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397章 登高者

《官神》 第397章 登高者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二肖敏在夏想怀在熠县时,就对他印象不为有机“协提出要调夏想回燕市,就让他格件留意起夏想的一举一动。后来坝县打通山路,开旅游,经济大步迈向了新台阶,表面上是李丁山的功劳。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是夏想在背后出谋划策,现县有繁荣的今天,夏想功不可没。

    后来夏想调回燕市,他也断断续续在和陈风的联系中,听到夏想的点滴。虽然不多,也没有刻意关注他,但还是一听到夏想的事迹就放在了心上。此次他调任单城市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是他的政治生命中一次重大的机遇。在单城市的市长任上。如果做出了政绩,以他现在的年龄,再做一届市委书记,还可以在退休之前,以副省级的级别到人大、政协养老。

    在临来单城市之前,王肖敏就仔细研究过单城市的历史和现状,也将单城市和燕市做了详细的对比。就现单城市近些年在经济展方面。已经远远落后于其他的兄弟城市了。

    最早在燕省成立不久,排车牌号码时,是按照当时的经济规模排序。燕市第一,秦唐市第二,单城市第三。几十年过年后了,单城市的车牌还是燕打头,但单城市的经济在燕省已经排不到前三名了,去年排名第,今年第6,明年能不能保住第6名还不好说,,王肖敏在还没有上任之前,就已经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单城市产业结构老化,全市轻工业落以前红火一时的棉仿厂。现在一片调零。都处于破产的边缘。全市的重工业也不达,当然也不能完全说不达,单城市钢铁总厂号称全国三大锢铁基地之一,总资产劝多亿元。职工2万人,具备了年产劲万吨锢的综合生产能力。但单钢庞大是庞大,但属于国有企业。生产效率低下,投入产出比低。人员臃肿,负担重。并不是王肖敏心目中的理想的重工。

    应该说,单城市除了单城钢厂以外,几乎就没有其他的重工业基础了。再有比较拿得出手的企业还有一家酒厂和一家羽绒服厂,可以说,单城市的产业结构非常不合理,高附加值的新兴产业几乎没有,基本上还是十几年的产业结构,在南方达省份早就完成了转型之后,单城市还和燕省大部分地市一样,沉睡不醒!

    从夏想在燕市城中村改造小组的表现,到他在安县任副县长时,为安县招商引资,扩建景区,兴建度假村。打通山路,等等,可见夏想出色的政治智慧和敏锐的商业头脑。尤其是王肖敏在仔细研究了夏想经手的所有商业项目之后,大大地吃了一惊。因为夏想看中的项目,全部赢利。达到了预定目标。

    招商引资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在可进外来资金之后,能够有持续的赢利点。

    王肖敏今天十分想见夏想一面的真实用意就是,他听到夏想是单城市人之后,就动了心思,希望夏想以一个单城人的角度,来阐述一下单城市今后的展思路。

    三人先是聊天。慢慢地王肖敏就步入了正题,说出了他真正的来意。

    夏想听了,低头不语。

    单城市的情况他也是心里有数。不止单城市,整个燕省都是差不多的一种状况,产业结构落后,人心思稳,进取不足,导致现在燕省在全国排名逐年下滑。正是因为燕省的经济状况一年不如一年,才在岭南省的投资面前,硬气不起来。

    也正是邱家的眼光独特,在牺牲了其他方面的巨大利益之后,终于力扶海德长入主岭南省。海德长本来在有望在京城大部里面任一把手。但在和邱家老爷子面授机宜之后。毅然决定前往岭南省。在其他家族还没有完全意识到,经济领域正在慢慢地成为改变政治格局的决定性力量之前,邱家已经抢先一步走到了前面。正是如此,海德长网上任不久,就遇到了邱绪峰事件,只一出手就决定了胜负。

    如果海德长早入主岭南省两年,邱绪峰也可以借助岭南省经济达的东风,在安县就能做出一番不小的政绩出来。虽然海德长为了当上岭南省的省委书记,在京城中等了一年多,但目前看来还是非常利算的事情。海德长当上省委书记不久。就接连出手。利用经济优势,替邱家挽回了不少劣势。

    可以预见的是,邱绪峰到宝市之后,可以更好地利用岭南省的优势。拉来投资和资金,一改在安县的束手束脚的劣势。和政治力量有时无法达到每一个地区的影响力相比的是,经济力量,却能在任何一个。地方显示出巨大的威力。就在前天。夏想已经介绍了邱绪峰和曹永国见了面,他也私下里告诉曹永国,邱绪峰能为宝市带来投资,尽可能让市长在安排分工的时候,让邱绪峰分管经济。

    再说到自前的现状是,就如燕市的钢厂和药厂一样,说是大型国企。实际上也是处于亏损的状态,只不过为了保持国企形象,为了几万工人的生计,国家每年补贴大量资金,年年用银行贷款冲抵亏损,才勉强不倒。如果一切按照市场规律,燕市钢厂和药厂早就倒闭了。

    但国情就是国情,必须要照顾一尤日的大型国企,否则很容易引社会问顾老旧圃策夏想也可以理解,但他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达省份可以成功地转型。而燕省的老旧国企要么靠吃老本,要么靠银行补贴,要么只有倒闭一条路可走?

    难道就不能真正地面对市场,到市场的大潮之中搏击一番?

    不是不能,是不敢,是责任不明确。

    作为保守的省份,因为思想传统的原因,在国企担任领导职务的人不是在经营企业,而是在作官。归根结底。还是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经理人,而是当一个政府官们担任领导职务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升官,为了下一步提升一级,而不是想方设法把企业做大做强。

    企业是不是效益好和他们能不能升迁没有必然的联系,谁还有心思去用心经营企业?反正熬上几年资历,再换个好地方升上一级,就可以舒舒服服地涨工资,涨待遇,至于他走之后国企的死活,与他一点干系也没有。

    燕省当年不是没有好企业好产品。在的年代中期,曾经一家手表厂全国闻名。当时表厂拍了一个传诵一时的广告,从直升飞机上扔下手表。在十几米的高空坠落到地,手表安然无总,依然正常走时,结果轰动一时,成为国内的知名品牌。

    还有当时名动全国的宇环牌电视机。也是国内屈一指的名牌。销量供不应求,许多人为买一台彩电,还要托人情排号,可见当时的热销情景。

    可惜的是,时过境迁,当年著名品牌的手表,如今连厂房都卖了。而全国闻名的宇环电视,现在已经沦落为配件厂,成为新兴品牌的附属品。

    想想就让人痛心。

    夏想还了解到的事实是,在期刊市场还没有兴旺之前,燕省的报刊杂志也是领先全国,有一本青春类的杂志行量曾经在同类杂志中排名第一!还有一份时政类的报纸,期行量也高达力万份,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让同行羡慕不已。

    然后自刃年代初,全国的期利市场开放之后,南方许多报刊异军突起,凭借新奇和全新包装,迅占领了市场。而燕省的青春类杂志,由最初的田万的行量,迅萎缩到8万,甚至到今天已经不足3万!更可笑的是,青春类的面对青年的杂志,主编竟然是一个田多岁的老头一

    以老年人的思维办青春杂志,能把握市场脉搏就怪了!而时政类的报纸,自从换了一个主编之后,行量每年下降一万。到现在市场份额已经只有8万份的行量了。时于一份报纸来说,8万份的行量,基本上就要降到了生死线上。而主编从来没有觉得是他的原因,还要琢磨如何更进一步,到燕省日报当一个主任。

    夏想每每想起燕省在市场大潮中。和达省份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就不免心痛。只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他也只是空想而已,影响不了任何人的决定。

    甚至在后世燕币好不容易又出了一个全国性的知名企业一四牛集团。四牛集团是集奶牛饲养、乳品加工、科研开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产销量一直高居国内同行业之。却突然间出现了尿素奶粉事件!结果一夜之间,四牛集团跌落尘埃。再也没有恢复到全盛之时的盛况。原先收购的许多中品牌也四分五裂。

    太多的经验教,太多的血泪事例,只是在夏想在基层为官时。一心扑在基层的建设之上,很少想到全局想到整体。现在在省委办公厅工作,在信息处接触到了大量的信息和材料,又和王肖敏面对面坐在一起。让未来的单城市的市长开口问他对单城市产业结构调整的看法,再联想到最近京城中上层对燕省的不满和敲打,夏想心中沉淀许久的许多想法都浮现脑中,就有了一种厚积薄的感慨。

    果然是登高者,望远!

    不过想到自己的身份,显然站在一个市长的高度来对单城高的经济指手画脚,是非常不合时宜的。王肖敏再客气,再对自己表现出亲近。他毕竟也是一市之长。他向自己请教,是没有市长架子是平易近人的表现,如果自己夸夸其谈指点江山,就是不识时务自高自大的作派。

    夏想就谦虚地说道:“王部长问我,相当于问道于盲了。

    我在基层最高做到常务副县长。现在也只是信息处处长,不管是资历还是境界,都达不到纵观全局的层次。让我对单城市的展表看法。恐怕要让您失望了。再说,单市长对单城市的了解,远在我之上,更有高屋建瓶的大局观

    毒肖敏和单士奇对视,二人会心地一笑。

    单士奇感慨说道:“小夏,平心而论,我和曹书记虽然不算至交好友。但也算一见如故,现在也是有些交情,对于你,我也是当成晚辈看待。你在燕市城中村改造小组的所作所为,在安县做出的成绩,别人或许不清楚,却瞒不过我和王部长。我和王部长趁今天你弟弟结婚的日子来和你见面。有些事情不说大家也心里清楚,是为捧场”但那些不是主要的原因,而是因为我觉得这样的机会,大家坐在一肥。丁以放松可以不论身份。轻松的聊天门你别当我是单城略册。也别当王部长是组织部长,就当我们二人是你的长辈,当然,是朋友也行,就是随意说说话,谈谈对目前局势的看法。”

    王肖敏显然和单士奇的圆润不一样,他板起了脸色,不快地说道:“小夏,谦逊是好事,但要分人。你和陈书记的关系就不用说了,我和陈书记也是多年的交情了,要不我们也不会坐在一起。你有多大本事。有多高的眼光,我心里有数。否则我也不会开口和你讨论单城市的经济结构问题。我上任市长以后。身边还会缺少经济方面的专家?我之所以和你讨论,是看重了你与众不同的眼光,还有对市场的准确的把握。当然,如果你觉得和我见外。不说也没有关系,我不强求。”

    王肖敏的话几乎是冷冰冰的。不带一点感**彩。单士奇就有点尴尬,见气氛不太友好,就想打圆场。

    夏想却笑了:“王部长见笑了,我不是矫情,也不是和您见外,而是确实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单市长担任单城市市长多年,应该也是心里有数,单城市和燕省的其他地市一样,保守而缺乏进取精神,倒也不能完全怪政策上的原因,和燕省人的性格也有关系。燕省人一向保守。宁肯在家中受穷,也不愿意出去打工或创业。就算做生意小有所成。也是小富则安的思想

    夏想就从他所了解到单城市的现状。以及和燕市现状的对比,再结合他记忆中燕市和单城市各自不同的展轨道,表了自己的浅见。因为单城市是他的家乡,夏想对后世的单城市的展还算记忆深玄。基本上单城市一直是四平八稳地向前展,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相反,单城钢厂的效益却年年下滑。

    尽管国内随着汽车行业的兴起,对钢铁的需要求量增大,但由于新兴钢厂的崛起,单城钢厂的竞争力下降,人员老化,设备陈旧,以及管理效率低下,最主要的是,生产成本过高,严重地阻碍了单城钢厂的市场占有率。

    同等情况下,别家的钢材要比单城钢厂便宜百分之十左右,谁会当冤大头,非单城钢的钢材不买?

    后来由于国际上铁矿石的涨价。导致单城钢厂的效益大幅滑坡。因为单城市深入内地,交通不便,远不如沿海城市在铁矿石的运输上有便利条件。一吨矿石,沿海的钢厂至少要比单城钢厂少几百元的运输费用,折算下来,单城钢厂光是成本就比人家的销售价格还高,怎么和别人竞争?

    痛定思痛之余,单城钢厂才开始投入巨资兴建自己的专用铁路线。由单城市直通黄卑的渤海港口,以解决燃眉之急。但在当时的国际和国内大环境的两重影响下,单城钢厂已经损失惨重,元气大伤。

    正是由于有运输优势和港口城市的便利条件,位于连云港的鞍钢分厂逐渐强大起来,成为国内的钢铁产业的支柱企业之一。

    单城钢厂正是看到了鞍钢将分厂建在连云港的成功先例,才痛下决心修建一条救命铁路,直达燕省的沿海城市黄跸港,以便可以减少在运输环节的巨大费用,获得成本上的优势。只不过已经比别人晚了一步,失去了市场的先机。

    “就象单城钢厂,目光有就点短浅了。”夏想心想既然让他说,索性就将单城钢厂现在的弊端说出来。不管单士奇和王肖敏是不是接受。也算了了他一桩心愿。他也不愿意看到家乡的钢厂,再次重蹈燕省许多大型国企的覆辙,因为运输成本的问题,渐渐失去市场。

    夏想的话一出口,单士奇的脸色立复凝重起来:小夏,但愿你不是故作惊人之语,以我看,现在的单城钢厂,在国内的影响力还算不错。目前的效益也还可以,是单城市的利税大户,你怎么就说单城钢厂目光短浅了?”

    王肖敏也是一脸惊讶,不过他的态度比单士奇稍有护短不同,而是饶有兴趣地问道:“说说看,怎么个目光短浅了?照我看,无非就是一些大型国企的通病罢了,比如人员臃肿,人浮于事,除此之外,单城钢厂的市场前景还算不错,我也比较看好,,你一开口就点出单城钢厂这个单城最大的企业,肯定是比我目光长远,看得更深入了,说来听听

    其起单士奇的吃惊,王肖敏反而是虚心接受的态度。

    比:无比感谢兄弟们的支持,老何感动得眼泪哗哗的,,老何的爆是指在稳定的每天万更的前提下的爆,绝对不会影响每天雷打不动的两章万字,所以兄弟们尽管放心地支持老何,不会出现一两次爆然后不正常的情况!请相信老何的毅力!另外基本上可以肯定月底没有双倍了,所以手中有想留到月底的兄弟,就现在投给官神好了,现在的名次靠前,官神的成绩就会慢慢提高,如此,老何的动力也会一如既往的充足。再一次鞠躬感谢兄弟们的支持,唯有继续奋而已。请继续支持老何!凹口甩姗旬书晒齐伞</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