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399章 新的关系

《官神》 第399章 新的关系

下载: 官神TXT下载


    辽啊,单城市是全国闻名的成语!乡,可惜的是。许多心,小知道耳熟能详的成语是起源于单城,如果能将劲多条成语的典故都展现在众人面前,让世人了解到单城辉煌的过去,不仅是一种巨大的宣传资源,也有利于提升单城市形象,振兴单城市经济。

    同时,以文化旅游为契入点,开单城市的旅游资源,是个非卑有亮点的创意。

    单士奇愣了半晌,忽然长叹一声:“小夏,我担任单城市长多年,从来没有现单城甫的旅游亮点在成语上面,惭愧,真的惭愧。文化旅游的思路我倒是有过,但一直没有成形,也没有具体的方向。你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成语也是一种无形的资产,耳熟能详的成语是一种文化浸染,但我却没有意识到这些文化是属于单城市的宝贵财产

    单士奇微微摇头,可以看出他的话确实自真心。

    王肖敏没有惋惜的感觉,相反,有一种欣慰和满足,他感慨说道:“我一开始就对士奇说,你认识小夏,不和他当面讨论单城市的展思路。是错失良机。当时他还不信,认为你虽然做出了不少成绩,但未必有大局观,,士奇,你现在怎么说?”

    “我现在就想调小夏来单城市当副市长”。单士奇呵呵一笑,开玩笑地说道,“人才,放到信息处,简直就是大材小用。”

    “我倒不这么看。”王肖敏摆摆手,一脸笃定地说道,“信息处好象是个空闲的部门,但平常省委许多材料和信息都汇集在信息处,小夏都要过目,可以学到不少理论知识。而且在省委里面,可以接触到平常接触不到的高官和信息,登高望远,对小夏来说何尝不是宝贵的经历?不说别的,就说他先前说到的产业结构调整,还有何副总理的电话,如果他还在县里,肯定不会由听到的信息就能联想到未来的动向

    王肖敏盯着夏想的眼睛,又说:“小夏,要相信自己的判断,要做好每一份工作,记住,经历都是财富,就看你从哪个角度看待问题了

    夏想肃然起敬。

    王肖敏看似是在劝导他,实际上也何尝不是对他刚才所说的思路的一种肯定?夏想忽然觉得,王肖敏怪不得和陈风关系不错,他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看他年龄应该还不到凹岁,有望在退下来之前进入副省级的行列。

    夏想呵呵一笑:“感谢两位领导的勉励,我会牢记在心。还有,我今天有点喝多了,如果刚才的话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领导们不要怪我才好。我还年轻,要允许我偶而犯一两次小小的错误。”

    单士奇开心地笑了:“你以为我和肖敏会这么小气?行了,别打掩护了,我和肖敏主动来找你,就算你满嘴胡话,也不会怪你

    王肖敏也是呵呵地笑了起来:“行了。行了,你出的主意,我和士奇都先记下了,年后再认真研究。估计相关进展,会有夏安及时和你通报。当然,你也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们,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不过估计你只顾着和省领导套近乎了,到时就不再理会我们了,呵呵

    玩笑一开,气氛就轻松了许多。

    单士奇和王肖敏走的时候,没有让更多人知道,悄悄从侧门走掉。是不愿意再和众人打招呼。夏想也可以理解他们的心情,过年了。想图个清静也不行。人在官场,有时也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至于他的想法能不能实现,夏想不愿意多想。因为他的单城钢厂修建铁路的思路,是完全照抄了后世单城钢厂的做法,相信最终能够实现,但具体能提前几年,就不是他的能力范围之内了。而成语故乡的文化旅游思路,则完全是他的原创,拥有绝对的版权。

    乐观估计的话,有理由相信单士奇和王肖敏会同时推进两个思路。单城钢是的长远规划”需要耐心和时间。而以成语带动旅游的创意,如果操作得当,不需要付出太多的宣传费用,就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夏想认为,单士奇和王肖敏都动了心。想想能为家乡做出一点实事,他也是倍感欣慰。晚上,又有亲朋好友留下热闹了一阵。不少人对单士奇和王肖敏亲自出席夏安的婚礼大感意外,并且对夏安无比羡慕。夏安也是非常高兴,感觉面上有光。许宁对夏想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虽说单书记和王市长参加的是夏安的婚礼,但看的完全是夏想的面子,要不为什么在房间内和夏想密谋了半天?

    许宁就一口一个“哥”叫得非常甜,比夏安叫得还亲切。

    夏天成和张兰听说夏安有希望到新来的王市长身边当秘书,吓了一跳。他们不是官场中人,也知道领导身边的秘书可是领导最信任的人。市长秘书?那还了得,岂不是说以后要天天和市长在一起?再想到夏想也是从秘书起步才有了今天。老两口乐开了花,一遍又一遍叮嘱夏安,在领导身边办事,要有眼色,耍手脚麻利勤快,要少说话多办事。等等。

    夏安忙不迭地答应,对他来说。今天的意外之喜比起结婚大喜还要来得高兴。他对夏想的感激无以言表,又是自己的亲哥哥,就只是冲夏想笑个不停。

    夏想也没多说,相信王肖敏对夏安也会用心培养,倒不用他多操心。

    大年初二,夏想就和曹殊鬈返回了燕市,因为他正月初六还要赶赴京城参加邱绪峰的婚礼,要留出三天时间在燕市走访一下亲朋好友。以及安排许多既定的事情,比如在闻养院过年的几位领导。

    转眼就到了初六,本来曹殊慧也要随同夏想一起去京城参加婚礼,但王于芬思女心切,又不愿意让曹殊慧再奔波受累,就强行留下了她。

    夏想也没勉强。正要一个人开车回京城,忽然又接到了连若菡的电话。

    夏想回燕市之后,本来抽空陪了连若菡一天,她也说好不回京城了。懒得动。四个月的身孕,已经微微显了身子。出于安全的考虑还是不宜远行。“我想回京城一趟!”连若菡突然改变了主意,让夏想吃了一惊。

    夏想想劝她打消念头,连若菡不肯:“我有点想爸爸了,听说现在他在京城,我想见他一面。你送我到京城就行了,我会自己安排其他的事情,好不好?”

    夏想找不到反对的理由,春节本来就是合家团聚的时刻,连若菡孤零零一个人已经让人无比怜惜了,她又难得想念她的爸爸,想到她的身世,夏想就不免隐隐心疼。

    接上连若菡,现她穿了一件宽大的衣服,恰到好处遮盖了身子。不仔细看并不明显。夏想想想还是有点担心,问她:“见了你爸。万一被你现了身孕怎么办?”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连若菡好象在和谁生气一样,气呼呼地坐在车里。“并车。”

    夏想无语,他知道连若菡的脾气。也不哄她,就开车上了高。没过一会儿,连若菡又讨好地凑了过来。笑道:“刚才冲你凶,对不起,别生气好不好?”

    “我才不生气,听说怀孕的女人性格都有点急躁,可以理解。”夏想隐约猜到了一点什么,就问,“是不是你继母也到京城了?”

    连若菡赌气似地点点头:“说好了她不回来,谁知临时变卦,又回来了,真是气人。我不想见她!”

    夏想想不出太好的话安慰她,就说:“多体谅一下父母也好,也许你妈妈和你爸爸分开也是一件好事,对他们两个人来说,都是一种解脱。世界上的事情,有时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觉得水挺烫,也许在别人喝来感觉正好。所以,不要用自己的判断去决定别人幸福与否。”

    见连若菡微微有些意动,夏想又说:“不管如何,你的继母在你父亲身边,一直照顾了他这么多年,本来也不容易。你的亲生母亲再好。也没见她主动联系过你一次。她如果真的关心你的话,会一点儿也不在意你?”

    “不要说了!”连若菡推了县想一把。然后俯在座位上,嘤嘤地哭了起来。

    夏想还是第一次见到连若菡痛哭不已的样子。

    车在高上飞快地行驶,夏想也没有停车,腾出一只手轻轻拍着连若菡有后背,安慰她说:“别伤心了,你现在不是还有我?用不了多久。还会有自己的孩子。你不是一个人,在这个世界,还有许多关心你爱护你的人,有我,有我们孩子,还有慧丫头,”

    连若菡渐渐停止了哭泣,见夏想在看她,就又别过脸去:“不许看。不许看我哭的样子,肯定很丑。”

    任何一个女人都不愿意将丑的一面展现在爱人面前,夏想就笑。听话地不再看她。过了片玄,连若菡又破涕为笑:“好了,我没事了,不想他们了,到了京城和他们见上一面。以前的事情就算了,以后的事情再说了,反正现在我也有你有孩子了,就算以后没有了你,我的孩子永远是我的骨肉,永远不会离开我。”

    “我也不会!”夏想紧紧握住了连若菡。

    连若菡坚强而自立,但她毕竟一个女人。为了自己,她受过不少委屈,做出了不少牺牲,自己不能给一个婚姻的名义,至少也要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照顾她一生一世。

    “你会不会我不管,只要让我现你花心,我会喜不犹豫离开你。”连若菡直视夏想的双眼,“我才不会象慧丫头那么心软,不信你试试。”

    “我不花心,也不会试着去花心。放心好了,这一辈子只有你和慧丫头就满足了。”夏想撤谎的时候。眼睛也不眨上几眨,说得还煞有介事的样子。

    没办法,肖佳是在认识曹殊鬈和连若菡之前认识的,世界上的事情不是一二三那么简单,和肖佳之间就算开始没有太深的感情,几年下来。也有了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就算普通朋友交往几年,也会有朋友之情,何况是男女之间的男女之情?

    而且肖佳对他也是真心实意。

    过年的时候和肖佳通过几次电话,年前她去了一趟海南,一是度假。二是考察海南的房产市场。肖佳现在虽然已经是公司的老总。但在做出重大决定之前,总是征求夏想的意见。她现在身边有一个女助手。经常陪她跑东跑西,也同时照料她的生活。不过肖佳自我意识很强。也非常独立,不需要人照顾。

    年后,肖佳又回到了京城。

    唯一一点让夏想感到对不起引…辽,她也直想要个孩却没有答应是怕知心过症。也不怕她别有所图,而是总觉得时机不对。

    再等等也好,现在他年龄也不大。万一曹殊冀再怀孕,好,一下就有了三个孩子,他简直就成了生育机器。尽管说来孩子的抚养不成问题。每个孩子的妈妈都有能力让他们在十分优越的环境中成长,不过夏想还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一路上和连若菡说了不少话,她有时会说说时候父母的不和有时也会说到不知道亲生母亲现在在美国的何处,还会说道其实她的后妈也不凶,时她也很迁就,只是她始终无法接受她。

    人生总有许多无奈,不管是普通百姓,还是所谓的大家族!

    到了京城,夏想在东直门放下连若菡,看到了一车加长豪华汽车将她接走,才放心地给邱绪峰打了一个电话。

    邱绪峰接到夏想的电话,非常高兴。提出要亲自来接夏想。夏想急忙婉拒,不管邱绪峰是真心还是假意。至少礼节到了,也让他感觉受到了重视,就足够了。

    邱绪峰的婚礼定在著名的王府饭店,就在王府井附近,很好找夏想开车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地点,正好还赶得上正午口点的仪式。

    新人已经进入大厅,夏想就跟在人流之中,来到礼堂之上,见邱绪峰盛装打扮。满面笑容,旁边的新娘一身洁白婚纱,高贵大方。圆脸杏眼,也是中上之姿。

    夏想在司仪的指挥下,就近坐在酒席上,和众人一起为新人鼓掌和祝福。

    京城和燕市很近,婚礼上的仪式大同小异。仪式完毕之后,邱绪峰携新娘开始敬酒,敬到夏想所在的酒席时,他拍拍夏想的肩膀,悄声说道:“晚上好好聚聚,现在得先走完过程再说。”

    夏想点头微笑,表示理解。

    重新入座之后,夏想才注意到他无巧不巧挑选的一桌,居然还有一个熟人黄毛小子!

    就是上一次陪同梅晓琳来京,在东来顺饭店遇到的故意找事的黄毛小了。黄毛小子显然也认出夏想,正对他怒目而视。

    夏想冲他笑了一笑,主动打了个招呼,问道:“你是女方的嘉宾吧?”

    黄毛小子一愣,没想到夏想笑脸相迎。下意识地点头说道:“不错,你是男方的嘉宾?”

    夏想点头,伸出手去:“幸会。幸会,没请教,?”

    黄毛被夏想的热情弄晕了,也伸手和夏想握手:“我叫费王幸会。对了,你好象叫夏想,对不?”

    夏想大汗,一年过去了,对方还记得自己的名字,看来当时的气性不

    握手过后,费王才感觉到不对,急忙又甩开夏想的手,冷冷地说道:“夏想,我们之间好象还有帐没有算清,你说怎么办?”

    “不怎么办。”夏想轻描淡写地说道,“你有帐要算,就找打你的人去算。我和你之间,当时已经算清了。要是你觉得还不服气,那就等婚礼结束之后再说,现在在别人大喜的日子,要懂点礼貌,好不好?”

    夏想话音网落,他旁边一位气质高雅,微带一点混血儿气质的女孩就插话说道:“费王,拜托你有点水平好不好?也不看看是什么场合,就凭你的斤两。又想被人收拾不是?”

    女孩说话的声音微微有点沙哑。听起来另有一种别样迷人的磁性。和卫辛的声线有些相近,夏想不由自主多看了她一眼。

    女孩穿着一件长长的毛衣,脖子之间有一个挂饰,下端是一块上好的玉石,玉石正好落在两处高耸的山峰之间,别有情趣。她的脸型有些瘦长,下巴很尖,从两眼之上可以看出一点混血儿的痕迹,不过不太明显,显然是四分之一以上的国外血统了。只是她的脸色有点苍白,似乎健康情况不容乐观。

    女孩见夏想看她,冲夏想嫣然一笑。似凶艮有礼貌,但说出来的话却还是一样的冷漠:“我不是在帮你。只是看不惯费王而已。别想多了”

    夏想摇头一笑,没有说话。费王却好象找到了同仇敌忾的理由,对夏想说道:“知道她是谁不?她叫古玉,人称古公主。这个公主不是说她漂亮如公主一样,而是说她象古代的公主一样古老,让人感觉不到活力”防:以下,不算收费字数。新的一周,新的开始,继续开始努力码字稳定的状态,兄弟们。请继续支持官神,支持老何,请投!现在的官神不是我一个人的官神。是你们的官神,你们将官神顶到了榜力多名,你们是创造奇迹的神奇之手,请为你们自己的书保持住目前的名次,谢谢。另外没有订阅官神的朋友,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还请订阅支持。订阅是一本书的根本。是决定一本书生死的数据,所以。喜欢的话,就用实际行动支持一下作者。另外。没有入的兄弟,如果觉得老何每天万字的还算辛苦,就请投上票支持吧,秋,作者要写别、时以上,你们举手之劳投上几张票,也算是最基本的支持了。以上,感谢。</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