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296章 较量

《官神》 第296章 较量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好。那就好。只要我不出面去吞并领朱房产。只要王我没有意见,我还有什么不乐意的?”沈立春哈哈一笑,抱着夏想肩膀摇动几下,“你的主意非常不错,我想肯定可以大获成功。”

    夏想知道其实最艰难的一步还没有到来,关键是如何说服王鹏飞。

    在他看来,方进江好说一些,因为方部长本身就和天安房产有关系。又因为方格的关系,方部长对他的信任要远大于王书记对他的信任,或许他的提议,会让王书记有所警觉。

    王鹏飞自然也不是官清如水的人。夏想也知道他和达才集团有联系。但具体介入多深,他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王鹏飞应该是达才集团在燕市的代言人,而达才集团在省里面,肯定也有人,以王鹏飞的级别,应该还算不上达才集团的后台,充其量算是一种合伙的关系。

    不管如何,都要试上一试。夏想很欣赏王鹏飞的为官之道和处世哲学,觉得他日后应该不会止步于燕市的副书记的位子,很有可能再进一步,所以提前处好关系,也很重要。

    官场之上交友,也贵在交心。不是所人有共同利益的人就能结成同盟。也在于二人是否投机。

    一直等到下班时间,夏想给王鹏飞打了一个电话。

    王鹏飞的声音波澜不惊:“也怪了。一听到扛夏的声音,我就心里安宁了不少,呵,好事。今天我们不去楚风楼了,去一个僻静的地方,怎么样?”

    夏想自然没有异议,听凭王鹏飞安排。

    开车接上王鹏飞,沈立春也没有开车,三人共乘一车,向西而去。走了半晌,王鹏飞才说出目的地:“去森林公园的森林居,那里环境不错,而且幽静,是个好地方,饭菜味道也地道,有湘菜的感觉。”

    夏想哑然失笑:“王书记,森林居是楚子高的产业,算是楚风楼的分店。”

    “哦?”王鹏飞一愣,随即也笑了起来,“也不知是我口味刁,还是和楚子高有缘,上次有人请吃饭,就去了森林居,不想去了感觉还不错。就留了心。没想到,还是他的饭店,真是巧得很。”

    夏想见王鹏飞没有提再叫上谁,也就识趣地没有多嘴。他正巴不的王鹏飞不叫别人,正好说事。

    楚子高没在森林居,夏想也就没有通知他,他有要事要和王鹏飞谈,人越少越好。

    王鹏飞也好象有话要说,进了:楼的雅间,点了菜后,没有提打牌三缺一的问题,而是沉默了片刻,突然问道:小夏,厉潮生的事情。是不是你在暗中调查,向秦书记提供了证据?”

    夏想见王鹏飞问得郑重,知道自己被抓一事,王鹏飞也在猜测其中的原因,他看来并不清楚真相。还以为是因为厉潮生的事件引起,想了一想,觉得误会也好,反正厉潮生之事,早晚还得和徐德泉翻脸,就说:“是的,当初我沾您的光。认识了秦书记,就是递交了厉潮生的材料。”

    “德泉和我关系还算不错,”王鹏飞冷不丁扔下一句,然后不说话了。

    一时冷场。

    夏想心中一惊,没想到王鹏飞和徐德泉还有交情。他既然当面提出来,恐怕是私交不错,那么他到底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是埋怨自己暗查厉潮生影响到了徐德泉,还是对自己多管闲事表示不满?

    沈立春坐在一旁,看了看王鹏飞,又看了看夏想,想说什么又忍了忍,最后只顾低头喝茶。

    夏想打破了尴尬:“厉潮生的事情民愤极大,既然让我遇到了,我一定会尽我所能查出真相,不让他继续为害乡里。徐秘书长和您私交再好,在国法面前,我想您也一样会坚定地站在国法的一边。”

    王鹏飞看了夏想一眼,还是面无表情地说道:“德泉找到我说,他对你非常不满意,说要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他也会找你麻烦。”

    这算是威胁还是提醒?夏想怒极反笑,徐德泉身为市委秘书长,在常委里面排名靠后,连曹伯伯都有所不如,更不用提陈市长和秦书记,他所说的找自己麻烦,无非是借高成松之力,否则只凭他一个市委秘书长。想在燕市动了自己,他还真没有那个能量。

    “这么说,我被关押起来,也有徐秘书长的关照在内了?”夏想似笑非笑地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房自立是市纪委副书记,德泉还指挥不动他,他顶多就是在幕后推波助澜罢了,下令抓你的另有其人。”王鹏飞目不转睛地盯着夏想,眼中有疑问和置疑,“我不明白小夏,你好好地为什么非要去惹厉潮生?你惹了厉潮生,德泉很不高兴,让我很也很难做。”

    夏想慢慢地品出了一些味道,王鹏飞说是难做,但原先一说打牌也没有推辞一二,而是直接就跟自己来到了森林居,耳见在大是大非上。他也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他所不满的是,恐怕还是因为自弓没有向他透露一点风声,而让他感到被动,无法回答徐德泉的置疑。

    夏想之所以没有向王鹏飞事先和事后说明,一是觉得和王鹏飞还不算不太熟,他一直看不透王鹏飞的立场,也不想将他连累进来,二是他也认为秦书记或许会向王书记做一下汇报,他就没有必要再多此一举,没想到,因为徐德泉向王鹏飞提出置疑。反而让他对自己心生不满。

    心生不满也是好事,证明王书记还是在意自己,有点责怪自己不对他交心。夏想就站了起来,倒满满满一杯酒:“是我疏忽了,应该事先向王书记汇报一下。还是我考虑问题不周,以为王书记会主动回避这个问题。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认为厉潮生事件和太多人有关系,怕传了出去对您不利,所以就自作主张没有汇报一下。我想秦书记没有向您透个口风,也走出于这方面的考虑,不管怎么样,都是我有错在先。我自罚一杯。”

    说完,夏想一饮而尽,也不坐下,一脸谦逊地笑,看着王鹏飞。

    王鹏飞板着脸,坚持了小半会儿,见夏想保持着脸上的笑容也挺累的。还是笑了,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行了,坐下说话。我和德泉私交是不错,但你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牌友。虽然刚才你的解释有点牵强,不能说服我。”

    王鹏飞心中强忍笑意,他其实今天真正的目的也不要夏想难堪,而是想套套夏想的真话,看他对自己到底有几分尊敬。

    王鹏飞是明白人,他和徐德泉是有些私交,但绝不会好到因私废公的地步,再说就算真是至交好友,在厉潮生被纪委控制起来,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没有人敢冒着政治风险开口说话。他本来十分看好夏想。一来和他挺对脾气,打牌也打得对路,二来夏想也算是前途远大,官场中人,就是捧高不捧低。夏想有前途,他现在和他关系还不错,等他升到高位之后,肯定记得自己的好,到时自己要是退下来,也有一份人情在,万一有事情要夏想帮忙,他还能不出力去办?

    为官之人,都要目光长远一些,尤其是对年轻有为的后进,要多扶植一些,其实也是给自己多留一条后路。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夏想为了厉潮生的事情,竟然被抓了进来。差点毁了前途不说,还惹恼了高成松。在燕省为官,被省委书记记恨的话,还有什么前途可言?王鹏飞就对夏想有恨铁不成钢的气愤。

    年轻呀,还是太年轻,须知冲动会毁了一生的前途,不可不谨慎对待。他也不想夏想因此丢掉了前途,所以今天就有意敲打他几句。

    不过让协感到惊奇的是,似乎夏想被抓和沈复明被突然带走之间,有某种隐蔽的关联,难道是夏想被关是明,沈复明被抓是暗,一明一暗。乘机演了一出好戏给高成松看?那么那个躲在幕后之人,到底是谁?

    王鹏飞越想越觉得其中大有玄机。背后的较量,永远比表面上生的事情,要精彩无数倍。如果真是夏想点火,有人在背后放了一个大炮的话,岂非证明,京城中已经有人想要动一动高成松?

    任何有政治敏感度的人都会紧盯着省委书记的一举一动,尤其是象王鹏飞这个级别的官员,省委书记可以直接影响到他以后的仕途。王鹏飞和高成松的关系不好不坏,基本是属于和平共处、相安无事,可以说,高成松是不是下台,对他影响不大。

    但他也非常关心高成松的去留,因为下一任省委书记是谁,也关系到每一个厅级以上干部的切身利益。王鹏飞对厉潮生事件到底能造成多大的破坏力,也非常好奇,而且他也相信,夏想肯定知道躲在背后出手一击的人是谁,这个人,极有可能是以后燕省的关键人物。

    王鹏飞就想今天探探夏想的口风。

    夏想并不知道王鹏飞更深的想法,只当他是怪罪自己没有事先向他透露一点风声,哪怕只是一点暗示也好。但夏想自有他的考虑,虽然和王鹏飞关系还算不错,也不能完全迁就他的意志。所以听了王鹏飞的话,也就顺从地坐了下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怕您批评我,王书记,这事我就向秦书记汇报过之后,对谁也没有多说,陈市长不知道。连曹伯伯也不太清楚来龙去脉。”

    王鹏飞盯了夏想一会儿,知道他的意思是想解释清楚,就呵呵一笑:“好了,好了,事情过去,不提了,我也没怪你,就是觉得你太鲁莽了,别毁了自己的大好前途。以后遇到这种事情,能不管则不管,实在是挡了你的路了,可以暗中出手。但也要留有余地。官场之上,谁都有门路,没有绝对把握之前,不能公开对着干。”

    夏想一下子站了起来,一脸恭敬:“我记下了,王书记,谢谢您的教诲。”

    王鹏飞对夏想的态度很满意。压压手,示意他坐下,又问:“沈复明被抓的事情,你怎么看?”

    夏想看到王鹏飞看似漫不经心的一问,实际上眼神坚定,心中恍然大悟,原来他刚才是虚晃一枪,真正的目的是想问清沈复明事件的幕后之人。夏想越想就越对宋朝度佩服不已,他沉寂两年,几乎被人遗忘。却出手一击,引得所有人都纷纷猜测,但却没人知道他是谁果然不同凡响。

    “能抓走沈复明的人,肯定大有来头,谁都知道他是高书记的人。我想,估计是京城中有人想动一动高书记,抓走沈复明,是敲山震虎的用意吧。”夏想不可能说出宋朝度的名字,他就故意含糊其词地说道。

    王鹏飞略显失望之色,不过看夏想的神情不象假装,心想以他的级别,恐怕也接触不到更深的内幕,就淡淡地说道:“京城掌管天下,燕省就算离京城再近,也不会有人盯着不放。沈复明被抓,肯定是燕省有人整人,这个。人掌握了足够扳到沈复明的证据,再加上京城有人,又正好借你被关的时机,才一举成功。不管他是谁,都是一个厉害角色。小夏,你受了委屈,可是暗中帮了他一个大忙,他欠你一个人情。”

    还是一句试探,夏想就憨厚地一笑:“我又不知道是谁,可不敢托大让别人承情。再说,说不定我能出来,还托了人家的福。

    王鹏飞摆了摆手,意味索然地说道:“算了,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先吃饭,民以食为天,不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填饱肚子最大。”

    夏想知道,王鹏飞没有从他嘴中打听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也就失去了兴趣,但不管如此,算走过了他的考验关。

    沈立春这时才插话说道:“还真是饿了,听说这里的湘菜做得不错,我得好好尝尝。”

    三个人就有说有笑吃饭,饭间,夏想就开始有意无意地把话题向房地产方面转移。沈立春得到了夏想的授意,也配合他说话,一来二去。王鹏飞就明白了几分”

    防:第二更!我看今天的加更是跑不了了,就差几票了,我就不信还破不了!兄弟们,加把劲,到助票时加更一章,劝票后,每过田票,就再加一章。从现在开始,本月有天时间,我天天不下楼,也要和兄弟们一起拼一把,不但要破助,还要不让别人过我们现在的名次!!只要你们敢投票,我就敢更。让我们也和小夏一起,打出一片江山。

    请大家随时关注票数,第三更随时会到!

    还有,票也要,投完的兄弟,票也别浪费。感谢。</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