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310章 严小时的挑衅

《官神》 第310章 严小时的挑衅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二午齐卜阵,又没让司机开车。显然是表明私人关系不燃,

    高海眼皮跳了几下,一见方进江。目光就热烈起来。

    官场中人,没有不敬畏组织部部长的,没有不渴望组织部找自己谈话的。高海心中数,他能不能顺利当上副市长,方进江的话也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原以为方进江不会亲自前来,有方格过来就已经不错了,没想到,父子联诀出现,由此可见方进江对夏想的重视,也可以推测出来。夏想在方进江心目中的份量。

    高海也知道,曹永国和方进江交往不多,如果只是看曹永国的面子。方进江肯定不会亲自前来。

    方格笑嘻嘻地先看了曹殊冀几眼,目光过于热烈,让曹殊慧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夏想点打了方格一拳:“注意点。收回你邪恶的眼神,不许放肆地看我的女朋友,听见没有?”

    方格摇摇头,假装叹息:“有的人身边,美女如云。有的人一个人。孤家寡人。夏哥,你就可恰可怜我,赏我一个美女好不好?不求她有你女朋友一样漂亮,有她一半就成,好不好?”

    方进江笑骂:“没出息,没点正经。”骂归骂,脸上的笑容是知足和欣慰,夏想和方格关系越好。他就心里越高兴。

    夏想才顾得上和方进江握手。想说什么,方进江一伸手制止了他:“别说虚伪的客套话,今天我是以你的长辈身份前来,别把我当成什么组织部部长天天不管走到哪里,不管什么时候,都顶着一顶大大的官帽,我也很累呀。”

    此话一出,高海立玄动容。

    什么时候夏想和方进江关系这么密切了?方进江自称长辈,其实就是以叔叔自居。这样的称呼就算放在私底下,在官场之上,都知道意味着行么。而且看方格和夏想之间熟悉到一定程度的关系,高海就想,看来他还是低估的夏想的能量。

    高海就主动向前:“方部长大驾光临,我代表夏想谢谢您。”

    他自称代表夏想,又在一旁作陪,就是要告诉方进江,他和夏想的关系也是非同一般。

    高海是市政府秘书长,方进江自然认识他,和他亲热地握手:“高秘书长看来也和小夏关系不错小夏的朋友还真是不少。”

    夏想知道机会来了,现在不替高海美言几句,更待何时?他忙接话说道:“我和高叔叔也认识时间不短了,可以说高叔叔是我和殊慧的半个媒人。还有,高叔叔也和李书记是同学,差不多可以说他和李书记都是我的官场领路人。”

    “哦,这么说来,高秘书长的眼光还真的不错,早早就认识了夏。就开始帮他?”方进江久在官场,岂能听不出夏想话里有话,就饶有兴趣地问道。

    “谈不上有眼光,也说不上帮小夏。就是认识小夏比较早,提供了一点力所能及的帮助罢了。主要还是小夏自己肯努力,又有本事。”高海急忙谦虚地说道。

    “好,好,对于资质不错的年轻人,我们遇到了,就要伸手拉他们一把。”方进江及时结束了谈话,回头问方格,“你不跟我一起上去?”

    方格摇头:“我陪夏想,正好有美女看。”

    方进江伸手在他头上不轻不重打了一下:“你别给我丢人了好好呆着,有点眼色,多干活,知道不?”

    方进江一走,高海心里泛起了波澜。今天还真没白在这里陪夏想。方部长肯让他的儿子留下陪夏想。显然是完全将夏想当成了自己人,没有一点见外的意思。而且刚才尽管方部长什么也没有说,但高海还是看到了不少希望。

    起码方部长对他的印象还算不错。

    方格目光乱转,想看曹殊鬈。又怕夏想骂他,一回身却现了蓝袜。

    蓝袜今天穿了一件类似礼服的长裙,明蓝色的裙子让蓝袜的脸庞明亮动人,如诗如画,虽然不及曹殊慧亮丽纯真,也是如一只白鸯,傲然挺立,站在众人面前,也是一道引人注目的风景。

    方格就顿时来了精神,笑嘻嘻地凑向前去:“这位美女,没请教?”

    孙安从旁边闪了出来:“没创意,和我说的一样。刚才我就这么说。结果没讨了好去。”

    不料话刚说完,蓝袜就笑盈盈的对方格说道:“你好,我叫蓝袜,蓝天的蓝,袜子的袜,是殊冀的同学。”

    方格顿时眉飞色舞,白了孙安一眼。意思人和人是不能相比的,他立亥笑容满面地说道:“我叫方格,方正的方,格言的格,是夏县长的,同事。”

    蓝袜笑得更开心了:“一个同学。一个同事,在订亲仪式上认识,是不是一种缘份?”

    方格喜不自禁:“那是,那是。缘份呀,都是缘份。”方格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蓝袜同学,我有点急事,忘了带手机,借我用一下你的手机好吗?”

    蓝袜双手一伸:“我没带,身上没兜,不好拿。”

    方格见计谋没有得逞,就又心生一计:“那借我你的手机号码一用。也可以。”

    孙安气得不行,好不容易现猎物。却被方格抢了先,他伸出手机递了过去,说道:“我有手机,借你随便打,别骚扰人家小姑娘,好不好?”

    方格瞪了孙安一眼:“你的手机是坏的,不能用。”

    孙安更气了,还想说什么,蓝袜却笑得前仰后合,说道:“是不是你们都觉得,特别容易在别人的订亲仪式或是结婚典礼上,和伴娘生一些什么?”

    方格和孙安一头

    蓝袜突然脸色一变,白了二人一眼:“别做美梦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别影响夏想和曹殊冀的大喜日子。”

    方格和孙安对视一眼,二人一脸苦笑,得,被蓝袜给耍了。

    夏想和曹殊慧相视一笑,蓝袜也不是省电的灯,不作则已,一作起来,也是晃人双眼,让人无地自容。

    夏想一抬头,只见一辆奥入了停车场,下来一人,正是严时。

    严小时一身紧身长裙,曼妙身材一览无余。她婷婷款款地走来,笑嫣如花,说道:“好一对玉人。男如龙,女如玉,就这么一站,不进导让多少人羡慕死,连我都有点嫉妒了。““※

    方格和孙安顿时直了眼,同时放开蓝袜,一起凑向前来,异口同声说道:“请问美女芳名?”

    一对活宝!

    曹殊慧用脚踢开孙安,夏想一把推方格。

    夏想笑道:“严总每次出现,都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而且妆也仕的浑然天成,不去撕七妆品生意。太可惜了。”

    严小时没想到夏想一张口就是生意经,顿时一愣,眼睛转了一转,才笑着说道:“夏县长的提议还真是不错,值得考虑,回去后我会认真研究一下。不过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我还是祝你和殊慧妹妹永结同心。白不相离。”

    说最后一句的时候,严小时目光如水,直视夏想的双眼,仿佛在说。白不相离,多么遥远而美好的祝福,可惜,和你白的人,却不是她,,

    都说南方女子温婉如水,没想到严小时也是热情似火,夏想受不了她含义复杂的注视,忙咳嗽一声,伸手拉过曹殊慧,说道:“来,冀丫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领先房产的严小时严总。严总,这位是我的未婚妻曹殊慧。”

    曹殊慧岂能看不出来严小时对夏想的情义,狠狠地瞪了夏想一眼,还是笑意盈盈地迎上了严小时的目光:“你好,严总,感谢光临。以前常听夏想说起你,说你的美丽。说你的聪明,还有你一个人闯荡北方的不易,我一直不相信一个女孩能有这样的毅力和决心,今天一见,才知道原来严总还真是一个有心人。”

    “有心人”三个字,曹殊冀特意咬重了口音,然后也是毫不示弱地盯着严小时看。

    夏想明白小丫头是明显地感觉到了严小时的威胁,对她流露出从未有过的敌意。

    曹殊慧性格温婉不假,但她也有坚定的一面,她认定的事情,就算不摆在明面上去争去抢,也会想方设法去争取。对连若菡也好,还有梅晓琳、秋爱,夏想都没有现她的戒心,而在面对严小时时,她却有了前所未有的戒备之意。

    夏想看了严小时一眼,见她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心想也不知她出了什么心理,何必故意气气曹殊慧,难道是觉得慧丫头好欺负?还是她别有用心?

    严小时和曹殊慧对视片复,败退了,淡淡地笑了笑:“曹妹妹,你很漂亮,也很聪明,很配夏想。真心祝你们幸福!”

    严小时一走,在场的人,几乎全部松了一口气。夏想是怕她再故意惹事,曹殊慧是不愿意再和她说话,方格和孙安则是被严小时精致的美丽逼迫得不敢大声喘气,蓝袜则看不惯严小时精雕细刻的化妆,总之一句话,严小时的出现,给所有的人都带来了不同程度的压力。

    曹殊慧不高兴了,抱着夏想的胳膊,悄悄在他的胳膊内侧拧了一下。然后小声地说:“行呀,你越来越有出息了,是不是?严时”人长得漂亮,名字也好听。是不是?她看你的眼神不对,你说,你和她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自从认识曹殊慧以来小丫头第一次郑重其事地审问夏想。

    夏想就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你说你挺聪明的一个人,也有糊涂的时候。你没看出来她是嫉妒我们?她是在故意气你。”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不喜欢她,不喜欢她看你的眼神,好象你是她的一样。”曹殊慧第一次对夏想提出了要求,“你以后不许和她来往。”

    不来往也不行,高建远的事情没有解决之前,严小时就是最关键的桥粱,也只有通过她,才可以传话给高建远,才能抛出诱饵,将高建远死死套牢。

    曹殊慧的问题又不得回答,夏想就笑:“行,以后我尽量少和她来往。等我慢慢把和领先房产之间的联系断了之后,就不用再和她有什么接触了。”

    曹殊慧也听出了夏想答应得并不坚决,但她是聪明的女孩,知道男人让归让,但不能太得寸进尺了。就见好就收:“我相信你了,你别怪我管得宽,对连姐姐,有时候我够大方了,可是对有些女人,就得防着一点。”

    曹殊慧提到连若菡,夏想心中一软。将她抱在怀中,说道:“不会有事的,放心好了。”

    此时,江天和朱虎一起赶到了。

    江天也没寒喧几句,就和高海、方格打了招呼,然后和朱虎一起上楼。

    朱虎一直没怎么说话,临走的时候突然来了一句:“夏县长,祝你和你的妻子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几人本来对朱虎有点怪异的打扮有点好奇,猛一听他文绉绉地来了一句,都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夏想差点没气坏,年年有今日?也亏他想得出来说得出口,订亲这样的事情,能年年来一次吗?不过见朱虎已经远去,也就压下了要上去踢他一脚的想法。

    随后曲雅欣、吴港得、钟义平等人也相继赶到,在向夏想表示了祝贺之后,因为高海在一旁,几人放不开。就匆忙上楼而去。钟义平还有点恋恋不舍,似乎有什么话要对夏想说。张了张口,还是没说出来。

    夏想看看时间,快口点了,就对高海说道:“高叔叔,应该差不多了。该来的人都来了,我们上楼去。下面暂时由方格照应一下就行了。”

    高海想想也是,只不过是一个订亲仪式,也不是结婚,他算了算,差不多市委来了方部长,安县也来好几个常委,还有一些商界的朋友以及市委市政府其他部门的头头,本来曹市长也没有刻意张扬,粗略估计。已经到了百十人左右,也基本上达到了想要的效果,就说:“也好。我们就上去吧。”

    高海说完话,转身就要上楼。眼睛的余光扫过停车场,现又有一辆市政府牌照的车进来,他本来没太在意,就想是不是停留一下突然之间就打了一个激灵,不对,牌照怎么这么熟悉,难道是

    比:七月结束倒计时中重要人物总是在最后出现票票投来。精彩继续。</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