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347章 最后的风向标

《官神》 第347章 最后的风向标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想无言以对。只好笑了一笑。又暗暗摇头。凤一

    二人走出小区,一直走到主干道之上,夏想也没有现身后有人跟踪,长舒了一口气,心中也多少猜到对方安排跟踪自己和监视宋朝度的人马,是两个队伍,互不干涉,又互相不认识对方监视的人。还真是幸运,再有宋一凡打掩护,也能迷惑一下对方。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夏想不知道邪端台住在哪里,而宋一凡知道。估计这才是宋朝度同意让宋一凡出来的根本原因。夏想打了一辆出租车,在宋一凡的指挥下,来到了邢端台的住处万达小区。

    邪端台没有住在任何一处省委住宅。他在省委小区也有住房,但没有入住,就是为了怕被人寻上门来。身为省纪委书记,托人情求办事的人络绎不绝,令人不厌其烦,他干脆搬到了外面居住,也落个清静。

    夏想和宋一凡来到万达小区。二人并肩来到小区的花园,花园旁边还装有磁卡电话。两千年时,磁卡公用电话还有一部分市场,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磁卡电话就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夏想拿出一张磁卡交给宋一凡,说道:“你给邪书记打电话请示他一下,在哪里见面?”

    宋一凡笑吟吟地接过磁卡:“我就现你做什么事情都会准备得特别充分,优点非常突出,这一点,我特别喜欢。”

    夏想被宋一凡郑重其事地夸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笑她:“别闹了,快办正事要紧。”

    宋一凡才拿起磁卡去打电话,片刻之后就又回来,说道:“邢叔叔说。他这里没有不该出现的人,我们直接上去就可以了。”

    想想也是,邪端台不比宋朝度,他身为省纪委书记,不管是公安厅还是国安局,肯定也有自己的人。高成松估计也不敢派人来监视邢端台。省纪委书记不是一般人,因为职务的原因,和政法系统、公安系统都经常打交道,有着丰富的反侦查的经验。

    夏想心想今天还想无意中沾了宋一凡的光,要不是她,邪端台未必肯定让自己到家中一坐。

    邪端台住在三楼,家中布置简单而不失大方,面积倒是不有力多平米。夏想和宋一凡一进门。就被邪端台迎了进来,他热情而不失礼貌地主动和夏想握手:“小夏同志,辛苦了。”

    夏想忙说:“邢书记好。不辛苦,是我的份内之事。再说能为邪书记和宋部长办事,也是我的荣幸。”

    邪端台呵呵一笑,没再客气。又亲热地和宋一凡说了几句话。夏想看得出来,宋一凡和邢端台比较熟,估计以前也是经常接触。

    夏想就将纸条交给了邢端台。

    邪端台看完之后,戈了一根火柴将纸条点燃,一脸凝重的表情:“小夏,说说你的看法。”

    夏想就将他和高建远接触,有意将高建远侵吞的财产留下,即将谈到关键的时候,高建远却意外变卦。要突然转移资产到国外,并且他在途中意外现有人跟踪的事情详细对邢端台说了一遍,最后得出了自己了结论:“我怀疑是高书记已经认定是宋部长和我联手,在处处和他作对。所以我认为应该是高书记已经采取了行动,否则一般人还无法指挥的动国安人员

    邪端台直视夏想的眼睛片剪。见他冷静之中透露着一股沉思,心想朝度一直对夏想信任有加,以前自己没有和他打过交道,不清楚他的为人。今天一见小伙子确实也有点遇事不慌的镇静,还算不错。

    邪端台微一思忖,笑了一笑:“你的分析是对的,公安厅副厅长燕歌是高成松的人,他和国安局关系密切。而且国安局中也有他的亲信。

    不过”监视和监听都不怕。我们做的是正义之事,行得正站得稳。哪里怕他一些偷偷摸摸的伎俩?”

    说完,邪端台站了起来,在客厅中来回走了几分钟,以一副命令的口气说道:小夏,你继续和高建远接触,能拖一时是一时,如果能将他留下,算你大功一件。”然后他又看向宋一凡,小凡,回去转告你爸爸,让他假装没有现有人监视,和平常一样上下班,等我一旦动了计划之后,再进行下一步的接触,”

    夏想和宋一凡离开了邢家,天色已经到了下午,不知何时天空已经积满了乌云。阴云密布的。月的燕市。秋风吹来,寒风已经颇有威力。宋一凡穿得单薄,冻得有点瑟瑟抖,夏想就说她:“赶快回家。不要美丽冻人了。记住,要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

    宋一凡噘起了小嘴:“一点风情也不懂,见我冷,就该非常伸士地将衣服脱下来,替我披上,或者抱着我,给我取暖。你说你一点男人情调也没有,怎么让曹姐姐喜欢上你的?”

    夏想伸手掏出钱包:“我借你几百元,旁边有一家商厦。可以去买件新衣服。”

    “真没劲。”宋一凡打了夏想的手一下,将他的钱包推到一边“不理你了,我走了。”

    宋一凡说走就走,伸了一辆车,理也没理夏想,扬长而去。

    夏想挠挠眉毛,放了公以宋一凡的脾气,相信她整个高中生涯都会安全度过。现在的男生懂得礼貌的很少,想入了宋一凡的眼,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夏想就回到了曹家。

    曹殊慧正等得集急,一见夏想回来就扑入他的怀中,关心地问道:“你太吓人了,一出门就是一天。一个电话也没有。我也不敢打电话给你。怕影响你。”

    夏想抚摸着小丫头的头,闻着她身上淡淡的体香,心中却没有一点旖旎的想法,只是觉得好累,好想在她的怀中好好睡上一觉,就说:“给我做点饭吃,饿了。吃过饭后。早点睡觉,今天事情太多,有点、累了。还有慧丫头,以后不要总担心我。我没事,是大人了,也会照顾自己了。”

    “哼,我不担心你担心谁?你是我的未婚夫!”曹殊慧这一句话说的理直气壮,也非常气势,夏想听了心中一暖,只有真正爱你的人,才会时刻将你放在心上,将会对你有一种近

    小丫头还挺能干,不一会儿就做好了热气腾腾的饭菜,夏想就和她一起吃饭。家中没有别人,曹殊君平常也懒得回来,二人俨然过起了二人世界。

    小丫头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吃着吃着,突然脸颊飞红,不好意思地看了夏想一眼,又飞快地移开目光。

    其实今天倒是一个难得的拿下小丫头的机会,只是夏想心事重重,实在是提不起兴趣,而且他也不想和小丫头的第一次潦草行事,想要有一个比较完美的第一次,想和小丫头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所以他吃过饭后,草草收拾了一下。又安慰了小丫头几句,就早早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他就回到了安县。

    对于以旅游和农业为支柱的安县来说。进入冬季,事情就明显少了起来,整个县委大院也显得懒散了不少。不过几大项目还在进行之中。目前除了风景区的景点扩建工程因为收尾的原因,进展缓慢之外。度假村项目和公园工程,还在如火如荼地兴建之中。

    公园项目因为土建项目少,现在基本上完工了百分之七十,再有一个月左右即可对外正式开放。度假村因为土建项目较多,现在已经完成地基部分,开始了地面上的建筑施工。

    至于县委招待所的改造。也接近于竣工的边缘。齐亚南很聪明,不愧为经营酒店行业的行家,整个招待所外墙做了重新粉刷,既省钱又省时。里面的各项设施全部一遍,所用的用具都是由齐氏集团统一采购来的,价格也比外面便宜不少。服务员的重新培和上岗,也由齐氏集团专门的部门负责。可以说,当一个公司形成规模,形成集团化之后,做起任何事情来,都很轻松随意。因为每一个集团都会有专门负责每一个环节的部门,身为总裁。只需耍调配集团的中层人员,吩咐指令下去就可以了。

    夏想一上班,邱绪峰就打电话让他过去,说是有事要谈。

    邱绪峰的办公室中,多了几株盆栽。夏想对盆景没有研究,只是觉的很好看,却叫不上名来。

    邱绪峰笑眯眯请夏想坐下。第一句话就让夏想吃了一惊:“夏县长。最近有没有现身后多了尾巴?”

    邱绪峰是什么意思?

    不得不说,夏想还真被他吓了一跳。有人跟踪他的事情,现在就宋朝度几个人知道,连李丁山他都没有告诉,邱绪峰怎么会知道?随即一想就明白了几分,就含蓄地一笑:“邸县长也听说了?”

    “嗯,是国安局的朋友告诉我的。”邱绪峰笑容之中没有恶意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想几眼。又说。“说起来都不合规矩,不过既然高书记乱下命令,有些人看不惯,透露一些消息出来也是正常,你说呢夏县长?”

    夏想明白了,肯定是邱家和国安部门有良好的关系,所以燕省的国安局才会有人向邱绪峰透露消息。既然他当面说了出来,显然是有意示好,夏想也要有所表示才对,就说:“谢谢邱县长提醒,只是事情比较复杂,为了不让您惹上麻烦,还是不要多管这件事情为好。”

    邱绪峰看了夏想片刻,摆了摆手。呵呵一笑:“夏县长说的什么话?我虽然只是一个。县长,和省委书记相比有天壤之别,不过也有坚持正义的勇气。我坚定地支持你,有任何需要我出面帮忙的事情,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我一定义不容辞!”

    难得邱绪峰也有如此慷慨激昂的时候,夏想站了起来,郑重地说道:“谢谢邱县长,您的好意我会记在心里,如果真有需要您出面的时候。我来麻烦您的时候,可不要怪我才是。”

    一直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夏想还在仔细回想邱绪峰今天反常的表现。思前想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估计邱绪峰也和梅晓琳一样,从特殊渠道知道了高成松即将下台的消息,所以才会向自己示好,卖一个不费力的人情给自己。

    萧伍在帮夏想解决了跟踪事件之后也注意到了蓝袜也是在暗中帮夏想,就过去主动和蓝袜搭讪,其实也走出于想保护蓝袜的目的。不料二人一见如故,聊得倒是十分投机。萧伍后来向夏想汇报工作时。还专门提到了蓝袜,问了几句蓝袜的情况。让夏想心中猜测,难不成今生萧伍和凤美美没有缘份走到一起。改成和蓝袜有戏了?

    随后夏想又接到孙现伟的电话当然,现在除了公事之外。他对外联系的都是新号码,他不相信他的新号码也能这么快被人监听,因为他办理号码的时候,用的是别人的身份建远还是没能抵抗住巨额利润的诱惑,被萧伍和朱虎的联合表演拉下了水,当然,也少不了孙。现伟躲在幕后的功劳。现在已经进入了审计阶段,也就是说,高建远的资金已经被冻结,暂时无法转移。

    好事,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夏想听到孙现伟的消息,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费尽心机总算是将高建远的资金冻结,没有了钱,高建远应该不会再仓促逃到国外了吧?

    一切都在朝着预定的方向展,接下来,也该正面战场卑所行动了吧?

    三天后,燕市再传来令人震惊的消息,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徐德泉因涉嫌严重传纪,被正式双规。一时之间,燕市及所有区县。都惊讶不已。

    消息传到安县之后,所有人都心中明白,厉潮生案件引的第一波浪潮,才刚刚开始产生深远的影响,,

    消息在第一时间传到了高成松耳中。

    高成松第一次产生了惊慌一因为突然想起高建远的事情,而在常姜会主动退让,同意让省纪委拿下徐德泉。不过当他听说高建远没有听他的话,还是没有将钱转移出去。还和江山房产达成了协议,现在领先房产的帐户进入审计阶段,暂时无法转移资金,顿时又气又急,冲高建远了一顿火,勒令他立复出国,钱先不要了,,

    同时,高成松也意识到当初仓促答应对徐德泉立案,是一步重大失误。徐德泉被双规的消息一经传出。高成松再联想到高建远被夏想套州。过来原来对年的聪明兰外在别下年。分,合作。是连环计,一明一暗,配合得天衣无缝。他才知道,必须要让高建远出国了。再晚的话,恐怕真的来不及了。

    高建远口头答应着,却没有付之行动。巨大的利润诱惑象一道绳索。紧紧把他拴牢。谁也无法拒绝投入元可以赚回元的商机,况且蒋伍和朱虎的表演又非常逼真,让他深信不疑,认为二人就是得了天大便宜的暴户,有钱却没有头脑,大好时机岂能错过?

    没有多少商业经验的高建远,却又一厢情愿地看轻萧伍和朱虎,对高成松的劝告也是置若罔闻,没有听从高成松的话,而是偷偷藏了起来。等待审计完毕之后,好从萧伍和朱虎手中套到资金,然后再远走高飞,,

    徐德泉事之后,高建远还没有意识到危险,认为一个市委秘书长的倒台,不会掀起多大的风浪,更不会牵涉到省委书记,因为他也清楚。要查一个市委常委,必须省委书记点头才行。既然父亲点了头,可见徐德泉也不会牵涉到高家。

    并没有多少政治头脑的高建远一边应付高成松,谎称他已经办好了出国手续,一边催促审计部门,尽管审核完毕。还让严小时和萧伍、朱虎时玄保持联系,以便随时和江山房产进行沟通。

    一张无形的大网,已经网住了许多人,而且还在慢慢地收紧。

    只是谁也不知道,网,什么时候收拢?而收网的手,又在谁的手中?

    时间进入了四只口月,天气渐冷,然而与天气越来越冷相比的是,高成松的心,却如同跌入了冰谷之中,冷到了极点。

    他先是现了高建远居然还偷偷的留在燕市,不但没有办好出国手续。还在暗中和夏想接触,试图大赚一笔,直把他气得差点心脏病作。他找到高建远之后,连骂带打,平生第一次动了高建远一个耳光,怒不可遏地骂道:“是命重要还是钱重要?你这个混帐东西。赶快给我滚到国外去,现在立刻动身,一囊也不能停留!”

    高建远在高成松的逼迫之下,万般无奈,只好收拾行李离开燕市,前往京城。临走的时候,他还不放心,又悄悄给严小时打了一个电话。严小时得知之后,又立刻通知了夏想。

    而夏想又通知了邪端台。

    随后,邪端台就一个电话通知了京城,就在高建远刚刚步入机场的一刻,就被已经等候多时的专案组的便衣人员抓获,随即控制起来,关押在京城中一处秘密地点。

    对此,哥成松一无所知,还以为高建远已经出国。

    更让高成松丧气的是,他安排人监视宋朝度和夏想,不但一无所获。还反而被夏想捉弄了一番。无奈之下,只好全部撒回监视人员。因为燕歌找他诉苦,说是国安局内都有反对声音,让他很难做。高成松只好沮丧地挥手同意了,他心中闪过一丝悲哀,墙倒众人推,看来,高家倒台的日子真的不远了。

    难道老长真的一点也不保他了?高成松几次给老长打电话,老长要么以不方便插手为由拒绝。要么就说他现在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现在正在修身养性,不关心政治了”高成松气得摔了电话狠狠地将老长痛骂了一顿。以前要不是他事事为自己撑腰,自己能落到今天这般下场?现在到好,自己眼见就要走向顶峰,可以再向前迈进一步。他撒手不管了,不是故意把自己高高捧起,然后重重摔下吗?

    其实高成松也知道他的地位炭可危。不过和大部分人一样,他也心存幻想,一是想竭力保住自己省麦书记的宝位,一直干满本届再说。然后再退下来,再干一届人大主任。也算功德圆满,可以安心养老了。二是最好能揪出幕后黑手,在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将宋朝度和夏想等人一网打尽,保他在燕省政令畅通,没有可怕的政敌,也好在最后两年的任期内,大力培植自己的力量,为以后退到幕后早做打算。

    但现在他和京城的联系渠道虽然也算畅通,却总有一种接触不到核心机密的无力感,也能感觉到老长也好,平常关系不错的人脉也好,总有一种应付了事的不耐烦,尽管话也说得很委婉,他也能感觉到隐隐约约的敷衍。

    高成松现在对宋朝度和夏想恨之入骨,恨不得亲手提上一把刀,将二人当场杀死。就象早年他在乡下杀猪一样,一刀下去来个痛快。宋朝度和夏想是钝刀子割人,让人又痛又难受,却又一下又死不了,不上不下的非常难受,简直比杀了他还痛苦!

    宋朝度是阴险狡诈,夏想是笑里藏刀,二人一暗一明,配合得天衣无缝,简直就是绝配。高成松自从想到了宋朝度是幕后推手之后,再联想到以前种种机缘巧合之事,比如夏想被抓之后,突然之间市纪委就出了大事,再比如夏想暗查厉潮生。明着又拖住高建远,而宋朝度就躲在背后,先将沈复明抓走,又将徐德泉拿下,下一步该是谁了?

    武沛射

    高成松猛然打了个激灵,忽然真得浑身冷。如果说拿了厉潮生,双规了徐德泉都不足以对他造成致命威胁,甚至沈复明被中纪委带走,也没能让他感觉到危险来临,一旦武沛勇被正式立案,就意味着京城已经默许要对他动手了!

    武沛勇就是最后的风向标,就是他能不能保住省委书记宝位的一个,!

    防:说话算话,昨天到了劲票。今天一万一千字!先送上大章大声求一下,反正老何努力了,也尽心了,兄弟们再不给,再让我们的名次继续下滑,我也无话可说了。

    祝兄弟们周末愉快。在此立一个承诺,只要当天到凹票,第二天就一万二。当天过百票,第二天就三更一万五。反正只要有鞭策就有动力,你们敢投。我就敢不睡觉地写个不停,看谁厉害!嘿嘿。就这样。不看广告,看。阅读最新童节就洗涧书晒细凹姗齐伞</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