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345章 故布迷阵

《官神》 第345章 故布迷阵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夏想也坐在处长椅卜。假装闭卜养神,心想不如大剿一心,看谁先露出马脚?他透过一丝缝隙看向不远处的男子,见他起身到一个,卖鸽子食物的小摊面前,买了一包玉米粒,然后到了广场中心,将玉米粒放在手心,伸出手去喂鸽子。

    还有这份闲心雅致?夏想暗笑,又小心地观察了一会儿,见他喂完鸽子,又四处散步,慢慢地离他越来越远,最后走到广场的边缘,一转身就消失在了拐弯处。

    难道是自己多心了?夏想突然之间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是不是有点草木皆兵了?也许他真是只是一个无辜的路人甲,却被自己当成了跟踪者。夏想暗笑自己,恐怕以自己的级别,还用不着动用真正的国安人员对自己监视和监听吧?

    不多时,严小时到了。

    严小时穿了一件浅色风衣,长长的下摆迎风摆动,里面还穿了中厚长裙,整个。人显得如秋风中一株傲然而立的菊花,香气袭人,又楚楚动人。

    不过,和她楚楚动人的容貌相比。她的表情却是无奈和惊慌,一见夏想的面就急急地说道:“夏县长,高建远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出尔反尔?我都要被他害死了!”

    夏想完全能理解严小时的心思。

    如果说严小时一开始也是存了事业之心,想在燕省有一番作为的话。后来西水项目惨败之后,她所求的不过是能顺利解决所有的遗留问题,从容摆脱目前的困境。不过当自己重新给了她希望之后,估计她心中也会产生乘机赚上一笔的想法。

    如今高建远再次变卦,严小时几次经历大起大落,恐怕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她是法人代表。不管如何总要承担必要的责任,高建远有关系又手中有钱,自然不怕,她不行,她不但没有赚到钱,最后还不得不给高建远善后。她一直在夹缝之中左右为难,基本上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到了夏想身上。

    甚至可以说,夏想不管对她提出什么条件,她都会一口答应。因为和她遇到的所有男人相比,夏想几乎是完美的代表。

    夏想见严小时花容失色的样子,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严小时怔了片刻,突然一头钻入夏想怀中,嘤嘤地哭了起来。伤心、无助、绝望和愤怒,全部在哭声中得到宣泄。夏想先是一愣,随后轻轻地将她揽在怀中,任由她哭个不停。

    有时候哭泣也是一种自我保护,哭出来。也许她就会好一些。

    严小时哭了近五分钟,直哭得梨花带雨,惹人生怜。夏想翻了翻身上的衣兜,没有纸巾,只好无奈地对她说:“借你用了我的肩膀,正好,我身上也没有带纸巾,你用自己的纸巾擦眼泪好了。”

    “讨厌!”严小时又破涕为笑。然后笑了,从身上拿出一包纸巾,擦了擦眼睛,埋怨说道,“也不知道劝劝我,真是绝情。万一我哭个不停怎么办?”

    夏想无奈地一笑:“我是好心好不好?你哭出来反而会好许多。否则憋在心里,说不定还会生病。”他见严小时情绪稍好了一些,就才问。“高建远到底为什么又突然改变了主意?”

    “我怎么知道他!”严小时不无哀怨地说道,“说变就变,一点儿解释也没有,只说他有急事需要出国。来不及了,让我全权负责领先房产的善后事宜,能卖就卖,卖不掉。就申请破产算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建远他又急着要走?”夏想继续追问,他不相信严小时能知道真相,但或许能透露一点有用的信息。

    “高建远有事从来都是藏在心里,我从来不知道他的真实想法。不过这一次他还是无意中透露了一点。好象是高书记坚持要他立方出国。他多少还有点不情愿,认为将领先房产大卖一笔的方法切实可行。”严小时歪着头在用心回忆,她出神的样子很迷人,由于她是半弯着腰坐在长椅上,敞开的风衣露出里面的紧身线衣,腰间盈盈一握,胸前山峦耸立。

    夏想收回目光,心想严小时别看身材苗条,其实也有曼妙过人之处。比起他所认识的几个,女人,别有风味不同之处。

    “我也觉得很遗憾,刚才我还和江山房产联系了一下,他们说三天之内就能凑齐州乙资金,他们内部已经达成共识,有意收购领先房产。就算再讨价还价一番,我认为,他们也能出到朽亿,对领先房来说。对高建远来说,对你来说,都是一笔非常合算的生意,当然,如果谈成,我还可以从中小有收获。”夏想连连摇头,一脸惋惜的神情,“可惜了,建远一撤资,对方肯定有所察觉。再也不会相信领先房产的实力。领先房产经过此事之后,只有破产一条路可走了。”

    严小时忽然一脸坚定地站了起来:“走,现在你就和我一起,和高建远见上一面,最后一次向他说明利害关系,如果他还是决心要走。我也就死了心,下周就申请破产,从此离开燕市!”

    夏想当然愿意再见高建远一面,只是高建远现在未必肯再露面。他还没有说话,严小时已经拨通了高建远的电话。

    严小时慢慢地走到一边,和高建远通了十分钟左右的电话,然后回来。一脸兴奋:“建远他同意了!”

    夏想有点不敢相信,严卜时又解释说道:“建远说,江山房产的人又给他打了电话,说是想尽快签署协议。他们提出了足够优惠的条件,他不想错过大好时机,决定推迟一周再走。”

    肯定是孙现伟的主意,夏想心中暗暗高兴,不怕高建远不贪心,就怕他胃口不大。没想到。他的胃口还真不是一般的大,真敢拿刚乙不当人民币。以为刚乙元唾手可得?好,就给他画一今天大的馅饼。

    夏想放了心,就又交待严小时几句,让她回去之后,再好好劝劝高建远。当然,他也适当地流露出了贪图中介费用的意思,不想让这笔生意流产,也不想让严小时白忙一场。严小时对夏想充满了感激,火辣辣的目光盯得夏想直心慌,不过他现在没有一点心思和严小时**,他在担心宋朝度。

    因为就在说话的时候,他又现,原先那个喂鸽子的人,又从另一个方向绕了回来。由此,他毛经确定此人肯定是跟踪者。

    夏想找了个理由支走了严小时,让她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留下高建远。不管是为了她自己,还是为了他,都必须要牢牢抓住眼前可以赚上一笔的机会。

    严小时满心感激地走了,临走时。还眉目含情地暗示夏想,她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

    夏想笑着冲严小时挥手再见,心想如果有一天她现了真相,别说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了,恐怕会不惜一切要找他拼命因为真要较真的话,他其实还是利用了严小时对他的信任,让严小时一步步拖高建远下水。

    严

    刚夏想就现了躲在远外的萧伍在向他暗中示意。“

    萧伍的手势是什么意思,他没看明白,但他从萧伍的眼神中清楚地知道,果然是有人跟踪他,萧伍现了目标!

    萧伍只是露了一面,就消失在人群中。夏想当然不会傻到东张西望寻找他的身影,而是拿出新手机,拨通了萧伍的电话。

    “夏县长,一共两个人,一明一暗,对方有两下子,非常专业,可能是国安人员。”萧伍的声音在兴奋中透露出一丝关切。

    夏想很清楚,弃伍的兴奋是因为在部队养成的习惯,一遇到重大情况,他的精神就会高度紧张起来。现在他现了有两个人跟踪自己。肯定有和对方一较高下的心思。

    “能不能想个办法让他们跟丢?”夏想准备亲自去见见宋朝度,在电话里说话太不方便了,既然有人跟踪,就肯定有人会监听,最好的办,法就是甩掉尾巴。

    “我试试看,对方不简单。经验很丰富,要不是您刚才和严总抱在一起,让对方其中一人吃了一惊。我还现不了他们一共是两个。人。”萧伍的声音很平静,显然没有调侃的意思,“只能随机应变制造麻烦出来,到时乘乱甩开他们。您尽管绕弯子。我跟在他们身后。”

    夏想不免尴尬,严小时在他怀中一哭,没想到还让跟踪者露出了马脚,可见美女的威力果然不只要是男人,都难逃美女的杀伤力。因为严小时的投怀送抱,让其中一人暴露,夏想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

    奈。

    他起身朝广场的东面走一宋朝度家在南面不是声东击西,也不是南辕北辙,反正就是让后面的人摸不到头脑,不知道他要去做什么。

    走到天下商厦里面,夏想在男装区转了一圈,又躲进试衣间和萧伍联系了一下,得知二人还紧追不舍。而且水平很高,差点现萧伍的行踪。他就有点头疼。甩不掉的话就麻烦了,后面总跟着一个尾巴,虽然说知道他们的存在,可以不做出让他们抓到证据的事情,但身后总有影子。不但心里不踏实,也妨碍他做许多事情。

    尤其是现在是紧要关头,必须提醒宋朝度一声,否则接下来的行动如果被对方全盘掌握,麻烦就大了。

    怎么办?

    夏想从试衣间出来,一抬头。猛然现了一个熟人的身影,是蓝袜。

    他忽然间灵光一闪,一个主意立刻在脑中形成,有了,就让对方吃点小亏也好。主意既定,他伸手招呼蓝袜:“蓝袜”

    蓝袜正一个人逛商场,猛然见到夏想,也是又惊又喜,急忙问他怎么一个人在商场转,曹殊慧在哪里?夏想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一伸手就亲热地揽过了蓝袜的肩膀,小声说道:“别声张,有事请你帮我一个忙。”

    蓝袜被夏想突如其来的亲热的举动吓了一跳,想推开他又不好意思。只好低低的声音说道:“你连我的光也沾,太花心了吧?”

    夏想哭笑不得:“你想哪里去了?我告诉你,蓝袜,后面有两个人在跟着我,我甩不掉他们。别问他们是谁,也别管那么多,我只问你。你能不能帮我将后面的两个人拦下,然后诬赖他们耍流氓?”

    “行。没问题,诬赖别人的事情我在行,尤其是坏人,更是拿手。但问题是,我帮了你,能有什么好处?”蓝袜睁着一双大眼睛,毫不掩饰地直视夏想的眼睛。

    夏想就笑:“先欠着,现在来不及给你讲条件。你帮了我之后,想好要什么好处了,以后直接找我就是,我不会赖帐。”

    幕袜高兴了:“一言为定。”

    夏想就和蓝袜亲热地并肩下楼,一直出了天下商厦,夏想又现了身后的尾巴,就告诉了蓝袜二人的特征。

    蓝袜拿出化妆镜假装化妆,将身后二人看了眼中,记在心里,对夏想说:“放宽心,姑奶奶最不怕的就是流不管是低素质的流氓,还是有文化的流氓,总之,姑奶奶就是流氓的克星”

    夏想赶紧打断她的话:“这样,我一会儿在前面走,你慢慢落在后面。等那两个人过来后,”

    “不用你教,我知道怎么做。少废话,你想逃跑就快逃好了,别罗嗦!”蓝袜一把推开夏想,然后快步走进了旁边的一家小店,夏想抬头一看,上面写着:“女士内衣店”算了,别再交待她了,赶紧走。

    他低头快步向前走,一连走了几百米远,才借着旁边店铺丰的玻璃幕墙偷偷向后张望,现二人一左一右正分别包抄过来,一个人正好路过蓝袜所在的女士内衣店,另一人路过一处路边小摊小摊上摆的全是玻璃器皿,摊主正蹲在地下看摊。

    情形似乎有点诡异,但具体哪里不对。夏想一时也想不出来。想了一想,他不再理会那么多,索性加紧步伐前进。他脚步一加快,身后跟踪的二人唯恐他跑掉,也快步向前。

    突然,只听“哗啦”一声,路汕卜摊的一人一脚踢在一个玻璃瓶子上,顿时将瓶子踢个粉碎,玻璃碎片散落一地。这人还想走,摊主不干了,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大声嚷道:“你踢了我的瓶子,赔钱,赶快赔钱!”

    这人姓孙,因为一向精明过卢”外号孙猴子。他知道中了招,因为他刚才走的时候,明明脚下没有瓶子,瓶子是突然被人扔到他的脚下的。虽然他急着跟踪夏想,没有留意周围,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摊主!

    孙猴子大怒,身为国安人员岂能被一个小小的摊主给讹诈,他一翻手想要推开摊主,同时怒喝一声:“离远点儿,警方办案!”

    摊主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反正他一弯腰,一闪身,就轻松地躲过了他的一推,反而站在了他的面前。正好拦住他的去路,还大声喊道:“不讲理了,大家快来看看,有人踢翻了我的瓶子不给钱。我的瓶子是传家宝,价值连城,少说也能值旧万元”你赔,你赔我钱,不赔别想走!”

    孙猴子也是当兵出身,摊主看似随意一弯腰,但可以明显看出来腰直腿硬的练家姿势,心中一愣,咦,一个摆地摊的身上还有功夫,而且看他的样子也不象落魄之人,难道是被人暗算了?想到这里,他一伸手想从身上掏出证件,先吓唬住对方。过了眼前这关再说,因为远处的夏想马上就要消失在视线之外。

    不料他一伸手,摊主右手向前一伸,直直朝他的手抓来,嘴中还说:“想跑,没门。今天你不赔钱就别想走,我不管你是谁,只要你踢坏我的瓶子就得赔钱,光天化日之下,大家都可以作证。”

    说话间,周围的人慢慢围了过来。都来看热闹。显然,摊主是有意利用国人热衷于旁观的性子,鼓动大家都来围观。人一多,他再掏出证件恐吓,会被不明真相的群众当成仗势欺人。

    孙猴子明白过来”六腕翻躲讨了对方的手,小声说道!“别拦我的路我冰凹究你刚才的责任,否则我抓你进去,弄你一个半死不活出来,你没地方说理!”

    不用说,摊主正是萧伍假扮的。

    萧伍知道对方是国安,也知道他们确实有特权,但如他所说可以随便抓人进去打个,半死,如果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也确实有可能生。但他认识夏想,也知道夏想背后的关系网,就知道官场之上的争斗,女果摆到明面还可以你来我往,但如果背后使坏,阴人一手,除非一点也不被人抓住把柄,否则的话,就象刚才对方说的话,不怕他不抓自己,真要是抓了,反而最后不好收场。

    所以萧伍才不怕他的恐吓,嘿嘿一笑:“你管你是谁,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是不是你是一个小小的国家人员,踢了我的瓶子,掀了我的小摊,就想不赔钱?就想吓唬我?”他的声音大了起来,中气十足,足够让周围所有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大家帮忙评评理,我无权无势。当兵退伍后找不到工作,为了生活,我自力更生,靠摆小摊卖一点瓶子赚钱养家。

    我不求天不求地,不求国家为我安排前程,不为社会增加负担,我的祖国,我亲爱的祖国,我只求自己摆一个小摊养家糊口,天地之大,连我摆一个小摊的容身之处都没有?这位同志自称国家的工作人员,踢了我的瓶子,还口口声声说要把我抓进局子,要打我一个半死不活,,我的祖国,我摆一个。小摊只是为了有一口饭吃,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萧伍虽然平常在夏想面前有点拘谨,但他以前常在社会上混和无数小混混打过交道,也极有表演天赋。一番声情并茂的演说一出口。顿时引来周围众人的同情和愤慨。大家纷纷指责孙猴子仗势欺人,不是东西,不是好人,甚至还有人鼓动要当场打他一顿,,

    “当官的都没有好人,他们的狗腿子更不是东西!”

    “就是,就是。踢坏了人家甑子还耍横,特权阶层,就是不把我们老百姓当人!”

    “别让他走,让他赔钱!”

    “赔钱!赔钱!”

    群情激荡,一片讨伐之声。

    孙猴子暗叫晦气,没想到对方身手不错,还很有头脑。现在的情况下,他再拿出任何证件来也无济于事,只有低头赔钱,才不会引更大的事端。否则真要惹恼了众人。被乱拳打上一顿,丢人事误了正事事大。

    他眼见夏想的身影已经走到了街道的尽头,就要拐弯。一旦拐过去之后,再想跟上他就不容易了口再看他的同伴竟然也在一家内衣店门口。被几个人围住,无法脱身,他猛然明白过来,糟糕,上当了,对方是现了他们,用了一手调虎离山之计!

    孙猴子大急,急忙翻出钱包,拿出里面所有的钱,一股脑儿全部扔给萧伍,说道:“对不起,我踢了你的瓶子,是我的不对。现在赔钱给你,够不够?不够的话你留个电话给我,我取了钱再赔你,,我现在有急事,能不能让我先走?”

    萧伍见对方态度软化下来,心想不简单,对方也是一个能伸能屈的角色。他见对方扔来的一把钱足有一两千元,又见周围人群的愤慨已经消退,就知道现在必须见好就收,主要是夏想应该已经有了足够的时间。可以从容脱身了,就一把接过钱:“算你识趣,虽然还差了许多,不过你的态度还不错,就放你走吧。”

    孙猴子一听,强丹心中的怒气,也不说话,推开人群就朝夏想的方向追去。

    和孙猴子及时低头不同的是。他的同伴温杜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主要是他太傲慢了,被蓝袜以耍流氓为由拦住之后,不但不赔礼道歉,还出言不逊,声称要以妨碍办案为由。要将蓝袜关押起来。蓝袜又不是被吓大了,当即大怒,施展三寸不烂之舌。说动了内衣店的店员一起作证。证明温杜在不小地碰到她之后,还试图动手动脚,想要非礼”

    防:以下不算收费字数:送上第一更,比大章!就不给大家故布迷阵。将万字拆开成三章,说是三更了。以后的承诺就直截了当地说字数。才是最实在的承诺。我最近一直在努力寻找自己的极限,在第一本书的时候,一天歇,就再也写不动了。写官神的时候,最开始也是比。后面慢慢提高,从歇到一万,这几天为了多写一些字数出来,要找个机会给兄弟们威武地暴一下。结果我现,我的极限差不多就是一万二,再多也多不上去了。而一万二,需要我在电脑面前整整坐上十个时!

    不过也值了,为了回报兄弟们热情的支持,为了有底气向兄弟们求,为了多两次暴的机会,我最近几天一直在坚持写一万二出来,差不多一周左右才能多出一次暴。所以在此我的郑重承诺是,每天一万字,一个字都不会少,不定时加更。具体加更时间,估计就在和高家最后的对决时。

    昨天提到了陈庆之,他是谁?南北朝时有个皇帝的书童领兵凹。人。从现在的南京出,一路打下长安、浩阳刃座城池,击败当时北魏的。多万大军,他就叫陈庆之。为什么要专门在此提一下此人,因为在前4铭的榜上,我们的官神也许是最少的一本,但支持官神的兄弟们,却是凝聚力最强的妖孽一般的人。凝聚力决定战争力,正是因为你们有着陈庆之一样的强悍的实力,能够以少胜多,才让官神在榜上有了一席之地,你们都是翻云覆雨的逆天一样的级高手,在上个月,曾经创造过让官神从们多名一口气上升到的多名的奇迹,等于也连下刃多城,其威风不亚于当年以区区凹。兵打败坠万大军的陈庆之一白马探花陈庆之,他的荣耀由兄弟们再次创造。

    8月的榜,战火纷飞,争斗无比惨烈。目前我们的名次,前面跑得飞快,后面追兵甚紧,老何在此恳请兄弟们的大力支援,不要放松。就象老何这几天每天坚持要写到一万二一样,不写完绝不睡觉,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奋进的理由。那么。就让我们在榜上一路凯歌向前,就让我再一次见证兄弟们完美的创造奇迹的时刻。

    多谢兄弟们的理解和宽容,容忍我每天在文末说上一顿废话也是肺腑之言有不少兄弟已经给我投足了五票,上个月,甚至有两名兄弟投了六票!你们都是老何来以前最大的收获和财富,你们很少言,更是大部分人从来不在书评区露面。就算老何写的情节有让你们不满意的地方,你们也大度地不骂老何几声。我敢说,你们是世界上最可爱最有风度的读者,老何嘴上不说。内心充满了感激。感谢你们一路同行,让我在,在面对看似没有生机的电脑屏幕上,时刻感受到醉人的温暖!</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