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472章 神秘送礼人

《官神》 第472章 神秘送礼人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置天小丫头穿了个夭背心。蔫住了臀部。露出了雪白刊瓢的大腿。反而更衬托得臀部浑圆,大腿笔直。她穿的大背心后面印着宝马的标志,三个著名的英文字母“幽”环绕在蓝天白云之上。穿在小丫头曼妙的曲线玲珑的身上,别有一番韵味。

    “从哪里弄了这样一个背心穿?”夏想大感好奇。

    “我也忘了,好象是上一次去宝马的店,他们非要送我一件权,物”嗯,对了,就是它了。我觉得当今睡衣挺好,就穿上了。”小丫头对穿衣上面也不是很讲究,看背心是纯棉材料,觉得扔了挺可惜,虽然样子一般,当今在家中穿的睡衣也是不错。

    “知道刚团三个字母是什么意思吗?”夏想眼睛一转。计上心来,就逗她。凹曰甩姗

    “谁不知道,还想考我?”小丫头得意地说道,“刚”全称为巴伐利亚机械制造厂股份公司,是德文:比败心比欣的简称,翻泽过就是宝,,马。她还故意拉长了声调。

    “错,大错特错。”夏想伸手拦住小丫头的腰肢,感觉到她日益滑腻的肌肤。有些女人结婚之后。皮肤会越来越好,身材也会更加曼妙。在多了一些丰腴之外,更多了性感和紧致。而有些女人一旦结婚。就会皮肤松驰,并且不再紧绷和弹性十足,甚至还会胖到令人指的地步。

    所以说男人结婚也是一次赌博。运气好的,会娶一个越来越有味道的女人。运气不好的,网娶时是苗条美女,一年后就会变成黄脸婆,苦不堪言,追悔莫及。更有甚者。在生了孩子之后,就无比邋遢,曾经吐气若兰的美好女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一个不修边幅满嘴脏话的婆娘。

    幸好小丫头属于前者,被夏想开之后,愈加流露出女人味和风情。与此同时,娇羞和可爱的性子依然。

    “哪里错了?你又想骗人还是想坏?”:丫头见夏想的双手不老实,就想推弄他的手,“别闹,痒。”

    “我觉得你后面印着幽”前面应该,就完美了。”夏想嘿嘿一想。“你不会想到,微软和宝马会是死对头。”

    是什么?”

    “微软即将推出的即时消息软件,和一样的功能。”夏想才想起此时没有推出,要到奶年才面世。就忙解释了一句。

    幸好小丫头没再追问只是好奇:“为升么要?”

    夏想的双手就从后面摸到了前面,悬空停在小丫头胸前半尺之上。伸开他的禄山之爪,色色地一笑:“驯…的意思是别摸我,意思就是摸死你”话音网落,他的巨爪就落了下去。

    小丫头惊呼一声,一把推开夏想:“就知道你没想好事,别摸我,摸了也白摸,我今天例假。”

    夏想的手就停在半空,无奈地转了一圈,就又落在了自己的头上:“得,白想了半天,晚上和你分居。”

    “咚、咚、咚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二人都是一愣。自从曹永国到了宝市之后,家中白天就很少来客人,晚上更是没有,会是谁?

    小丫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穿着,急忙跑进了卧室去换衣服,对夏想说道:“去开门,可能是爸爸以前的朋友。”

    夏想打开门,见门口站着一个陌生的女子。

    不得不说,这个女子确实很漂亮。上穿紧身短衣,胸前波涛汹涌,下穿黑色短裙,在昏黄的灯光的照射下,黑裙和白腿映衬,更显出触目惊心的白。上身的短衣有点过短。正好露出了一戴腰肉。

    腰肉细致白嫩,肉感惊人。

    她手中提了一个不大的手提袋,站在门口,冲夏想盈盈一笑,说道:“夏处长您好,我叫周虹,以前承蒙曹伯伯和王阿姨照顾,今天前来,是特来表示一下谢意的。”

    夏想并不认识周虹,一听是岳父的朋友,又口称伯伯和阿姨,以为是熟人,就一错身请她进来。

    周虹从夏想身边路过的时候。不小心脚下一滑,整个身子就斜靠在了夏想身上。无巧不巧她胸前的两处山峦正压在夏想的胳膊之上,丰盈柔软。弹性宜人,夏想立刻就得出了评价,8分。

    不过也让夏想立刻心生警怯。细看周虹,见她眉目含情,双眼如雾。而且刚才脚下一滑之时,看似无意。却有故意的嫌疑。夏想是何许人也?不提他两世为人聪明过人,就是他此生经历过的几个女人,哪一个不是聪慧狡黠过人,只一个回合。他就对周虹起了疑心。

    夏想耳不是女人一勾引就站不稳的人,相反,女人有意接近,必有不良企图。

    正好曹殊慧换好衣服从里屋出来。迎了过来:“周虹你好,请坐。我给你倒水。”

    周虹忙客气地说道:“不用麻烦了。我坐坐就走。曹书记现在不在燕市了,我来打扰多有不便。不过想到以前曹书记的照顾,心里总觉的过意不去,就想不管怎么样,礼节也应该到了才是。”说话间,她将手中的手提袋向前一放,

    川二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个心意六我们自只就做聊野们,意。就特意找了一些市面上不常见的烟酒送来”千万别推辞,要不我就没脸做人了

    夏想看了一眼,见里面的烟是白烟,上面没有商标,酒也是没有品牌。感觉挺怪,就说:“我爸不在。你想要感谢他,心意我们心领了,东西我们不能收。我不抽烟也不喝酒,留着也没用。”

    周虹却坚决要留下:“夏处长这么说就等于打我的脸了”烟是我自己卷的烟,别有味道。酒也是我亲自勾兑的酒,市面上绝对喝不到。不敢说有多好,绝对是独家。有道是有钱难买非卖品,我自制的烟酒只给熟人,从来不出售。”

    夏想还想再说什么,周虹却站起身来,说道:“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我先走了。”

    她动作挺快,站起身就走。曹殊慧急忙拎起手提袋要还给她,周虹却一转身就出了门。无奈之下,夏想拿起手提袋追下楼去,见周虹在前面走得挺快,腰肢扭动起来,左右摇摆,如风摆杨柳一样,眼见就来到了小区门外。

    夏想网到门外。现周虹却站在树下的黑暗之中,一脸浅笑看着他。

    夏想几步向前,伸手向前一递手提袋说道:“对不起,不能收你的东西。”

    周虹伸手去挡,有意无意间,她的手就抓住了夏想的手,柔柔地说道:“一共几个元的东西,夏处长至于追出来还我?你不要的话,直接扔垃圾筒好了。反正我一个女人在燕市,瞧得起我的都是对我另有所图,打我身体的主意。瞧不起我的认为我靠出卖自己才有了今天,也想打我身体的主意。如果夏处长嫌弃我送的东西太少,也想打我的主意,那我就算看错人了,”凹曰甩姗

    夏想只好缩回手,说道:“既然你这么说,我收下好了。”

    周虹又笑了,在黑暗中露了一排整沽的牙齿,说道:“谢谢夏处长抬举。在我看来,肯收我东西的人才是好人,不肯收我东西的人,都是想刁难我,然后乘机提出非分的要求

    夏想听她总向某方面引,就心中一动,故意说道:“说实话,你确实挺漂亮,很容易让人有非分之想。”

    周虹顿时一脸娇羞,低下了又:“夏处长可不要跟我开玩笑,我哪里还漂亮?都是半老徐娘了。我今年都刃岁了。”

    别说,周虹的娇羞还真是别有风味。既有成熟女人的风韵,又有女孩式的羞涩,如果不是夏想对女人多有研究。又能看出她的表演痕迹,说不定还真能被她迷惑。他甚至猜测周虹说不定是表演学院的人。

    “女人刃一枝花,正当年。正是花枝招展的年纪,哪里老?不要乱说。”夏想就诚心逗她一逗。

    周虹的笑容之中有一丝得意一闪而过。却被夏想敏锐地收在眼底。

    她笑了一笑,戏德地说道:“夏处长家中已经有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娇妻,可不要贪心不足,,男人可以偶而花心,但不可时时花心。”

    夏想呵呵一笑:“看来你很了解男人。小

    “就是,我对男人的了解很深。如果全讲出来,吓你一跳。如果你想听的话,有时间就打我电话好了。小,说着。她也不管夏想是不是同意,伸手拉过夏想的手,就在他的手心写上了电话号码。

    周虹的小手柔软而冰凉,滑腻之中。有一丝别样的凉意浸来,让夏想不由多看了她几眼,心想一般而言气血不通才会手脚冰凉,现在是夏天。离她这么近,也感觉不到她身上的热气,也是怪事,可见她是一个浑身清凉之人,和卫辛有些相似。

    不过周虹漂亮是漂亮,但她的举止之中总有一股风尘的味道,不为夏想所喜。

    写完后,周虹嫣然一笑,冲夏想挥挥手,转身走了。走到几米之外又停下,回头又是一笑:“我等你电话。夏处长,和你说话,让人感觉很舒服。”

    夏想拎着手提袋回到家中,也没擦手上的电话号码。一进门,就被小丫头抓个正着。她一把抓住夏想手,气愤地说道:“你太过分了。就下楼的这么一会儿的工夫,连电话就留了?周虹长得是挺漂亮,你还真有品味,见一个爱一个!”

    夏想也知道小丫头是故意气他。就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难道说,我的帅气和魅力也是一种错误?。

    “呵呵,别臭美了。小丫头忍不住大笑起来,拿了一个湿毛巾就要替夏想擦掉手中的数字,“快擦了,怪脏的。周虹我也不认识,不过以前爸爸帮助过的人不少。总有人前来打着各种名义来送礼。但如果周虹以前来过,她长得这么漂亮,我一定能记住

    夏想却急忙将手缩了回去:“不能擦,得让我记下号码。”

    小丫头怒了:“夏想,你太嚣张了,是不是心里真有想法?”

    夏想不急不怒:“就算真有想法。你也不知道是不是?”一边找了纸和笔抄下号码,一边腾出一只手抱住小丫头,“你说你,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吃莫名的干醋?我是那么容易被女人迷惑的男人?再说周虹再漂亮,也比你差了不少,我还不至于

    小丫头其实也是故意逗夏想一逗。不过还是说:“你们男人都一样。都是贪心不足,娶家里一个,外面再养一个,心里还牵挂一个,叫什么红玫瑰白玫瑰,据说还有紫玫瑰。也不嫌玫瑰的刺儿扎手”

    夏想不由吃了一惊,不行小丫头现在越懂越多,得及时让她多思多想的心思简单起来,忙说:“我的理想是。赠人玫瑰,人有余香。所以我手中只有一朵玫瑰,其他玫瑰。就任由别人采去好了。”

    情急之下,夏想的表白显然遗漏了连若菡小丫头听了,冲他做了一个鬼脸,调侃他说道:“说得比唱得还好听,我还不知道你?不过看你用心哄我的份儿上,证明你心里确实还在意我,就暂且饶你一次。不过我可有言在先,一个男人有两朵玫瑰就足够了,再多了小心刺儿会扎伤你的手伤了我的心!,小

    夏想汗颜小丫头时不时敲打他几句,虽不明说,但也是心里有数。就是给他一个台阶,让他不至于太没有面子。夏想就不免有些感动。洗干净了手,又抱着说,小卜丫头还是又被夏想打动了,脸上闪烁着异样的光彩,她回过神儿来,问道,“周虹到底有什么企图?”

    夏想一摆手:“不用管她,她是女人,我是男人,女人想要在男人身上沾光,不管是从哪一方面算起。难度系数都挺高话未说完,胳膊上已经被人拧了一下,他不由惊叫一声,“真舍得下狠手,真疼。”

    小丫头瞪大了眼睛:“我替别人教你,你服不服?”

    夏想立刻没话说了小丫头抬出连若菡,立刻就将他压得死死的。倒也不是他有多怕连若菡,而是两个女人都对他温柔似水,毫无怨言地接受对方的存在,是让他最心软的地方。

    夏想就正经起来,分析周虹的意图:“她肯定是另有所图,不管是想引诱我,还是想贿略我,她都不会达到目的,”说话间,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拿过周虹留下的手提袋翻看几下,没现什么异常。奇怪地说道,“都是不值什么钱的烟和酒,估计连劲元都没有,要是也算受贿,就是玩笑了。”

    小丫头却警慢地说道:“可不要小看没有品牌的烟酒,说不定要面夫有文章。”

    瞬间,夏想想起了郑冠群的电话,也顿时警醒起来,将手提袋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现有什么蹊跷之处。

    到底还是小丫头聪明,她将整包的烟撕开,拿出一盒烟出来,又打开。从里面抽出一根香烟。她的手指翻动几下,外表看不出异样的香烟就被慢慢地打开,伸展成一张长方形的可不是普通的纸。而是一张百元纸币!

    夏想惊讶地盯大了眼睛!

    送礼送得如此巧妙如此有心机,也是闻所未闻之事,他一把抱过小丫头:“有一个聪明的老婆,果然是福气。”

    小丫头“哼”了一声,没理会夏想的马屁,又拿出酒仔细看了看,然后将酒瓶交给夏想,气势地说道:“粗笨活儿就由你来干了,打开瓶,盖!”

    夏想就急忙打开瓶盖,向里面看了看,又闻了闻,没现什么异常。确实是酒小丫头却从他手中拿过瓶盖,翻了过来,伸手向里面一拿,就从里面拿出一个金黄黄的硬币大小的东西出来,放到夏想的手凹曰甩姗

    “还真是金币!”夏想惊奇地说道,将金币翻了过来看了几遍,赞道,“想不到,没想到,还真有这么聪明的送礼人。这哪里是送礼,根本就是让人猜谜。我倒想审审你,你怎么知道里面有机关?”

    小丫头得意了一仰小脸:“哼。我是谁,我是你聪明绝顶、见多识广的老婆。爸爸虽然不是贪官,但每年也收不少礼,没办法。礼尚往来,不收就是不近人情了。

    送礼的人都知道爸爸不收钱,都想方设法变着花样送钱。有在鱼肚子里塞钱的,有送钱包时,在钱包中放银行卡的,等等,无所不用其极。不过用钱卷成香烟,在瓶盖中塞金币,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夏想此时再想到郑冠群的提醒。不由打了个寒战,厉害,果然厉害。一不小心还真差点着了道。要不是娶了一个从小在官员家庭中长大的老婆,见多了形形色色的送礼人。就算他得到了郑冠群有人要整治他的提醒,今天恐怕也不会想到烟酒之中的埋伏,如果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此事大做文章,就算不会因此而丢官,但肯定会影响恶劣,甚至有可能影响到在领导小组的工作,,

    比:即日起,恢复早点下午4点的正常的,不再让兄弟们白等一刻。国庆假日已过,老何开始了每天万字偶而爆的正常状态,兄弟们的和票还请一如既往的支持,好让老何安心码字,用心构思。因为**快来了”现在还是光头,今天不求多,好歹有个十张八张就好,拱手。</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