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317章 史老的秘密

《官神》 第317章 史老的秘密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二老看了史洁。笑了!史洁忽然想诵了。她说。她和小圳“重归于好,全是因为你的功劳

    夏想不敢居功,连说不敢:“还是李书记割舍不了以前的感情,毕竟以前有过共同生活的经历,又不是性格上差异过大,只是年轻时都有点冲动罢了。”说话间,他有意无意看了高海一眼。

    高海还没有从史老突然现身的震惊中清醒过来,见夏想的目光投来,顿时明白过来,急忙过来向史老道喜:“恭喜史老,恭喜史洁

    史老笑着点头,不说话。

    夏想就向大家介绍史老:“各位领导,大家都知道李书记是我进入官场的领路人,而史老是李书记的岳父,也是我们燕省的老书记”

    马万正站了起来,其他人也都纷纷站了起来,纷纷说道:“史老好。

    马万正说的却是:“老领导好

    老领导可不是随便叫的,一般都另有含义。马万正一声老领导顿时让陈风几人不由自主多看了史老几眼。

    官场之上,就算做到省委书记的位置,退下之后,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人遗忘。陈风等人都不认识史老,可见他不当书记已经很多年。所以夏想介绍史老时,陈风几人也没向心里去,因为前任省委书记太多了,谁记得过来?又没有任何交往,只走出于礼貌,点头示意而已。

    但马万正一声老领导叫出口,几个人顿时愣住。

    显然,马省长认识史老,就算史老以前不是他的直接领导,也肯定和他有过交往。

    几人一起看向马万正。

    马万正却不看众人,只是态度恭谨地看向史老。

    高老也在一旁,神情微微有些激动,想要说些什么。

    史老却沉默了一会儿,用拐杖轻轻敲了几下地面,说道:“还是叫我史老比较好,别叫老领导了说完,转身对李丁山说道,“走了,丁山,我和史洁找你还有事,现在就走

    李丁山答应一声,就向众人告辞。陈风几人起身相送,史老摆摆手:“不用了,不用劳动各位了,我一个老头子也没什么大事,你们继续

    夏想交待几句,就送史老下楼。

    史老一走。陈风按捺不住好奇之心。问道:“马省长,好象您认识史老?”

    马万正微一愣神,自言自语说道:“没想到,没想到小夏还和史老关系不错”又仿佛才听到陈风的话一样,勉强一笑,“是认识,不过都是往事了

    然后就没有了下文,显然不愿意再提。

    高晋周也问高老:“爸,你也认识史老?”

    “何止认识,史老当年救过我的命!”高老声音颤抖地说道,忽然又想起刚才史老的暗示,显然也是不想旧事重提,就又摇头说道,“算了,都过去了,不说也罢。”

    陈风几人面面相觑,一脸惊讶,没想到史老下来多年,还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还能让马省长无比敬畏,也让从未在官员面前不怯场的高老,感慨万千。可见史老当年在位时,也恩惠过不少人。

    陈风陷入了深思,一个人官儿做得再大,爬得再高,也有退下来的一天。如果在位时,熙熙攘攘,一下台。就冷冷清清,也是做官和做人的失败!

    史老的出现,倒是给陈风上了生动的一课。一个退位多年的省委书记,还能让在位的副省长如此恭敬,还能让高老始终记得他的好,从这一点上来说,值得所有人学习。

    夏想下楼送史老离开,史老临走的时候,忽然叹了一口气,回头说道:“小夏,你告诉马万正,如果他愿意,丁山大喜的日子,让他过来凑凑热闹

    夏想答应着,目送史老离去。心中感激史老的抬举。史老让他带话给马省长,很明显是要让自己在马万正心目中,再增加一份重量。

    果然如夏想所想,上楼后他将史老的话带到,马万正惊喜地站了起来,一把拉住夏想的手:“不虚此行,小夏,谢谢你

    史老竟有如此影响力?陈风、王鹏飞以及方进江,都不敢相信地看着马集正,一脸惊愕。

    终于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候,夏想和曹殊慧一起,一个个送走贵宾,直累得腰酸腿疼。夏想还好一些,曹殊冀穿了高跟鞋,站了一天,腿都要肿了,夏想也就不顾曹永国在场,伸手替她按摩。

    吓得曹殊慧笑着跑开,夏想就取笑她:“跑什么跑,都订亲了,又不是外人。”

    曹殊慧就悄悄指了指远处,夏想扭头一看,见爸妈在一旁站着,就不由尴尬地一笑,假装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看你衣服皱了,帮你顺一顺。对了,我打算让爸妈住两天再走,你陪他们转一转,好不好?”

    “好呀,交给我了。”曹殊慧一口答应,一脸幸福,“哎呀,订个亲都这么累,要是结婚的时候,会不会更累人呀?要不,我们还是不结婚好了。”

    “也好,确实是怪麻烦的,那就说好了,不结婚了。”

    “哼,想好事。我都跟你订亲了,你再不娶我,我就天天跟着你,缠死你,石二上敢不敢。曹殊量古刻露出了本来面目。※

    二人又说笑几句,正打算回家,燕京的老总齐东来领着他的儿子齐亚南来到夏想面前,齐亚南恭敬地说道:“夏县长,我刚才已经照您的吩咐,一直在大门当迎宾,现在完成了任务,特意前来向您汇报。

    齐东来刚才算是大开眼界了。一系列的省市高官,走马灯一样出现,他也算见过大场面之人,也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才明白夏想原来背景如此深厚。他越想越觉得后怕,深怕夏想记恨齐亚南,以后对他打击报复,就让齐亚南上来再一次向夏想赔礼道歉。

    齐亚南心中也憋了一口气,以前他总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现在和夏想一比才知道,简直就是之天一地,才知道自己以前眼界有多低。他了解到夏想在安县分管城建和旅游,忽然间就产生了一个要和夏想靠近的想法,夏想这么年轻,有这么多高官捧场,一定是前途无量,跟紧夏想,他不但可以更好地展,而且还可以跟他学到许多以前想不到做不到的事情!

    夏想也看了出来齐亚南也算是个有心人,刷旦能屈能伸,还有一股子犟劲儿,这样的人能干出事情,他就笑着说道:“行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年轻人,有点火气也正常。现在没事了,以后再见面,大家还是朋友。”

    齐亚南听了夏想这句话,就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小心翼翼地说道:“安县山青水秀,是个休假的好地方,听说现在正在兴建度假村,我也有意过去考察一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投资的项目,不知道夏县长对我有没有信心?”

    夏想饶有兴趣地看了齐亚南几眼,才现刚才也低估了他,这个年轻虽然一开始张狂了一些,但态度转变之快,也是让人吃惊,而且现在又主动提出有意来安县投资,心思倒是活泛。他微一沉吟,说道:“国庆过后,直接到安县找我。”

    齐亚南喜出望外。他还担心夏想拒绝他的靠拢,不成想夏想一口答应,急忙说道:“好,谢谢夏县长,我到时一定过去。”

    众人下到楼下的时候,在停车场正准备上车,忽然一辆小车从外面开了进来,快地停在旁边,从车上下来一人,来到曹永国面前,笑容满面地说道:“曹市长,幸会,真是幸会。我听到别人说,这里举行订亲仪式,就想别不是曹市长的千金和夏县长的订亲仪式吧,没想到,还真是

    夏想还没有什么表示,夏天成和夏安都瞪大了眼睛,看看来人,一脸惊喜。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单城市市长单士奇。

    单士奇是借国庆的时机,来省城和各个领导走动走动,增加感情交流。他本来要找马省长,听说马省长来参加一个什么订亲仪式,他就跟了过来,打算等仪式一结束,就请马省长上车。没想到,等了半天,仪式结束后,从里面出来不少省市的领导。

    单士奇常来燕市,和燕市的几大常委也都见过面,不由大吃一惊,什么人这么大面子,惊动了这么多厉害人物?

    后来从众人的议论中才听了出来,原来是夏想在举行订亲仪式,女方是市长千金,单士奇在恍然大悟的同时,又在心中将曹永国和夏想列为了重点结交的对来

    他一直等人群走完之后,才急忙现身,也正好显示一下自己的心意。

    曹永国和单士奇寒喧几句,邀请他到家中坐坐,单士奇本来想推辞,一扭头看到了夏安,才又想起来夏安在市委工作,就顺口答应下来:“也好,好久没见曹市长了,也确实有些话要说。再说夏安又不是外人,一起聊聊也挺好,是不是,夏安?”

    夏安一愣,没想到单市长张口就能叫出他的名字,他激动之下,红着脸说道:“单市长,”

    单士奇见夏安还是有些怯场,心想兄弟二人差距还真不少,也就挥挥手说:“以后工作上有什各困难,尽管去找我。你要是不开口,我就当你没有困难了

    还是许宁大胆,知道机不可失,急忙上前说道:“单市长,既然您金口一开,我就大着胆子,替夏安向您开口了。”

    单士奇笑着点了点头,这点人情他还是要卖给夏想的。连马省长也来参加他的订亲仪式,不看马省长的面子,光是曹市长的面子在单城市的范围内,照顾一下夏安,还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夏安提副科,遇到了一点问题”许宁说完后,又看了夏想一眼,见夏想没有表示,才暗暗放了心。

    “夏安同志按说也可以提到副科了,他的条件也够了。好,等回到单城,我过问一下单士奇没打官腔,一口答应下来。

    曹永国呵呵一笑:“好了,别站着说话了,到家里再聊。”

    将单士奇迎到家中,又是一顿闲聊。闲聊也是有技巧的,大家都找感兴趣的话题说,还算谈得比较投机。

    夏天成总觉得和单市长在一起有压力,曹永国也看了出来,就让曹殊慧陪夏天成和张兰出去转转。夏安、许宁也一起出去,家里就留了

    单士奇也不是不懂礼节,其实他也知道也该告辞了,但还没有问到正事,他不甘心就此离开。等几人一走,他就假装好奇地问道:“夏县长,我见马省长也来了。这么说,马省长和你也认识了?”

    单士奇之所以不问曹永国而问夏想,是因为他在省里的后台也清楚曹永国的后台是宣传部长卢渊源,而不是马万正。

    夏想也能猜到单士奇留下来,肯定另有用意,弈他问起马省长,就笑着说道:“承蒙马省长抬爱,我和马省长也算有过数面之缘,不过他今天来,也是无意中路过,正好凑巧了。”

    世界哪里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就算马省长真是凑巧路过,要不是他看重你,他会露面?单士奇听夏想说得轻松。心想夏想可比夏安强太多了,说话滴水不漏,不过越是这样,就越让他觉得夏想以后的成就,肯定会在曹永国之上。

    单士奇心中有了底,就点头说道:“我这一次来省城,也想拜会一下马省长,很不巧没遇到他。我晚上回单城市还有事,没时间停留了,就请夏县长代我向马省长问好,就说我下次来省城,再亲自登门拜会。”

    夏想想也未想就答应下来:“好,没问题,我一定把话带到。”作为中间的传话人,必须是双方都信任的人,他对单士奇很会来事也是十分满意,况且他还主动提出要照顾夏安。

    单士奇目的达到,就起身告辞,临走前还特意吩咐:“夏县长,你的弟弟腼腆了一点,在官场上会吃亏的。这样,以后有机会我给他找一个闲散一点的部门任职,慢慢熬一个处级的部门主任,对他来说也是好事。”

    单士奇看人很准,他的话和夏想的想法不谋而合,所以夏想点头答应:“那就麻烦单市长多操心了。您说的和我想的一样。”

    单士奇哈哈一笑,挥手告辞而去。

    送走单士奇,家里一下安静下来。夏想坐了一会儿,又和曹永国说了会儿话,觉得有点累,就上楼休息去了。

    夏天成夫妇以及夏安、许宁。在燕市一共住了三天。夏想陪了一天,曹永国也抽出时间陪了他们一天,曹殊慧是几乎天天作陪,把张兰哄得格外开心,对小丫头赞不绝口。夸得多了,许宁甚至还有点嫉妒,说是人果然都偏心,近的不疼远的疼,惹得夏安差点火她一顿。

    现在的夏安,在他心目中哥嫂几乎最大,谁也不能说他们的坏话。

    内月日,夏想参加了李丁山和史洁的婚礼。其实也不能称之为婚礼,就是在一家不大的饭店摆了三桌,在座的都是李丁山最亲近的人,多半是私人关系,夏想认识的只有高海、马省长,同样,宋朝度没有出现。

    宋朝度虽然如同消失一样,不过他显然还在暗中关注着所有人的一举一动,自己订亲时,就让宋一凡露了一个面。夏想就想,也不知宋朝度又在策划什么重大事件,他消失得也够久了?

    忽然一个,念头闪过,夏想忽然意识到,也许宋朝度现在正在京城!

    可以肯定的是,今年的秋天,将会有许多人不会好过。燕备的局势,还真是复杂,就连夏想一想。也大感头疼。

    史老今天精神饱满,满面红光,和众人一一打着招呼。夏想没时间坐下当客人,就和高海一起,帮李丁山招呼客人。高海也是精神十足,显然他时能和史老走近,又再一次见到马省长,也是深感欣慰,对自己的前途更是充满了信心。

    史洁也精心打扮了一番,显得年轻了不少。和夏想刚认识她时的傲慢相比,现在的她,落落大方。也有了几分大家闺秀的气质。李丁山和史洁一一敬酒,敬完之后,还要敬夏想一杯,夏想可不敢接受二人的敬酒,史洁却坚决要敬,夏想只好恭敬不如从命,连喝三杯。

    史洁高兴了:小夏,以后常来家里,就把这里也当成你的家,别客气。以前我有失礼的地方,别往心里去。你要是不来,就是还对我不满。”

    夏想忙说:“看您说的,史阿姨,以前您和我还隔着一层关系,现在成了一家人,怎么还说见外的话?”

    一句话说得史洁心花怒放,推了李丁山一把:“以后跟小夏学学,瞧人家多会说话。”

    李丁山微微有了几分醉意,笑道:“我要是象小夏一样会说甜言蜜语,也不会这么多年一直单身?说不定早就和别人结婚了。”

    史洁笑了:“这话我也爱听。”

    最后宾主尽欢。

    比:好吧,还是求。今天晚了一点,因为情节的连贯性原因,再一个旦凹字大章给大家,想想我也是处处替大家考虑,所以兄弟们也要替我考虑一下,要多给一些鼓励,刚刚月初,不能落后太多呀,谁不想一开始就冲在前面?所以也就别藏着了,投出来,也好让老何码字动力十足,也好大步向前冲,是不是?,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址币,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