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349章 将破未破的燕省局势

《官神》 第349章 将破未破的燕省局势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且织部部长张星水因为即将调离燕省,所以也就没有了忱愕山不过心中也隐隐有些后悔早先活动过早。要调到外省。没想到现在燕省迎来了这么一个大好的机遇。虽然说由省委组织部部长直接升到省长的先例很少,但燕省现在是非常时期。说不定也可以开一个特例!

    不过他调到邻省的事情已成定局。无法更改,只好望之兴叹。

    夏想听到高成松下台的消息时,正和梅晓琳在常山饭庄吃饭。因为近来和梅晓琳接触较少,梅晓琳找了一个机会,说夏想过河拆桥。厉潮生案件一了,就把她抛到了脑后,话语之中颇有一些哀怨的味道。夏想无奈,只好以请吃饭为由赔罪,梅晓琳矜持了一秒钟,就答应了。

    听说夏想要请梅晓琳吃饭,方格腆着脸非要跟着掺合,夏想没说什么。梅晓琳却一口回绝,丝毫没给方格留一点情面。

    好在方格在梅晓琳面前已经练出了厚脸皮,嘻嘻一笑就挠头走人。

    梅晓琳找夏想,当然不是为了吃饭。而是有事要和他商量。

    “家里还想给我订亲,我身体有这样的病,怎么能嫁人?你说我该怎么办?”梅晓琳看似一脸忧愁,实际上还是没心没肺地大吃大喝,丝毫不顾及淑女形象,她将一片肉片放到嘴中,边吃边说,“哎,你帮我想想办法,你鬼主意多,坏心眼也多,帮我想一个既能让我不嫁人,又让家里不再逼我的好办法。事成之后。我必有重谢。”

    夏想哭笑不得,她求人办事,还不把话说得好听一点,张口闭口都把自己当成坏人,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又见她大快朵颐的形象,不由笑道:“你就不能淑女一点?吃大块肉片,也不怕长胖?”

    “在你面前就不装淑女形象了,太累了。现在我也不怕长胖了,反正我已经打算一辈子不嫁人了。爱美不美,自己高兴就不成,不怕没有形象。女为悦已者容。没有人能够让我动心为他特意打扮。所以该吃吃,该喝喝,做回自我。”梅晓琳说话,又吃了几口拨丝苹果。

    夏想无奈地摇摇头:“我想不出来什么好办法,你和家里的事情;还是你自己解决为好,我就不掺合了。我倒是想问问,你们梅家对高成松的下台,有什么看法和想法没有?。

    梅家好歹也是京城中的大家族。夏想并不清楚他们的具体势力范围。但梅晓琳能来安县,证明他们在燕省也有足够的影响力,故而有此一问,也想探探梅晓琳的口风。

    “高书记变成了高主任,无非是把他放到火上烤一烤,不是什么好事。”梅晓琳并不太关心高成松的去留,相比之下。她对自己的婚姻大事的担心,远胜过目前的燕省局势,“说正经的,你就愕帮我想想办法,怎么样说服家里,不让他们再烦我。你如果不帮我想办法,我跟你没完

    梅晓琳干脆耍赖。

    夏想无奈,他不明白同样身为官场中人,为什么梅晓琳好象对局势一点也不关心?好歹她是县委副书记,是大有前途的年轻的副处级干部。燕省的官场地震,也能影响到她的切身利益,她怎么好象置身事外一样?

    夏想知道梅晓琳的问题不解决,他提出的问题,她绝对不会正面回答。只好认真地想了一想,说道:“不好办,,家里关心你的终身大事也正常,想想你马上就刃岁了,也确实年纪不小了。再不找人嫁了,恐怕以后真不好嫁了。你出身大家族。一辈子单身的话,可能性不大。不过如果你实在不想嫁人,可以和家中商量一个折衷的办法,比如说抱养一个孩子,说是是你亲生的。孩子的父亲出国了,或者说走出意外不在人世了都行,反正就是来一个死无对证。你有了孩子。也算有了依靠,家里也不好再逼你。毕竟一个大龄女人,再带一个孩子,想要出嫁,恐怕也没有男人会娶

    梅晓琳听了,气得不行,赌气似的将筷子一扔,说道:“出的什么馊主意?让我抱一个孩子养,亏你想的出来,真是没智商!你说我从哪里抱一个孩子?还说是我亲生的?未婚先育,家里非把我打死不可。不行,绝对不行。”

    夏想就嘿嘿一笑:“你不是说我坏主意多吗?我出的当然是坏主意了。反正听不听由你,我只管说。剩下的事情就不管了。”

    “真有你的,真够无耻的,我算是服了你了。”梅晓琳索性一挥手。又从桌子上捡起来筷子,重新吃了起来。没吃几口,又眼睛一亮。“其实你的主意臭是臭了点,不过想来想去,也能逼得家里哑口无言。行,就这么办了。”

    夏想无语了,只好埋头吃菜。吃了几口,却又听梅晓琳说道:“其实我们梅家也是希望高成松倒台。他在燕省主政几年来,搞得燕省天怒人怨,丹乎没人说他好话。不过还保留他省人大主任的职务。会不会还有后招?”

    夏想支起了耳朵听,梅家自有他们的渠道,或许另有内悄透露也说不定。

    “吴家想空降吴才江来燕省当组织部部长,我们梅家表示反对。没想到的是,邱家也暗中反对,再加上现在高成松下台,燕省进入了叶石生时代叶书记和吴家的关系可是非常一般,和邱家的关系好象不错一只是好象”也吾隐约听别人说以他肯定会典决反对吴才江必,,梅晓琳知道的还真不少,一口气向夏想透露了不少内情,“不过,叶书记和我们梅家的关系,还说得过去,不远不近。”

    说完,梅晓琳瞥了夏想一眼,不满地说道;“好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还有什么要问的?今天你请我吃饭才花了不到四元,就得到了这么多有用的信息,这笔生意可是赚大了。”

    夏想直叫屈:“我还帮你出了一个。绝好的主意,智慧可是无价之宝。”

    “拉倒,少提你的馊主意。”梅晓琳托着下巴,一脸上愁地说道。“我从哪里抱养一个孩子?说来容易做来难,何况抱来的孩子一点也不亲,不如自己亲生的好。你说。要是我自己亲自生一个孩子,好不好?医生说,我可能生不了孩子,只是可能。没有说绝对。”

    夏想大窘:“你想自己生也行。你自己解决另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梅晓琳傻呵呵的问了一句,随即意识到了什么,脸一红,不敢看夏想,低下了头,“也是,从哪里找一个信得过的好男人?这年头,坏男人到处是,好男人和大熊猫一样,可遇不可求。而且还得让他不能有沾便宜的心理。还得不让他知道隐情,还,”也太难了。还不如抱养一个孩子省事。”

    夏想干脆不接梅晓琳的话,担心她口无遮拦之下,不定说出什么让人尴尬的话,就急忙说了几句别的话,然后就匆忙结束了和她的饭局。

    从梅晓琳的话中虽然没有得出太多有用的信息,但也让夏想放心不少。先是吴才江的燕省组织部部长之梦恐怕会破灭了,其次,既然梅家和叶石生关系可以,想必梅晓琳还会在燕省继续展下去,至少也要升到厅级再说。但邱家和叶石生关系良好,说不定邱绪峰会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也未必,叶石生的性格好象比较软,行事风格喜欢综合考虑。

    关于叶石生,夏想了解很少。只知道他在高成松的阴影之下,一直非常低调,低调到不象一个省长,甚至风头还不如常务副省长范睿恒。此次他顺利接任省委书记,到底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执政风格?是依然低调做事,还是突然锋芒毕露。高调推行他的施政弈针?

    省委书记对一省政策的影响是决定性的,一个强势的省委书记,会给整个燕省带来不小的变故,从制定各项方针政策,到人事上的变动,都有可商甥响到所有县处级以上的干部。

    夏想回到办公室,先是查看了一会儿文件,了解了一下各项工程的进度,还没有看完,就听到门一响。方格推门进来。

    “夏哥,李书记让你上去一趟。找你有点事儿。”方格笑嘻嘻说完,却站着没动,显然他还有话要说。

    “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别吞吞吐吐的。”夏想见他的模样就知道他肯定另有想法。

    “这个”夏哥,我爸的一个同事给我介绍了一个女朋友,我不太喜欢。不过好象她家和我家有点什么渊源,我爸挺愿意联姻,挺认可她。天天给我施加压力,让我和她交往,我该怎么办才好?你在这方面是专家,给我出出主意。”方格说出了心事。

    夏想哑然失笑。

    得,什么时候自己成了婚恋专家了。刚刚帮梅晓琳出主意解决她的私人难题,现在到好,又来了一个方格,要自己帮他出主意,真是杂事一箩筐,他连今后燕省的局势走向还没有分析好,结果琐事却接踵而至一但方格不是外人,又不得不帮。

    只好问他:“她有什么不好。你不喜欢人家?长得不漂亮,个子不够高?人不温柔体贴?”

    “不是,都不是,她漂亮大方,个子也不矮,身材还不错,少说也是千里挑一的人材,可是不是我的菜。你也知道。感情勉强不来,我和她就是不来电。”方格愁容满面地说道,“我另有喜欢的人了,虽然她没有她漂亮,不过我总觉得她才是我的最爱。”

    “梅书记?你不会对梅书记还念念不忘吧?”

    “不是,不是梅书记。”方格连连摆手,“梅书记对我来说,已经成为了美好的回忆。我现在新喜欢的女孩是”蓝袜!”

    夏想倒没有多少惊讶,蓝袜确实有她的迷人之处,不管是性格还是长相,也确实有吸引人的潜质,方格喜欢上她也不奇怪。

    夏想就好奇地多问了一句:“方部长给你介绍的女朋友叫什么名字?”

    “凤美美!”

    “哐当”一声,夏想手中的水杯失手落地,摔得粉碎!

    方格喜欢上蓝袜,夏想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但听到方部长为方格介绍的女朋友是凤美美,他当即震惊得一时失神,居然失了水杯一

    凤美美怎么会和方部长有渊源?前世她受尽委屈,宁愿到瑶池坐台,也不愿出面找方部长帮忙,是有什么不为人所知的隐情?

    主要是上一世最后一段时间,他除了和卫辛的纠葛之外,就和凤美美来往最多,一直觉得平生最愧疚的人是卫辛,其次就是凤美美。因为凤美美一直拒绝他的帮助,他并没有做出任何力所能及的事情来减轻她的负担。

    方格见夏想突然失态,也是吃了一惊:

    殿乎,你没事吧。怎么了纹是,难道你认识凤美美。”旧※

    夏想清醒过来,忙歉意地一笑:“失神了,想到了别的事情,没事”哦,我不认识凤美美。对了,你喜欢蓝袜,上一次可是套出了蓝袜的电话?”

    方格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没有,她太聪明了,不上当。这不,我找夏哥你,就是想请你帮忙,帮我和蓝袜从中牵牵线,事成之后,我必有重谢。”

    夏想不免莞尔,方格说的话,和梅晓琳说的一模一样。得。他还真成了婚姻爱情专家了,以后有机会。就帮方格介绍一下蓝袜也没有什么,就一口答应下来:“行,有机会我安排一下。不过我只管牵线。你能不能把蓝袜的心摘下。全看你自己本事了

    夏想不知道的是,萧伍一见到蓝袜,却先对蓝袜产生了好感,现在的他正在准备对蓝袜展开攻势。

    到了李丁山的办公室,李丁山第一句话就说:小夏,周末和我一起回燕市,到家里坐坐,史老想见你。”又顿了顿,想起了曹殊鬈现在是一个人了,又说,“带上殊冀一起,认认门。”

    对于李丁山的邀请,夏想是想也未想就一口答应:“好,没问题。史老最近身体还好?他老人家见我。是有什么好事不成?”

    李丁山笑骂:“不要成天就想着好事,史老想你了,见你一见也不行?你的尊老爱幼的美德哪里去了?”

    夏想嘿嘿一笑:“我是说,现在燕省局势刚刚大变,史老就要见我。肯定是有话要交待。

    李丁山有手指着夏想,笑了笑:“你呀你,总是能一眼看到事情的关键之处,,你猜对了,史老确实有些话要说。”

    夏想就势坐在沙上,他也想就燕省的局势,和李丁山交流一下看法。

    “李书记了解叶石生的为人吗?”夏想最关心的还是新任省委书记的性格。

    李丁山慢条斯理地说道:“叶石生性格绵软,他当省长时就行事非常低调,以我看,当上省委书记,也是求稳为主。以前制定的政策也好,包括现在的人事也好,都不会有较大的变动。而且燕省离京城太近,京中也希望以后燕省走传统路线。要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才行。

    在这一点上,叶石生肯定会比高成松做得更好。”

    “不过中央没有定下省长人选。想必也有多方面的考虑夏想抛出他第二关心的问题。

    “不错,省长人选才是我最担心的地方。中央没有同时宣布省长人选,可能也走出于平衡的角度考虑,要选一个有实干精神的人担任省长。也好和叶书记搭班子。”李丁山对燕省的政局也是十分关心,事关他下一步的仕途,不关心不行。

    “应该会是范睿恒接任省长吧?”夏想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范睿恒的可能性最大,虽然说范雾恒接任省长,对他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

    “正常的顺序之下,应该就是范睿恒了。除非再空降省长过来,”李丁山点点头,“不过,空降省长的可能性不大,按照燕省现在局势推测,空降一个省长过来,至少要一两年才打开局面,京中也不愿意在一个绵软的省委书记的领导下,再有一个外地调来的省长,会增加不少不安定的因素,不利于燕省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

    也是,上层考虑问题,不仅仅是讲究平衡的艺术,还有综合许多方面的因素,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最后才会任命。一省之地,乃是政治版图之中,最大的治地,涉及到千万百姓的生计,不得不慎重从事。

    省长的任命,恐怕就是完全打破燕省目前局势的契机。目前也没有什么好想,只有耐心等待了。不过夏想心中隐隐觉得,很有可能在省长人选的问题,唱一出好戏,同时又和高成松最后的下场挂钩,也就是说。最终还是妥协的产物。

    现在的燕省局势,是将破未破之时。

    周末,夏想就和李丁山一起回到燕市。约好时间之后,夏想就回到了曹家。

    曹殊慧也放学回到了家中。本来孙现伟送来的奥迫打,她一直不愿意开着上学,觉得有点招摇。曹永国一到宝市上任市委书记,她就觉得头上没有市长千金的光环,就开着奥迫”上学,正好省了夏想的接送。

    防:先感谢一下大家的支持。很好很强大。不过也许是我的错觉,还是确实如此,总感觉大家的支持是有,但总有一种绵软不太给力的感觉。我都夸下海口,一天田票的话,就更一万二,没想到,没达到预定目标不给我一个奋图强的理由?不给我勇往直前的勇气?要知道,我的动力全部源于你们的支持。我的兄弟姐妹们。现在正走向8月下旬,又是一个新的开端,我们不能再一直落后下去了,兄弟们。开始力吧,让我看看你们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也让我看看我的潜力。到底还能挖掘多少出剩余价值。

    以上,还是鞠躬感谢每一个投和打赏的兄弟,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打开电脑,然后一页页翻看书评,记下一个个熟悉并且令人感动的名字!</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