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464章 急转直下

《官神》 第464章 急转直下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沫风不会为了钟义平强出想也清楚。如果陈风为打手仁一钟义平非要强行通过提名,会让他的威望和公信力大减,夏想也不愿意做强人所难的事情。他视陈风为领导为长辈,也会处处替他着想,他所需要的就是陈风不反对即可。

    “只要您和胡市长不提反对意见,一切困难就由我来想办法解决。”夏想一脸浅笑,解释说道,“其实我也知道钟义平资历有点,浅。强行安排到安县,有点勉强。但眼下有一个绝佳的机会如果放过,就太可惜了,也枉费了陈书记对我的一番教导了。时刻谨记要抓住每一个时机,许多时候,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陈风假装不悦地说道:“乱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我的原话是,要大胆抓住每一个机余,”

    说笑几句,陈风到底没有问夏想具体是如何打算的,反正他对钟义平之事并不太放在心上,就抱了姑且听之的态度。

    夏想告别陈风,到了楼上和李丁山见了一面,随后谈了几句安县的人事安排。李丁山就也心中有数了。晚上,梅晓琳在李丁山的邀请下。几人在一起吃了一顿饭,也算是同事一场,再聚上一聚。

    第二天,安逸兴和彭梦帆的稿子改好之后,葛山最后拍板定稿,将稿子拿走安排表。夏想就开始自己动手准备第二批反驳的稿件。他准备写两篇稿子,一篇给燕省的媒体。一篇京城支援部老。

    同时,夏想还打电话给范铮,让他也写一篇反驳的文章。不出夏想所料,范铮一口应允,还说他还可以组织几名社科院的专家一同参加到论战之中。夏想大喜,也让范铮和他一样,分写两篇,一篇留省内。一篇给部老,以便声援部老。

    国家日报上的论战比燕省激烈多了,随着越来越多的不同阵营的学者的加入,几乎成了一场蔓延所有国家媒体的论战。差不多京城有名望的专家学者都参预进来,各自撰文表达不同的立场。支持产业结构调整者和不支持者几乎平分秋色,因此论战才格外精彩,也格外惨烈,完全是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

    不过因为产业结构调整是比较笼统的政策,和百姓生活距离遥远,所以尽管论战激烈,并没有存民间引起太多的关注。也正是因此,所以上层才一直保持沉默,任由论战继续下去。

    支持产业结构调整的上层,是想借此看清产业结构调整有多少学者支持。反对产业结构调整的上层。也是持同样的想法。论战就先由京城开始,随着燕省的最先相应,其他省市也有了加入论战的迹象。

    现阶段,论战双方差不多势均力敌,各方都有学术界的重量级人物出马加入论战,如果单纯地从学术界看待论战现象,到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好事。政治清明,才会有不同的声音出,才会出现百花齐放的局面。

    京城有部老挑大梁,夏想自然不用担心。燕省虽然没有一个领军人物,但他心里清楚,恐怕重任还的压到他的肩上。他不是学术界人物。但因为所处位置比较关键的缘故,又因为身为部儒的弟子,在叶石生眼中,就成了不二的人选。

    既要指导单城市和宝市的产业结构调整,又要上升到理论的高度,组织并且撰写文章论战,夏想也不知道他是幸运还是不幸,做出成绩是领导的,有了过错就是自己的。

    不过好就好在,夏想也相信以他的智慧,不会做出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也认为,经过此次理论结合实践的宝贵经历,他会在前进的道路上,再次迈出坚定的一大步!凹姗

    第三天,安逸兴、彭梦帆和严小时的稿子在燕省日报表,标志着领导小组为了维护自己的声誉,标志着叶石生坚定地继续推行产业结构调整,标志着燕省有关产业结构调整的论战,正式开始!

    夏想却在办公室奋笔疾书,就下一步单城市和宝市的产业结构调整方向,提出他前天设想的可行性建议。

    与夏想埋头奋战同时进行的是,燕市的市委常委会上,就安县的人事安排,也进入了真正的较量阶段。

    和陈风预想一样的是,方进江提出了安县的人选名单后,付先锋就书记和县长人选简单表了议论。表示同意江天和**的提名,但对钟义平的提名,坚决反对,并且再次阐述了他的反对理由。

    “钟义平同志作勤恳认真,也在省市两处岗位上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按理说如果想到基层锻练,先从乡长干起是最合适的安排,等几年后有了在基层的工作经验,有了一定的成绩,再任党委书记,再进常委才符合规范付先锋淡淡地看了陈风一眼,“在书记碰头会上,我就向陈书记表明了我的态度,为了维护组织上提拔干部的公正、公开和公平的原则,我认为,钟义平同志的提拔,还是榈置为好。”

    陈风不说话,一脸平静,看了李丁山一眼?

    李丁山轻笑一声:“王书记,事事都讲究经验,是不是有点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没有经验,都是新兴事物,现在不是一样秩序井然?改革开放还是摸着石头过河,同样,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也是在探索中前进。同理,人都有一个成长。,不能向没有,作经验就打到一片六说到没有基屈丘作刚经验。全国那么多空降的市长和书记。许多人从未没有离开过京城,难道因为没有在地方上从政的经历,就不能下到地方上任职了?”

    李丁山的话引起了一阵轻笑。

    秦拓夫毫不在意付先锋的脸色,笑呵呵地说道:“当干部都想要有经验的,娶媳妇没人想要有经验的,事情得分两方面对待。”

    话粗理不粗,众人由轻笑变成了大笑。

    付先锋是大家族出身,从小注重各方面的教育,从不说粗话脏话。李丁山的话已经让他很不高兴了。秦拓夫的话更让他感觉落了面子,不由心中一怒,说道:“秦书记,现在是在开常委会,不是说家常,说话要文明一些

    秦拓夫倒不走出于维护钟义平的目的,而是他因为夏想提醒,特意查了一查纪委里面是谁在背着他查曹殊慧的公司,结果现一个副书记和两个处长最近和付先锋走动频繁。他平常看似大咧咧,实际上对纪委内部的权力抓得很紧,不容别人胡乱插手。陈风想要安插人还好说,毕竟是一把手,付先锋排名第三,还把手伸到了纪委里面,真是自找。

    他就对付先锋意见大了。

    “我说话粗,但办事不粗。我刻,是从基层上来的干部。付书记不是最喜欢说有基层工作经历吗?我的基层工作经历比在座的各位都丰富。怎么我的官反而不是最大?”秦拓夫说话直不假,但心眼不直,也不少,“付书记从京城空降到了燕市。以前好象也没有在地方上的从政经历,更没有担任过副书记,怎么我觉得付书记的工作也做得非常不错。不象没有经验的人?”

    这话问得有趣,连陈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埋怨秦拓夫说道:“拓夫。开会时,严肃一点

    秦拓夫不以为然地说话:“开会就是大家商量事情,商量事情,有严肃的时候,就有活泼的时候。要不怎么当年主席教导我们的说,要团结紧张,产肃活泼。你们严肃,我就活泼好了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付先锋做事情喜欢一板一眼。他哪里知道真正从基层上来的干部,插科打详的水平一流,在下面许多事情就是在嘻嘻哈哈中定下来的。他还以为秦抚夫是故意捣乱,就是要让他难堪,就不快地说道:“说了半天,秦书记对钟义平的提名是什么态度?。

    “钟义平小伙子人不错,有学历有能力有毅力,下去当今常委、乡党委书记也不是不可以秦拓夫看出了付先锋动怒了,心想小毛孩子一个,在我面前还想装大瓣蒜,还嫩了一点,玩手腕,不是你是什么太子党就比别人高明。

    微一停顿,秦拓夫见付先锋脸上的表情有点古怪,就又一笑说道:“我听了方部长的提名意见,也听了付书记的反对意见,感觉还是方部长的提名意见说得透彻一点,让人信服,而付书记的话空洞一点,没有打动我,,我决定,等等再表态,再听听付书记的高论再做决定。”

    付先锋明白过来了,秦拓夫是拿他取笑。等着看他的笑话,不由怒道:“秦书记,常委会上各个领导都在。请您自重

    秦拓夫气不顺,被付先锋一个不到的岁的人当面数落,顿时脸色一寒。“啪”的一声拍案而起:“付先锋。我老秦哪里不自重了?你倒是说说,你一口一个没有基层工作经验。怎么不说说你自己?”

    常委会上拍桌子的现象不少见。甚至还有骂娘的事情生,都是人。不是说当了官就改了脾气了。所以大家面面相觑,虽然都是一脸吃惊。却也没有人表现得过于惊愕。

    倒是秦拓夫拍完桌子,说完话,又自顾自坐了下来,看了大眼瞪小眼的众人一眼,又笑了:“怎么了?没见过我老秦拍桌子?当年我在下面开会,还骂人打人呢!革命工作。难免要真情流露,对不?话说当年太祖还在会议上骂娘,我老秦没有太祖的气概,拍拍桌子也不算什么,是不是?”

    比起付先锋,在座的大部分人还是和秦拓夫相处的时间长,知道他粗中有细的性格,也知道他今天的举动肯定是借题挥,估计是哪一方面付先锋得罪了他。这种不大不小无伤大雅的事情,谁又会认真?就连陈风也笑骂说道:“行了老秦。收起你的粗暴作风,文明开会。”凹曰甩姗

    “要比文明,我老秦不比任何人差。”秦拓夫坐了下来,恢复了一脸平静,十分礼貌地说道,“请付先锋继续言,谢谢。”

    付先锋怒火攻心,却又一点办法也没有。秦拓夫老奸巨滑,脸色说变就变,既能严肃认真,又能胡搅蛮缠,他才明白,比起在基层混迹多年的官员,他在灵巧多变方面,还差得太远。

    想笑就笑想闹就闹,也是难得的本事,也能在真真假假之中,让别人摸不着头脑。你一犯晕,他就胜利了。

    付先锋有火不出,只好看了谭龙一眼,缓慢地说道:“我的意见还是钟义平的提名不合适,请各位常委都表一下看法

    谭龙的目光有点躲闪,没有和付先锋的目光对视,让付先锋忽然心中闪过一丝疑问,才想起在上常委会之前,他和谭儿”江华酒毒的时候。说到让他们配合他反对钟义平的提煌。儿八对视一眼,微微点了头,没有说话。

    付先锋认为他们之间是同一阵地,肯定有了足够的默契,也就没有多想,还想再强调一句时,谭龙和何江华借口有事就先离开了。当时他还有点不解,怎么二人好象有事背着他一样?

    谭龙和何江华都没有抢先言,而是让别人常委先表意见。政治委书记陈玉龙、宣传部长回永义相继言表示赞成江天和**的提名,反对钟义平的提名。和陈风所料的情景一样,不过出乎陈风意外的是,统战部长薄厚并没有中立,而是也对钟义平提出了反对。

    形势十分严峻,陈风甚至已经下了结论,钟义平的提名必然通不过常委会,夏想的心思白费了。正当陈风考虑着最后如何搁置时,忽然耳边响起了谭龙讲话的声音。

    谭龙一开口,就让陈风大吃一惊。

    “钟义平同志早在城中村改造小组的时候,就工作认真,为人诚实可靠,是个信得过的好同志。他虽然没有基层工作的经历,但有学历有见识,在工作中没少和老百姓打交道。拥有处理各种基层情况的经验。我觉得组织部对他的提名是合适的。是经过认真考核的,我附议组织部的提名谭龙说完,目光飞快地看了付先锋一眼,随即又落在了何江华身上。

    不止陈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讶莫名地看了谭龙一眼,付先锋更是惊讶万分,目光直直盯着谭龙不放。

    怎么可能?谁不知道谭龙和他的关系,现在谭龙公开在常委会上和他唱反调,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付先锋心中猜疑不定,又看向了何江华。

    何江华目光中闪过一丝夭奈,随即开口说道:“我也赞成组织部的全部提名。”

    只说一句,就急忙闭口,再也不一言。

    付先锋简直要狂了,他原以为凭借他的义正言辞的观点和铿锵有力的言,一定能打动中间派,肯定可以阻止钟义平的提名获得通过。而且他也吃定了陈风和胡增周不会强出头的态势,正是打击夏想气焰的最好机会,谁料到,中间派赞成了他,最后竟然被自己人拆了台!

    付先锋今天是第二次火了。

    只不过这一次他是自己气自己。好个谭龙,竟然来了一手釜底抽薪,自己怎么当时那么笨,没有注意到谭龙的异常?还是自信过度,认为谭龙就一定附和自己。转念一想。谭龙不应该支持钟义平的提名,钟义平是夏想的人他不会不知道,谭龙和夏想之间的关系,又不是一天两天不和了,怎么就突然间谭龙会支持夏想的人到安县担任重要职务?

    肯定是哪里出了状况!付先锋片刻之间寻思过来,随后又一琢磨目前的局势,方进江、李丁山、谭龙和何江华都表示了支持,虽然有他和陈玉龙、回永义、薄厚的反对,现是四比四持平的僵局,但不要忘了,秦拓夫的态度虽然模棱两可,但付先锋对他也不抱希望,最土要的是。陈风和胡增周都老神在在地没有表态,他们不会强出头是不假,但眼下形势大好,岂有不坐收渔利之理?

    付先锋心中一声谓叹,形势急转直下,大好局面毁于一旦,让他痛心疾。只是他始终不明白的是。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难道其中又有夏想的手段?

    秦拓夫看了一脸沮丧的付先锋一脸。倒没有拿出痛打落水狗的无赖出来,而是若有所思地说道:“我就弃权好了,决定权交给陈书记。”

    陈风暗骂一句老滑头,刚才耍了疯,现在又装好人,两边不得罪,这个秦拓夫,谁要小瞧他没文化谁准吃亏。不过身为书记,该最后主持大局的时候就必须要拿出一把手的气概出来,不过因为胡增周还没有言,陈风就问道:“增周说说。”

    胡增周也在纳闷怎么突然之间就形势大变,好奇归好奇,关键时刻还是要坚定立场,夏想的面子必须给。何况现在又是顺水人情的事情,就说:“钟义平同志还是有能力胜任旦堡乡党委书记一职的,我觉得应该给年轻人一个成长的机会

    陈风见好就收,就做了总结性言:“此次常委会是一次民主的会议,大家的讨论很激烈,言很精彩。最后通过了组织部对安县人事的提名”

    在并不热烈的掌声之中,一次重大的人事安排就此落幕。

    防:最后两天多的时间了,决定胜负的时刻来了,国庆天,老何了6万字,而且正在酝酿下一次爆。在大家都在休闲快乐的时光里。老何奋笔疾书,从未稍歇,所以斗胆团团作揖并且笑容满面地向诸位兄弟姐妹继续恳请的大力支持,谢谢,真的感谢。感谢死性不改的鱼晋升为官神的堂主,至此,官神在劲万字时,终于有了一个盟主一个长老,两个堂主”感谢四五个本月已经给官神投了两张以上的姐妹和兄弟。2田万字是一个里程碑,老何自当继续奋图强,迈向如万字的征途。现在告急。大声疾呼,我要!</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