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488章 好机会

《官神》 第488章 好机会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人最大的杀器就是撒娇,尤其是如同严小一时样的渚碎杀伤力尤为惊人。部老对尹小时的喜爱和欣赏流露无遗,只是仍然不无遗憾地说道:“实在你师母要求太严,我对她一向非常尊敬,再说不收美女学生也是我亲口答应过的事情。曾经约法三章,我也不能自毁信誉。”

    夏想见二人都十分为难,范铮却在一旁没心没肺,一点儿也没有主动帮忙的意思,就只好出面当好人:“我倒有个办法师母所担心的不过是怕部老魅力过人,怕漂亮的女学生一不小心就会喜欢上部老。其实师母不是不让部老收漂亮的女学生,是不让部老收漂荐的单身女学生,一个女学生再漂亮,如果名花有主了,师母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好主意。”郜儒大喜,拍了拍夏想的肩膀说道,“我当然清楚你师母的真正想法,不过没好意思说。还是你了解女人,看透了其中的关键。小时不是还没有结婚,听说连男朋友也没有?就不好办了。”

    “怎么不好办?简单得很。”范铮逮住了机会,急不可耐地跳了出来,嘿嘿一笑,“就让夏想假装小时的男朋友或者男人都行,反正他们也熟悉了,也有默契,不会露馅。还有,师母一见两个学生是一对。就更放心了。”

    夏想急急瞪了范铮仁眼,范铮得意地一笑,意思是活该,你的主意你来演戏。

    严小时眼睛一亮,一脸期盼地看着夏想:“我不嫌弃你是已婚男人

    夏想愁眉苦脸:“我家也有母老虎

    部老哈哈大笑,十分开心地说道:“文如其人,你们三人联合出手。果然不凡。就这么定了,夏想。好人做到底,晚上一起到我家里作客,正式向你师母推出你们的小师妹严小时。”

    严小时高兴地跳了起来,飞快的在夏想脸上蜻蜓点水似地亲了一口。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她微微脸红着说了一句:“谢谢你。”

    范铮高兴了:“回头告诉古玉。让她打消对你的幻想。”

    部老将脸扭到一边:“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一时之间,众人都笑。

    晚上去了部老家中作客。

    部老家在一处老式小区,邻里关系十分和睦,一路上不停地有人和部老打招呼,部老一一笑脸回应。

    夏想、范铮和严小时都有礼物相送。夏想的礼物是一对手表。外加几瓶精制将台酒。范铮的礼物是一套健身用品。严小时的礼物最用心,只给郜老一只钢笔,却给师母买了化妆品、衣服还有一件珍珠项链。

    部老的家并不大,只有的平米左右,两个卧室,一个书房。郜老的夫人李华现在在中大任教,保养得不错,精神和气色都很好,有一种娴静雍荣的气质,夏想就想,从面相上看。李师母一点也不象严妻。

    不过在夏想看到李师母注意到严小时的一瞬间,脸色微微一寒之时。不由暗笑,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师母对于漂亮的女学生,有天然联敌意。好在等郜老介绍了严小时是他的“女朋友”之后,当严小时聪明而识趣地抱住他胳膊之时,师母脸上的警惕之意才渐渐消退,随即三人依次拿出礼物之后,师母推辞一番收下,脸上的笑容才开始盛开。

    尤其是当严小时拿出她的礼物,教给李华如何保养如何护肤之后。李华脸上洋溢的热情的笑容表明。她对严小时的戒心已经完全消除。

    部老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冲夏想和范铮一笑:“苏格拉底和林肯,都有严剑…”

    夏想明白郜老的自嘲。忙笑着岔开话题:“程曦学近日在国家日报表的文章,触动了叶书记,叶书记就让我们三人撰文反驳。

    还有,叶书记想邀请您前往燕省就当前的经济形势召开一个座谈会,就看您何时方便了?”

    部老听了,微一沉思,点头同意:“经济座谈会是好事,也是小一事。等我安排一下时间”先说你们三人的文章,拿出来表的话,也算是一次比较有力的还击,等我再仔细一一过目之后,再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表。”说着,他又忽然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说到座漆会。倒是凑巧,明天正好程曦学在中大举行一次经济学的讲座,由你们师母在,她可带领你们进入讲堂之中听讲,还可以当场向程曦学提问,,你们有没有兴趣?”

    倒是一个研究程曦学理论的好机会,夏想点头同意:“好机会,值得参加。”

    “是个。寻找程曦学缺点的好机会。”范铮果然比夏想有锐气,直接说出心中所想。

    严小时也表示同意:“近距离接触程曦学,听其言观其行,再对比他的文章,就能对他的为人进一步了解。才能做到知己知彼。正好,还有许多问题我到想当面向程教授请教一二。”

    部儒看了看三人不同的表情,夏想笃定。范铮肃杀,严小时网柔并济。不由心中大喜,说道:“有我的三个得意门生联手,程曦学自认才高八斗,恐怕也会低头认输。”

    李华也对三人非常满意,尤其是对严小时是十分喜爱※幸夏想说道!”夏想,你有福与,找了个纹么漂亮划有刀个的女朋友,比我儿子可是强多了。要是我儿子没有出国,我非让他和你竞争。让他把小时抢过来不可。”

    夏想嘿嘿就笑:“我到时先和郜可成为好朋友,让他知道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他就不会和我抢女朋友了心里却说。谁爱抢谁抢。严小时又是他的女人。他可管不着。

    严小时却向他投来甜甜的一笑,笑容中有满足有幸福,仿佛他是她真得不能再真的男朋友一样。

    夏想可不想将话题向他和严小时之间的关系上引,正要转移话题。还好范铮总算做了一件好事。他到是挺关心程曦学的演讲,就问李华:“师母,程曦学的演讲的题目是什么?”

    “《论当前经济改革的利与弊》”是由中大起的,同时邀请北大、清华还有在京的几所有影响的院校的经济学家参加,在中大最大的礼堂举行,可以容纳上千人。除了中大的学生精英参加之外,据说还有一些有影响的人物参加,具体是谁我也不清楚。”李华在中大只是普通的教授,无职无权,不知道具体内情也是正常,“不过你们想参加。带你们进去倒没有问题。”

    “我陪你们去。”部儒一脸兴奋,他很期待他的三个弟子联手问到程曦学,让程曦学下不了台的情景出现。

    晚饭就在家中吃,李华亲自下厨。为几人做饭,严小时就在一旁打下手。吃饭的时候,部儒很好奇夏想为什么送将台酒给他,夏想就借机向部儒介绍将台酒的历史。

    部儒虽然是经济学家,但对历史和传统文化也是很感兴趣,听夏想说得有趣,就酒兴大动,不由多喝了几口。

    邹儒对将台酒的评价是,尚可,可以入口。如果在京城想打开销路。还需要在包装和口感上下点功夫。将台酒偏软不是缺点,但回味比较淡,易上头就是缺点了。现在人喝酒讲究尽兴。尽兴但不能上头。否则事后回忆起来某某酒酒后头疼,基本上第二次就不会再喝了。

    夏想虚心地接受了部老的意见,一一记在心里。

    饭后三人和郜老约好一早在社科院会面,然后就告辞而去。到了外面才意识到一个问题,晚上住在哪里?

    范铮很没良心地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说道:“我有个同学和我有约,明天一早社科院见,走了。”

    范铮一走,夏想也不能扔下严小时不管自己去找肖佳,就说:“走,去宾馆。”

    严小时轻轻地,“啊”了一声,俏皮地说:“我们是假装的,可不是真的。”

    夏想又好气又好笑:“我脸上写着色急的表情了吗?真奇怪明明我是很好的一个人,总有人认为我有好色的一面,天地良心。”

    “男人,哪一个不是有便宜就上?”严小时不服气地回敬了夏想一句。“如果我今天晚上主动投怀送抱。是不是正好如你所愿?”

    “你没那么浅薄,我没那么浮浅。”夏想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动了汽车,又问,“二星级还是三星级?二星级我还能报销,三星级就得自费了。

    “四星级。就花你的钱”。严小时气呼呼地说道,也不知道生的什

    气。找了一家四星级酒店,很不凑巧只有一个房间了,夏想就想再换一家酒店,服务员却说:“别找了。哪里都没有房间。现在快国庆了,京城四星级以上酒店都客满了

    夏想还没说话,严时却说:“我是你女朋友,又不是外人,你怕什么?就住下了

    服务员一边办理手续,一边捂着嘴看着夏想偷笑,肯定是在笑夏想胆夏想无奈,就小声地对服务员说道:“刚认识三天,不太熟,不好下手。我是一个好男人,轻易不骗女孩子。”

    服务员年纪不大,顶多勿出头,圆脸,大眼,还算耐看,听夏想一说。顿时脸红了,低着头不敢看夏想。小声说道:“有花堪折直须折”再说,你女朋友真的很漂亮。我都羡慕她那么漂亮,皮肤那么好。先生,宁可杀错不能放过。”

    夏想败了,本来他感觉服务员年纪不大,就想逗她一逗,没想到姑娘看上去腼腆,也挺鲁羞,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大胆泼辣,让他都无话可说了,只好笑了一笑,又说了一句:“你肯定还没有导朋友”

    因为夏想来的时候已经晚上旧点多了,没有了什么客人,所以总台也不忙,服务员也是轻闲,编号刃口的服务员也是谈兴大,夏想问什么就说什么。

    “你怎么看出幕我没有男朋友?”力口圆眼睛睁得又大又圆,直直地看着夏想。

    夏想却故作神秘地说道:“保密。我会看面相。”

    等他和严时一起上楼之后。削2看着二人的背影愣了一会儿神,才自言自语地说道:“真是一对般配的玉人,什么时候我也能找一个和他一样假正经的男朋友就好了,,男人真正经了就没了意思,只有假正经的男人,才是极品男人。”

    幸亏夏想没听到力口的话,否则还真得哭笑不

    夏想和严小时到了房间,巧得是。房间号也是力进了房间,夏想先脱了鞋,然后就直接躺在床上,舒服地伸了伸懒腰,还没来得及享受一车放松的舒适,就被严小时一把拉了起来。

    严小时二话不说帮夏想脱下外套,埋怨地说道:“穿着外衣躺在床上不卫生,还有,你也不洗澡就上床,怎么能睡得着?快把衣服脱了,去洗澡!”

    夏想无奈地一边脱衣服一边说:“你本来就是一个冒牌女友,怎么比我们家慧丫头管得还宽?”脱到一半的时候,才想起什么来忙又说。“扭过头去,非礼勿视。”

    严小时俏脸飞红,急忙转过身去:“好象谁愿意看你一样?男人都丑死了。”

    气氛保持得还算轻松,没有什么旖旎和暧昧,夏想心想正好,不给意乱情迷的事件创造机会。

    他跑进卫生间冲了个澡,然后围着毛巾出来,就现严小时将他的鞋和袜子都摆放得整整齐齐,连他的衣服都给挂了起来,还泡好了热茶放在床头。再看严小时。穿着一件睡衣,坐在床上愣。

    还真是一个细心周到的女人,夏想割,让她也去洗澡:“早点睡,明天还有要事。”

    严小时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脸颊飞红,连脖颈也是一片粉红格外诱人。她的睡衣十分轻薄,里面内衣隐约可见。她的身材紧致曼妙,尤为苗条,细腰盈盈一握,臀部浑圆,夏想不经意只看了一眼,就将美妙风光尽收眼底。

    古人有诗:美人如花隔云端。对夏想而言,现在却是美人如花在眼前。他忽然间就想起了禽兽和禽兽不如的动人的传说,心想算了,男人不能总是见色起义,要有自制力,要有不破坏美好事物的决心和勇气,就若无其事地对严小时说道:“睡衣挺漂亮,不过我没有睡衣,晚上只穿内裤睡了。不过你放心,我是井水,你是河水,大家秋毫无犯。你去洗澡,我先睡觉。晚安,明天见。”

    严小时“噗哧”笑了:“好象我要怎么你一样?告诉你,我是守身如玉的好女孩,你要是有什么不轨之心。小心我也学过女子防身术。”

    严小时说完,以为夏想还会说上几句,不料等了一会儿没有一点声音。她大着胆子看了夏想一眼。只见他歪着头已经睡着了。严小时又气又恼,臭男人,和美女同室居然能酣然入梦,太不把她的美丽放在眼里了,难道在他眼里,她一点没魅力也没有?

    女人的心思向来矛盾,男人的殷勤多了,她们会反感。男人理也不理,她们又会埋怨男人不懂欣赏,不会怜香惜玉。

    严小时进了卫生间,鼻中还传来夏想洗澡过后留下的男人的气息。不觉脸上一红,深身热。脱掉身上一件件的衣服,直到赤身**地站在喷头下面,她还是感觉到体内一阵阵燥热。

    热水冲击而下,流过成熟的**。严小时不免感慨,她今年已经出岁了,虽然谈过一次男朋友,但也仅仅限于拉手而已,实际上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真正和男人有过亲密接触。

    哪个少女不怀春?严小时一边洗澡,一边用浴液涂遍全身,手指掠过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想到就在身边的不远处酣睡着一个她并不讨厌的男人,不争气的心又砰砰地跳了起来。

    年纪说大也不算大,但也不能说小了,但今天确实是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同居一室,虽然没有同床,但总觉得好象突破人生之中的第一次一样。

    想起刚才在楼下的大胆决定。到底是故意假装气势,还是小小心思中对他有点幻想?严小时越想越觉的羞不可抑,哪里有女人到贴男人的道理?不过随即又想到那个睡得正奔的男人,似乎对她一点也提不起兴趣,有美人同室,居然能倒头就睡,还是不是男人?就算没有色胆包天到动手动脚,至少也要开一些半荤不素的笑话才是,哪里有主动划清界限然后呼呼大睡的事情?

    真没有男人的胆拜

    严小时又哀怨一番,认为夏想有眼无珠,也让她对自己的魅力信心大减,难道在他眼里,自己真的老了不成?对了,古玉比自己年轻,也比自己更有别有味道,难道他是喜欢小妹妹一样的类型?严小时又想到曹殊鬈和宋一凡,更加坚定了对夏想的看法,他家慧丫头比他了两岁,宋一凡比他小了有十岁,看来他还真是只喜欢年纪小的女人。不喜欢年龄哪怕大一点的女人。

    问题是,自己也比他小了岁。他是不是有点太挑别了?

    防:今天是重阳节;又称敬老节。祝愿所有朋友的父母长辈平安健康。祝愿天下所有老人安养天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不管何时何地,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不可丢!出门在外的朋友,请给父母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在父母身边的朋友,尽可能陪伴父母度过快乐的一天。尊老爱幼。美德永流传。

    最后,今天很少,强烈渴望兄弟们的火力支援。,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弈旬书晒加凹曰甩姗不一样的体蛤</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