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卷二 坝县风云 第447章 初会副总理

《官神》 卷二 坝县风云 第447章 初会副总理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江想估计易向师肯定还有话要说,郜儒在人情世故卜考愿双;,基本想什么说什么,他就笑道:“郗老。易部长还没有说让我们走,肯定还有别的事情,等他一下最好。”

    “不等了,他没说有事,也没说没事,谁去猜他的心思?走了。”郜儒还真是简单,连一全部长的面子也不给。说走就走。

    夏想就跟在郜儒身后,网走几步,会议室旁边的一间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里面走出一人,笑着拦住了夏想的去路:“不辞而别不是好习惯。小夏,还是等向师回来再走。他还有话对你说。”

    夏想一愣,待看清来人。不由笑了:“吴部长也在?怎么部里不忙。来外经贸部作客?”

    ,正泣比北

    部儒在前面站住脚步,回头一看,问道:“夏想,你也认识吴部长?”

    “有过几面之缘。”夏想答道。微一沉思,就说,“郜老,既然吴部长开口了,我们就等一等易部长,怎么样?”

    夏想猜测吴才江可不是闲来无事来外经贸部,他及时出现肯定也不是偶然。就顺着他的话向下说。

    部儒有点不情愿。他刚才和程曦学争论一番,心中郁闷难平。惦记着回去将稿件改得更犀利更直白一些。也是接受了夏想的建议,觉的还是少些比喻多些直白的反驳为好。不过夏想既然提出要留一留。他也不好一口回绝,就点了头。

    吴才江就又和邹儒握了握手。聊了两句,随后请二人进了办公室。一进门。县想只看了一眼,就顿时大吃一惊。

    办公室内布置也是平常,没什么让人惊讶的地方,只是在里面坐着一个人,他微微皱眉。正在低头看一份报纸。此人头微有花白,微瘦,脸色不太好,但一脸坚毅,眉宇之间隐有不满之色,对夏想几人进来,似乎没有觉,目光紧盯着报纸不放。

    夏想一眼就认出了他正是何辰东!

    何副总理竟然在会议室旁边的办公室内。夏想不用猜也知道了几分。肯定是易向师的安排。

    他也看清楚了何副总理手中的报纸。正是国家日报,而他关注的版面。不用说就是程曦学的文章。

    部儒显然也认出了何副总理,脸上露出紧张之色,吴才江回身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让二人安静。不要惊动何副总理。

    过了片刻,何副总理才收回心思,抬头一看,不由说道:“才江,来了客人也不叫我一声?你身为教育部副部长,连基本的礼节都不懂了?”

    语气之中微带不满,但却另有含意。

    吴才江笑道:“总理说得是。我不过怕惊动您的思路吗?来,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社科学院的郜儒教授,这位是燕省产业结构调整组的夏想同志

    夏想和部儒一起恭敬地说道:“行总理好!”

    何辰东一步向前,先是握住了郜儒的手:“部老的著作我读了不少。很有见解,有些观点我很赞同。听说你又收了夏想当弟子,可喜可贺。”

    部儒和易向师熟归熟,也和吴才江认识。副总理级别的高层也接触一些,但和传闻中的何副总理见面。还是皋一次。主要也是何辰东的执政方针和他的许多想法方向相同,他就对何辰东除了敬畏之外,又多了欣赏之心,就激动地说道:“一直想亲见何总理一面,没想到今天就突然实现了梦想,没有心理准备,太激动了。”

    何辰东呵呵一笑:“好说,好说,以后如果部老肯加入我的经济顾问团,想要见我就容易得多了。”

    部儒大喜,何副总理的意思是要采纳他的经济主张了?转念一想又有些犹豫,加入了何副总理的经济顾问团。就等于站了队,有悖他在学问上独

    何辰东见郜儒略一犹豫没有答话,只一笑,一转身又来到夏想面前。伸手和夏想握手,说道:“夏想同志,刚才我听了你的演说,很精彩。很有戏剧性,尽管有些观点激进了一些,嗯,实施起来也有些冒险。但总体来说还算合格。再加上你是先有成功经验,再形成理论,可以打到旺分了。”

    夏想不由暗笑,他努力了半天,在何副总理眼中才是及格线的水平。看来,何副总理的要求也真是不低。他就谦恭地说道:“总理过奖了,其实如果让我给自己打分,只能是曰分的水平。”

    何辰东来了兴趣:“怎存说?怎么比我给的分数还低?”

    “总理给我旺分是勉励我,我给自己凹分是激励自己,是要让自己明白,其实自己做得也算不错了,但离及格线永远有分的距离,这样一想,就会更加努力。上大学时就有一句话是。的分万岁,引分浪费。刃分惭愧不管做任何事情,只给自己打凹分,就永远留一份惭愧心,就能始终有奋的动力。”夏想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和电视上截然不同的总理形象,就不由心中感慨,有感而。

    视卜的何副总理总是精神翼烁,什么时候头都是心乌黑锃亮。而眼前的总理,满头花白头,一脸疲惫,和电视上判若两人。电视上的光彩和形象是要给全国人民一个安心,而眼前的总理,才是真实的总理。柚日理万机,身心劳累,不提他的总理的身份,他就是一个劳累过度的再普通不过的老人!

    国家的事情千头万绪,而国内向来又是事情纷多,此起彼伏,身为总理,总是要时刻走到第一线,走到百姓中间去视察工作,去稳定民心。去解决各种困难。其实身居高位者,除了平常在电视上看似神采奕奕的一面之外,大多时候比普通人还要费心费力多了。

    就连前美国总统小布什也说过。他担任总统的几年里,比他一生哭的次数都多!

    眼前的何辰东在夏想眼里不再是手握重权的副总理,而是一个可敬可爱的老人尽管他年纪还算太大,在国家领导人,还算年轻的中坚力量。

    听了夏想的话,何辰东心中一动,不由多看了夏想一眼,心中暗暗赞赏了一句:好一个不骄不躁的年轻人。

    何辰东此次前来外经贸部,并不全是为了夏想。他也听说郜儒要来。而且程曦学也会出现在会场之中,才动了念头,要来外经贸部会一会夏想和部儒。

    程曦学的文章,让何辰并动了异火。

    程曦学是谁的人,何辰东自然清楚。由他主导之下的面向全国的产业结构调整战略,是经过上层讨论通过,并且形成了决议之后才开始实施的。虽然没有以中央的名义下正式文件,但也是达成了内部共识。有些保守的人物虽然没点头。但也是选择了沉默,相当于默认了。

    产业结构调整战略先从南方的达省份开始,比燕省的推广早了一年多,现在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果。之所以选择在燕省进行第二波试点。也是因为外经贸部要调夏想入京。引了一系列的连锁事件,易向师就将燕省的情况汇总之后报给了他。才让燕省成功地进入了他的视线

    何辰东就认为,燕省是内陆省份。经济不高不低,在国内排名中等。政治上保守。经济上展迟缓,正是国内大部分内陆省份的代表。最关键的一点是。燕省离京城近。好掌控。也好及时了解动态。他就动了心,就决定要拿燕省当成第二波推广的试点。如果燕省成功了,就具有普遍性的影响。他就可以放心大胆地进行下一步的部署了。

    ,可

    何辰东也心理清楚,高层几人对全国推行产业结构调整,也是喜忧参半的辰理。支持者盼望成功,盼望出成绩,反对者怕触及到他们利益集团的利益,怕撬动他们的垄断产业。但因为支持者的态度坚定。而且在九人之中说话份量重,再者产业结构调整也是大势所趋,反对者也没有公开反对,只是以沉默表态。

    但最终没有形成文件。没有国家政策的形式向下推广,也是平衡的产物。何辰东自然明文其中的诀窍,由他主导的全国产业结构调整的改革,成功则记他大功一件,有可能会跻身到几人集团之中。失败,则由他一人承担所有责任。而且因为没有形成文件,所以就算失败。也不算国家政策上的失误。

    深知其中利害关系的何辰东,就对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寄予厚望。

    燕省一旦成功,就预示着可以继续向其他内陆省份推广,何辰东的工作就成功了一半。而燕省也先由试点城市开始,两座试点城市,还是由一个不起眼的处级干部劝说成功才主动申请的,最后也由他担任了领导小组的要职,更让人惊喜的是。他不但帮助单城市和宝市提出了不少可行性建议,还替他们拉到了资金,甚至一举和柯达谈判成功,为达富引进了旧亿美元的外资!

    他就是夏想!

    引乙美元在何辰东眼中,不算什么,放到南方的省份,更是算不上什么巨资。但对燕省来说却是意义非凡,甚至可以说,一举奠定了燕省产业结构调整的初获成功的基调。

    在听到消息的一玄起,何辰东就对夏想的兴趣上升到了非见他一面的程度,他倒要看看这个能干实干的年轻人,为什么就这么有才能,为什么就能处处为燕省排忧解难。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最让何辰东对夏想大有好感的是,燕省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虽然人数不少,虽然叶石生和范睿恒也是支持力度不但一直主导工作的是宋朝度和夏想,宋朝度自不用说。他是省委常委、副省长,如果他能做出夏想的成功,是他的职务之便。但夏想只凭一个处级干部的身份。却做出了不少惊人的大事出来。就不由何辰东不对夏想另看一眼。而且夏想越努力,做出的成绩越大。就越显示出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的成功。燕省越成功。他就越放心。

    可以说,夏想的努力,实际上也在一步步实现他的理此,何辰东就对夏想既好奇又交满了好感,正好遇趾今天的安排,又因为突如其来的程曦学事件,他就决定,前来外经贸部一趟。亲自会会夏想。

    程曦学突然在国家日报上表针对产业结构调整的反对文章。是一个不好的政治信号,预示着本来沉默的一些反对者,开始动手了。

    何辰东不免就有些忧虑。

    正好今天吴才江前来汇报工作,听何辰东说要前往外经贸部一趟,夏想在外经贸部和专家学者座谈。吴才江就提出一同前来,何辰东也没反对。二人来到外经贸部后,被易向师安排在会议室旁边的办公室里。会议室里有录像设备,何辰东和吴才江就将刚才的情景看得清清楚楚”,

    不多时,易向师回来了。又简单寒喧几句。易向师就对夏想说道:“总理一直很关心你的成长,柯达的消息传回来时,总理还专门打电话给我问了问详细情况。夏想。你有什么好的想法,要趁现在好好向总理汇报一下。”

    夏想感激地冲易向师点点头。说道:“单城市通海铁路已经由燕省省政府上报了铁道部,按照正常程序,估计要审批一年半载以上。如果总理能过问一下此事,早日促成通海铁路的开工,不但对单城市大为有利,对整个燕省推动产业结构调整。也是打了一剂强心针。”

    比。,万比

    何辰东不解地问:“通海铁路是专线。我也听说了,不和现行的铁路通行。修成之后,也只有利于单网一家企业,对于沿线城市,好处不是很大。你说说看,怎么又对整个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有促成作用了?”

    何副总理果然对燕省的事情格外关心。夏想一提通海铁路,他竟然了解得十分详细,可见也上了心。总理的目光放眼全国,一条通海铁路在他眼中不算什么大事,也难得他记得这么清楚。

    夏想恭敬地答道:“从表面上看。通海铁路只有利于单城市一家,就算在沿线城市建一些停靠的小站,对当地经济的促成作用也不大。不过从长远来看,通海铁路却是燕省中南部六市的希望,也是黄眸港借此东风成为燕省重要港口的重大机遇。”

    如果在座的都是燕省的领导,对夏想的话就能深有同感,但在座几人都是京城高官。目光可不是只落在燕省一省。所以对夏想的说法还一时想不明白,尤其是吴才江更是纳闷。问道:“一条通海铁路。对单城市来说是大项目,对燕省来说也不算什么大事,怎么又被你说成中南部六市的希望了?夏想,在总理面前,说话要注意分寸,不要说大话空话。”

    吴才江是善意的提醒。部儒听了微有不满地说道:“夏想是我的学生,我了解他,他向来不说没有把握的部长的结论不要下得太早了

    吴才江才不会和邹儒一般见识,在他眼中,郜儒就是又臭又硬的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

    易向师对夏想还是有信心的。就说:“夏想办事一向稳妥,他是燕省人。对燕省的关注比我们要都深入,不妨听他继续说下去

    何辰东微一点头,也示意夏想继续说下去。

    夏想微微一弯腰,适当地表现出对在座领导的尊敬,又说:“通海铁路一旦建成,将会对黄眸港的展起到巨大的促进作用。不用说单城钢厂肯定要在港口建造码头。单钢的投资将会让黄跸港口焕然一新。而且单钢因为通海铁路得了便利条件之后。燕省中南部六市都会看中黄跸洪的港口优势,六市离黄跸港都很近,反而单城市是最远的一个。既然最远的单城市都能修建铁路借助港口优势大获成功,其他市也会闻风而动,都会想方设法将交通延伸到港口城市,而黄跸港就是最近的一个。只需要修建一条一两百公里的专用铁路,就等于多了一个出海的港口,对于燕省中南部六市来说,是一件非常划算的事情。如果几个城市都有专用铁路到黄群港,对各市的经济展的好处自然不用说。在短时间内就能将黄跸港打造成燕省一个重要的港口城市,也是一件了不起的盛事

    燕省中南部城市,离黄眸港最近。北部几市,离天津港较近。黄跸是县级市。港口规模很如果因为通海铁路的建成,因为单钢的介入,而给黄弊港带来新气象。由此引出来一个黄眸热也不是不可能。

    何辰东眼中流露出赞赏之意。

    夏想的想法确实切实可行,而且目标也不遥远,不难实现。可以说他的眼光很准,对黄眸港的定位也很准确。再想到他不到飞岁的年纪。何辰东就不免生出一丝感慨。真是后生可畏,夏想现在的大局观和能力,已经可以胜任任何一个地级市的副市长一职了。

    防:今天第二更送上,还有第三更。</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