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316章 心思各异

《官神》 第316章 心思各异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口在座的都是官场中人都知道省委常委的份量马旧卜儿口。顿时许多人听到耳中,一下呼啦啦就站起一片。有人在惊慌之下。还带倒了椅子,又传一阵嘈杂的声音。

    马万正无奈一笑,既然已经被人现,还是要做做样子出来,就转身冲大家摆摆手:“同志们都坐,不用客气”,我正在楼上吃饭,听到楼下十分热闹,就随口一问,结果听说是夏想同志的喜事。既然这么巧遇上了,我不来凑凑热闹也说不过去。就下来看看,没想到同志们都在。正好,我喜欢凑热闹,就和大家一起了。”

    众人鼓掌。

    不少人在想,果然是官越大。越平易近人,瞧人家马省长,说是要和大家一起吃饭,多让人感飒

    曹永国见状,急忙来到马万正面前。恭敬地叫了一声:“马省长”。

    夏想忙介绍:“马省长,这是曹伯伯,燕市的常务副市长。”

    夏想直接称呼曹伯伯,自然是为了表示他和曹永国之间的关系密切。其实他也知道马万正肯定心中有数,不过还是有必要直接说出来,也是一种说话的技巧。

    马万正伸手和曹永国握手:“永国的名字,我熟悉愕很,不但卢部长经常提起,连路书记也是对永国的能力大加赞赏。”

    马万正不称呼曹甫长而直接以“永国”相称,一是表明他今天过来完全以是私人身份,二来也是显示亲近的意思,曹永国自然十分高兴,连连说道:“马省长过奖了,卢部长和我关系还算不错,路书记的夸奖。就是抬爱了。”

    省娄常委、宣传部长卢渊源在省委里面,虽然一向为人低调,不过他掌管宣传部门多年,在全省甚至京城的媒体圈子,都有一大批自己人。在现在媒体力量越来越重要的今天。马万正还是十分看重卢渊源的影响力。他听曹永国这么一说,笑着点了点头:“我和卢部长交往不多,不过很欣赏他沉静、稳重的性格。”

    曹永国闻弦歌而知雅意,忙说:“有时间我就安排一下,请卢部长和您一起坐一坐。

    卢部长喜欢下围棋,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

    到了曹永国和马万正这个层次的人。说话之间,也不用非得绕来绕去,往往就是直接点明,马万正一听曹永国有意从中牵线,他也不会放过和卢渊源结交的好机会:“巧了。我对围棋也略有研究,有机会一定要和卢部长下上几盘。”

    雅间内的人都没有刻意留意外面的动静,还不知道马万正的到来,只有高海一直留心紧绷着一根弦。时刻准备迎接哪一个大人物突然冒出来。他贴在门口站着,隐约听到外面的动静大了一点,就拉开门一看。差点喊出声来。

    马省长?居然是马省长!

    他顾不上向陈风等人打招呼,急忙一路小跑来到夏想面前站住,一脸笑容地看向马万正,恭敬地叫道:“马省长好。”

    夏想见高海挺有眼色,又见他一脸迫切,也知道他的心意,就介绍说道:“马省长,我来介绍一下。高海高叔叔,市政府秘书长”

    夏想特意在后多加了一个“高叔叔”就是为了引起马成正的注意。

    马万正是何许人也,一下就听了出来,饶有兴趣地问道:“能让夏想称一声叔叔,说明你和他关系不错,这个小夏,到现在也不愿意叫我一声马叔叔,呵呵。”

    夏想清楚马万正是因为冯旭光的事情,对自己一向另眼看待,但在外人面前,还是要端正态度,就急忙受宠若惊地说道:“我是不敢高攀,再说又怕您批评我不是?”

    马万正笑笑,没有说话,又对高海说道:“扒高,你好象担任燕市市政府的秘书长,也有两年了吧?”

    高海激动地说:“两年多了”

    “资历也够了”马万正卓到为止,不再多说,又冲具想说道,“我既然来了,总得吃饭不是?房间内都有谁?要是方便的高,我就去凑个热闹。”

    夏想明显地可以感觉到马万正的热络,以及对高海的拉拢之意。他一下明白过来,马省长是想有意扶植自己的势力,他点醒高海言外之意就是如果高海表示靠拢的话。他会替他说话。又想起马万正和宋朝度之间的互动,还有他最近出席的一系列的活动,夏想心中更坚定了自己看法,恐怕马万正也敏锐地现了后高成松时代的机遇,一旦高成松调走或落马,燕省的政局可能会重新洗牌,而他,则要提前做好准备。也好分一杯羹。

    马省长是个厉害角色,心中在下一盘大棋,夏想看着马万正温和的笑容,心中却闪过一个大大的疑问,马万正不愿意对外人提起他的身世之谜,又听说他来自京城,难道是因为他被京城某个高层收养了?

    不管怎样,夏想能够肯定的是。马万正的后台也不简单,可能他已经听到了一丝什么风声,所以今天一见到高海,也想拉拢一把。如果他把高海扶到燕甫副甫长的位置。高海想必会对他感激不尽,而实际上以高海的资历,曹伯伯一走,谭龙上位。正好空出一个副市长的位子,高海上去,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再顺理成章,也需要有人推上一把,马万正估计是想做幕后推手。

    高海得了马万正的一句含义不明的暗示”尸升腾起热烈期盼,他当前一步领马万正来到雅间,边嗫坦川绍禅道:“方便,肯定方便。陈市长在,还有王书记、方部长、徐秘书长。以及安县的县委书记李丁山川”

    安县的其他人安排在了另外一个雅间,只有李丁山和市里的主要领导坐在一起。

    “哦,人还真不少,热闹,我就喜欢热闹。”马万正笑呵呵地说道,还特意扭头看了夏想一眼,伸手一拍他的肩膀,小夏,还真不错,今天的仪式。举办得很成功。今天我无意中过来,算是来对了。”

    夏想明白马万正的意思,是说他今天过来,能和燕市的主要领导坐在一起,也是收获不他也就直接说明:“领导们能来,都是对我的抬爱,陈市长、王书记,还有方部长,都对我太厚爱了,我非常感谢他们。”然后又声地说了一句,“当然对马叔叔的感谢,就放在心里了。”

    马万全哈哈大笑:“好你个小夏。有你的。我心里有数了。”

    夏想特意没提徐德泉,马万正当然知道夏想的意思。刚才他还纳闷来着,徐德泉和厉潮生是一路人,怎么可能会来给夏想捧场。听了夏想的暗示,他也就猜了个**不离十,徐德泉可不是捧场来了,是捣乱来了。

    马万正就不免暗笑徐德泉的笨,打人不打脸,直接在别人的大喜之事来添乱,素质太差了。

    也不想想,就以夏想的人脉,难道会没有市里的主要领导过来露面?

    徐德泉当然比不上马万正的政治智慧,他正犹豫着找一个借口,好早点脱身,以免在众人的高兴的气氛中。越来越不自在。他站了起来。正要开口,忽然高海推门走了进来。

    高海今天可真够活跃的,好一个马屁精!徐德泉就非常鄙夷地看了高海,高海对他的目光视而不见,而是面带笑容地说道:“各位领导。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马省长的到来!”

    “扑通”一声,在别人都纷纷站起来的时候。徐德泉却惊吓得一屁股又坐了回去,他心中惊愕万分马省长?省委常委、副省长马?

    马省长虽然只是一个副省长。可他是省委常委,是名符其实的省委领导,对每个市委常委,就有不容忽视的影响力!

    夏想能请动马省长?别是高海信口开河吧?

    徐德泉见陈风等人都站了起来。一起鼓掌,他才意识到就自己一人坐在椅子上,确实太扎眼了,急忙一下子站了起来,因为用力过猛,还碰翻了桌子上的水杯,结果洒了一身水。

    真晦气,他大为恼火,今天来消遣夏想,没想到全不顺心,处处。

    一扭头,徐德泉正看到马万正满面春风的笑容,他心中一跳下意识地避开马万正的目光。马万正的目光含义复杂,让他看了心中虚。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马万正似乎能看穿他的想法一样。

    马万正只看了徐德泉一眼,就不再看他,心中对他下了结论:难成大事。

    然后他和众人一一握手寒喧。态度平和而热情,一点也没有省委常委的架子。

    陈风表面上没有什么表示,内心还是吃惊不马万正的突然出现。确实让他突然现,夏想原来比他相象中还要深藏不露,他什么时候和马万正走得这么近了?陈风在不解的同时,又不免暗暗感慨,夏想还真是一个给人惊喜不断的人。

    王鹏飞内心也是一样的震惊。

    对于身为省委常委的马万正,王鹏飞了解不多,但他知道马万正上升的势头很强,从以前的默默无闻一下到高配常委,让人大吃一惊,也更让人猜测他的后台到底是谁?

    当然王鹏飞对夏想的看法又大有改观,虽然他也猜测到夏想可能在省里也有人。高晋周出现的时候,他还以为高晋周就是夏想的在省里的后台,没想到,马万正又出现了。

    王鹏飞也是一脸热切,对马万正的态度是既恭敬又端正。谁都不想给一个省委常委留下坏印象,王鹏飞在燕市是排得上号的人物,但和备里一比,就又差了不少。

    方进江也不失时机地表现出了恭谨,市委的几大常委,在马万正面前,完全收敛锋芒。都是一副聆听领导指示的态度。

    马万正是来拉拢人心来了,可不是摆架子端谱来了,他双手虚压。请大家就坐,说道:“我也听高海说了,大家都是以私人身份前来。我也是。所以就别把我当副省长了,就当我是你们的朋友,来,大家都坐下,边吃边说”我可是在楼下吃饭,吃了一半听到这里热闹才下来,才知道是小夏的订亲仪式。刚才又说了半天话,现在倒好又饿了。”

    一句话说得拉近了距离,不一会儿。气氛就又热烈起来。

    徐德泉也明显看了出来马万正和每一个人碰杯,说话,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唯独冷落了他。本来他在市委常委里面,排名就比较靠后,刚才要是走的话,就已经走了了。现在却好,马省长在此,他再要提出走人,就等于不给马省长面子。

    大家都是市委常委的话,走就走了。反正谁也不能把谁怎么样。但有一个省委常委在此,徐德泉再不愿意多呆片刻,也得硬着头皮可下去。虽然马省长也说了是以私人身份,但官场中人,公私哪工”寻这么清?他就满腹不满。一口一口地喝闷酒,不多时就沁竹有了点醉意。

    徐德泉一醉,酒就越喝越多。王鹏飞看出他的不满情绪,见他不停地喝酒,唯恐他喝得大醉丢人,就好心劝他:“徐秘书长,少喝点酒,喝醉了就不好了。”

    “一醉解千愁,为什么不喝?”徐德泉一仰脖又喝了一杯,“人生的意须尽欢,我就是要喝个够,反正是夏想的酒,不喝白不喝。”

    这话说得就有点没有水平了,显然他有了五六分醉意,方进江也劝他:“少喝点,德泉,注意身体。你要是有事的话,可以先回去,我派人送你。”

    “为什么要你派人?难道我自己不会叫人?”徐德泉借酒壮胆,很不客气地回敬了一句,“只许你们有人,难道我没有自己人?”

    方进江皱皱眉,摇摇头,没有说话。

    陈风不高兴了:“徐德泉同志。今天是夏想的大喜日子,大家来是为了凑在一起,高兴高兴,如果你觉得这个场合不适合你,那么你可以离开,不要没事找事。”

    “啪”的一声,徐德泉把酒杯向桌子上一放,不以为然地说道:“好大的官威,陈市长,你是以商量的口气和我说话,还是以命令的口气呢?”

    高老看不下去了,说道:“晋周,你扶小徐出去清醒一下。”

    高晋周是副省长,他伸手去扶,徐德泉就坐也不是,站了不是,还想硬挺一下,因为毕竟高晋周不是省委常委这时马万正站了起来。笑眯眯地说道:“我没来之前。好象气氛一直挺好。我一来,就变了味道,看来是有人对我不满。”

    徐德泉惊吓出一声冷汗,马万正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他可受不了。忙不迭站起来:“马省长,对不起。我喝多了。我可不敢对您有意见。我只是

    “你只是什么?”马万正还在笑。还亲切地拍了拍徐德泉的肩膀,“不舒服的话。就先回去休息一下,不用非在这里陪着。大家过来是凑热闹的,不是开会来了。”

    徐德泉闹了个大红脸,酒也醒了几分。本来他是一时冲动,想泄一下心中的不满,不料马万正毫不掩饰他对陈风等人维护之意,徐德泉心中再是不满,也不敢当面顶撞马万正。

    最后还是曹永国出面,礼送徐德泉下楼。

    徐德泉一闹,众人都心思各异。都在猜测马万正主动替大家出头,肯定是别有用心。陈风、王鹏飞和方进江都暗算盘算,看来马省长是有意拉拢一下他们,不过几人都各有后台,都在琢磨是不是马省长听到了什么风声,有可能会再进一步?

    当然,和马省长处好关系没有什么不好,众人都很聪明地不再提徐德泉的话题,而是又重新聊起天来。

    仪式快结束的时候,又来了一个意料不到的人史老!

    史老是在史洁的陪同下,来到了现场。史老的出现,没有引起什么反应,没有人认识他。不过当史老走进雅间的时候,夏想明显地现。高老的目光有些不对。

    高老先是抬头看见了史老,身子顿时一震,随后眼神中流露出惊愕的神色,正要说些什么,却见史老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高老就立剪会意地收回了眼光,同时低下了头。装作不认识史老一样。

    夏想却将一切尽收眼底,心想史老也不知影响了多少人,连高老都和他认识,看来,有机会和高老一起坐坐,可以打探一下史老的过去。

    让夏想意想不到的是,马万正看到了史老的一刻起,也流露出一丝震惊的神情。不过马万正比高老反应要快了不少,一瞬间他就收回了目光,又若无其事地和陈风说起话来。

    李丁山早上过来的时候,已经向史老和史洁交待要来参加夏想的订亲仪式,二人也没说什么,没想史老突然推门进来,让他惊讶不已,急忙起身迎了过来:“史老,史洁。你们怎么过来了?”

    夏想也是一脸恭敬地说道:“夹老。史阿姨,来了怎么不说一声,我好平去接一下。

    史老摆摆手,自顾自地坐下:“我不让他们通知你的,要来就自己来,既然来参加你的订亲仪式。就要拿出足够的诚意,才能显示出我对你的谢意,是不是?”

    夏想一脸惶恐:“史老言重了。您谢我做什么?我也没有做什么值的您老开口一谢的事情。”

    比:出门一趟才知道坐久了,果然身体吃不消,不但累得腰酸背疼。在外面游玩也是心神不宁,为什么?因为想念兄弟们!真是身心俱累。很想坐在电脑前,看到一个个熟悉的名字闪动,也是一种幸福一种安慰。所以今天拼出了敌大章,哑着嗓子大喊一声,兄弟们,,投来,现在的排名可有点落后,我们别总是后制人,先赢在起跑线上,好不好?

    我可走出门在外,对兄弟姐妹们的想念一刻不停,你们也要给力,好歹让俺风骚一把,俺可是拒绝了美女的暧昧加含情脉脉的邀请,急忙回来码字了,如此重友轻色之人。还不值得大家纷纷投上吗?

    另外,故事马上就到了一个转折点”</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