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343章 第二波浪潮

《官神》 第343章 第二波浪潮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友想就解释说道!“从来政治经济不分家,经济卜的种藏,引牵涉到政治纠纷。但现在更深层的内幕不方便说出来,而且说出来对大家也没有什么好处,所以我只有一句话,我们的目标是相同的,我们的利益也是相同的,所以经济上的事情你们去努力,政治上的事情由我来周旋。大家同心协力,共同打造出一个强大的江山房产。”

    沈立春放心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可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就是觉得其中有诈。”

    “我才不相信夏县长会出卖我们。他是一今天大的好人。没有他。就没有我朱虎的今天。说句实话,就算夏县长把我卖了。我也要替他讨价还价,还要帮他数钱。”朱虎大大咧咧地说道。

    众人都笑。

    在座众人都受过夏想的恩惠。都或多或少利益于夏想的帮助才走到了今天,所以对夏想的信任也是百分之百。

    交待完事情之后,夏想就又返回了安县。

    一回到办公室,梅晓琳就来找他,一见面就说了一句让他大吃一惊的话:“高书记要下台了。”

    夏想没有从宋朝度嘴中听到高成松倒台的消息,没有从陈风口中听到高成松下台的消息,却冷不丁听梅晓琳一开口就说高成松要下台,大惊之余,忙问:“你从哪里听到的消息?”

    “我家中有人告诉我,在一次秘密会议中,有人拿出了更多的高成松的材料,最后表决通过,要让高成松让位”梅晓琳说话的时候,目不转睛地盯着夏想看,眼中半是好奇半是疑问。

    秋天已到,天气转凉,梅晓琳穿了牛仔裤,上身是一件紧身毛衣。衬托得曲线玲珑,身材曼妙。翘臀饱满,上身丰圆,脖颈之下,一抹雪白。熟女风范一览无余。将近丑岁的女人,果然比小女孩多了不少风韵,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的女人味,更吸引深得其中妙处的男人的目光。

    夏想的目光不经意地从她身上扫过,忽然想起自己好久不近女色了。莫名地就有点意动,急忙收回目光,暗骂自己没出息。

    不过想想也可以理解,曹殊慧还没有被他拿下,肖佳又远在京城,连若菡更是远走美国,他现在还真是守身如玉的好男人。

    梅晓琳察觉到了夏想的目光。脸色微微一红:“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身体?”

    一句话让夏想心中的旖旎全部消失。他暗笑,梅晓,琳最大的优点就是善于打击别人的遐想,不管多暧昧多有情调的气氛,她一句话就可以让人所有的美好的想象烟消云散。也好,省得犯错误,夏想就挠了挠眉头,很老实地回道:“见过一小部分女人的身体,绝大部分,没有见过。”

    “我呸,什么龌龊的想法,真没脸没皮。”梅晓琳啐了夏想一口。又忽然暧昧地笑了,“我看你也就是有色心没色胆,现在订了亲,就被你家曹殊慧管得死死的,别说偷吃了,就是偷看一眼也心虚,是不是?”

    夏想无语了,不再和梅晓琳讨论男女关系的问题,就问:“中枢的几个人之中,没有姓梅的,你们梅家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别想从我嘴中套出我们梅家的关系网,我不会告诉你妇情的。”梅晓琳恼怒地瞪了夏想一眼,也不知道对他不满是为了什么,“反正我将消息透露给你了,你爱信不信。这个消息现在应该还没有传出来,估计在采取行动之前,不会传到燕省,你自己看着办。领不领情也是你的问题,我走了。”

    她说走就走,关门的时候,还用了一下力,震得夏想眼皮跳了几跳。

    消息应该是好消息,也可信,但具体时机还有待商椎。夏想也清楚。国内的事情,有时候京中出了决议。也许会拖上一两个月才正式行文。有时也会快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到底算不算不一个契机?夏想犹豫了好久,才拨通了宋朝度的电话。

    宋朝度半天没有说话,只是传来了轻微的呼吸声,大概有几分钟那么漫长,他才仿佛下定了很大决心一样,说道:“梅家的关系网我多少了解一点,梅晓琳说的话,十有**是真。不过就象你所说一样,时机不好把握。但有时候政治上的事情,就是一场赌博,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高成松不会一免到底。肯定还有省级待遇,如果我们提前推波助澜的话,事情就会朝着另一个方向展,”

    放下电话,夏想的手还微微有点颤抖。第一次。他感觉到自己离风暴中心这么近,近到甚至可以噢到风暴来临之前的空气之中不安和

    栗……月底,省纪委书记邢端台在省委常委会议上,正式通报了燕市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徐德泉严重违纪行为。在厉潮生案件中,他担任了不光彩的角色,是厉潮生私矿下游的销售商,并且大肆收受厉潮生的贿赔,金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建议对其采取措施。

    高成松当即表示反对,他不相信徐德泉会有违法乱纪的行为,并且

    出,日儿辽有人背后捣鬼,诬陷徐德泉的清白。…※

    “徐秘一点,市委里面,关于他的负面说法也不少。邪书记既然掌握了确凿的证据。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赞成对徐德泉立案侦查。”崔向又一次站在了高成松的对立面。

    崔向对高成松的怨气由来已久。不仅仅是因为上一次高建远的领先房产事件,让他看透了高成松自私自利的本质。还因为高成松犹豫不定的原因,导致他上任省委副书记的事情一拖再拖。现在曹永国已经调任到了宝市任市委书记,燕省的干部调整,高成松还压下不放,真是让人无比气愤。

    尽管高成松对他上任省委副书记没有决定权,但高成松以燕省内部需要平稳为由,暂时没有向京城提交建议。也是燕省局势一直无法打破的关键因素。崔向能够猜测到高成松的用意,他就是拖着不放,是想让他向他低头,或是等待一个有力的时机,乘机再提拨他的人上去。

    崔向就对任何一个能够打击高成松的机会,不会错过。

    高成松眼神不善地看向崔向。极为不满地说道:“崔书记不要掺杂太多的个人感情在内,徐秘书长在以前的工作中是愕罪过你,但你也不要揪住不放。就卓论事,而不是针对个,人。”

    崔向不慌不忙地答道:“高书记言重了,我就是就事论事,并不是针对徐德泉同志个人。他被省纪委的同志抓住了把柄,又不是被我现了问题。当然,如果我能现他的问题,也一定会依法举报他。”高成松积攒许久的火气突然暴,他一直躲在幕后的宋朝度整治的没有脾气,忍气吞声了一段时间,没想到对方还紧逼不放,最终还是举起了砍向徐德泉的大刀,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终于作了,“啪”的一拍桌子:“唯心,太唯心。一个正厅级的市委常委,你们说查就查。也不想想会为燕省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党和国家培养一个。干部容易吗?尤其走到了厅级,要经过多少次考查,要培养多少年?就因为一件小事就把他一棍子打死,你们究竟想干什么?是想打击报复,还是想给我难堪?”堂堂的省委书记失去理智之下,以近乎咆哮的口气冲所有人大雷霆!倒退两个月之前。大部分人迫于高成松的淫威,不是闭口不言,就是明哲保身,甚至还

    但

    但今天却大不相同,所有的人都是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没有一个,人被高成松吓倒,甚至一向以软弱著称的叶石生省长,嘴角还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在座的都是省委常委,都是中央直管干部,高成松的后台已退,大家都心里清楚,也把高成松的前景看得十分透彻,所以他的省委书记的光环,已经减弱了不少。况且谁都是经久官场的老油条,省纪委书记邢端台一而再再而三的专门针对高成松的人,他会没有依仗?

    如果说他没有得到上层的授意。鬼才相信。

    高成松的失态已经证明了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他对燕省的控制力。已经大不如以前。

    马万正站出来做和事佬:“高书记不要火,要多听听大家的意见。邪书记毕竟是老纪委了,他从事纪检工作多年,手下查办的大案要案无数,事实证明,他办事稳重,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一向都是以事实说话。徐德泉同志有没有问题,邪理。大家都是**员,都是久经考验的**战士,不要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大家可以有不同意见。但出点都是好的,都是为了工作需要,是不是?”

    马万正的话,还是多少带有偏向色彩。

    宣传部部长卢渊源说道:“马省长说得对,邪书记给大家讲讲目前掌握的情况,看看徐德泉同志的情况到底有多严重。”

    邪端台看了高成松一眼,见他脸色铁青,没有什么表示,就清了清嗓子说道:“根据目前掌握的证据。以及厉潮生的供词,我们可以确定。徐德泉同志不但非法参预了私矿经营。谋取私利劝多万元。还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公款如多元,收取贿略劲多万。涉案金额高达。四万元

    在座的常委都不约而同吸了一口凉气!

    不用说,徐德泉下半辈子又的在监狱中度过了。邪端台下手够狠。一出手就是大案”田万,既然敢在常委会上提出来,真正的涉案金额恐怕只多不少,徐德泉是保不住了”,

    众人都又将目光看向了高成松。

    高成松双手紧握,手上青筋突起,显示出了他内心的挣扎和不安。他肥胖上的脸上隐隐浸出汗珠,心中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墙倒众人推。当年他风光的时候,他气势正盛的时候,谁敢整他的人?谁敢在常委会上对他说不?谁敢当面顶撞他?

    曾经有一个,媒体人在聚会的时候。说了他和高建远几句坏话就在他的暗小;在公安厅的年操纵!下。将媒体人陷害入狱。判闭,干!现在还在监狱服刑,还在四处喊冤一喊破喉咙也没有用,在燕省范围之内,得罪了他高成松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还有一个处级干部,四处整他的材料,到京城告他,不也是被他弄进了监狱,打得遍体鳞伤?现在还半死不活地在监狱养伤,,谁又能拿他怎样?

    现在倒好,慢慢地形成一股风潮,在常委会竟然有人牵头处处针对他?房自立是他的人,徐德泉也是他的人,还有沈复明,到底是谁在暗中策戈了一切?竟然让他抓不住一点马脚,藏得严严实实,能骗过他这个纵横官场数十年的省委书记,这个人不简单,了不起。

    高成松知道这个人不是邪端台,邪端台虽然也算是心机深沉,但他没有如此沉稳的耐心,他适合在台前呐喊。而不适合躲在幕后策划。而且以高成松对他的了解,邪端台的眼光绝对没有这么准这么深匆,也看不了这么长远。

    在座的常委们都不太象,他们或者是缺少足够的稳重。或者是缺少某一方面的条件,或者是缺少勇气和机会,高成松断定幕后主使之人,一定不是经常在他面前出现的人,否则他不可能一点也没有印象,一点也想不起来是谁?

    难道是以前的时手?

    再一次面对常委们一边倒的压力,高成松忽然出人意料地头脑格外清醒,居然在面对众人的质疑之时,还大有兴趣地分析起到底是谁在幕后向他难,对他步步紧逼。

    他眉头紧锁,双手紧握,忽然脑中闪过一个人名:宋朝度?

    宋朝度以副省级的级别被他闲置了两年多,一直低调,几乎淡出了所有人的视线。但高成松在忽然之间想通了一个线索,宋朝度是李丁山的官场领路人,而李丁山又是夏想的领路人,夏想又有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他又和厉潮生一起共过事。而且正是他到了安县之后,厉潮生才突然事”而且他也隐隐听说,正是夏想揭了厉潮生!

    县想宋朝度,一个台前一个幕后?高成松再联想到宋朝度和邢端台关系过硬,再有夏想和曹永国的关系。曹永国又是卢渊源的人。还有夏想也和陈风关系走近,陈风又走路书记的人,一切的一切,渐渐在高成松脑中形成清晰的思路”一定是宋朝度,幕后主使之人,铁定是他!

    又是夏想,上次吴家想要收拾他,让他侥幸逃脱,没想到,他不知悔改,还在帮宋朝度做事,真是不知好歹!高成松想通了各种环节。猛地一拍桌子:“走着瞧!”

    众知乞了一惊,堂堂的省委书记,用不着在常委会上说狠话吧?

    高成松意识到了失态,才想起现在正在讨论的是徐德泉的问题,正要再表一下看法,给众人施加压力。忽然又想通一个关键之处。宋朝度的后台是京中新上台那位。宋朝度在背后策划了一切,并不是他一个人的战争,以他的能量,也不足以掀起多大的风浪,恐怕他的所作所为,还得到京中那位的默许?

    难道是要动他的前兆?

    高成松打了一个激灵,终于清醒地意识到可能要出大事,随即忽然想到高建远所说,这些天正在和夏想密切接触,说是要将领先房产转手卖出,要赚一大笔钱,而且他已经将转移到国外的钱大部分又转移了回来一高成松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糟糕,上了夏想的当了!他是想乘机拖住建远,只要资金没有转移出去,建远就走出国也没用,没钱如何在国外生活?

    不行,得立玄提醒建远,不能再和夏想胡闹了,夏想根本就不是一个好东西,他不是在帮建远,是想害死他!必须让建远尽快出国,不能再留在国内了,恐怕事情有变。

    和高建远的安危相比,徐德泉的生死就根本无足轻重了。高成松站起身来,掷地有声地说道:“既然证据确凿,就要严查,一查到底,绝不姑息,不管涉及到谁,都不放过,,散会。”

    说完,扔下众人扬长而去。

    众人一脸愕然,面面相觑,不明白在短时间内,为什么高书记突然就态度大变?而且看他行色匆匆的样子。显然有什么更要紧的事情要处理?

    还有什么事情比开常委会更重要的呢?

    但不管怎样,已经通过了对徐德泉的立案查处,邢端台长舒一口气。不经意看了马万正一眼,二人悄悄地流露出会心的笑容。

    高成松离开常委会办公室之后。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立匆拨通了高建远的电话。

    “建远,你在哪里?你现在听我说。立刻将帐面上的钱转移到国外。不要再耽误一分钟,事情可能有变,十分紧急。

    资金转移之后,你立刻出国,现在就办理出国手续,尽快!”

    防:,兄弟们,!尽快!</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