躲避一下眼下的风波,厉潮生案子一出,很快就会有人知道是夏想在背后推波助澜,说不定又有人会找他的麻烦。

    现在安县暂时还处于相对的平静期,再者夏想现在也没有心情投入到工作之中,在邱绪峰没有做出足够的让步之前,他是不会再说动沈立春正式投资安县。如果说以前他一心为安县着想,不计较个人恩怨的话,现在也不得不拿捏一把,也让邱绪峰知道,背后阴人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何况现在连若菡也被逼走,他心中有气,正好趁现在的机会好好琢磨一下,如何让高家尽快倒台。还燕省一个青天。

    宋朝度是暂时不能联系了,他肯定还有后手,和他接触,很容易被对手现并且加以利用。秦书记那里也要少去,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很容易落人口实。

    正犹豫着要不要和王书记打电话,一起打打牌,联络一下感情,手机响了,是严小时的电话。

    防:呼,长出一口气,三更一万二,老何的码字度,再创纪录。因为有兄弟们的鼓励和支持,动力十足,额完成任务,下去睡觉了先。那个,在俺睡觉之前,票票能不能多一点,好让俺做个好梦?</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