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491章 一箭双雕

《官神》 第491章 一箭双雕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屁曦学哪甲知道他点名的夏坐在台下将他刚才的后二楚。如果他知道夏想也混在人群之中,恐怕也就没有那么自信从容地演讲了。

    程曦学继续说道:“文化旅游项目是否成功暂且不提,出于好心,我还是希望这个项目能够成功,否则几千万的投资打了水漂,也是国家的损失。不过我在此还是要向夏想同志的勇气表示敬意,毕竟年轻人要有梦想,要有冲动虽然没有直接讽刺,但他的言外之意却是对夏想毫不掩饰的轻视,将夏想的设想当成梦想,无疑是一种十分轻蔑的说法。

    范铮轻轻推了夏想一把:“真有你的,被人贬低,还一点也不生气。要是我,早就拍案而起了。一会儿提问的时候。我替你还回来

    夏想笑笑,没有说话。他心中自然也有气生,但不能因为程曦学几句冷嘲热讽就火冒三丈,也太没有涵养了。

    而且他也在深思程曦学今天演讲的根本用意是什么,本来以为他是全盘否定产业结构调整,但听他先扬后抑的论调,似乎他的态度有所松动。对产业结构调整并不是完全反对的态度,而是有限支持,个别反对。

    有限支持就是支持南方已经获的了成功的几个沿海省份,个别反对就是反对以燕省为代表的内陆省份继续推广。夏想有点摸到了程曦学的思路,南方省份现在的经济规模以及影响力,甚至对高层来说也有点尾大不掉的意思,不能说是南方省份对中央的政策做不到令行禁止,但因为各地具体情况不同,肯定有一些中央的政策到了达省份,出于地方保护主义的考虑或是其他原因,存在着阳奉阴违的情况。

    尤其是在针对一些大型央企的垄断上面,南方省份的反对声音非常强烈,中央需要动用很大的力气才能压制。所以高层之中垄断势力的代表人物,唯恐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获得成功之后,其他内陆省份纷纷仿效,将会进一步触及到一些垄断行业的底线,到时将有可能出现不可收拾的局面。最好的办法就是将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政策抚杀在摇篮之中。而南方的成功不能抹杀,也没有必要抹杀,相反,可以借助南方的成功而对比燕省的失败。由此得出结论,成功不可以复制,因为地理位置的不同。南方各省有位于沿海的得天独厚的便利条件,燕省依葫芦画瓢,最终不过是落一个画虎不成反类犬的下场。

    由此提醒内陆其他省份,不要轻易推行产业结构调整,否则不但浪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没有一点政绩,反而会因此落一个惨败的结局一

    程曦学的目的有两个,一是打击和棒杀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二是借此演讲传达一个强有力的信号,就是高层之中有人并不赞成内陆省份也全面推广产业结构调整。

    一箭双雕!

    夏想经过一番分析得出了程曦学的用心,不由心中一寒,比起全面否定产业结构调整,程曦学分别对待的做法更有欺骗性,也更容易让人接受。南方备份的达是因为沿海,有交通便利,北方及内陆省份就没有产业结构调整方面的优势,因为处于内陆,没有天然的优势,所以成功的可能也极低,政治风险极大,尝试不如不尝试。

    程曦学的打算就是,要给其他等着看燕省成功与否再决定是否推广产业结构调整的内陆省份打退堂鼓!

    果然,程曦学点评完单城市的改制之后,又开始针对宝市的产业结构调整,指点江山。

    “宝市自从成为试点城市之后,迄今为止只成就了一项合资和一项投资,万里汽车厂的投资大概算是一个成功的案例,最引人注目的却是达富和柯达的合资,还曾经轰动一时程曦学说话间又翻了翻演讲稿。好象才现一样,笑着补充了一句,“对了,忘记了还有一个茂盛酱菜厂,不过投资金额太小了。才几百万的投资,如果也算到产业结构调整的功劳里面,有点拿不出手可不是我故意漏掉,而是不好意思提出来罢了。”

    程曦学明是说笑,暗是讽刺。真有他的,拿别人的成绩当成笑料来制造轻松气氛”显然,他的意图达到了,现场一片轻笑之声。

    等众人笑完,程曦学才接着向下说:“其实柯达和达富的合资,早在产业结构调整推行之前,就已经进行了一年多艰苦的谈判,出于种种原因,谈判一直没有成功。夏想不好意思再次提到了年轻的梦想人物夏处长,实在他是其中的一个关键人物,不得不提,并非我个人对他有意见,平心而论,他还是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跑题了,回到正题。夏想同志主导了此次谈判,将达富的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卖出了美元的高价,并且说服柯达额外追加亿美元的资金来宝市投资一个数码相机的研究室,据说后继还要增加投资,要生产数码相机。数码相机是不是有市场前景,不在此次演讲的讨论范围之内,我只想就此合资的利弊和大家探讨一二,就是说引进”美示的巨资。到底是不是竿土,算的生意。”“肯定会有人要问,有投资不是成功吗?不对,要看投资的附加条款。以及投资双方是不是都达到了各自的目的,更重要的是,要看是不是我们将辛苦几十年建立的胶片基地,被柯达用旧美元就完全地据为己有!在座的诸位应该都清楚,彩色胶卷技术看似平常,实际上世界上只有三个国家掌握这种技术,中国就是其中之一,而达富又是国内此项技术最先进的厂家。现今和柯达合资,是不是可以说,彩色胶卷技术被柯达只用占亿美元就买到了手中。也就是说,只要柯达下一步再追加投资,只要达富见钱眼开妥协的话;一旦柯达控股,那么达富将会成为美国的达富,中国就可以从世界上三个掌控彩色胶卷技术的国家之中除名了”。

    “哄

    现场一片议论之声。

    “回乙美元就出卖了达富的品牌。简直是卖国行径!”

    “夏想是什么人,怎么会做出这样无耻的事情?简直就是民族败类!”

    “汉奸!”“是被柯达收买了吧?怎么能做出这样的短视的行为,燕省难道没人了?着么能让一个万岁的处级干部主导产业结构调整?怪不得没有什么成绩出来,夏想不是好大喜功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官僚”。

    夏想一脸苦笑,得,被程曦学成功地将众人的怒火引到了他的身上。他何其不幸?辛苦工作不但没有得到回报,先是被人设计陷害,现在又被程曦学树成了靶子让众人口诛笔伐,夏想哭笑不得。

    当然,心中也是怒气渐生,程曦学可以就事论事,可以指责产业结构调整的弊端,但却对他人身攻击就不对了,有**份。不过再一想其实程曦学也并没有刻意对他攻击。程曦学的聪明之处就在于。让大家都对某一件事情深恶痛绝,同时又含蓄地点明,事情是由他主导而成。

    自然而然,他就成了众人泄怒气的对象。

    不止夏想怒气难平,部儒也是动了肝火。他低声对夏想、范铮和严小时三人说道:“等一下提问的时候,看我不和程曦学辩论辩论,一定让他下不来台!太过分了,他明知道夏想是我的学生,还敢胡言乱语,难道是觉得我部儒好欺负?”

    范铮和严小时一齐说道:“我们师徒四人一齐上阵,一定可以把程曦学反驳得落花流水。”

    程曦学见他完全掌握了局势。虽然表面上一脸镇静,假装他公正无私。并非刻意针对夏想本人,但见成功地将火烧到了夏想身上,还是有点沾沾自喜,心想对不起了夏想同志。不是非要贬低你,谁让你是燕省产业结构调整的第一人,不打压你又打压谁?枪打出头鸟!

    程曦学稳定了一下情绪,对今天演讲能否获得巨大的成功,充满了信心,然后继续进行演讲:“在我看来。产业结构调整并不一定是要针对新兴的项目,或是高精企业的合资将老旧的国企盘活,将落后的国企救活并且推向市场,才是正道。比如单城市有倒闭破产的棉仿厂。有半死不活的将台酒厂,还有一个垂死,挣扎的复印机厂。都可以借产业结构调整的东风,展翅高飞,为什么在高瞻远瞩的领导们的眼中。产业结构调整的春风,就度不了他们的玉门关?”

    “宝市也有许多零散的太阳能光伏产品生产厂家,如果能将他们化零为整,作为未来的清洁能源,大力推广太阳能产品,不但能够带来经济效益,也有更大的社会效益,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为什么也没有人推广,或是从中牵线搭桥为他们引进外资?而偏偏去做空中楼阁的文化旅游项目,偏偏去投资一个酱菜厂。个人原因,就非常耐人寻味了”。程曦学有意引导别人去猜疑去朝不好的方向联想,不明说,但还是有意去误导,煽动别人对夏想产生不好的印象。如此举动在夏想几个看来,就确实有点其心可诛了。

    随后,程曦学就此做了总结性言:“产业结构调整是好事,但也有其巨大的局限性,而且在现阶段只适合在南方沿海的达省份试点推广。并不适合在国内大范围的试点。内陆省份因为其自身的地域局限和观念认识上的保守,在推广产业结构调整的过程之中,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而且个别主导者由于自身素质和能力的原因,或是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假借产业结构调整的推广,实际上是在加剧国有资产的流失,毁掉原有的知名品牌,只拿一些并不能产生真正的效益的虚假项目来取得表面的政绩,为自己谋取升迁的资本,”我的观点是,产业结构调整政策应该慎之又慎,不宜再在内陆省份继续推广”。

    掌粪,经久不息的雷鸣般的掌声。

    夏想也附和着鼓掌,不是为程曦学学说的精彩,而是为了他偷换概念,成功地蒙骗了大多数人的骗技而鼓掌。程曦学如果生在乱世,当为一代枭雄。他既有才学又有口才。还有利用学问网和蒙骗别人的本领,可以说具备一个枭雄所具备的今部紫如果程曦学从政,将是一个极难对付的既有表面文章,又有真实本领的对手。历来理念上的分歧最难握手言和,想当初他和邱绪峰只是因为立场不同而有了政治上的斗争,最终才能摒弃前嫌,成为好友。但夏想清楚,他和程曦学之间没有握手言和的可能,理论上的争执,谁也不能完全说服对方,所以只能拿事实说话。看谁能够笑到最后。

    范铮根本没有为程曦学起立,更没有给他鼓掌,一脸铁青坐着不动。

    严小时还算有点礼貌,总算站了起来,不过也没有鼓掌。四人之中。只有夏想和邹儒不但起身,还面带微笑地鼓掌,脸上流露出的笑意。好象是真心赞同程曦学的理论一样。

    其实夏想和郜老一样,都对程曦学片面之词不以为然。

    程曦学面带微笑胜利而满意的微笑,朝台下鞠躬。他的目此,落在了第五排中间的两个人身上,一人凹开外,微胖,圆脸大眼浓眉,目光非常犀利,另一个冯岁左右。瘦长脸,头稀少,嘴大鼻宽,眼神柔和,见他们微笑点头。他心中大定,知道如果得到了他们的认识,今天的演讲会就算是获得了圆满的成功。

    二人之中,微胖之人名验林开,瘦脸之人名吴林森,是他身后的高层智囊团中的核心人物。程曦学目前只是经济顾问,而且还是外围的经济顾问,还没有走进核心层,他清楚得很,就算他成为核心层的经济顾问,也比不上眼前二人在高层眼中的地位。因为他们是智囊团中的人物。

    智囊团相当于高层的决策层,高层对外所做出的任何决定,都是由智囊团提供的计策综合而成。智囊团不仅仅提供经济上的决策。还有各种国内以及国际政策上的大事,都负责甄别和做出判断,以供高层做出最后的决定。

    智囊团对高层的影响之大,是决定性的。

    骤林开和吴林森在高层的身边的地位极高,高层对他们信任有加,只要他们话,高层就会让程曦学进入核心层担任经济顾问,到时他的经济学的理论就有更广阔的施展空间,甚至有可能成为国家政策向全国。

    今天的演讲,一为造势,二为讨好骆林开和吴林森二人,以便二人多在高层面前为他美言几句。

    程曦学得到了二人的肯,高兴异常,演讲环节已经结束,接下来就进入了提问环节,他抬手看表。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足够再来有一场热烈的讨论,就对台下说道:“诸位来宾,诸位领导,诸位专家教授。诸位同学,下面就进入了讨论阶段,大家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提出来。我尽我所能和大家一起探讨,谢谢。”

    就坐的是一位来自北大的教授。名叫柳俊,他言说道:“程教授,您荆里论部分讲得非常精彩,有见解,不过后面举的例子就有些不太恰当了,有值得商椎的的方

    程曦学一脸浅笑,问道:“柳教授作为北大的系主任,学识渊博,在国有经济的理论研究方面一直颇有建树,您的问题一定非常深复,我洗耳恭听。”

    程曦学的姿态放得很低,越是如此,越能显出他的迷惑性和欺骗性。

    柳俊和程曦学尽管不是很熟。但对他的理论也研究了不少,算得上神交已久,以为程曦学文如其人,是个直爽之人,就直言不讳地说道:“产业结构调整既然能在南方省份获得成功,那么也一定可以在内陆省份也同样获得成功,难道还有南插北积一说?照您的说法,岂非表明国家政策也有水土不服的论调?再说您所举的几个例子,一叶障目不见森林,有点失之偏颇了。”

    程曦学被柳俊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指出他观点偏颇,不免有些不满,不过还是努力表现出谦逊的样子,说道:“愿闻其详。”

    柳梭见程曦学态度端正。以为他真是谦恭之人,就不客气地说了起来:“程教授只从单城市和宝市几个改制的事例,就得出了在内陆省份不可推广产业结构调整的结论,未免仓促,而且明明几个例子都有可取之处,却被您断章取义误解读为失败。也是对大家的一种误导。其实在我看来,单城市的通海铁路和文化旅游,以及宝市的柯达合资、酱菜改制,不管拿到哪里,都是值得称道的成功,怎么在您的口中,就成了失败的代名词,就成了空中楼阁了?而且您身为堂堂的教授,多次点明夏想这个小同志在领导小组所起的作用,还有意误导大家对他心生不满。我倒想问问您,您和夏想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柳俊说话的声弃不大,而且语不快,慢条斯理地一字一句说出,却如一枚重磅炸弹,顿时激出了无数浪花!

    防:差两票今天的票数到两位数。哪个兄弟关键时刻显身手?,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心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