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335章 重大突破

《官神》 第335章 重大突破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具也没有追问小丫头是从哪里得知他在差居有房间的兴:旨接领着她走上木桥,来到莲居门口。正想敲门小丫头却又犹豫了:“要不,还是不去了?我来过了。也看过了,忽然觉得还是不上去了好,还是留一点神秘叭…”

    夏想没有坚持,说到底他心里还是不太自在,毕竟莲居是他和连若菡同床共枕之处,曹殊慧上去,肯定也会心里不舒服,所以他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说道:“谢谢你,慧丫头。”

    曹殊慧做了个鬼脸,没说话,蹦跳着向前跑去。

    夏想和曹殊慧一走,在二楼的窗户处,现出一个人影,正是卫辛。她呆呆地望着远去的二人的背影,笑了一笑,自言自语地说道:“男人,都是一个德性,有几个人守得住寂寞?”

    对于卫辛的指责,夏想自然听不到了,他还没有来得及再逗逗曹殊慧,就接到一个紧急电话一电话是梅晓琳打来的。

    梅晓琳的声音听起来非常迫切:“夏想,你最好马上回安县,有极其重要的事情。”

    夏想还从未听到过梅晓琳的声音如此急切,忙问:“你先别急,先告诉我出了什么事情。”

    “我的保镖,就是家里派来的司机,他现了游丽的下落!”

    “什么?”夏想顿时大吃一惊,随后喜出望外。

    厉潮生被抓后,游丽一直下落不明。尽管和厉潮生关系不错的倪正方透露了游丽的去向,但办案人员过去后,就扑了一个空,此后游丽就象平空消失一样,没有了一点消息。去问游丽的丈夫,那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唉声叹气,只是不停地摇头说道:“那个女人,爱去哪里去哪里,反正她从来没有对我说过真话

    游丽也是厉潮生案件的关键人物,或许还可以从她身上打开突破口,但她失踪之后,厉潮生就死不开口,案件就格入了僵局。现在突然听到有了游丽的下落,夏想怎能不又惊又喜?

    说不定,游丽将会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成为压到高成松的最后一根稻草。

    “具体是什么情况?快对我说一说。”夏想也失去了往常的冷静,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建议你现在立刻回到安县,对了,还有请李书记也一同回来,因为游丽现在正在安县,还要请李书记回来主持大局,布置抓捕行动。”梅晓琳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坚决。

    夏想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立刻一口答应:“没问题,我马上联系李书记,你立刻让纪启东到县委待命,派人密切监视游丽行踪,不能再让她逃脱。”

    “命令已经下达,不过抓捕游丽有点难度,具体等你和李书记到了再说”梅晓琳挂了电话。

    夏想急忙开上车,简单向曹殊慧交待了几句,一边送她回家,一边给李丁山打了一个电话。

    李丁山复婚之后,周末没事的情况下,一般也回燕市。接到夏想电话后,立刻让夏想开车到出市的路口等他,他马上开车赶到。

    曹殊慧知道出了大事,就说:“你别送我了,我打车回去就行了,又不远,还是正事要紧。”

    夏想想想也是,也就没再坚持,放曹殊慧到路边”丁嘱说道:“回家后,告诉曹伯伯一声,让他通知秦书记一声,如果抓捕成功。晚上就将人送到市纪委,请秦书记提前做好安排。”

    曹殊慧答应着,拦了一辆车,匆匆离去。

    夏想本来可以自己直接通知秦拓夫,他特意让曹永国通知,也是有意让曹伯伯和秦拓夫之间多加强联系,同为市委常委,多一些互动,也可以多一层关系。

    夏想一路向西飞奔,不多时就出了市,来到出市的路口之处,却现李丁山的车已经到了。李丁山见夏想来到,从车上下来,简单问了几句情况,就说:“先上路,有什么情况,路上再电话联系。”

    二人开车,一前一后直奔安县而去。

    正是中午时分,路上车不多。二人车挺快,的分钟就赶到了安县。一进县委大院,就现气氛异常,许多人行色匆匆,一脸忙碌。

    李丁山和夏想顾不上和众人打招呼,直接来到楼上的办公室。办公室内,已经等候了不少人,邱绪峰、梅晓琳,还有公安局局长纪启东。

    见书记来到,众人都暗中松了一口气,毕竟是大事,得有一个做主的人。

    李丁山也顾不上喝水,坐也没坐,就急忙了解了一下详细情况。

    其实早在游丽失踪以后,梅晓琳的司机兼保镖就没有闲着,一直在四处打听游丽的下落。因为他虽然是负责保护梅晓琳的安全,但却现到了安县后,基本上每天都处于无事可做的状态,又因为他以前跟踪过厉潮生,现在厉潮安被抓,游丽失踪,他就觉得很没有面子,就动了心思,决定找到游丽的行踪,也好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价值。

    梅晓琳对保镖的做法也持放任自流的态度,不关心也不过问。保镖在追踪了一段时间之后,也没有现什么有用的信息,游丽消失得无影无踪,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他也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后,他现游丽和一家美容院的老板关系不错。游丽走后,美容院的老板从表面上看没有什么变化,但她经常在闭店之后,一个人到店后的小院中转上一会儿才走以前她可没有这个习惯!

    难道说,她暗中和游丽有联系?

    保镖上了心,就天天暗中观察美容院老板的一举一动。时间一长,还真让他现了一个秘密,就是店后的小院中,有几棵果树比较奇怪。本来果树在现在季节正是结果的时候,但上面却一个果实也没有,而且果树都十分粗大,一看就是多年的老树。老树不结果,说明有问题,就是这几棵果树可能不是原来就种在这里,而是移植过来的。

    本来移植果树也没有什么稀奇之处,但美容院的老板每天都来查看一番,就证明有问题了。保镖一连观察了好几天”划是没有现问题,就怀疑自只是不是大多心了。正当他联竹放弃的时候,却突然现,游丽竟然意外出现了。

    “既然现了游丽,为什么不立刻抓捕她?”李丁山插嘴问道。

    “游丽是带着孩子回来的,她回来的目的是取钱,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游丽的钱就埋在果树的底下,但她的孩子藏在哪里,还不知道。而且小程也听到游丽说,她将孩子藏在安全的地方,不会告诉任何人。如果公安将她抓住,她三天不去看孩子的话,孩子就会被活活饿死一我们担心,如果现在抓捕游丽,她会以孩子的性命相威胁,到时我们就被动了。”梅晓琳答道,她所说的小程,显然是指保镖。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什么母亲,到底是疼爱孩子,还走过于狠毒?竟然要拿自己孩子的性命相威胁,亏她想得出来这种馊主意!

    但又不得不承认,万一真要生这种情况,到时到底是放不放人?不放,孩子真要出了问题,谁来负责?放人,难道就又让游丽再从眼皮底下逃走?

    “幸好游丽不知道有人跟踪她,不过她也非常聪明,还真是一连三天没有去见孩子。她在县城办了不少事,不过要不是她和美容院的老板争执,恐怕也早就离开了。可能是分赃不均,她们之间争吵了一番,最后好象还是美容院老板退让,游丽取了钱,找到了孩子,现在正准备离开安县”梅晓琳继续说明情况。

    李丁山忙问:“安排人手跟踪没有?。

    纪启东报告说道:“有便衣在跟踪,正在等候李书记指示

    李丁山也知道其实一切布置就绪,就等他一声令下,也是为了突出他的领导形象,是一种官场常态。他就当仁不让地大手一挥:“立刻实施抓捕计划!”

    纪启东“啪”的一声敬了个礼:“是”。

    命令下达之后,不到半个小时,游丽和游永就被带到了县公安局。李丁山电话通知纪委书记倪正方和政治委书记平吉,让他们二人同时前往公安局,监督案件进展。

    夏想就接到了秦拓夫的电话。

    秦拓夫听到游丽被抓获归案,大喜,就想亲自动身前来安县,还是在夏想的力劝下,才决定派人前来安县协助审案。

    不久,从公安局方面传来消息,游丽不吐口。

    游丽的强硬本来也在意料之中,夏想忽然想到,应该让游丽的丈夫和游丽见个面,毕竟他是她的合法丈夫,二人现在还没有离婚,也有义务见面。随即他又想到一个馊主意,游丽不是不开口吗?就以将她的儿子交给她的丈夫抚养为要胁,看她怎么办?

    夏想还没有来得及将他的想法转告公安局的人,就听到外面传来汽车声响,推开窗户一看,不禁哑然失笑:秦拓夫还是亲自来了。

    秦拓夫现身,少不了大家又寒喧一番。秦拓夫再不耐烦,也得按照规矩来。和大家都说完话,他就急忙将夏想拉到一边,问了起来。

    夏想就将情况向他做了汇报。当然,也没有忘记他的坏主意。秦拓夫听了一拍大腿:“好主意,比我想的还要坏上三分,小夏,要不你以后跟我一起查案算了。”

    夏想连忙摆手:“我是瞎想乱猜,真要论到查案办案,比您还差得远。”

    秦拓夫哈哈大笑:“从游丽身上打开了突破口,我看厉潮生还能硬挺到什么时候。

    我看要不再想个办法,调拨一下厉潮生和游丽之间的关系,甚至可以诬陷徐德泉要吞并厉潮生的全部财产”。

    夏想大汗,这是市纪委书记说的话吗?幸好秦拓夫还知道避讳别人,离众人比较远。

    秦拓夫现了夏想的异样,猜到了他的想法,就笑他:“纪委办案,也要讲究一个虚虚实实不是?有时候哪里有那么多真凭实据?还不是靠连唬带骗套出来的话?。

    夏想只好连连点头:“秦书记说得对,我明白了。”

    秦拓夫看出了夏想心口不一,就笑骂了一句:“别背底里说我坏话就成,你不从事纪检工作,不知道要将坏人绳之以法但却没有确凿证据的迫切心理,有时候,为了突破他们的心理防线,不得不动用一些非常手段,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说完,秦拓夫吩咐下去,让人立刻去请游丽的丈夫协助办案。县纪委书记倪正方自告奋勇要亲自带人前去,郑少烽带人随行,秦拓夫点头表示同意。

    不多时,游丽的丈夫带到。他叫孙有才,是一个瘦小的中年男人,头顶有点秃,神色有些慌张,不停地说:“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游丽给我带了绿帽子,我也是从她跑了之后才知道她犯了事儿。她什么事情都瞒着我,连孩子都不是我亲生的,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夏想到有点可怜他,觉得他身为男人,老婆是别人的情人,儿子是别人的私生子,他又被老婆压得死死的,也真够窝囊的。

    秦拓夫却看了孙有才几眼,含蓄地笑了,对县想说:“他没有说实话。”

    夏想惊讶:“秦书记是怎备看出来的?”

    “他的眼神不对,躲躲闪闪,不敢和人对视,而且他的神情在慌乱之中,有一点表演的痕迹,可以说是装出来的,我们还没有问他什么,他就急忙说什么都不知道,可见是有人教他怎么说话。由此分析,他肯定知道一些什么,但因为种种原因不说。”秦拓夫不愧为老纪委,几眼就看出了孙有才的问题。

    夏想就十分佩服:“真是行行出高人,我以后得离您远一点,省得被您分析成坏人。”

    秦拓夫哈哈一笑:“今天难得有兴趣,我亲自来和孙有才交流交流。”

    秦拓夫出马,果然不凡,不出片刻,孙有才就一五一十全部交待了出来”,

    防:太少鸟,流泪码字中,</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