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386章 第一场政治角力

《官神》 第386章 第一场政治角力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燕省省委的大楼垂体是栋新建的盅层高楼。不讨在懈柑小办一公的,都是不太重要的部门。要害部门。都在主楼后面的三四层高的灰色小楼里面办公。

    不幸的是,夏想所在的信息处,正好在最高的主楼里面办公。

    穿过灰色小楼楼群,再向里走。就是一处不显眼的大院,里面有会议室,有办公室,还有几处单独的住宅。就是燕省真正的政治中心,常

    院。

    常委院又称常委楼。因为有一栋两层小楼是七八十年代的建筑,一直没有拆,后来经过几次加固和维修。外墙全部漆成红色,显得既幽雅又安静。院中种植有高大的杨树。很有一种前苏联的味道。因为两层小楼是常委院的主体建筑,而且所有的常委会议都在两层小楼中举行。所以外界又称常委院为常委楼。

    而常委楼因为被涂成红色的缘故,又称红楼。

    即使在省委大院办公,一般人也进不了常委院,因为门口有武警站岗。没有名省委常委之中任何一人的签字或允许,就是厅级干部也不能进入。

    夏想先到省委办公厅办公室,办理了交接手续。还好。接待他的是一个刃多岁的年轻人,虽然目光有些冷淡,但见夏想年纪轻轻就是信息处的处长,也不敢怠慢,手脚麻利地就帮夏想安排好了一切。

    不过夏想还是从他淡淡的疏离感之中感到了一丝不友好的气息。因为他在帮他办好手续之后,似乎打了一个电话请示了什么,然后就让夏想自己去办公室。

    正卑程序会有办公厅主管副主任出面接待一下,然后带领夏想到信息处做一下介绍。没想到,没有副主任露面,就直接把他扔到一边,让他自己去上班,恐怕自己是有史以来最冷清的上任的处长了吧?

    但夏想还是很有礼貌地表示了感谢,就一个人到了侣楼的信息处,看到了处长办公室,就自己推门进去。网进去,就见一个人正弯腰打扫卫生,听到门响。直起身来回头看了一眼夏想,不耐烦地说道:“你找谁?左边是机要局,右手是综合室,别走错门了。”

    看样子,只要见到一个人就对自己不友好,夏想就猜测,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应该是崔书记的嫡系了。至于主任是不是和崔向走近,他还不敢肯定。

    因为主任是由省委秘书长兼任的,省委秘书长是钱锦松,他来燕省两年多了,也没听说他和谁走得过近,似乎就是中间派。难不成崔向一冉任副书记,钱锦松就迅和他达成了一致?

    夏想驱散心中杂乱的念头。抬头看了冲他极不耐烦的年轻人一眼。

    说是年轻人,也比他大了不少。至少有玉岁左右,长得又黑又瘦,眼睛倒是挺大,乍一看,模样多少有点吓人。他黑着脸,见夏想还站着不动,就又说:“你谁呀?找谁?什么事?”

    真是典型的机关作风,脸难看事难办!夏想暗暗摇头,在省委机关工作的人,多半都有什么高官亲戚。一般来说,自己本事大不大不要紧。级别高不高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先摆出一副傲然的姿态,以便显示出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出来。

    夏想后世没少见过机关干部的脸色。说实话,还不如工作在基层的乡镇干部可爱,至少他们有踏实肯干的一面。在机关的人,往往自以为见多了高官权贵,就以为他们自己也是高官了,都养成了本事不大脾气不小的坏毛病。

    夏想反问:“你叫什么名字?谁让你打扫办公室的?”

    黑瘦男一愣,估计也是今天受了谁的气,立刻气势汹汹地说道:“我问你,你到问起我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这是省委大院,不是什么闲杂人等都可以进来的地方。我告诉你,赶紧有事说事,没事就给我出去!”

    语气非常不客气,如同呵斥一样。

    夏想本幕对来省委办公厅信息处就有点不满,他再大度,也是一个。人。不可能做到心中没有一点气生,况且今天一来报道,摆明了已经有人暗中安排了一切,就是要故意冷落他。给他难堪,否则一个处长上任,连一个副主任出面介绍都没有,也太寒酸了点。

    夏想也明白,比起县里,省委大院的机关里面。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更疏远,人也更趋炎附势。也可以理解,在省委大院工作的人,哪一个没有亲朋好友在某全部门当头头?说不定一个不起眼的人就是什么副省长副部长的亲戚。几乎人人谨小慎微,又几乎人人眼高过顶。

    但面对故意冷落和明显的排挤,夏想还是有点气愤。没想到,一个下属说话还挺横,就算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也是素质不高的表现,就冷冷说道:“让我出去?恐怕你还没有资格,因为你现在在帮我打扫办公室!”

    黑瘦男惊呆了。

    黑瘦男石叫张子一,走信息处的科员。本来今天不该他值日,但昨天斗地主时输给了同事,就被罚今天替新处长打扫卫生。他心里一百个不乐意,因为有关新处长的传闻。在他没有上任之前,已经在信息处广为流传了。

    关于夏想的事迹,信息处的一帮人其实也是道听途说的多,真实的少。但所有人都对新任领导有好奇心理。结果打听出来夏想才2”,让所有人都大吃惊的同时又大为不机关里顺,混要升职无比困难,名额有限,而人又太多,信息处刃多岁没有级别的大有人在。连科级也不是的也很多,好嘛,现在来了一个出岁的一把手,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然而随后也不知道是谁打探来的小道消息,说是别看处长才茁岁,其实人家未必乐意来当什么信息处的处长,因为人家在安县是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虽然只是副处。但大权在握,用不了两年,肯定能当上县长。谁愿意来半养老性质的信息处?

    消息灵通人士又得到了新的消息,是省里的一个重要人物看不惯夏想,特意借明升暗降的方法,将他调来信息处闲置。明是处长,实际上以他的年龄和资历,谁服?所以消息灵通人士得出结论,夏想上任以后,不但会抓不住实权,而且还会被副处长杨天客架空。

    杨天客都4o岁了,担任副处长多年。一直没有扶正,突然之间被一个小年轻压在头上,不生气才怪。而且以他在信息处多年的威信和人脉。谁会听夏想的话?

    大概夏想一来,就会天天喝茶看报。而且用不了多久,说不定连毛笔字也练上了。所有人都不无恶意地想,脾气挺犟的杨天客不知道会怎么样对付夏想虽然信息处实际上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可做,但机关就是机关,都要讲究一个谁说了算的问题。

    基本上,所有人都是一个期待着热闹上演的心态,毕竟信息处太沉闷了,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生。现在好了。来了一个小年轻处长,要压着的多的副处长,肯定会有激烈的争权事件生。

    而不巧的是。张子一正是杨天客的人。

    张子一自然要替杨天客打抱不平。认为上级对杨处长太不公平了,凭什么让一个小年轻来当处长?当然,他的不满之中还有自卑作崇,毕竟他都巫岁了,连副科都不是,被一个出岁的正处领导,想想就觉得面上无光。

    尽餐他百般不愿,但还是无奈之下愿赌服输,担任起了打扫夏想办公室的重任。正一肚子闲气时,夏想闯了进来,就让他好一顿火。以为正好可以趁机摆摆省委机关工作人员的威风。

    没想到,来人竟然是夏想。

    张子一愣了半天没有缓过神儿来。不对,处长上任,怎么也要有副主任陪同,做一次隆重介绍才算正式登场亮相,怎么他一个人就甩着手进来了?要不以张子一混了机关大院十几年的经历,也不会逮谁就和谁横。他也知道,省委机关大院不是谁都可以进来的。

    张子一今天犯了两个想当然的错误,一是认定夏想上任,肯定有人陪同。二是认为信息处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部门,一般重要人物不会来。尤其是夏想又年轻,一看就象是求人办事或是找人来了,他正没好气。以为找了一个出气筒,就作了出来。

    没想到,他直接和新任处长来了一个正面交锋。

    张子一就讪讪地笑了,想低头认错。不过夏想实在太年轻,就点拉不下脸面。主要还是觉得有杨天客撑腰,夏想被配过来当处长。也不会气势到哪里去,就淡淡地说道:“原来是夏处长?不好意思,没有领导陪同来做介绍,没认出来,夏处长别怪,机关大院,什么都认一个程序。上级领导不话,咱也不知道谁是处长是不是?”

    言外之意就是,就算你是处长,但没有副主任的引荐,对不起,你的命令传达不下去。

    夏想本来想拿出处长的权威来批评他几句,但一听他阴阳怪气的话。一想也是,没有正式引荐,就算自己是如假包换的处长,也名不正言不顺,任何事情都讲究一个约定俗成。

    夏想忽然又笑了,和他一般见识有什么用?自己以后面对的是崔向的倾轧和手段,至于一个信息处里面的争斗,他还真不放在眼里,就笑着挥挥手:“不用忙了,我自己来就行。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张子一!”张子一答道,为了怕夏想误解,还专门解释清楚。

    “张飞的张,孔子的子,一帆风顺的一。”

    和某个女名星谐音,名字起得倒有意思,夏想伸手从他手中拿过扫帚:“你去忙吧。”

    一般人在处长面前,都巴不得表现一把,张子一却顺从地将扫帚交给夏想,也不客气,说道:“那我先走了,夏,,处长!”连叫一个处长都很不情愿。夏想心想,看来自己不仅仅是不受崔向赏识,还不受信息处的人欢迎。嗯。事情有得好看了。

    张子一一走,夏想才有空打量一下他的新办公室”,

    与此同时,在省委大院的常委楼里,崔向坐在办公室里,紧皱眉头。凝视手中的一份文件,陷入了深深的不解之中。

    文件是由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出的一份商调函,因为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和燕省省委之间没有隶属关系。所以不能直接出调令,而用商调函的形式出。

    商调函上明白无误地写道:

    **燕省省委:因工作需要。拟商调夏想同志到我部工作,如贵单位同意,请按下列第3项办理:

    、请将该同志的全部档案、近期表现情况材料寄来,待

    2、该同志委托我单位保存其人事关系和档案,请办理调动手续前来我单位办理保管人事关系和档案手续。

    3、经研究同意该同志人事关系、档案转出,能否安排。望函告。

    2卫年月口日

    对外贸易经济部是国务院大部。在刃另年正式更名为商务部,主要职责是拟定和贯彻实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和外商投资的具体政策、改革方案等等,权力不崔向就非常纳闷为何一个大部会突然之间出商调函,要调省委办公厅的一个小小的处长?更让他不解的是,明明夏想刚刚调进省委,前脚进门,后脚商调函就到,显然是算准了时间,有意为之。

    崔向脸色很难看,站起来身来,来到窗前看向窗外。

    窗外灰蒙蒙一片,没有什么景色可看。冬天的燕市一片衰败,就算常委楼绿化再好,也不过是一些常见的冬青罢了。地上满是落叶,北风一吹,原地打转,颇有一种萧条的落宾。

    怜如崔向此时的心境。

    为什么?为什么堂堂的一个大部。突然之间一份商调函过来要调夏想入京?要是别人还好说,崔向可以理解为贸经部确实需要人,确实从各个渠道了解到燕省省委有他们需要的人才,但是夏想则完全不同,因为他是有意将夏想调入省委闲置,是将夏想放到他的眼皮底下,不让他成长起来,成为他的绊脚石“不成想,京城之中也有人伸手过来。要帮夏想一把?

    崔向完全是从政治事件的角度看待贸经部的商调函一事,虽说燕省省委完全可以一口回绝贸经部的商调函,随便找个理由不放人就是了。贸经部也不能拿燕省省委怎么样!但不能只从事情的表面看待问题。谁知道是何方高人出手,才请动了贸经部出了商调函!

    商调函事调夏想入京也不是大事,最让崔向头疼的是,摆明是有人在暗中故意和他作对,故意给他难堪他不是网调夏想么省委办公厅吗,好,就立刻有别人调夏想到贸经部,这叫针锋相对。

    也是一种寸步不让的对立!

    放人还是放人?不放,倒也未必因为一件小事就得罪了贸经部,而导致燕省和贸经部关系紧张。放人,自己的颜面何存?夏想事件是他一手促成,其他常委嘴上不说,谁心里不明白他的用心?都是老官场了。精明得很。一旦自己退让,就等于输了一局,就会让辛辛苦苦树立起来的强势形象弱上几分。

    崔向左右为难。

    他回身又坐回到椅子上,目光不经意落到办公桌的一个盒子上面,忽然之间就又想起了在夏想的婚礼之上。范睿恒突然派出秘书送出锦盒的一出好戏,不由冷笑几声。

    范睿恒的用心,崔向不用猜也能的出结论,就是为了混淆视线,拉拢人心。混淆的是别人的视线,拉拢的是夏想的人心。

    范睿恒也看上了夏想的人脉?难道他就不怕被夏想抓住小辫子然后给掀下水?

    混淆别人的视线?别人是不是摸不到头脑崔向不清楚,反正他对范睿恒的做法不以为然,认为他的伎俩水平有限,不大气,感觉只是故弄玄虚罢了。

    但崔向又不得不承认,范睿恒其实还是有些手段的,因为到底锦盒之中装的是什么,连他也感到好奇。不过除了范省长的秘书亲自送锦盒之事流传一时之外,锦盒里面的东西。一直没有任何风声传出,没有人知道到底装了什么宝贝。

    再想到以前范睿但的儿子范铮和夏想也有过一段交往,崔向就突然之间有些心浮气躁,感觉最近虽然他和范睿恒在一起大事上保持一致。但到底是谁得的利益更多?别到时突然现他被范睿恒给利用了,可就后悔也来不及了。

    范睿恒已经是省长了,不出错的话,肯定可以任一届省委书记。而他和范睿恒年纪差不多,但还是副书记,正常顺序必须要当一届省长才能再进一步,当上书记。时不我待,他没有做出什么成绩,进不了上层的关注人选之中,能不能当上省长还要两说。

    范睿恒不用赌,他只要按步就班走下去就可以。但崔向必须赌,否则就可能只做一届副书记,就到人大、政协养老去了。可以说,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刻不容缓!

    防:8月即将结束。鞠躬感谢兄弟们陪我走过火热的8月,最后时玄。兄弟们依然力挺官神,老何心中感激,无以言表。口月将会一如既往保质保量地奉送给兄弟们精彩的篇章,在此请兄弟们继续砸票给官神,同时强烈呼吁口月的保底。因为老何的书,从来都是在最后才冲到榜的前面,在开始的时候,力度不够。老何希望口月份有一个开门红,希望明天一天的保底能冲到四票。难道就没有,四个兄弟将保底投给官神?在此老何郑重承诺,明天过百,三更!

    最后再次感谢兄弟们的大力支持,感谢每一次的打赏和每一张。感谢每一个订阅官神的支持正版的兄弟,感谢每一张票!,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杠,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