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409章 神来之笔

《官神》 第409章 神来之笔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朝度不说话,却又缓慢地拿起鱼杆。放好鱼饵。一甩鳖比:人摆出一副稳坐钓妥台的架势。不过夏想却细心地现,他的手却微微抖动。显然,也是内心在进行着激烈地思想斗争。

    夏想也没指望一次谈话就能打动宋朝度,忽然见他的浮子一沉,忙道:“宋省长,鱼上钩了

    宋朝度猛然惊醒,急忙提起鱼杆,慢慢从水中拖出一条足有一斤多重的鲤鱼。鲤鱼上岸之后,还不停地挣扎,只可惜,鱼儿一出水就失去了自由,不几下就被摘下鱼钩,扔到了水桶之中。

    宋朝度钓到了鱼,却没有什么兴奋之意,仍然是一副沉思的样子。夏想就笑着说了一句:“鱼儿咬钩,也许不知道鱼饵是陷阱,也许明知道是陷阱,也存了侥幸之心,认为可以吃了鱼饵而不被鱼钩钩住。脱钩的鱼儿毕竟也不在少数,但最后还是被钓了上来的,只能怪它运气不好了

    宋朝度一怔,随即恍然惊醒一下。哈哈一笑:“小夏,刚才一番话真是金玉良言,让我一下想通了。我被动也好。主动也好,谁也说不清哪一个是陷阱,哪一个能吃到鱼饵而又安然无事,关键是,现在不吃要饿死,那就索性主动一点,吃了再说,左右也是逃不过,主动迎上前去,才显男人本色

    夏想连连点头:“宋省长说得好,就算您消极应对,最后可能也会被指派为省里的牵头人。不如主动出击,争取印象分,成败暂且不论,敢为天下先的勇气,也让人心生敬佩。而且我也相信,凭借宋省长出色的眼光和准确的切入点,肯定可以指导试点城市获得想象不到的巨大的成功

    宋朝度一旦想通,也就心怀大慰,哈哈一笑:“你别说小夏,你还真是我的福将。我为此事上愁了好几天了,总是想不通也想不到好办法,经你一说,忽然又对试点城市的事情充满了信心。既然你也是信心十足,还鼓动单城市和宝市主动申请,就说明你肯定心里有数。到时一定要为我出谋戈小策,不能有半点偷懒

    夏想只好假装叹气:“我就是为领导奔波忙碌的命,没办法,谁让我总是自己给自己找事?”

    “鱼儿上钩了宋朝度惊叫一声,指着夏想的鱼杆说道。夏想一见,忙手忙脚乱地拉鱼出水。不料紧张之下,鱼儿却从容脱逃了”

    下午,夏想又和宋一凡一起。看望了老古。宋一凡对老古的突然出现,也是惊喜异常,总是喜欢叫老古“老古董”。夏想想阻止,老古却板着脸制止了夏想。夏想无奈。只好任由一老一少胡闹,没大没小地笑个不停。

    夏想总觉得,老古是军队上的高级将领是可以肯定的,但他的身份在他眼中还是一个谜,似乎老古除了古玉之后,没有什么家人,因为从来没有听他说起过。尤其是在宋一凡无意中问起老古有没有儿女时。老古却脸色一变,半天没有理宋一凡。惹得宋一凡找夏想大娇嗔。

    夏想却第一次批评了宋一凡几句,告诉她,要尊敬老人,不许冲老人乱脾气。每个老人都经历过沧桑的人生,有着想象不到的经历,要对他们保持宽容和谅解。

    宋一凡虽然还是气愤不平,不过夏想一脸严厉,也让她不敢再耍

    子。

    还好过了一会儿,老古又恢复了童心,宋一凡和他又重归于心。让夏想在一旁看了连连摇头,老小孩,果然不假,象老古这样的高级将领。一生也是戎马生涯,到老了,竟然和一个小女孩生气,让人哭笑不得。

    4月上旬的一天。何副总理正式视察了燕省。

    随同何副总理来访的有,一名国务委员之外,还有外经贸部部长易向师、教育部副部长吴才江,其他人员都是经济方面的专家,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讨论经济问题。

    当天,燕省省委全方位戒严,所有工作人员都动员起来,力保视察工作万无一失。夏想也参加了动员大会,并且向信息处全体人员传达了上级的指示精神。如今杨天客对夏想的工作还算配合,基本上夏想交待下去的事情,他都会督促着完成。从来不会拖泥带水,也不会阳奉阴违,让信息处的人都大跌眼镜。当然也有知道内情的人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是夏想出面让钱秘书长点了头,办公厅人事处才放了人,让杨天客的儿子调到了市委办公厅秘书处,据说深受领导重视。比在省委办公厅强了不少。有人知道之后,私下里问杨天客,为什么不清计杰出面请崔书记帮他摆平办公厅人事处的处长,杨天客神秘地答道:“在领导的眼中,有些人是只能办事不能找事的,而有些人,平常替领导办事,有时候,领导也会卖他面子,替他解决困难。”

    夏想作为信息处处长,不够资格作为陪同何副总理的随行人员,只是远远地看了何副总理一眼,没看太清,只是觉得他比电视上要年轻一些。而且精神很不错

    本来夏想以为没他什么事了,光是副省级以上干部。省委大院就一大把,副省级未必够得上陪同何副总理的资格,他就更不用提了。不过因为有国家领导人来访,和平常时就有所不同,中午时就严格要求不能走出省委大院,下午具体何时下班,等候通知。

    下午开了几个小时会,夏想以为何副总理会当即返回京城,没想到,散会之后何副总理还没有安,听说晚上还要开会”中一惊,看来在燕省里面,对产业结构调整的反对声音也很强烈。正琢磨着估计晚上也不一定什么时候才能放行时,手边的电话就响了。

    夏想也没多想,接听之后,就随口说了一句:“您好。”里面就传来了吴才江一口京味的普通话:小夏,你说是我上去好。还是你下来好?”

    吴才江以前再对自己不好,他也是连若菡的叔叔,而且连若菡也说过。吴才江对自己和她之间的事情略有耳闻,之所以不再理会,一是因为吴才江忌讳连若菡的脾气和连若菡的父亲,说了出去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二是吴才江对男女之事往来不在意。从来不认为是什么大事。也正是为此,夏想现在对吴才江也多少有点好感。

    就算不提他是连若菡亲叔叔的身份,人家好歹是副部长,夏想忙说:“吴部长您好,您稍等,我马下下楼。”

    到了楼下,夏想见吴才江一个人背着手,正若无其事地在院中看中风景。他作为何副总理的随访人员。也太有闲了吧?夏想无语,身为教育部副部长,吴才江此次出访燕省,估计也就是凑热闹来了。

    果然吴才江一见夏想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是来散心来了,不是工作来了,此次视察没有教育方面的议题。所以我很闲,就来看看你。顺便找你聊聊天

    夏想无奈:“办公厅的命令是。所有处长以上干部,必须随时候命。您有闲,我可得上班。”

    要不是吴才江是连若菡亲叔叔。夏想才不敢以这种口气和副部长说话。

    吴才江不以为然地说道:“你也知道官场上的事情,往往都是小题大做,何副总理来视察工作,关你一个信息处处长什么事?纯粹是兴师动众,没事找事。行了,别当真了,我有事找你,跟我出去一趟,何副总理现在在和叶石生、范睿恒开闭门会议。我敢肯定,绝对不会有事找你。”

    吴才江话了,他又是副部长的身份,夏想也不敢不从命,他打电话给杨天客,告诉他自己要陪吴部长,有事直接打他手机。该交待的必须要交待一下,上级问起,下属也好回答,同时也是显示出对杨天客的尊重。

    杨天客连连说好,还说让夏想尽管放心。有小问题他都顶着,除非有大事,他一般不麻烦夏处长。还是陪好吴部长要紧。

    夏想就笑,帮了杨天客一次。虽然和他不是什么同盟的关系,杨天客依然是计杰的人。但人性都有复杂的一面。而且杨天客为人知恩图报,事事做得都很圆润,让夏想也很满意,也省心不少。

    有一个配合工作的副手就是省事。只要把工作交待下去,具体如何执行如何督促,就都是副手的事情,他只需要了解结果就可以了。

    跟随吴才江出了省委大院,来到旁边的咖啡厅,吴才江笑道:“燕市的茶馆太少,算了,就到咖啡厅坐坐,图个清静。”

    坐下之后,各自要了一杯咖啡。吴才江也就开门见山地说出了来意:“易部长对你很满意。”

    夏想一惊:“我可没有那么大本事!”

    吴才江对夏想的惊讶很满意,点头说道:“当然,你想入易向师的耳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知道你的才能,是钱锦松说出的。关于劝说单城市和宝市成为试点城市的事情。钱锦松已经向易部长私下里透露了,我估计,话也传到了何副总理的耳中了

    吴才江似笑非笑地看着夏想,意思是。行,有一套,四两拨千金,从小处入手,看似不着痕迹。没有好处。其实到了最后,还是最大的受益者。以一个处级干部的身份,劝动了两个地级市主劝去申请试点城市。可以说,不仅得到了何副总理的赏识,还给省里分了忧,叶石生听说后,也会对他另看一眼。

    夏想,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年轻人,能够从极其错综复杂的局势中,敏锐地现非常巧妙的支点,然后只需要轻轻一撬,一切就迎刃而解,简直就是犹如神助,达到了出神入化的效果。吴才江生平很少佩服人,今天当他见到易向师一脸喜悦,向他说出了夏想在幕后推动的内情之后,竟然忍不住拍手叫好一好一手点石成金的妙招。

    连易向师也是对夏想的做法大加赞叹。

    易向师赞叹的不是夏想的做法有多高明。他和何副总理对燕省的情况也做过分析,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平衡和妥协,只能是由试点城市开始,慢慢弈旬书晒加凹曰甩姗不一样的体蛤牲”不可能步到为燕省既没有足够的政治氛围,“也不可行。但表面上的压力还是要施加给燕省,否刚引不起他们的重视。甩时。易向师也清楚,实际上不管夏想是不是劝动单城市和宝市主动申请,最后也基本上是先找两个试点城市推广,但夏想的聪明之处就在于,被动不如主动,消极不如积极。

    主动出面申请,不但可以得到为省理解忧的印象分,还能让何副总理记住两个城市的党政负责人的名字,而且,也让何副总理对他们高看一眼,并且也会经常关注两个城市的展,说不定有合适的项目。还会照顾。主动和被动一字之差,待遇却有天渊之别。

    而且,因为夏想的从中说合。夏想的名字必定在省里挂号,也会让何副总理牢牢记住。试想,一个处级干部,竟然有敏锐的前的眼光,而且还能说服两大地级市的党政领导,不但证明他有才能有口才,还表明了他有人脉有关系,能够取得别人的信任。易向师就暗暗称赞夏想确实有独到的眼光,他居中协调。省里、外经贸部和何副总理三方讨好,最后是他自己、两个城市、燕省省委以及何副总理四方受益。可谓一举数得。

    如果没有钱锦松向易向师透露夏想为单城市所出的产业结构调整的想法,只凭夏想从中协调的手段,易向师会认为夏想只是一个政治投机客。未必会有商业的眼光。但因为钱锦松简单明了地说出了夏想为单城市的展提出的两条思路,就不得不让易向师大吃一惊,仔细分析之后。更是震惊莫名。为夏想的奇思妙想赞不绝口。单钢的铁路思路还不算太突集,只能说眼光前。但以成语为切入点的文化旅游,就不的不说是极佳的创意了。

    易向师身为外经贸部部长多年,对地方经济研究愕相当透彻,也知道内地城市的缺点十分明显,就是交通不便,运输成本高,而且思想保守。产业结构老化。等等,从钱锦松的口中,他仿佛看到了一位年轻的经济学家侃侃而谈,将单城市优势和劣势分析得头头是道,而且点评得也是一针见血,不比他这全部长差。甚至有些主意连他都是闻所未闻的大胆。

    由此,易向师再一次仔细研究了夏想的履历,才现,他以前就有许多次成功招商引资的先例,而且次次都是眼光准确,时至今日,他在坝县时引进的项目还在赢利,而且前景还很广阔。同样,在安县时引进的项目也非常不错,景区的扩建,度假村的兴建,还有犹如神来之笔的连接三石和三水风景的山水路。处处体会出先人一步的眼光和水准。

    山水路贯通之后,现在由安县到景县非常方便,而且两个景区之间还开通了班车,景区之间的互助旅游项目增多,极大地增加了可玩性和游客的游兴,事虽但意义深广。

    易向师还真动了要调夏想到外经贸部的心思,觉得以他的才能,综观国内各省经济形式,做高屋建瓶的理论研究工作再合适不过,如果再到社科院跟一些经济专家学习两年的理论基础,说不定以后有望将他培养成为技术型的副部长。

    易向师将他的想法对钱锦松一说。钱锦松却笑着摇头:“夏想还是留在地方上好,他有理论是好事。但他更适合做具体工作,在地方上。才更好挥他的才能,才能为百姓做实事。”

    易向师一想也是,也就没再勉强。转而告诉吴才江,想抽时间和夏想见个面,当面谈一谈,吴才江一口答应下来。但易向师没有料到,燕省的领导层中对于产业结构调整的争论非常激烈,叶石生含蓄地表示反对,范睿恒谨慎乐观地表示支持。马万正基本支持的态度,宋朝度也是大力赞成,其他常委有反对有赞成,还有中立。总之,基本是僵持的局面,一半对一半。

    何昏总理见此情景,对燕省的兴趣反而更大了,会一直开个没完,上午开了,下午还要开,他抽不出时间见夏想,就让吴才江转达一下他的意思就可以了。

    吴才江也想见夏想一面,因为他从夏想的从中周旋的手段之中。现了夏想确实有过人之处,不但有商业头脑,政治眼光也非常准确,非常善于利用各方博弈的局势之下的支点,然后准确地切入,一举成为撬动杠杆的关键力量,以小胜大,聪明。绝对聪明。

    吴才江就饶有兴趣地又说:小夏,我想问你一件事,你一定要对我说实话”上一次我借高成松之手对付你,你现在是不是对我还大有意见?”

    防:第一更送上,别走开,今天三更。一是祝贺蓝和银鞍白马飒沓流星兄弟荣升官神的舵主,在此感谢他们对官神的支持,二是回报兄弟们对官神的一贯鼓励,兑现承诺。</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