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454章 夏想的真正所

《官神》 第454章 夏想的真正所

下载: 官神TXT下载


    胡增周理所当然地认为。以程曦学的身份既然公开对产业结构调整置疑,肯定是上层授意。上层有人对产业结构调整不满,以燕省的保守,必然会立刻停止产业结构调整的步伐,甚至还有可能会解散领导小组,就算不解散,也基本上会闲置。

    他再看向夏想时,目光中就充满了惋惜。

    夏想也看出了胡增周的遗憾,他一是认为自己被人利用了,前途堪忧,二是为燕市没有机会进行产业结构调整而无奈,就一脸轻松的笑容说道:“多谢胡市长的关心,其实我提笔撰文反驳程曦学,也不是一时冲动,更不是被人利用,而是要为产业结构调整正名。再说我也是为了和我的导师一呼一应,以强有力的声音反击程曦学的言论。”

    “你的导师是谁?”胡增周惊讶地问道。

    “邹儒。”夏想就将他到京城拜邹儒为师的事情一说,也没隐瞒在外经贸部程曦学现身的一幕,以及易向师的立场,最后他迟疑一下,还是将何副总理意外躲在幕后看戏的情形也说了出来。

    胡增周一脸凝重。半晌没有说话。

    胡增周的性格柔中带刚,也有坚韧的一面。他来到燕市之后,非常想有所作为,不仅仅是因为他在省里根基不稳,也是因为他在章程市呆了几年,深感章程市的落后和贫穷。来到燕市后,被燕市蓬勃向上的生机所感染,觉得生当其时,如果不在自己的任期内为燕市描绘蓝图,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对省委省政府的不负责任,对燕市人民的不负责任。

    胡增周想要大有作为的心思,比陈风强烈多了。

    燕市既是省会,又是新兴的城市,想要改造想要扩建,相对来说比老城都容易不少,没有太多的遗留问题。但也正是因为燕市是省会,在省委的眼皮底下,才一举一动都受到省里的关注,很难推行任何创新。产业结构调整对燕市来说是难得的机遇,胡增周一直想等第一批试点城市成功之后,说什么也要说服省里,让燕市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谁曾想,刚刚有了成绩之时,平空杀了程曦学事件。

    好一个程曦学,早不说晚不说。偏偏赶在燕省刚刚有了一点成绩,柯达的投资尘埃落定之时再说,明面上是对国内几家省份的产业结构调整指指点点,实际上是给燕省脸色看。因为燕省正当其冲,正是现阶段所有推行产业结构调整的省份中,成绩最耀眼的一个。

    胡增周就心里清楚,由何副总理主导的产业结构调整,触动了国内最大保守派的利益,他们开始反击了。但因为上层之中支持产业结构调整的人也为数不少,反对派形不成绝对优势,只好采用旁敲侧击的方式,先由宣传战入手,先造势,给各省施加压力,再各个击破。

    燕省闻风而动,省委宣传部居然配合上头造势,让胡增周也是大吃一惊,心想马霄此人深谙政治投机之道,或者说他本人就是保守派在燕省的代表,竟然趁叶石生出访之机,在全省的主要媒体上组织专家和程曦学呼应。尽管说来此事也在他的权限之内。他也有决定权,但谁不知道叶石生对产业结构调整的支持态度?马霄此举明摆着是和叶石生唱反调。

    敢和省委书记对着干,不是故意欺负叶石生脾气好性格软吗?不是仗着有崔向撑腰,在省委常委中,有几个牢靠的同盟吗?胡增周经过和陈风紧急磋商之后,由陈风出面以市委的名义向市委宣传部传达市委意见,关于产业结构调整的讨论和争论,燕市所有媒体不得参预,否则一旦现,严肃查处。

    定下了燕市的基调之后,胡增周还是觉得心里不太踏实。他也了解叶石生的脾气,担心他承受不了来自上层和燕省的双重压力,会放缓产业结构调整的步伐,甚至有可能对领导小组提出关停。

    胡增周最不愿意看到领导小组被闲置,领导小组有任何风吹草动,就意味着燕省产业结构调整政策的大变。他还是非常期待夏想能在领导小组做出巨大的成绩,带动燕省产业结构调整的高氵朝,从而可以让燕市也借此机会进行产业结构调整。他有信心在燕市大展宏图,实现心中的理想。

    燕市是新兴城市,不管是扩建市区,还是展房产,或是引进高精企业,都有太多的大有可为之处。但目前限于保守的政策,以及省里不允许燕市有太多的动作,为燕市的展划定了太多的条条框框,才让燕市固步自封,在国内几十个省会城市中,排名几乎最后,甚至还不如达省份的许多地级市。

    当然也可以理解省里的想法。作为省会,燕市是全省11个地市的表率,不能有丝毫差错,否则燕市出了问题,丢脸面的不是一个燕市,而是整个燕省。

    如今面对上层和省里错综复杂的局势,胡增周不免有些头疼。又见夏想也介入了论战之后,对他的做法也是颇有微辞。

    尽管他也知道产业结构调整的幕后推手是何辰东,但胡增周并不看好何辰东的前景,认为何辰东就算下一任接任总理,也是难以有所作为。因为现在形势比以前更加复杂,随着改革的深入,已经开始触及到了最大保守势力的底线,前进,必然困难重重。后退,又没有了退路。最终虽然有可能是杀开一条血路前进,但谁在最前面,谁就会当其冲受到牵连和冲击,甚至还有可能在两股势力的交错之时,被冲撞得粉身碎骨!

    出于对夏想的爱护,他还是希望夏想能低调再低调,等大战过后,再出来收拾残局比较好。才是聪明的最稳妥的选择。

    胡增周现在也慢慢了解到了一些夏想的性格,表面上看夏想行事周正,非常谨慎,实际上他骨子里有一股冒险精神,不管是从坝县到城中村改造小组,还是从安县再到领导小组,都有弄险的性质在内。虽然说在城中村的经历为他在燕市的人脉奠定了基础,但从安县跳到省委,明面上是由副处提了正处,却因为进入了领导小组的缘故,不可避免地成为两大势力较量的战场。还是胜则花团锦簇,败则一片黯淡。

    胜败之间,天渊之别,有点豪赌的意思。

    胡增周也承认,其实人在官场就是时刻在赌博,但夏想下的赌注未免太大了一些,简直就是压上了身家性命,他就不免为他叹息,到底是年轻人,步子应该稳妥一些,即使是改革开放也是摸着石头过河,也要摸索着前进,怎么能不管不顾就一下跳了进去?

    思索再三,胡增周还是劝道:“我想你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才做出的决定,但我还是说你几句,小夏,燕省不比南方省份,离京城太近,政治气候又保守,叶书记对产业结构调整的支持又不是那么坚定,现在国家和燕省两级报纸都对产业结构调整提出了置疑的声音,万一叶书记改变了主意,由支持变为态度暧昧,甚至退回到以前保守的态度,你大力为产业结构调整的声音,在叶书记看来,就成了刺耳的声音。”

    夏想明白胡增周的意思,如果叶石生迫于压力退缩的话,确实会让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的工作难以为继,前面的成就当然不能一笔抹杀,但后续工作将会无法进行。省委书记主持大局,就算范睿恒再坚持,叶石生态度消极的话,许多工作也不能开展。关键是还有以崔向为一帮反对势力,他们再在叶石生面前煽风点火的话,叶石生难免会再次倒向他们。

    夏想点点头:“胡市长说得很有道理,不过我并不认为叶书记会改变主意。相反,他很有可能还一如既往地支持产业结构调整,甚至比以前的态度更坚决,信心更充足。”

    “怎么说?”胡增周不解地问。

    “叶书记是去岭南省回访去了,岭南省是国内第一经济大省,也是国内产业结构调整的先驱,现在的经济总量相当于数个燕省,叶书记此去,肯定大受震动,再加上岭南省委书记海德长现在在中央的份量,海德长又是产业结构调整的坚定支持者,叶书记对产业结构调整的信心只会增大,不会减弱。”夏想自信满满地说道,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他现在自认比胡增周更了解叶石生,“而且叶书记回来后,现燕省媒体上面的文章,不火才怪。在内忧外患的逼迫之下,叶书记的选择会是坚定立场,沉着应战。”

    尽管燕省之内只有一家燕省日报表了置疑文章,其他几家省级报纸都保持了沉默,显然也有叶石生的人在其中起到了一定作用。不过身为省委书记,被副书记崔向和宣传部长马霄联合摆了一道,愤怒之心可想而知。叶石生再软弱他也是燕省一把手,何况现在还有人和他同仇敌忾,他更是底气十足,肯定要拿宣传部开刀了。

    夏想有理由相信,在这件事情上,范睿恒会坚定地站在叶石生一方。

    也不能说崔向和马霄没有政治智慧,一是二人自认有高层撑腰,二来也是有付家站在身后,三来估计也是得到了上层某人的授意,四是也想乘机多捞一些政治分,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崔向在赌叶石生在上层风向改变,燕省风起云涌的局势之下,会选择妥协。

    夏想却坚定地认为叶石生会鼓足勇气,奋起反击。

    “你这么肯定?”胡增周不太相信夏想的判断。

    夏想就笑:“不急,两天后叶书记就回来了,到时答案就会揭晓。”

    见夏想一点不也担心,相反还轻松自如的样子,胡增周又气又笑:“我担心你,你倒好,没事儿人一样,白白浪费了我的感情。”

    夏想忙恭敬地笑道:“我当然知道您的关心和爱护,我也不是政治投机者,既然选择了到领导小组工作,就得坚定立场,才能有所作为。一个人如果对自己所从事的事业也三心二意的话,如何成就大事?我想胡市长来到燕市之后,一心想改变燕市为燕市描绘美好蓝图的壮志一直未变,我也希望领导小组下一步的工作,能为燕市早日成为试点城市尽一份力。”

    胡增周微微感慨,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又觉得无话可说。夏想说的自然没错,但理想和现实总有差距。既然夏想有一腔热血满腹才华,就让他尽心去实现好了,自己倒也不必非要泼他冷水。

    “照你说,如果燕市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的话,小夏,你来替燕市出出主意,该如何进行产业结构调整?”胡增周及时转移了话题,不再讨论论战事件的展。走一步看一步,夏想也说得对,如果对方主动挑衅,自己一方一点也没有表示,不主动应战的话,也太窝囊了不是?

    “燕市老旧的国企也有一些,但没有单城市和宝市多,相比他们可以说是轻装上阵了。我想胡市长心中肯定已经画了未来蓝图,我也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也想向您汇报一下。”

    “只管说。”

    “燕市北方有下马河,下马河正好将燕市和常山县隔开。在燕市和常山县之间,是大片的洼地和农田,也有起伏不大的山坡。如果将全市所有的重污染、老旧的国企都搬迁到这里,划出一片地方专门安置落后的生产企业,甚至市里可以出台政策,直接从燕市和常山县各划一片区域,组建成一个燕市的新区……”

    胡增周微微震惊。

    一些落后的老旧企业本该关停,但因为是国企,又有大批的职工需要安置,不是说关就能关得了。但让他们搬迁出市,工作也很难做通。如果按照夏想的设想,在市区北面新建一个市区,不但可以将污染严重企业搬出市区,还可以因为兴建新区,带动多少就业,增长多少gdp……

    只是主意是好意思,但工程量过于浩大,而且增设一个新区事关重大,光是市里讨论没有半年也出不来结果。市里批准后再上报省委,又得是一番争论不休的讨论。最后能定下来的话,最快也要一年之后了。

    夏想怎么总提一些长远规划?而且一开口就是大手笔,让胡增周哭笑不得,又爱又恨。夏想总是出一些看似异想天开但仔细一想又切实可行的方法,却往往实施起来又困难重重,却偏偏又给人极大的鼓舞和信心,让人左右为难。

    胡增周就埋怨说道:“小夏,你就不能为我出一些简单一点见效快的主意,开口就是大工程,总给我画空中楼阁。”

    夏想的真正用心自然不能现在透露,他想得比胡增周长远多了。增设一个新区,不但可以带动整个燕市的经济,也可以让成达才的产业地产的概念得到真正地实施,只要市里通过上报到省里,他敢肯定,叶石生肯定赞成。

    因为此举对达才集团大大有利,对达才集团有利的规划,叶石生必定支持。

    还有增设新区的话,相应地会增加一套副厅级的党政领导班子,担任新区的领导职务,非常容易出政绩,因为是举全市之力建设一个新区,每天都有日新月异的感觉,成绩人人看得见!

    区长和区委书记,任何一个职务,都将是一个巨大的香饽饽。这,才是夏想的真正所图。

    还有一点,夏想抛出一个大大的诱饵给胡增周,也是让他坚定信心,继续对产业结构调整持支持态度。作为燕市的市长,胡增周的态度对其他地市有不容忽视的表率作用,他的态度有可能影响到摇摆的地市领导。

    能不能新增市区,全部取决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能不能顺利进行下去。夏想就是要让胡增周对产业结构调整的政策,始终是不遗余力地支持。

    胡增周不是想在燕市大展宏图吗?好,就给他画一副令人心潮澎湃的蓝图,就看他有没有胆量有没有勇气落笔了。

    夏想呵呵一笑:“胡市长,如果新区能顺利成立的话,您将在燕市迈向大都市的过程中,是燕市历史上第一个迈出了关键的第一步的市长!”

    一顶前无古人的大帽子扣了下来,胡增周虽然不至于飘飘然,还是有点壮志满怀:“听你这么一说,确实也有点意思。我没猜错的话,你的新区的设想,应该是和将下马河拓宽建成环城水系,是同时进行了?”

    夏想不失时机地表现出恭维的态度:“您的目光果然敏锐……作为第一个为燕市扩建新区的市长,作为第一个为燕市修建环城水系的市长,胡市长为燕市所做的贡献,不能说绝无仅有,后人也很难越了。”

    胡增周哈哈大笑:“小夏,马屁拍得太露骨了,不好,非常不好。”嘴上说着不好,脸上的笑容却是自内心的喜悦。

    ps:1o月来临,依然奋向上的老何,在此郑重其事地恭祝各位朋友国庆快乐,同时拜求各位的保底!现在还是双倍,一票顶两倍支持,请给老何一个火热的开头,让老何继续为大家在新的一月里,再创新高。感谢,还是感谢。今天会有四更,现在放出两更,晚上还有两更!老何的心意,希望大家看得到!(!)</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