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478章 第一波反击

《官神》 第478章 第一波反击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六天生的事情可谓波二大出平他们的意外。心四办案的生涯之中,还从幕没有出现过犯罪嫌疑人摇身一变,不但洗脱了罪名。还胸有成竹地举了反证,揪出了幕后之人的事情,,也不全对,夏想现在还没有完全洗脱罪名,至少玉器的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

    黄林见多了高官被纪委请来喝茶之后的各种表演,有人趾高气扬,有人不以为然,甚至还有狂妄地叫嚣,说是只要放他出去,就砸给他沏万。当然,也不乏一言不死抗到底的人。夏想是他见过的最淡定从容。又在最后反戈一击的第一人!

    黄林对夏想不得不刮目相看。不提夏想所说的事情是不是属实。先是他的镇静和侃侃而谈,就比他办案过程中见过的所有官员大不相同。最主要的是,夏想又这么年轻,能有这般镇静和从容,一般人确实做不到。

    不过黄林也不敢完全相信夏想的话,甚至还怀疑是夏想转移视线故意混淆视听的手段,又问:“夏想同志,先不管你动用技术手段跟踪别人是不是合法,只说朱纪元同志的问题,你是不是有真凭实据?还有你说古书记扣压了大量举报朱纪元的举报信,是空穴来风,还是信口开河?纪委办案,凡事要讲究证据。没有证据,你说得再天花乱坠,也没用。”

    夏想笑道:“朱纪元贪污受贿的直接证据,现在还没有,不过古书记扣压了举报信却是事实,举报信就在古书记的办公室里锁着。等一下从里面取了出来,就既证明了古书记私自扣压举报信的重大问题,又可以从举报信中现朱纪元的贪污受贿的证据,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黄林听了,摇了摇头,刘旭却一撇嘴,轻蔑地说道:“说的是什么话?古书记的办公室平常别人进都进不去,他锁住的东西,就算你说的是真的,谁又能只凭猜测让古书记开锁?就是邪书记也没有这个权力!你说的话,等于没说

    夏想也是一脸忧愁地说:“谁说不是呢?想要查朱纪元,从举报信入手最容易,也最符合程序。但举报信又全部扣压在古书记手中,想从古书记手中拿到举报信又几乎没有可能,说来说去,成了一个死,结,,岂不是说,我的假设完全不能成立?。

    黄林见夏想绕了一个大圈又回到了,等于没说,不由怒了:“夏想同志,我看你就是诚心拖延时间,故意转移视线,我告诉你,你这样做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

    “我并没有拖延时间,而是在等候最佳时机,也是想和二位商量一下。如果说,我只是假设,假设一会儿就能从古书记的办公室之中拿到举报信。举报信也确实举报了朱纪元的贪污受贿行为,你们是不是敢顶着古书记的压力而坚决立案侦查?如果你们敢,我就能助你们一臂之力,让朱纪元在短时间内就落入法网。至于古书记扣压举报信的违法行为,就是省纪委的内部问题了,不过我也希望二位能还妇已委内部一片清明。”

    黄林见夏想说得十分笃定,不由半信半疑地说道:“如果你能证明你刚才所说的话,我和刘旭当仁不让,耍坚决法办朱纪元,并且要让古书记对他的违法乱纪负责。问题是你说的话不一定是真话,就算是真话。也没有办法证实。还有一个问题是,你直到现在也没有交待清楚你的玉器问题

    “玉器问题和古书记的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马上就要水落石出了。别急夏想的话音未落,就听到外面警报声大起,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随着由远及近的跑步的声音逐渐逼近,紧接着,隔壁传来了古人杰的怒吼。

    “你们是谁?你们是哪个部队的?光天化日之下敢闯省委大院,想造反?不许动我的东西,我是省纪委副书记,我古人杰的声音突然中断,好象被人推了一把,过了片刻,又听到他大喊大叫起来,“我要找你们长,你们太无法无天了。不许动我的文件。不许动我的办公桌!你们,你们

    黄林和刘旭大吃一惊,二人对视一眼,起身想要出去看个明白,夏想拦住了他们:“不关我们的事情。让他们闹去,都是玉器惹的祸。我劝二位不要出去,耸兵的只行从长的命令,在他们眼中,省委书记的话也未必管用。”古玉噘起嘴,不满地说道:“他们来得真慢,比平常晚了快分钟了,真是笨,回头让爷爷好好骂他们一顿。

    黄林明白过来了,用手指着古玉。声音都颤抖起来:“你,你,是你们让部队上的人闯进省委的?你们是谁?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夏想伸手,示意二人坐下说话:“不要着急,部队上的人不是闯入省委,也不是故意闹事,而且我相信叶书记和范省长也会理解,因为他们也是奉命行事,是为了保护国宝。”

    “什么国宝?”黄林一时没反应过来。

    “今天你抱的玉器就是国宝夏想也站了起来,来到门口,侧耳凹曰甩姗旬书晒齐伞引,斤,叉说。“国宝凡经被严格保护起来了。不讨在保护国制边程中不可避免要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可能古书记的办公室会遭到一定程度的破坏,他扣压的举报信现在应该已经散落了一地,估计也扔得到处都是。二位,现在正是大好时机,一出门就有重大的破案线索等着你们。是不是抓住机会,就看你们了

    黄林和刘旭对视一眼,都被夏想所说的话震惊当场,一时还没有消化夏想给他们带来的巨大的震憾。

    刘旭声音也结巴起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玉器,玉器怎么,”又成了国宝了?”

    夏想摆摆手:“等二下再解释也不迟,现在是收获胜利果实的最佳时机,晚了的话,让古书记回过神来。将举报信再收起来就不好了。”

    黄林和刘旭对举报信有一种本能的敏感,就象老虎现猎物一样,一听夏想的话,又恢复了纪委工作人员的本性,推门而去。

    夏想和古玉也紧跟其后,到了件面。楼道中,一片狼籍。

    一队约有十几人的士兵一字排开。分成两列站在古人杰办公室的门口。古人杰再也没有了往日的自信和官威,一脸灰白,手还吓得不停地抖,显然身为纪委副书记的他,在和平年代也没有见过军人的威风。

    为的军人是一个,耸轻英俊的小伙子,也就是为岁左右的年纪,他身上的军装和底下的士兵一样,都没有任何军衔和编号,夏想知道。他们是保密军种,别说叶石生没有权限命令他们,就是燕省军区的政委也指使不动他们。

    因为他们是国内唯一的一个最独立也最具威慑力的部队!

    古人杰的办公室内以及楼道里,扔了一地的文件和信件,古人杰颓然地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什么国宝?我没拿国宝!你们肯定搞错了。肯定找错人了!你们哪里是人民的子弟兵,你们简直是土匪!”

    为的军人小心翼翼地捧着螳螂捕蝉的雕件,“啪”的一声向古人杰敬了一个礼,说道:“这方玉器就是国宝,是陈公赠送给长的礼,物。长特别交待,国宝不能有任何闪失,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国宝的安全。”

    古人杰自然不信,争辩说道:“这是别人送给夏想的礼物,现在是赃物,你们一定弄错了。”

    为的军人将雕件轻轻翻转了一个角度,好让古人杰看得明白。古人杰只看了一眼,顿时面如死灰,有气无力地说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为的军人却不理会古人杰的置疑,又敬了一个礼,转身就走。网走两步,就见一群人簇拥着叶石生迎面走来。

    叶石生在燕省执政多年,从未听说有军队敢闯省委大院的事情。当他听到麻秋紧急汇报有一队士兵直接闯进了省委大院,一路直奔纪委办公楼而去之时,顿时惊吓出一身冷汗。

    他就知道,在燕省的地界之上,敢直闯省委大院而不事先通知他的。只有个于大山深处的那一支保密部队,绝不是省军区的部队。省军区还在他的领导之下,根本不可能也不敢做出如此胆大妄为的事情。

    叶石生还以为出了什么重大事件。也顾不上打电话,急匆匆和麻秋一起亲自赶往纪委楼看个究竟。走到半路,麻秋就接到了宋朝度的电话。

    麻秋将宋朝度的原话转告给叶石生,叶石生听了之后,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就放慢了脚步。因为宋朝度告诉他,可能是夏想和古玉联合出手的反击,是为了针对古人杰的打压而不得不为之的权宜之计”他的心里就有了主意。虽然对古玉集够动用保密部队的能量大感震惊但他也没有多想,因为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要好。就假装糊涂好了。

    反正是夏想闹事,他得渔翁之利好了。

    叶石生就故意放慢了脚步,赶到纪委楼时,正好好戏已经落幕,他就拿出了省委:“怎么回事?你们是什么人。怎么敢闯进燕省省委撒野?就算省军区管不了你们,我也要向你们上级说明情况,让他们给燕省省委一个解释。”

    为的军人来到叶石生面前。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大声说道:“报告长,我们接到一级命令,说是国宝被抢,为了国宝的安全,我们被迫采取强制措施,保护国宝不受损害。”

    “国宝?到底怎么一回事,谁能说个清楚?”叶石生眼睛一扫,看到了远处的夏想的古玉,心思一动,就冲夏想说道,“夏想,你来解释清楚。”

    夏想对乘机在地上捡了不少举报信的黄林和刘旭使了个眼色,小声说道:“举报信的问题已经不是问题了。你们也都看到了。现在正好趁叶书记也在,大好的机会不能错过,”

    说完,也不管黄林和刘旭的反应。和古玉一起快步来到叶石生面前。

    “叶书记,情况是这样的”夏想也不客套,直截了当地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上午我刚从宝市出差回来,卜从有来得乃向您去汇报,作,就被纪委的同志请去了喝茶女同志怀疑我有受贿行为,不过通过我向纪委同志耐心解释之后,已经证明了针对我的举报是一起诬陷,也澄清了误会。只是纪委的同志还怀疑在我结婚时,古玉同志送我的一块玉器价值连城,因此还认定我有收礼的不法行为。我解释也解释不清。就在纪委同志的强烈要求之下,到我家里去取玉器。谁知道玉器取来之后,古玉同志才告诉其实玉器是陈公送给一个长的国宝,然后就引来了忠于职守的解放军前来保护

    “真是国宝?”叶石生清楚了事情的始末,也明白了是夏想反制之计,就避重就轻地问道,“陈公送的礼物,自然是国宝,有什么凭证没有?”

    为的军人依然将雕件微微转了一个角度,让叶石生看。叶石生只看了一眼,立刻一脸肃穆,微微弯腰向雕件致意。

    省委书记如此,后面跟随的人都立刻一脸紧张,向雕件躬身致意,等于是正式承认了其国宝的身份。

    叶石生如此做,显然是要为国宝正名,同时也是要堵住众人之口,明确地告诉纪委的办案人员,国宝只能是馈赠,可不是什么送礼用的礼物,也是为国宝定性,不能再行为指责夏想收礼的证物。

    其实不用叶石生明说,哪个人还敢把国宝当成夏想贪污受贿的证据?除非他是脑子短路了,自讨苦吃!

    黄林和刘旭都低下了头,二人再硬气。也知道办错了事。而且他们从地上捡了不下十几封举报信,果然都是举报省机电办主任朱纪元违法乱纪、贪污受贿的各种不法行为,如果确实属实的话,朱纪元其罪当死。

    二人只看得大汗淋漓,不用想,也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既然古人杰将所有举报朱纪元的信件压下,足以证明他和朱纪元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如果顺着朱纪元的线索查下去,根据他们二人多年的办案经验,相信不难查到古人杰的问题。

    再想到今天生的一系列的事件。他们也明白过来,夏想是被人陷害了,他们是被人利用了,先是被人利用来对付夏想,又被夏想利用来对付古人杰。

    都是一些什么样的妖孽一样的人物,怎么都聪明绝顶?尤其是夏想。在被陷害的情况,竟然能想出如此绝妙的反击之法,简直就是一出精彩绝伦的绝地逢生的大戏!黄林和刘旭自认见知只广,还是平生第一次见到还有人能造势借势并且借力打力到这种出神入化的境界!

    叶石生随即让麻秋护送军人离去,没有再提任何追究他们擅闯省委的话,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之意一目了然。明眼人都还看了出来,叶书记不但不生气,反而还态度轻松。暗暗高兴的样子。

    叶石生当然高兴了,因为刚才夏想几句话就搬掉到他心中的巨石,夏想没有任何问题,而且他还是被人陷害。至于陷害的人是谁,叶石生不用想就知道是哪个笑里藏刀之人。夏想没事最好,他没事,就可以重新继续大力推动产业结构调整的前进步伐,就可以将单城市和宝市的改制推向新高,,

    而且最让叶石生欣慰的是,从眼前的情景可以看出,夏想不但洗脱了罪名,还反败为胜,肯定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叶石生深知夏想的手段,既然闹出了如此大的动静。不拿下几个人肯定是不能善罢干休。也是,好好工作反而被人陷害。又选择在这么一个关键的时玄。可见对方用心之歹毒,连叶石生也是对此深恶痛绝,何况身为当事人的县想?夏想能够想出反击之策再好不过了,最好能拿下对方的重要人物。就算不让对方伤筋动骨,也耍斩掉对方一两个党羽。

    叶石生就对夏想充满了期待。

    目送国宝下楼而去,叶石生转过身来说道:“既然事实清楚,夏想同志没有任何经济问题,纪委同志要做好善后工作,对于被冤枉的好同志,要正名,要给个说法。”

    省委书记在纪委办公楼当众说出这番话,份量很重,而且为夏想事件定了性,也隐含着对纪委工作的不满。

    在场的纪委的人都心中打起了鼓。心想这下倒好,叶书记公开高调地维护夏想,刚才的话已经暗示要纪委向夏想道歉了。如果纪委没有有所表示的话,叶书记以后估计没有好脸色了。

    夏想也太气势了,一个处级干部被纪委查了一查,还没有拿他怎么样。反而让纪委惹了一身麻烦不说,省委书记提也不提因为一块石头引的惨案,却只让纪委给说法,也太有偏有向了?

    防:旧月过去三分之一,月中即将来临,又该渴求兄弟们的支持了,官神过千好几天了,但一直没到。四,就差十几票了,兄弟们”今天是周一,例行求一下票的支持,尤其是没入的朋友,票支持也是心意。</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