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304章 订亲前夕

《官神》 第304章 订亲前夕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友想亚事凡系此,知道多说丹兹。只好步头!“大家给两叮,《们也不能拂了大家的好意,就打电话给燕京大酒店,最好包下一层,省得到时各位领导来后,觉得局促就不太好了。”

    曹永国也为夏想想得周全而感到欣慰:“说得是,我给酒店的老总打电话,让他给预留一层出来。”

    第二天,夏想打车前往铭店买车。没想到无巧不巧正好碰到李红江。原来李红江也陪一个朋友来买车,一见夏想买车,李红江就打起了主意,在打朋友走了之后,他非要替夏想出钱。

    夏想自然不肯,有连若菡的吩咐在先,他可不敢惹她不高兴,女人要靠哄才行,该听她们话的时候,就必须听。

    夏想说什么也不让李红江出钱。李红江还埋怨夏想和他见外:“我还是江山房产的股东,现在和你可是一条船上的人,你说这不正好遇到了,不是缘份吗?再说钱又不多,你这不是让我没面子不是?”

    夏想见他说得诚总,只好说:“这样好了,3号我和殊慧订亲,在燕京大酒店二层,到时你过去帮我招呼客人。你不是外人,也别把自己当外人,吃喝什么的就别想了,苦活累活就都交给你了。”

    “行,这活儿好,我爱干。”李红江高兴了,又不甘心地问了一句。“真不用我出?”

    夏想笑着冲他挥挥手,然后拿出连若菡给他的卡,刷卡提车。当然,汽车直接登记的就是他弟弟的名字。

    刷卡的时候,夏想见娇小可爱的服务员妹妹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就好奇地凑过去一着,才现卡里的余额还有近劝万!夏想也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连若菡随便扔下的一张卡。里面竟然有劝万的巨款。在两千年时,沏万绝对可以称得上当之无愧的巨款。

    夏想心中就充盈着感动和温暖。连若菡对他的信任和付出,也绝对是百分之百。

    买上车,夏想就告别李红江。将车开到了东龙花园。上次孙现伟送了他一套房子,他一直也没有来过,正好爸妈他们要来,就住在这里挺好。总比住在宾馆好,也有家的感觉。

    上楼打开房门,夏想惊呆了。

    房子不但装修得非常精致,家俱家电也一应俱全,就是说可以直接入住。不曾想孙现伟还是一个细心人,送了房子还连带装修和家俱。不管着么说,算是欠他一个人情,以后想办法再还。

    房子还算不错,三室一厅,客厅也不卧室设计得也合理,夏想转了转,各方面前比较满意。下楼后。他将车停在车库,打车回到了曹家。又开上路虎,到学校去接曹殊慧。

    听说曹殊鬈订亲,蓝袜非要跟着。说什么也不走,就是耍赖。夏想无奈,只好开车带上她,让她给曹殊冀作伴。蓝袜却没有一点灯泡的觉悟,夏想本想和曹殊慧在外面共进晚餐,蓝袜也说要蹭饭吃最好没办法,只好也带她一起吃饭。

    夏想想要的浪漫的烛光晚餐。只好泡汤了。

    曹殊慧也看出了夏想微有不满,就冲他眨眨眼睛,等蓝袜上卫生间的时机,她急忙飞快地在夏想脸上亲了一下,然后笑着说;“乖,别生气了,蓝袜也走出于好心,由她陪着我,你不也是省心许多?”

    夏想被小丫头逗乐了,其实他根本没有生气,依他的性格,才犯不着和蓝袜计较什么,不过既然曹殊慧对他无比在意,他也就故意逗她:“蓝袜也真是,天天跟着你做什么?要是古代还好,把她买来当你的贴身丫环,等你嫁人时,她也一起嫁过来了。”

    “好呀你,没想到你的思想这么肮脏,还想要通房丫头?是不是更想要妻妾成群?”曹殊慧恼了。上前就拧了夏想一把。

    夏想吃疼,咧着嘴:“轻点!还没有结婚就被你欺负成这样,以后结了婚,我还能有好日子过?”

    “我看了一本书,说是婚姻就是一个你进我退的过程,双方较量,勇者胜,所以我要先下手为强,先拥有了言权再说。”曹殊慧斜着眼睛看着夏想,吃吃地笑。

    夏想就一本正经地说道:“以后你打我骂我,我只管让你忍你。如果你还不够解气,我还会哄你劝你。在我面前,你可以任性,我决不会骗你

    曹殊慧眼睛闪了几下,不笑了小脸上写满了感动:“为什么别人对我说多么好听的话,我听了都当耳旁风,而你随便说上两句,我却觉的特别爱听

    “你别听他的甜言蜜语,男人都一样,在没有骗到手之前,捧到天上。一碍手之后,就会立刻不再珍惜。现在所有的男人都在怀念万恶的旧社会”蓝袜及时出现,坚定地站在曹殊慧一边,对以夏想为代表的男人进行无情地抨击。

    “为什么要怀念旧社会?现在多好呀,社会多达。”曹殊冀也不知道是真不清楚,还是假不明白,一脸好奇地问蓝袜。

    “因为古代的男人可以有三妻四妾,所有男人在骨子都是反对一夫一妻制度的,我的夏大县长,你是不是也有这种污浊的想法?”蓝袜直直地看着夏想,眼中有强烈的质疑。

    曹殊慧捂着嘴笑,将蓝袜拉到一边。耳语几句,蓝袜顿时羞红了脸:“通房丫头?天,他还真敢想。不行,通房丫头地位太低,我至少要当小妾。”

    夏想差点一口水喷出来,见过胆大的,没见过蓝袜这么胆大的,他急忙解释说:“没有,没有的事情。我只是打一个比喻,而且实际上。在古代也不是随便纳妾的,有些朝代,只有官员才可以纳妾”

    “你不就是官员吗?”蓝袜反问,还一脸惊讶。

    夏想没话说了,看了看曹殊慧,曹殊慧摆摆手,意思是她不管,你惹的麻烦你自己解决。夏想就站了起来,伸手去抱蓝袜:“来先抱一个,大家熟悉一下。”

    蓝袜吓得一下跳开:“冀丫头。快管管你们家夏想,太坏了。”

    夏想拍拍手,冲曹殊慧眨眨眼睛:“女人还是不要跟男人斗了,男人还能让女人吓住?”

    话音刚落,蓝袜也不知哪里来的胆子,向前抱住夏想胳膊:“斗就斗,我还能怕你?”

    夏想败了。

    晚上蓝袜陪曹殊慧住在一起。美其名曰订亲的男女在订最好不要毋面就堂而皇!将夏想赶出曹家。夏想没攒讪,开车回到东龙花园,住在了新房子里。

    第二天是国庆,夏想就心甘情愿当起了司机兼苦力,陪曹殊冀逛街买衣服,等等,累得大喘粗气。蓝袜作为一个光荣的灯泡,走到哪里亮到哪里,甚至连东西也不拎一件,完全没有一个通房丫头的觉悟。

    夏想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觉得她简直就是故意捣乱来了,还说帮忙?帮的全是倒忙。

    不过蓝袜在的话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她真会还价,不管买什么。都会乱砍一气,往往一刀砍下,让卖家又气又恼,不卖,没钱赚。卖。赚得实在可怜。最后在蓝袜的三寸不烂之舌的帮助下,夏想算了算。嘿,还真省了不少钱。

    曹殊慧还真是乖巧,生怕夏想不高兴,不时逗他几句,夏想就趁蓝袜不注意,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赚了个老婆,不错,还外带一个丫环。”

    曹殊慧粉脸一红,急忙跳开:“要死了,让蓝袜看见,她又有得说了。她最碎嘴了,最喜欢开你的玩笑。我都怀疑,她是不是真有点喜欢你了。”

    夏想忙问:“蓝袜长得也不错,她还没男朋友?”

    “没有,蓝袜要求挺高的,不管对方帅不帅,不管对方有没有钱,一定要给她清清爽爽的感觉才行。”曹殊慧眼异弯弯,笑得非常迷人。

    “清清爽爽的感觉?”夏想也想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感觉,“她还挺有性格,比你强。你好象没有什么过份的要求,就喜欢长得象夏想,帅得象夏想,又名字叫夏想的那个人就可以了,是不是?”

    “美得你,你既不帅又不清清爽爽。我喜欢你,可能是当时天太热。中暑了。”曹殊慧噘着嘴,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中,脸上挂着浅浅的幸福的笑。

    “又花痴了。”蓝袜又一次如鬼魅一样出现在二人面前,“我给你们制造一点空间,你们到好,总喜欢在背后说我坏话。”

    “你说的清清爽爽,是什么感觉?”夏想还真有点好奇。

    “这个还真不好清楚,就是一种纯粹的感觉吧。打个比方说吧就孙改乐的模样,在我眼里,是怎么看怎么都不清清爽爽。”然后她又看了夏想一眼,上下打妾半晌,才又冒出一句,“我悲哀地现,我的眼光和鬈丫头一眼,现在看你。是怎么看怎么都清清爽爽。”

    现在的女孩真是胆大,夏想觉得好象他在后世,也没有遇到和蓝袜一样直言不讳的女孩,就连忙转移了话题:“接下来蓝袜就陪着慧丫头好了,明天我们就不见面了,我爸妈过来,我明天接了他们,就带他们四处转转,那我们就后天见?”

    曹殊慧伸出小手,五根手指仿佛跳跃的火苗一样冲夏想挥了挥手:“再见,,坏人。”

    坏人就坏人,夏想心甘情愿地接受了曹殊慧对他的昵称。

    第二天上午旧点,夏想开车到车站。接上了爸妈和夏安、许宁四人。夏天成对车没有感觉,坐在后面。直说挺宽敞,夏安却看出了端倪:“哥,你开的好象是连若菡的车?”

    “她出国了,车留在燕市,暂时借给我开,让我帮她设计项目。”夏想搪塞说道。

    “连姐姐出国了?”许宁插了一句。小声说道,“怪可惜的。要是她还在,让她给单城市委打个招呼

    “别乱说!”夏安及时制止了许宁。

    “怎么了?”夏想问道。

    “没什么。”夏安低下了头,有点不好意思。

    “自己哥哥,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真是的。”许宁坐在后座,朝坐在副驾驶座的夏安打了一下,“没出息样儿”哥,是这样的,市委里面要提几个副科,夏安资历也到了,不过听说到组织部给卡住了,你看。能不能找连姐姐,让她给通个话?”

    连若菡现在远在美国,为这点小事也不值当麻烦她,夏想就说:“曹伯伯和单市长关系不错,能说上话。回头我让曹伯伯和单市长说一声。应该没问题。”

    许宁顿时喜形于色,又用手捅了夏安一下:“你瞧你,你看哥哥说话多气势,一句话就是直通市来你有哥哥这样的后台不用,怎么升官?”

    夏想笑了笑:“官场上的事情非常复杂,夏安的性子不太适合在官场上混,以后能混到处级的话,找一个安稳一点的实权部门当个一把手。别下到县里锻练了,就走行业内的路线就可以了。”

    夏想的意思是,夏安最适合当全部门或是行业内的领导,他的性格太软,视野也窄,不适合做地方党政领导。许宁听了,忙不迭点头:“他能当个官就不错了,管他大官小官,以后好歹混个一把手就成。哥。你可得多想着夏安一点,他全靠你了。”

    夏想将几人拉到东龙花园,领他们上楼。一进门,夏安就睁大了眼睛:“这房子太气派了,太豪华了。哥,这房子多少钱买的?”

    夏天成也问:“老大,你咋有这么多钱?这房子得好几十万吧?”

    两千年时燕市房价在础佐右,口o平米的房子,差不多出万左右,夏想不想跟父母炫耀什么,就说:“朋友的房地产公司开的房子,卖给我便宜一些。就别管了,住下就行了。”

    张兰不说话,在房子里转了几圈,然后说:“行,儿子有出息了,置办了这个。大一个房子,也算配得上慧丫头了。你赚的钱都买了房子。还有没有钱买车?我和你爸还有点存款,你结婚的时候,就给你添上。给慧丫头买个车。人家是市长千金,不能委屈了。”

    张兰对曹殊慧爱若女儿,疼得不行。

    防:要订亲了,据说订亲仪式盛大而惊喜,所以大家请继续在票票上给俺惊喜,票一多,我动力就十足。动力一足,内容就越爽快,所以从根本上讲,大家投票的神奇之手才是根本性的决定力量。

    最后两天了,大喊一票,要精彩,投票来,那个,我看看了排行榜。其实咱们官神好几天一直在窍名晃荡,努一把力,也能强势插入前丑名,兄弟姐妹们,要不咱们试一试?</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