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402章 人选

《官神》 第402章 人选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夏想才移动脚步,边老边说!,“请别人办事,要有礼貌4联气。要用商量的口气

    等夏想弯腰坐进车内,顿时惊呆了。

    他不是被车内的宽敞所震惊。而是被车内一个意想不到了熟人给震惊了一妾在车内鹤童颜的正是老古!

    “老古”。夏想惊叫集声。

    “什么?。古玉悄讶地张大了嘴巴,“爷爷,他竟然叫你老古,太没礼貌了,太气人了!”

    老古伸手制止了古玉继续说下来。而是笑眯眯地对夏想说道:“小夏,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我记得你说过,你是希望和我再次见面的,怎么,我看你见了我之后,一点也不高兴?”

    “高兴,高兴夏想连忙点头。笑道,“一时激动,只顾惊讶了。主要是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我一直以为您是燕市人,人在燕市,没想到怎么在京城?”

    “你说是在高干病房的事情吧?”老古脸上的笑容不减,“我当时走到燕省视察去了,身体偶有恙,结果手下非要安排我在高干病房养几天身体,难得他们一片孝心,我也就住了几天,正好就遇到了你,也是缘份。”

    “视察?”夏想一惊,“您还在职?。

    老古摆摆手:“不在了,退了。无官一身轻。说是视察,其实就是到处看看,习惯了,其实我现在什么职务都不是,说视察已经不合适了。”

    “有什么不合适的?”古玉在一旁沉默了半晌,终于开口了,“以爷爷的威望,走到哪个,军区,他们不敬你三分,叫你一声长?那象他,叫你老古,难听死了。”

    “老古好,我就特批小夏以后就叫我老古。因为老古的称呼提醒我。我现在就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无官无职,也能让我心里轻松不少,让我象一个普通老人一样。安度晚年。”

    夏想现在不用问也能听出来,老古是军队上的某个高级领导现在已经退位。但军队不比地方,在军队上有威望的老一代领导,退下来后。仍然拥有影响全局的能量。

    “老古,您送我的玉石太贵重了。我受之有愧。”夏想就趁机提出了寿山石的事情。

    “燕省省委最近的动荡我也略知一二,我有个建议小夏你可以考虑一下。不用急着答复我。我有耐心老古板起了脸。摆摆手,不接夏想关于寿山石的话,一脸威严。“不如来京城,到我身边先呆一段时间,修身养性也好,养精蓄锐也好,总之,避开政治漩涡

    难道是燕省的政局又有什么动荡?夏想心中暗吃一惊,不过如果老古真如古玉所说一样,在军队中德高望重,他的话也应该不是空穴来风。但燕省政局刚刚步入平稳阶段,不应该再有什么重大人事变故,京城也不想看到燕省的政局不稳”对了,政局上的问题不全是人事问题。既然人事不会有较大的变动,难道说,燕省会调整经济结构?

    再联想到外经贸部和燕省之间的芥蒂,还有悬而未决调他入外经贸部的问题,夏想隐隐感觉抓住了一条线索,就是可能何副总理对国内许多省份的产业结构不太满意,要拿燕省开刀了。

    最正常的举动应该是何副总理会找个合适的机会,视察燕省!

    到时,在何副总理的压力下,叶石生和范睿恒主面临着站队的问题了。说是漩涡也不为过,一着不慎。就有可能前程尽毁。是执行何副总理的意志,还是死守着目前的现况不放?叶石生和范睿恒也会面临着两难的选择。

    贯彻何副总理的指示精神,推进改革,势必要和燕省的保守势力做艰苦的斗争。燕省的保守势力一向庞大,而且非常顽固,主要也和燕省人整体保守有关。有可能在和保守势力的斗争中失守,被保守势力占据了上风,而且京城中支持燕省的保守派也不在少数。可以说推行产业结构的调整,困难重重,是一项事关政治生命的重大抉择。

    但如果对何副总理的指示阳奉阴违,继续维持现在的走一步停三分的保守路线,万一何副总理下一届真耍入主了的务院,叶石生和范睿恒因为在燕省的保守政策,在强力手腕的何东辰主导的下了新一届政府领导下,燕省恐怕得不到国家政策的倾斜和投资上的照顾,最大的隐患就是,二人的政治生命会利上句号。

    向前走,可能是万丈深渊。原地踏步,可能会脚下突然悬空,掉入深洞之中。

    前进有危险,不前进也有危险,想必叶石和范睿恒也会在重大选择面前,痛苦万分。

    但越是危险的时候,往往也有巨大的收获伴随。夏想再一次现了巨大的机遇,他再一次下定了决心。不能离开燕省。在即将到来的漩涡之中,要现一个关键点,要游刃有余地周旋其中,从而抓住一闪即逝时机。

    一旦成功,将会获得难以想象的巨大回报。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您老就是坐在一边悠然自得,看着螳螂捕蝉的黄雀呀。”夏想终于明白了老古的心思,但还是不解地问,“老古,以您的地位和犯不着费力拉我到您的身用不着出年就是那篓四摆口小礼物。”

    老古还未说话,古玉又抢过话去。说道:“爷爷他就是童心大,闲得慌,说是每次想起和你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就觉得心情舒畅,所以想和你开个玩笑。我就总说他老了老了,变得跟小孩一样。他还担心你不愿意过来,其实他一句话。燕省省委肯定放人,然后把你的关系挂到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级别不降,工资可涨,日子过得舒坦得很。每天就是陪我爷爷聊天、散步、下棋,多好的工作”

    相当于是老古的安活秘书。

    夏想倒也不反感为老古当生活秘书,和老古这样的高级人物接触一段时间,肯定受益匪浅。而且他的人脉和关系网,也可以为自己带来足够的好处。当年武沛勇就曾经有过一段在京城为一位老将军当生活秘书的经历,后来回来燕省后,就成了他最大的政治财富,他和一些京城上层的合影就被他摆在办公室里,给不少人造成了错觉,认为他有强硬的。

    而且夏想也相信,老古想将他调到身边,也走出于好心。他非常理解一些老人的心理,从史老到高老。他也接触了不少曾经风云一时的人物。不管当年多么高高在上!人老之后,心境就会变化许多,不再追求人前人后的风光,而是渴望一种随意并且宽松的生活状态。

    或许正是因为自己无意中和老古相识,对他不是一板一眼的敬礼和尊敬,而是当他是一个正常的可以聊天可以谈心的老人,才获得了他的好感。

    对于什么都不缺的老古来说,最需要就是一个可以谈心的生活秘书。不但能照顾他的生活,最重要的是,能和他有共同语言,能和他平等对话在,而不是既敬又怕的敬畏感。

    敬畏和尊敬会让人产生距离,老人都有一颗孤独的内心,他们渴望的是对话是交流,而不是一个个敬礼和一句句“长”!

    老古见夏想迟疑,知道他在犹豫,也不勉强,伸断古玉的话,说道:“对于小夏来说,或许他更喜欢波澜壮阔的生活,天天陪我一个老头子,太平淡无趣了。

    我不强求,强扭的瓜不甜,他不愿意来,我不会说一句难听的话。

    夏想微微动容,他不敢说对老古有多深的感情,但通过和史老以及高老的交往,也知道一个,老人内心的孤寂。猛然间。他下了一个决定。说道:“老古请允许我一直叫您老古,因为有亲切感,让我始终觉得和我们网认识时一样一一请原谅我不能答应您的要求,我不是觉得当您的生活秘书不好,而是我网到燕省省委,感觉一切正要步入正规之时,突然离开,不是我的性格。也不符合我的做事风格。不过我也很想在您身边多学些东西,正好我在信息处的工作也不太忙,不如我每月抽出几天时间幕京城陪您,怎么样?全免费,还负责请您吃饭。”

    老古愣了一愣,然后呵呵地笑了:“以退为进,好样的小夏,脑子够快。你也知道我非要调你来我的身边,你也没办法阻止,不如就先退一步,让我不忍心强迫你。对不对?”

    夏想嘿嘿地笑了:“我觉得您是军人出身,不会背后做一些小动作。一就是一,有事情肯定当面说清。”

    “好,我同意了。”老古忽然又板起脸了,一脸严肃地说道,“但有一点小夏,就是你不能为了照顾我的情绪而影响了工作,正常的工作一定要出色地完成,才能在工作之余,来京城看我。”“是,我记下了。”夏想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平常的时候,您也可以到燕市常住,燕市森林居有一处疗养院,环境不错,条件也好。您去了,我就可以隔三差五地去找您聊天。”

    夏想想将他和老古之间的约定敲死。省得再节外生枝。

    “爷爷,您怎么就欣赏他了?”古玉看出了夏想用心,不快地说道。“我觉得他心眼特别多,主意特别快。说话又滴水不漏,一点也不实诚。反正我不喜欢他!”

    夏想也不反驳,冲古玉一摆手:“承蒙夸奖。”

    古玉气得冲他一扬拳头:“脸皮真厚!”

    老古哈哈大笑:“知道不,我就喜欢他有时候突然出现的幽默感,小玉,你斗不过他,就别为难小夏了。”

    古玉。“哼”了一声:“好女不和男斗!”

    “好象还有下一句?”夏想假装用力一想,“想不起来了,是什么来着?”

    “笨,是好狗不和鸡斗!”古玉上当了,脱口而出。

    “真聪明。”夏想乐了。

    古玉醒悟过来,夏想是借机骂她,气得她伸夏想,夏想忙说:“女孩子还是淑雅一些好,不要动手。”

    古玉就当真乖乖的住了手,还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睛,说道:“不好意思,一时冲动,我其实是淑女。”

    老古乐开了怀,连声说好:“好。好,看来我真有必要到燕市住一段时间,反正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情。也是怪事,我的老部下天天求我去燕市住。我都懒弈旬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竹飞。你一说。我就动了心。过了正月十五就动身,儿“

    忽然间又想起了什么,老古话题一转,又问:小夏,我总觉得你还是跳出燕省省委好一些,外经贸部的动作挺大,易向师又有手腕,他充分利用这一次调你入外经贸部的时机,成功地引起了何东辰对燕省产业结构的不满,如果我推测得不错的话,何东辰将会对燕省有一次重要的视察。”

    果然老古的推测和夏想的想法一样,夏想也明白老古走出于对他的爱护,就感激地说道:“多谢您的关心爱护,我觉得有时候有知难再上才能在复杂的情况下,现平常不可能出现的机会。”

    “冒险的机会主义者。”古冉对夏想的说法嗤之以鼻。

    夏想不理她,只等老古开口。

    老古微微闭眼,过了片复。脸色不善地说道:“冒险主义不可取,机会主义也不是正途,不过我研究过你的履历,现你的官场之路,总在关键的时刻犹如神助一样,小夏。你告诉我实话,你是不是藏着什么巨大的秘密?”夏想急忙摇头:“没有,我是一清二白的出身,哪里有什么秘密?可能是您想多了,许多惊险的时候。我也是咬牙才挺了过来,也是本着对**事业的无比真诚之心才捱过了难关。”

    老古微微点头,古玉却对夏想的说法再次露出鄙夷的神情。

    夏想自然有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也是他的安身立命之本,绝对不能外传,否则说不定会被安全部门抓起来,当成研究的对象。

    和老古谈了差不多十几分钟,手机就响了,一看就邱绪峰来电,知道他以为自己玩起了失踪。夏想就向老古抱歉地笑笑,老古大度地一挥手:“你是邱家请来的客人,先要照顾邱家的情绪重要。”

    夏想和老古挥手再见,下车之后,老古让司机开车。

    古玉不解地问:“爷爷,你让他当生活秘书他还不愿意,太自视清高了吧?你明明告诉了他燕省会有动荡,他还赖在燕省省委里面,你说他是有出息,还是没本事?”

    小玉,你难道没有现邱家对他的重视程度?还有他和梅家的关系也是不错,听说,和吴家也有来往。你为什么不深入想一想,一个无根无底的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广泛的人脉,会有这么多人欣赏他?他本身就有一种让人容易接受的亲和力!”老古若有所思地想了一想,“我想他有眼光有胆量,想乱中取利。”

    “那就不管他算了,我觉得也不必要非耍找他。”古玉玩弄着脖子上的玉佩,说道。

    “不,我现在倒越来越觉得。他是最合适的人选。”老古笑了,笑容中有一种突然迸的自信和气势。

    再说夏想重新回到饭店门口。正见邱绪峰一脸焦急地东张西望,就走向前去,说道:“绪峰,别找了,我在这里,才才送人去了。”

    邱绪峰微带惊慌地埋怨说道:“让我好一顿找小夏,你不够意思。在我大喜的日子跟别人拉关系套近乎,有点不太好吧?”

    夏想见他微有醉意,就笑:“行了,你都快醉了,快陪新娘入洞房。有事明天再说,我明天下午再回去。还有时间。”其实夏想也知道。邸绪峰也没有什么剥情,又过年又结婚,哪里顾得上和他谈论别的事情?估计邱绪峰最大的喜悦还是如愿以偿小进一步,当上了宝市的市姜常委、副市长,在家族面前也可以稍微扬眉吐气一次,虽然还比不了付先锋的燕市的市委副书记牛气,至少他还有年龄上的优势。

    邱绪峰确实今天非常高兴,一是夏想专程来为他捧场,证明他认可了自己这个。朋友。二是父亲对夏想的印象也不错,让邱绪峰好好和夏想处好关系,能为邱家所用最好,就算不能。也要保持一种良好的合作关系。三是年后就要上任宝市的副市长,也算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还因此被家族中人夸了几句,夸他懂得了借势借力,高兴之余,就多喝了几杯。

    相比以上几件喜事,新婚之喜反而冲淡了不少。

    平心而论,邱仁礼其实一开始也并不看重夏想,毕竟他没有和夏想直接接触过,认为夏想不过是会要手段有点小聪明的人物罢了,邱绪峰和夏想由对抗到合作,也是因为夏想得了天时地利的原因。

    但夏想出现之后,他亲眼看到了吴才江和梅升平对夏想的热络,以及梅晓琳对夏想的态度,才意识到夏想确实不简单,有过人之处,否则也不会让吴家和梅家同时对他大感兴趣。

    防:应该说本月从一开始到现在,兄弟们对官神的支持力度还不错。让老何心中感动。只要兄弟们支持的力度不减,老何的就会给力。口月过去四分之一了,我们还一直在前刃名之内,抱拳感谢兄弟们的深情厚意,请继续给老何一如既往的支持,老何的承诺是,每周至少爆一次。希望今天的能到凹票”</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