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398章 应时对景

《官神》 第398章 应时对景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友粗摆摆手!“哪里,我可不是看得比较长远。而是平帖嵌双琢磨市场,觉得在以后的市场大潮中,一切还是由不可抗拒的市场规律说了算。政治对市场经济的干涉力度越来越直到一些非国有经济完全崛起。所有的国企也必须放下身段。去和民营企业争夺市场。”他又看了单士奇一眼,见他一脸平静,表现还算正常,就又继续说道,“现在的单城钢厂效益还算不错,但随着国内房地产的兴趣,对钢材的需求量越来越大,还有汽车工业的展。也对钢材市场带来有利的影响。但正是因为有了市场需求,才会有更多的钢厂加入到竞争的行列之中,才会千方百计地降低成本,提高竞争力。在降低成本的方面,单城钢厂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王肖敏的脸色也凝重起来。

    “单城钢厂有职工两万多人。而南方沿海城市一家钢厂只有职工烈口多人,但产值却和单城钢厂相当。为什么?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有技术优势,还因为他们有沿海优势,处在于港口城市,交通非常达。

    单城平深处内地,只能依靠铁路运输,而铁路运输相比海运,虽然度快了不少,但运输量运费高,粗略估计,单城钢厂一吨钢材的制造成本,比沿海钢厂要高一两百元!如果以后大型用钢企业面向全国公开扩标,在同样的质量下,就全看价格优势了。价格战。就是生死,之战!”

    夏想话音网落,单士奇和王肖敏同时动容。

    因为夏想正说中了单城钢厂目前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成本过高!

    不但是运输成本过高,而且养老成本,退体职工成本,以及管理成本。都是高得惊人,投入和产出比严重不成比例。结合现状,再加上夏想的一分析,单士导和王肖敏枰然心惊。

    “小夏,既然你现了问题,有没有想到解决方法?”单士奇问道。

    如果说一开始他还觉得夏想的说法有点耸人听闻的话,在听了夏想的详细的分析,以及列举了真实的数据之后,他心里明白,夏想一点也没有信口开河,单城钢厂的主要负责人也意识到了成本问题,也到南方沿海的城市进行过考察,得出的结论是,要建分厂的话,时间和资金拆不允许。最主要的是,目前单城钢厂技术力量不够,也就是说,暂时没有办法可想。

    单士奇充满期待地看着夏想。

    说实话,夏想对家乡也是很有感情的,也希望家乡城市能更富裕更强盛。既然他说出了单城钢厂的弊端所在,看两位领导的表情,也是真心咨询,就笑了笑,说道:“我只负责说出我的想法,好与不好,或者可行不可行,我都不负责解释。两位领导也别骂我就成,要不我就不敢说了。”

    单士奇急了:“快说,别卖关子。”

    王肖敏脸一沉:“本来就是私人性质的聊天,你说你的,我听我的。”

    夏想放心了,就说:“离单城市最近的港口是黄骄港海上运输的优势不用说,两位领导也清楚,如果从单城市修建一条专用铁路到黄跸港,大概需要上百亿元,全长大概弛公里左右,一旦建成,综合海上运输的优势和专用铁路的快捷,应该可以在未来十年保持一定的优势

    单士奇和王肖敏再次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愕。

    修建一条连接到港口的铁路,夏想的想法不但前,还真是无比大胆。铁路修建要先报省政府批准。省政府批准以后,再报铁道部。最终如果铁道部审批通过,还有资金比例的划分等一系列问题,涉及到众多的部门,还有大量的工作,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光是通过省政府的审批,恐怕就一年以上。省政府再报到铁道部,说不定又拖下一年半载。真正立项再到开工,三年以后了。

    三年?单士奇终于明白了夏想的用心。现在单城钢厂的弊端初步显露出来,三年之后,其他钢厂的优势就会凸显,而到时铁路正好修好的话,正好给了单城钢厂足够的缓冲期。而如果等问题完全生之后才开始申请,就算是亡羊补牢,也已经损失了羊。

    单士奇又和王肖敏对视一眼,二人同时微微点头,他就知道,王肖敏也动心了。

    再看夏想,没事儿人一样,拿过酒壶又给二人倒满酒,说道:“敬二位领导一杯。感谢二位领导的亲临,让我受宠若惊。”

    王肖敏笑了,这个夏想,虽然说眼光一流,但打马虎眼的水平也有一手,立刻将刚才的话题抛到脑后,意思很明显,是不是实施就看二位领导的魄力了,他刚才说的话。说过就忘。

    其实夏想从内心深处,还是非常希望单士奇和王肖敏能联手将单城市治理好,让单城钢厂提前走出以后的困境。夏想还有一个预感,就是在外经贸部和燕省省委的对峙事件中,隐隐透露一个让人期待的内情,不管是上层一致的意见,还是个别领导人的意志,总之是对燕省的工作不太满意,尤其是燕省的产业结构不太合理,有人希望燕省前进的力度再大一些。

    是不是也隐性地说明,有人对叶石生或是范睿

    当然,短时间内再换书记或省长也不现实,不过上层有人对叶石生或范睿恒不满,也会迫使他们重新站队,重新评估燕省形式,重新推行有利于燕省经济展的政策。

    由此,夏想就看到了许多机遇。

    再一想,以前许多想不到或者很少关注的问题,自从来到省委之后。慢慢地就会多想多思索,难道就是因为站愕高望得远的原因?夏想暗暗一笑,谁说到了信息处就是被配了,在任何地方都有机遇,关键是。要看你是不是时刻在充实自己在为自己加压!

    单士奇和王肖敏都不说话,显然是在消化他刚才的话。刚才夏想提出了设想,比后世生的时间足足提拼了六七年。具体时间他记不太清楚了,只依稀记得后世最后一次回家的时候,和家人聊天时,家人无意中说出了单城到黄跸的铁路正式开工修建,由此夏想才在网上查证了这个消息,得知了修建专用铁路的来龙去脉。

    至于单士奇和王肖敏是不是有前瞻性的眼光,能不能提前推动铁路的开工建设,夏想并不强求。一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二是有时历史是由无数力量交织在一起向前推进的,他不会强行去改变什么,因为如果没有各方面的推手一起努力,他一个人的力量微乎其微,根本就影响不了什么。

    过了一会儿,王肖敏端起酒杯。说道:“来小夏,为了我们今日的重逢,干一杯。”

    领导敬酒不能不喝,夏想急忙恭敬地一饮而尽。

    单士奇也端起酒杯,笑道:“来,祝夏安夫妻和睦,白头俏老。”

    夏想也是恭敬不如从命,客气两句,也是先干为敬。

    喝完酒,单士奇和王肖敏相视一笑,二人起身,说道:“既然来了。躲在里面算什么?我们到外面去敬敬酒,和大家认识一下。”

    又送人情?夏想暗笑,看来二人对自己还有所期待,恐怕先卖自己一个面子,接下来还会提出新的要求。

    领导的送的面子不能不要,但想要还回来,就得付出更多的回报。的。面上有光的是夏安,被人追着必须拿出主意的是自己,自己这个大哥当得足够称职了。

    单士奇和王肖敏一露面,就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现场一片此起彼伏的问好声。还有因为紧张和激动将椅子带倒的声音,更不用说洒了酒,碰倒了茶水等等无数的小事件的生。

    单士奇和王肖敏也没有一个个握手,而是先冲大家挥手问好,紧接着单士奇又向大家介绍了王肖敏就是即将到任的下届市长,更是引得众人惊呼一片。

    随后,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了夏安。

    夏安激动得满脸通红,几乎说不出话来,只是语无伦次地不停地向单士奇和王肖敏表示感谢。王肖敏见做足了文章,就和单士奇一起,一起端起酒,说了几句祝酒词。然后同大家共饮一杯,就又回到了雅间。

    夏安也一同进了雅间,向两位领导表示由衷地感谢。

    王肖敏看了夏安几眼,难得地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夏安比夏想老实多了,也实诚,我就喜欢诚恳的同志。士奇,我身边还没有称职的秘书,你说让夏安跟着我,怎么样?”单士奇明白王肖敏的意思,笑眯眯地看了夏想一眼:“你的意思呢。小夏?”

    几人绕来绕去,王肖敏问单士奇。单士奇问县想,却独独没有人问当事人夏安的意思。不过看夏安一脸的激动和期望,其实问他不问已经没有意义了。

    关键是夏想。

    夏想明白,王肖敏让夏安当他的秘书,半真半假。或许也真是看上了夏安的诚实可靠,但更多的是希望将夏安拉在他的身边,如此一来。自己为了夏安的前途,就不得不帮夏安为单城市出谋划策。于是。自己的想法就顺理成章地传到了王肖敏的耳中。

    夏安当了王肖敏秘书,自己就相当于当了王肖敏的半个秘书,官场中人,个个都是精于算计之人,夏想无奈摇头一笑:“夏安能跟在王部长,不,王市长身边,是他的造化。我当然是求之不得,不过夏安为人老实,有时想法不够多,还请两位领导大人大量,多担待,多批评。

    言外之意是,夏想接受两位领导的条件,但他的要求是,希望他们多照顾夏安一些,不能对他期望过高。

    “人都是一点点学习进步的,没有一个人是天才,我相信夏安在我的身边,会慢慢地成熟起来。”王肖敏语重心长地看着夏安说道,还特意朝夏安点点头,安慰他说,“别紧张。夏安,不要看我非常严肃。其实我也有平易近人的一面。”

    夏想呵呵一笑:“王市长是面冷心热,我算是领教了。”

    王肖敏知道夏想所说指的是他拿夏安来说事,虽然他也真是有心让夏安当他的秘书,但也有一半是为了拉拢夏想的原因,不由哈哈一笑:“行了小夏,不要再牢骚了,来,再坐下好好聊聊。夏安,你今天是新郎官,就别陪我们了,去陪大家好了。

    夏安一走,夏想就无奈一笑:“两位领导还有什么吩咐的,请现在就说出来,省

    “哈哈

    单士奇和王肖敏一起大笑,说道:“好你个小夏,就不能给我们留点面子,非得说得这么直白?好象我们拿夏安和你绑在一起一样?”

    “没有,绝对没有,两位领导是提拔夏安,是看得起他。”夏想假装一本正经地说道,“作为他的哥哥,肯定要感谢两位领导的抬爱。不过我没有别的本事,只哼哼一个想法可能还能给两位领导带来一点启删”

    “还有什么好的想法,就别藏着了。现在大家又不是外人,是不是?”单士奇满意地笑了,暗中冲王肖敏伸了伸大拇指。

    王肖敏也含蓄地笑:小夏就有一点不好,就是有点前怕狼后虎,说话喜欢吞吞吐吐,不够爽快。”

    想必是陈风的原话,王肖敏到也学得惟妙惟肖。夏想无奈,他人微言轻,在领导面前高谈阔论,说轻了是不知天高地厚,说重了是大放厥词!再有领导千人千面,夏想对单士奇和王肖敏的了解不是很深,并不清楚他们真实的想法,怎么敢随便就海阔天空地谈天说地?

    领导不追究你的责任,是领导的宽容。要是追究你的责任,也是领导对你负责,怕你走弯路。夏想不敢说他是八面玲珑,但至少也要做到心中有数才敢多说话,毕竟面对的是单城市的一二把手!

    现在见二人一唱一和,摆明了一帚吃定自己的架势,夏想就只好认输。关键是。他也看了出来两位领导确实不是做做样子。而是摆出了足够的诚心。

    夏想就问:“单书记和王市长有没有听说,件经贸部对燕省产业结构的点、评?”

    单士奇和王肖敏一头:“听说了。叶书记没有做出任何批示,也没有表任何看法,看来是不太接受外经贸部的意见了。”

    “何副总理给叶书记打电话的事情。是不是也听到了?”夏想又问了一句。

    单士奇摇头:“这倒没有听说,,有什么内幕?”

    “内幕到没有,只是何副总理的意见,和外经贸部的点评如出一辙!”夏想说完,就目不转睛地看着单士奇和王肖敏。

    二人也是老官场,立刻噢到了不同寻常的信息,不约而同地说道:“难道说,上头有人对燕省的产业结构不太满意?”

    夏想点头:“具体我也不清楚背后生了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至少也是何副总理本人对燕省微有不满。何副总理是国务院的中坚人物

    夏想点到为止,官场上的事情,尤其是上层,能少议论还是少说为好。单士奇却没有多想,直接说道:“何副总理据说有望接任下一届总理,如果他对燕省稍有不满的话,等他上任之后,燕省的产业结构肯定要有新的调整。”

    “对,与其被动,不如主动。如果我们单城市提前着手产业结构的调整,步子向前迈出一大步的话,万一有幸得到何副总理的赏识,能够得到国家的重点项目,单城市的展就会抢到别的兄弟城市的前面!”王肖敏敏锐地现了可乘之机。转头问夏想,小夏,说说你的想法一单城钢厂的铁路是远景规划。无水不解近渴,再谈谈你对单城市现状的看法。”

    夏想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单城市其实有许多优势,不象燕市是一个新兴的没有多少文化底蕴的城市。单城市曾经是赵国的都城,有几千年的历史和动人的传说,而且单城还是成语之乡。”

    据考证,直接出自单城的成语典故多达劲余条,比如“胡服骑射毛遂自荐纸上谈兵一言九鼎”等,每条成语典故都有一段动人的历史故事或传说。还有“完璧归赵一枕黄粱负荆请罪价值连城”等等,数不胜数。

    作为燕省最有文化的一座古城。单城的旅游优势非常明显。不过由于国内受辫子戏的影响,具有灿烂的文化传统的单城市却没有开出相应的古迹旅游和文化旅游,反而一些清朝皇帝的墓穴人流如织。比起参观满清皇帝的坟墓,远不如体验中华民族当年赵国时的强大和胡服骑射的激昂,更能让国人生爱国之心和民族自豪感。

    “开单城的文化旅游,应该大有可为。”夏想掷地有声地说道。“我们单城有赵武灵王检阅军队与观赏歌舞之地的丛台,有学步桥。有赵王宫遗址,完全可以在原有的基础上开一处庞大的赵王宫。将出自单城的功多条成语的历史故事和传说,用绘画或雕塑的方式。一一展现在人们面前,让人们再一次体现古城风韵,体验作为战国七雄之一的赵国的昔日风采!”

    夏想的话慷慨激昂,颇有感染力。听得单士奇和王肖敏也是枰然心动。

    比:只是小小地求一下好了。兄弟们再来几张,老何不贪心,今天好歹有旧张就成。另外,下周不定时会爆一次,以感谢兄弟们的支持。还有,以上内容中的文化旅游的想法。老何独家版权所有,盗版必究,嘿嘿!</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