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01章 第二战

《官神》 第501章 第二战

下载: 官神TXT下载


    莲曦学真正关心的并不是棉仿厂的改制问题。而是想姆世地训同题来证明夏想的眼光不行,从而间接地起到打击燕省产业结构调整的目的。一听棉仿厂的改制已经开始,吃惊加遗憾之余,哪里有心思再听什么彭处长的解答,但又不好表现得过于明显,只好含糊地说道:“棉仿厂的改制是一步好棋,因为棉仿厂是老旧国企业的代表。如果改制成功,就有非同一般的广泛性和代表性”等我有时间再和彭处长探讨一番。眼下还有问题要和夏想同志讨论。”

    夏想见程曦学还是不肯善罢干休。也好,今天当着副总理和书记、省长的面,就提前将最后的决胜局摆在领导小组的办公室也好,也算是一次意义深远的胜利。

    程曦学继续问:“单城市的复印机厂,将台酒厂,以及宝市的太阳能中小企业,蓄电池厂,都有非常广阔的前景,我想问问夏想同志,是出于何种考虑没有将以上企业的改制纳入计划之中?产业结构调整是方针大计,主导之人不但要有高瞻远瞩的目光,还要切实可行的计刮,以及让人信服的能力,否则空有一腔漏*点和热情,有时因为眼光不准能力有限,反而会收到恰得其反的效果。比如不该改制的企业费尽力气改制,也不见得有多大的成功。有改制前景的企业在被排斥在外。只能望之兴叹。好的政策其实是一把双刃剑

    程曦学的暗示不可谓不明显,在场的人都没有经历过中大事件,没见识过程曦学对夏想的冷嘲热讽。现在听了程曦学的话,个个气得不行。不过夏想已经习惯了程曦学的敲打,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赵泉新插话说道:“集学说得对,好政策只有有能力人的去具体执行。并且能够真正本着公平公正的态度去贯彻去实施,才有可能真正地做到造福于民。如果交到一个目光短浅或是能力有限的人手中,说不定还会带来不良的后果,,夏想同志,如果你能通过程教授的问题,我就可以借此判定你是一个合格的产业结构调整政策的执行者。如果通不过的话,是不是要考虑一下该如何努力去提高自身的理论水平和政治能力?。

    赵泉新的话半正式半随意地说出来。让人看不透他的真正意图。但因为他的副总理的身份,话的份量就很重了,就相当于给燕省省委省政府施压,意思是,如果夏想接了他的话,叶石生和范睿恒就无路可退了。

    只要夏想开口答应下来,叶石生和范睿恒只有顺水推舟接过赵泉新的话。但如果夏想不答应。就显得有点不识时务了,夏想就想,好厉害的杀招,前有程曦学打着学术讨论上的步步紧逼,后有赵泉新拉着叶石生和范睿但以政治角度助阵,今天的决战局,还真是险象环生,并且危机重重。

    当着副总理的面说出来的话。绝对没有收回的可能。夏想知道,他不开口还行,一开口,就相当于上升到了政治事件的高度。事情的最可笑之处还在于,程曦学明明是政治人物,却打着学术的名义对他进行倾扎,还有一个官面堂皇的学术探讨的借口。国内的政治人物的水平。真是厉害,想要置人于死地。果然有足够的光明正大的手段。

    夏想现在是退无可退,程曦学为了报上次在中大会堂的一箭之仇,今天是下足了血本。

    如果今天不能在正面交锋之中彻底打败他,程曦学以后必然还会寻找各种机会找他麻烦,要找回所谓的公道。夏想想到即将播出的将台酒厂的广告,和已经签定了协议的太阳能合资项目,心中升腾起一股愤恨和决战的火焰。

    夏想就恭敬地对赵泉新说道:“赵总理,我并没有系统地学习过经济学的理论,但我的观念是,未必有高深的理论就有实干的能力,否则直接将全国各大院校的教授直接按照他们的专业,系统地分配到各地的政府机关和部门之中,难道会让我们的社会主义事业就能大步前进几个阶梯?理论高于实践,但理论只能结合了实践,才能验证出理论是空中楼阁,还是真正有用的理论?程教授作为国内有名望的经济学家。他的理论知识高深,我自认在理论水平上面和程教授相差太远,但我自信在我主导的单城市和宝市的几个改制的项目,做到了理论结合实践的高度统一,也符合市场经济的展规律。在此,我愿意接受程教授的任何疑问,也尽可能努力做到翔实的回答,并且接受您和叶书记、范省长的监督。”

    赵泉新回又看了看叶石生,一脸不快地说道:“夏想这个小同志,还是挺有个性的嘛叶石生笑道:小夏同志虽然多多少少有点小缺点,但总体来说还是一个好同志。”

    范睿但也笑:“年轻人有个性是好事,其实小夏同志一直比较稳重。有着和年龄不相称的成熟,省委省政府对他还是比较放心的,”

    如果说叶石生对夏想的维护比较含蓄,还保留了一卜级领导应有的矜持的话,范睿恒的话就是对夏想高不掩饰的爱护了。

    赵泉新也早有耳闻,听到燕省的一二把手都对夏想比较偏爱,他还不大相信。心想一个处级干部,能有一个副省长偏爱就不错了,书记和省长都对袖另眼看待,怎么可能?不想刚刚敲打了夏想一句,就有了书记和省长的先后表态,原来传闻还确有真事。

    这个夏想,还真有一点意思了。

    赵泉新在国务院的位置,有点尴尬。按照资历,他最老,年龄也最大,但排名却最集后。而且明年的国务院改革,基本上何副总理会扶正。入主国务院,而他还前途未卜。最有可能还是会原地踏步。

    赵泉新观念上保守,政治上走中间路线,和程曦学的后台在政治理念上有相近之处,但他并不赞成寡头垄断,因此和程曦学的后台一向走的也不太近。此次出访燕备,是程曦学从中牵线,向他转达了某高层的意思之后,他得到了暗示,才做出了视察燕省的决定。

    已经是副总理了,哥向上升一步几乎没有可能了,但如果调整一下分工也是不错,相应的也能提升一点权力,而且在名声上也好听一些,总比原地踏步强。

    当然赵集新也知道,程曦学背后之人虽然是国内最高权力的几人中的一人,也有足够的说话的份量,但最高层的事情太复杂了,需要多方平衡,需要各方妥协,而他可能没有足够的政治资本让那个人为他而牺牲在别的方面的利益。

    不过他本人对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也不太感冒,也清楚是何东辰的手笔,就想借视察之际。挑挑毛病,也好回去有话和何东辰理论。

    没想到,程曦学努力了半天,还没有拿下夏想,一个小小夏想就成了绊脚石?赵泉新不由就对夏想高看一眼,心想这个年轻人还真不简单。被程曦学问不倒,被书记和省长双重偏爱,看来,也确实有点真本事。

    赵泉新意味深长地看了范睿恒一眼,没再说话,挥了挥手,让程曦学和夏想继续。

    夏想就郑重地答道:“程教授在不同场合多次说过相同的话在对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政策置疑的同时。也对我个人的能力表示怀疑,对程教授的态度,我深感遗憾。程教授对产业结构调整政策有误解,或是有不同的看法,可以理解。但对我个人有偏见,就让人很不理解了。俗话对事不对人,程教授身为堂堂的中大教授,又是国内知名的学者,对我一个无名小辈接二连三地进行攻击。个中原因十分让人费解,并且让人也对程教授的名望感到失望!”

    夏想没有先回答程曦学的问题,而是当着赵泉新和叶石生、范睿恒的面,直接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直指程曦学的人品和修养。话一说完。所有人都一脸震惊,不可思议地看着夏想,都不约而同地想,夏想一向很少动怒,今天怎么失态了,当着副总理的面说出了这么激进的话,他到底怎么了?

    夏想当然不是真的失态,而是假装怒,也是借机作,要给程曦学一个教。被程曦学追打了多次。他一直尊他为当今有名望的学者。不愿意当众打脸。但今天被他的手段逼到了绝路之上,实在忍无可忍,再不还手,会让他觉得自己脾气太好了,在京城欺负完之后,还要来到家门再欺负一顿,然后还想借副总理的权威,压得他服输,最后还想若无其事地走人?

    世界上哪里有这么便宜的好事!

    赵泉新不动声色,叶石生和范睿恒对视一眼,也没有表态,程曦学先是一脸错愕,随后又摇摇头,严肃的说道:“夏想同志误解我了,我确实一直是对事不对人,不过主要是你太能干了,产业结构调整之中的几件大事都有你的身苏在内,我只要举例说明,就得拿你说事。如果你觉得我在举例的过程中,有误导的嫌疑,我在此向你郑重道歉。”

    程曦学也是厉害,有涵养,有手段,及时放低了姿态,立刻就化解了夏想的攻击。

    夏想也没指望一番话就能让程曦学折服,他只是想借机敲打他几句。让他知道自己也有威的时候,就又笑了:“既然程教授这么说。我相信就是了。刚才程教授提出的几个问题非常好,可见您确实不愧为国内顶尖的经济学家,对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政策,果然有过深入的研究。我不得不说,程教授您的看法,和我还真是惊人的一致。我的意思是说,如果由您亲自主导领导组的工作,说不定能做得比我更好。”

    夏想的话就多少有点调侃的意思了。程曦学不笑,反问:“我倒是第一次听你说到我们的看法一致,具体说来听听。”

    “单城市的复印机在产业结构调整政策推广之时,曾经第一时间进入了我的视线。就和程教授所说的一样,确实初看之下大有改制的必要。似乎在引进资金和先进的技术之后。会焕生机,不过经边川市场的详细研究和分析我们领导小组又得出了结论。圆利则复印机行业,无论技术还是创新,都竞争不过国外同类品牌,市场经济就是优胜劣汰,并不是每个国家要在每个行业都占据优势,不现实,也不可能。最后通过和光汉复印机厂家的交流之对了,此事主要由王林杰和方格同志负责认清了当前形势,光汉复印机厂决定改变策略。以生产整机转变为生产托材。并且已经和德国相关企业进行了接触。准备引进最先进的墨粉生产线夏想早有准备,治诣不绝地说出了既定的最佳方案,“还有,程教授最关心也是最在意的国有品牌丧失的问题,光汉厂家在和德国厂家初步签定的协议已经注明了要保留控股权和品牌使用权。程教授大可以放心了。

    另外再补充一句,领导小组指导并主导单城市和宝市的产业结构调整,是针对没有找到方向和资金的企业,也有一些企业自我生存能力很强。早就做好迎接市场大潮的准备,我们会非常尊重他们的选择,并且给予及时的帮助。并非所有的企业都在我们的主导下进行改制,这一点请程教授一定要牢记!”

    程曦学被夏想的话反驳得脸色变化几次,终于感觉到脸上隐隐烧。

    夏想却不给他喘气的机会,继续说道:“将台酒厂的改制已经完成。先期亿的资金已经注入,并且策戈好了一系列的宣传方案,只等时机一到,就会全面推向市场,还市场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将台酒。程教授果然有眼光,刚才第二个项目就提到了将台酒,和我的思路不谋而合,看来,程教授对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的政策了解得非常深入,我建议叶书记和范省长可以邀请程教授来燕省为我们领导小组的成员上课。系统地讲解产业结构调整政策的可行性和必然性

    叶石生和范睿恒听了,再看到程曦学被夏想呛得说不出话来的窘态。都会心地笑了,叶石生甚至还点头说道:“我现在就可以向程教授提出邀请,如果程教授能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的话。”

    说完,叶石生也不等程曦学表态,伸手做了个姿势,让夏想继续说下去。

    “宝币的蓄电池厂其实现在效益很好,用不着改制,而且生产能力还没有饱和,完全可以适应市场的需要,现在改制就是有点拔苗助长了。当然,效益能够提升自然最好。或许程教授忘了万里汽车厂的合资了。万里汽车厂引进合资之后,产能提升了许多,因为产量提高了,作为汽车的配套产品蓄电池的需求量也增大不少,由此也带动了蓄电池厂的产能。所以程教授看待问题时。如果能多方思索,转变一下思路。或者可以由此及彼,由简单到复杂。看到许多产业之中的相辅相成之处,再研究市场经济时,就能由小到大,由点到面,不但得出的结论更真实,也会减少不少失误。”夏想不忘点上程曦学几句。也确实是程曦学只见森林不见树木,只从大处着眼,却没有从小处入手,也是许多自以为高深的专家常犯的毛病,用一个词总结就是眼高手低。

    “还有一个,好消息也可以透露给程教授,因为谈判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基本上就要签定协议了,所以也不算是泄漏商业机密。万里汽车厂和京城的现代汽车厂进行了谈判,现代汽车厂决定和万里汽车厂合资在宝甫兴建一座配件厂,大概投资额会在心乙人民币左右,出于整合资源的考虑,万里汽车厂决定收购蓄电池厂作为配件厂的一部分。”反正夏想想要的结果,一是今天一举战胜程曦学,二是同时为燕省第二波产业结构调整的**,当着赵副总理的面,向叶书记和范省长做一次系统的工作汇报,也省去了以后再分别向二人汇报的麻烦,可谓一举数得。

    “所以说产业结构调整是一个系统工程,并不是单独存在,不能说只看到一个万里汽车厂的合资,而看不到因为万里汽车厂的产能提高和销量大增,由此带动了多少相关的下游产业的产能。程教授如果在研究经济理论时,能够将目光多投向一个产业及其配套的产业链之间的复杂关系的上面,就会明白有时候在挑选优先的改制企业时,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要综合多方面的因素考虑,不仅仅是经济上的,还有政治上的,等等

    夏想微一停顿,看了程曦学一眼,决定乘胜追击:“往往是,理论研究上看似非常容易,实际实践起来。却是困难重重。理论有时毕竟只是空想,空想落不到实处,所以随便怎么想都可以。但如果程教授真的亲身参预到其中,就会深切地体会到做实事做大事的艰难,和理论研究完全是两回事儿。如果再有方方面面的阻力的话,比如有学术界的置疑,别有用心者的攻击,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许多难以想象的代价”。

    比:庆贺籽孙同学荣升为官神第侣位舵主,特此鸣谢。</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