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339章 宋朝度的机遇

《官神》 第339章 宋朝度的机遇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月初。燕省人大常务全议依法罢免漆复明副省长瑕入,中共中央纪委、监察部决定并报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给予淀复明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就沈复明经济犯罪案件向全党出通报:沈复明在担任章程市委书记、燕省人民政府副省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牟取利益,索取、非法收受贿贻共计人民币牺万余元,,

    消息一出,燕省上下震惊!

    虽然沈复明还没有正式宣判。但身为官场中人,已经从中可以噢到不同寻常的信息,中纪委和监察部联合布公告,而且语气非常严厉。沈复明难逃一劫,说不定还会判处死刑!

    高成松听到消息后,呆坐半天,仿佛一瞬间衰老了不少。

    夏想听到消息时,正和李丁山、高海以及宋朝度在一起,在森林公园中漫步。

    自从夏想认识宋朝度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和高海走在一起。当然,今天的安排,也是夏想有意为之。夏想提议到森林公园的森林居会餐,先是邀请了宋朝度和李丁山。然后他又假装无意中提到了高海。李丁山没有异议,宋朝度想了一想。居然也点头同意了。

    森林公园的疗养院和会议中心的项目已经通过了市政府的立项,设计图纸已经出台,正是夏想的手笔,现在正是一片伐木之声,正处于哉归场地、平餐地面的初始阶段。按照夏想的设想,明天夏天之前竣工。到了夏天最热的时候,正好投入用场。

    难得的是,今天几人心情都还不错。虽然林中一片落叶,增添了不少肃杀之气,好在是个秋高气爽的周末,几人随意走动了小半会儿,李丁山呵呵一笑:“果然体力大不如从拼了,从前我干农活,一天能锄几亩地,腰都不疼。现在才走几步,腿就酸了。”

    宋朝度也笑:“天天坐着,脑子常用,身子不常动,也不行。以后得常锻练才行,要不很容易得病。没有好身体,再高的位置也坐不舒服。”

    高海感慨地说道:“当年我们同学的时候,我的身体最差,宋部长和丁山最好,经常在一起打球。现在情况相反,我的身体最好”

    夏想最能理解高海提到“恰同学少年”的心思,也是在暗示当年三人之间的友谊,宋朝度也不知是不是听懂了高海的暗示,笑着说:“走向社会,进入官场,心思就变了许多,再也不是当年单纯的少年了。不过说起来,还是当年同学时结成的友谊最可靠。”

    高海默然点头,没有说话。

    李丁山看了夏想一眼,转移了话题:“小夏,疗养院建好之后,可以留几个房间给我们,有时间也过来休休假。”

    夏想就轻松地说道:“这件小事我大概还能办到,再大的话,就勉为其难了。不过李书记过来住可以免费,宋部长和高叔叔要来,就得收费了,我给他们说说,尽量给打个五折。”

    “哈哈,”

    宋朝度和高海一起大笑起来。

    笑完之后,宋朝度问道:“高省长作为远景集团在省里的联给人,燕市的联给人又是谁?”

    燕市的联给人夏想还没有想到,不过也有了初步的打算,正好宋朝度问起,他就有意无意看了高海一眼。高海心领袖会,向前迈了一步:“小夏都热衷的事情,肯定是好事。我还算有点空闲,就毛遂自荐一下,替远景集团做好在燕市市直机关的宣传工作。”

    夏想就一脸惊喜地说道:“高叔叔倒是最合适的人选,我以前还真没有想到。既然高叔叔愿意受累,我就跟他们说一声,以后燕市的活动就得靠高叔叔的面子了。当然,有了这层关系,高叔叔再来疗养院,也达到了免费入住的级别。”

    “呵呵”宋朝度笑了起来,“也就是说,只有我一个人收费了小夏,有点不公平,好象要把我排斥在外一样。”

    几人都一起笑了起来。

    笑完之后,就又来到工地边上,看着工人们在热火朝天地忙碌,仿佛在绘制一副宏大的蓝图。宋朝度忽然之间豪情顿生,以一副指点江山的口气,指着场中的工人说道:“可以说,疗养院和会议中心是应运而生,是在打破旧秩序迎来新蓝图的一个颇有远见的创新。”

    宋朝度一语双关,显然是指疗养院建成之后,燕省有些人肯定是享受不到其中的好处了。夏想就笑:“王德传一被抓,估计几句话就全招了出来。现在京城又终于给沈复明定下了罪名,燕省有些人就更加焦急了。”

    宋朝度看了李丁山和高海一眼:“多事之秋才刚刚开始。虽然这个秋天不好过,但秋天过后,就会迎一个丰收的冬天。”

    夏想也知道,有些话宋朝度即使对李丁山也不会多说,现在有高海在场,他更是话只说一半。对李丁山。他应该是避免惊动李丁山背后的史老。

    对高海,他是做不到完全信任。相比之下,反倒是自己现在和宋朝度之间秘密,越来越多。

    三人今天的聚会,是以休闲放松为主旨,所以也没有过多说起燕省的局势。晚上又一起在森林居吃了饭。饭后,高海和

    宋朝度现在胜券在握,也不再避嫌。而是让夏想陪他一起上楼坐坐。

    一开门,就看到了有一段时间没见的宋一凡。

    宋一凡个子倒没有再长多少。女孩一般过了十五六岁,基本上不会再长高,不过身材却愈加丰润起来,胸部越鼓越高,腰围越收越细,臀部越翘越挺”夏想只看了一眼就急忙跳开目光,心中直想,不得了。了不得小女孩一转眼长成大姑娘了。

    宋一凡一见夏想就惊呼一声。上前就一把抓住夏想手:“夏哥哥来了。你想死我了!你说说,有多久没有来看我了?订了亲,就眼中再也没有了别人,是不是?”

    夏想被宋一凡的小手抓住,左右不是。她的手软软的,肉感十足。而且十分滑腻,已经不能称之为小手了,光凭手感,就可以感受到一股逼面而来的异性气息。可以说,她现在的成熟和当初他才认识时的曹殊慧相比,已经不相上下。

    现在的女孩成熟期提拼了不少。都早早地已经长成了饱满丰润的果实。虽然看上去十分喜人,但也多了被人提前采摘的危险。夏想感慨。早熟不是错,早熟早摘,就是错了。

    宋朝度看出了夏想的尴尬,也意识到宋一凡上了高中,长大了大丫头。再动不动就拉男人手,确实有失女孩家的矜持,就趁机说道:“别没大没小了,快给客人倒水去。”

    宋一凡才不舍地松开夏想的手,冲宋朝度不满地做了个鬼脸,转身去倒水。她穿了一件薄料子的睡衣,贴在身上,竟然让她多了一种少见的风韵,直让夏想暗暗摇头,曹殊慧说得没错,再下去的话,她真是成了第二个曹殊慧。

    宋朝度对夏想小心避嫌心生好感,就先一步来到书房,坐下之后,宋一凡就端水进来。如,先将一杯水放在夏想面前,甜甜地说道:“尝尝爸爸的好茶,他刚从京城要来的一点儿,还藏得挺严实,被我现了,就泡了给你喝。

    宋朝度哑然失笑:“鬼丫头。爸爸从别人手中要一点好茶容易吗?你倒好,一声不吭就把我出卖了,是我近还是你夏哥哥近?”

    “你的比较不恰当,我不予回答!”宋一凡气势地仰起小脸,反驳宋朝度,小气鬼,一点儿好茶还藏起来。也不想想,家里才多大的地方,能藏得住我?哼,不把你的茶全用了,算你运气。”

    宋朝度被抢白得说不出来话。用手指了指宋一凡,只是摇头笑笑,挥挥手,让她出去,别影响大人说话。宋一凡不服气地又说了一句:“夏哥哥,好好喝茶,要是你觉得好喝的话,一会儿我给你包一点儿茶叶。”

    夏想无语,只好笑着摇了摇头。

    宋一凡轻轻关上门,宋朝度才说:“丫头长大了,就耸不住了。女生外向,一点不假。真后悔我当年应该趁政策允许时,再生一个二胎。呵呵。”笑了几句,又话题一转。问道,“说说看,燕省的局势正朝一个什么方向展?”

    夏想微一沉吟,说道:“拿下了王德传是一手漂亮的棋,惹得武沛勇震怒,高成松慌乱。从高成松没有下力气捞王德传来看,他也感到了压力,也有了明哲保身的意图。然后又在时机成熟时,定了沈复明的罪名,现在正是高成松惊惶失措的时候,我想,他的左膀已经没有了。现在是该出手斩到他的右臂的时候了,”

    宋朝度凝视夏想半晌,忽然意味深长地笑了:小夏,你的眼光果然准确,既有商业眼光,又有人脉和关系,而且还能从错综复杂的局势中看出关键的一点,嗯,又如此年轻,连我都不得不佩服,确实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夏想现在和宋朝度之间大有越走越近的趋势,他是知道宋朝度以后必定崛起,能成为一省大员不说。还有可能入主中枢,所以现在给他留下好印象是非常有必要的,但又不能显得过于张扬了,就谦逊地说道:“其实我最大的优点就是能现一些别人容易忽略的商机,正是因为有过几次准确的商业推广,算是给一些人带来了利益,同时积累了一些人脉。至于能从复杂的局势中现关键点,说实话,宋部长,其实还是因为您运筹帷幄,我不过离您近了一些,得了便利条件,所以旁观者清。”

    虽然明明知道夏想说的是奉承话。宋朝度听了依然十分受用心中对夏想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夏想不但有礼貌,还十分谦逊,连对宋一凡避嫌的细节都能想到,可见还真是一个非常有心的年轻人,宋朝度微眯着眼睛看着夏想,心想以后等他坐大之后,有夏想这样一个得力的助手。也真能省心省力不少。

    不过唯一一点让他感到不太舒服的是,就是夏想的关系网太广了。如果夏想真要为他所用,因为夏想过于广泛的人脉,他几乎不可能对他形成完全的制约。所有人都喜欢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宋朝度以后想要重用夏想的话,他就想将夏想牢牢地控制在自己一个人手中。

    宋朝度甚至隐隐有点嫉妒曹永国的好运,生养了一个好女儿早早就将夏想拉到了他阅读最新董节就洗涧书晒细凹曰混姗)”说齐伞的刀辽。说起来他的女儿宋一几论相貌不比曹殊鬈差。论从曲一等一的人才,可惜的是,年龄小了一些,

    要不就凭女儿对夏想的好感。如果他二人年龄相当,他绝对不会从中作梗不让二人走到一起,甚至还乐观其成。只是天不作美,夏想比女儿足足大了近十岁,联姻是不可能了。

    不过一想到连若菡的出身和相貌,也没能让夏想移情别恋,离开曹殊慧而娶她为妻,宋朝度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无力感。夏想的所作所为。有时让人赞叹不已,有时又让人看不透。如果他不是政治投机者,当初他找曹殊慧难道仅仅是因为喜欢?如果他是政治投机者,在和曹殊慧订亲之前,转身离去,投身到吴家的庇护之中,曹永国能拿他如何?而且以夏想目前的实力,即使没有吴家的帮助,曹永国也没有能力动得了他!

    但是夏想却对曹殊慧不离不弃,宁肯让连若菡远走美国,也毅然要和曹殊慧订亲,宋朝度就微微有些感慨。能在纷争的利益面前保持一颗真心,不让世俗冲没了情义,夏想也算是难得的有情有义的男人。为官之人,也有真性情之人。

    尽管宋朝度对夏想和曹殊慧、连若菡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十分清楚。但他也有自己的判断和评价。如果夏想离开曹殊慧而和连若菡结婚。宋朝度或许不会觉得夏想有多现实有多势利,只是觉得他缺少了一份真情,以后也许还会重用他,但不会将他当成真正的心腹。但夏想还是和曹殊慧订了亲,夏想的形象就在宋朝度眼中真实了许多,也丰满了许多,他就想,其实他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年轻人,知道一诺千金。知道始终如一,同理,他现在和夏想走近,关系密切,等以后不管他走到哪一步,或是夏想走到哪一步,他相信夏想都不会背叛他。

    就算因为不得已的原因二人不得不决裂,也是光明正大的挥手再见。不会背后一刀。

    宋朝度的心思短短时间内转了无数个弯,见夏想还在津津有味地品茶。就欣慰地笑了:“怎么样?味道如何?”

    “非常好。我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茶,异香入鼻,让人心旷神怡。”夏想的赞叹确实自真心。此茶确实好喝得很,入口绵软,回味无穷,是他以前从未喝过这样的好茶。

    “这是龙井茶”宋朝度微微一笑,神情间有几分得意,“可不是市面上常见的所谓的龙井,而是真正的原产的龙井,只此一家别无分店,而且产量极少,只供专用。”

    又指了指门外,显然是说宋一凡:“小凡不知道这茶的珍贵,这可是我从京城的长手中讨来的,能不珍藏起来?她到好,偷偷给翻了出来。真是气人,呵呵。”

    说是气人,却一点儿也没有生气的表情,满脸都是慈爱的笑容。

    也就是宋一凡将茶泡给了夏想,换了别人,宋朝度还是有气要生的。

    夏想也听过相关的传闻,知道国内总有一些珍贵的东西,比如荼叶比如蜜桃,等等,只供特权阶层消费。普通百姓,别说有福消受,见也见不到。没想到,他今天也特权了一次。

    二人又说了一会儿闲话,不过对于燕省接下来具体会生什么,宋朝度没说,夏想也没问。宋朝度的考虑是,夏想毕竟级别太低,层次不够,没有必要接触到太多上层的东西。夏想的想法是,他只需要做好他自己要做的事情,配合宋朝度的行动即可,既然宋朝度不主动安排他去做什么,他就还按照他的思路去做手头的事情。

    不给领导添乱,不向领导乱问。永远是为官之道的第一要点。

    不过在谈话快要结束的时候,宋朝度还走向夏想提出了几点要求。一是继续想方设法将高建远留在国内,不能让他将资产转移到国外。尽可能将国家的损失降到最低。二是一旦按集到新的高建远挪用公款的证据,就将材料和文扬手中掌握的证据,一并交给他。最后宋朝度又勉励夏想,盛赞他在安县做出了不小的成绩,要继续努力,巩固现在成绩,争取再做出新的更大的成绩,在履历上写上浓重的一笔。

    宋朝度和以前相比,多了气魄和雄心,果然是时势造英雄,他现了东山再起的时机,心思又重新宽广起来。</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