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02章 第三战

《官神》 第502章 第三战

下载: 官神TXT下载


    程曦学终千涨红了脸。憋了半天,心有不甘地终干说丫”“夏想,你是不是连太阳能企业的前景,也早就有了思路?”

    夏想心满意足地笑了,和程曦学过招了数次,还还以为他一直是不动声色的高人形象,现在终于见到了他面红耳赤的不甘失败的样子,心想你不是一直想要正面回答吗?好,今天我就全部给你正面回答,任何问题都不逃避,都不避重就轻!

    “不错,程教授眼光如矩,一眼就看出了我的想法,真是厉害。现阶段宝市针对十几家太阳能中小企业已经化零为整,并且整合成了一家中等规模的太阳能公司,同时。还和美国最大的太阳能公司最日光公司签定了合资协议,,我想想,就在前两天刚网,签约,是最日光的总裁迈克先生亲自飞到了宝市签定的协议,我当时还和迈克先生共进了午餐。怎么,程教授没有从外贸部听到消息?。夏想的语气轻松而恢谐,在场的人都强忍住笑,如果没有赵副总理在场,恐怕众人早就笑个不停了。

    众人也是第仁次见到夏想谈笑间将一个国内极有名望的教授,说得哑口无言,每一句话都让程教授的脸色加重一分,仿佛一支支利箭,毫不留情地射中了程教授忐忑不安的内心。而刚才还胸有成竹一脸镇静的程大教授,如今虽然不能说是面如死灰,也是一脸灰白,手中的小本本也合了起来,仿佛已经站立不稳一样。

    方格假装好人,伸手扶了程曦学一把。程曦学正是心力交瘁之时。被人一扶,下意识地想要依靠。不料网一放松。身后扶他的手突然就消失了。他一下收势不住,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两步。

    王林杰见状忙伸手扶住程曦学。关切地说道:“程教授年纪大了。站得时间长了。脑部就有点供血不足,休息一下就好。方格,快给程教授搬一个椅子坐一坐。”

    程曦学以为才才戏弄他的人就是王林杰,不由恼怒地推了王林杰一把。又向前迈了一步,底气十足地说道:“夏想,你既然把一切工作做的十分到位,为什么在中大会堂上,避而不谈,是不是故意耍我?。

    夏想一脸惊讶蝴兑道:“这就是怪事了,程教授的话我就不理解了。我不是学术界的人,没有必要拿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的具体工作去做学术汇报。如果是工作汇报,应该向叶书记和范省长汇报才对,既,不用在中大会堂向在座的专家学者汇报,也更不用向程教授汇报,对不对?再说毕竟还涉及到商业机密。不管是出于哪一方面的考虑,我就更不能随意透露了。程教授是堂堂的中大教授,有名望的学者。怎么会想不到这一点呢?”

    程曦学被夏想呛得说不出话来。只觉得气血上涌,又差一点站立不稳。

    他苦心经营了一切,先是在中大会堂被夏想的意外出现搅局,事后一想夏想不过是避重就轻地回答了问题,虽然侥幸逃脱,显然也是他既无才华又无能力,只是有些小聪明。所以才能勉强过关,他就想借赵泉新视察燕省之际,彻底将夏想打败,一是报了在中大会堂的一箭之仇。二是也为产业结构调整政策的论战划一个圆满的句号,也不至于显的他太过无能。

    没想到,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夏想当时避重就轻地回答问题,并非是既无能力又没有才华,而是故布迷阵。有意为之,是给他布置了一个。天大的陷阱,而他还自以为是地认为夏想无能,还想在赵总理和叶书记、范省长面前,打夏想一个落花流水,却原来是一厢情愿地痴心妄想!

    夏想不但有反击之策,还想所有的事情都做到了前头,暗中布置妥当。就等他一张口提问,就逐条反驳,不但将他辩驳得无言以对,还在话里话外冷嘲热讽。相当于他主动伸脸过去,让夏想当众打得啪啪直响!

    想到一世的英名毁于一旦,想到回去之后无法向高层交待,想到他苦心经营了无数年才有了一个真正走进高层的核心圈的机会,却被夏想谈笑间破灭,程曦学只觉得一阵阵气血翻滚,胸口闷,身子摇晃之下。终于坚持不住,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坐下之后,他觉得头脑又清醒了一点,心中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无所顾及地喷出来:“夏想,你欺人太甚!你明明已经布置好了一切。却在面对我的疑问之时,再三地逃避不答,故意让人以为你年轻冲动,没有才能,你年纪轻轻却如此心机深沉,等你爬到了高位之后,绝对不是国家和百姓之福!你肯定是一个只会玩弄权谋的官僚!”

    如果说先前程曦学还戴了学者的面具,要文攻不要武斗,还端着专家的架子和教授的面子的话,现在老羞成怒之下,故意在赵泉新和叶石生、范睿恒面前说出了挑拨离间毁夏想前途的话,就是撕扯了伪装,赤膊上阵,真正地和夏想肉搏了。

    所谓的专家学者,在理屈词穷之下,也和平常人没有两样,一样是急赤白脸地乱咬一通。

    程曦学话一出口,赵泉新顿时动容。心想好一个泰斗学者,到底几慨乒问久了难道做傻了。迈斗不过,个才在官场混了几年心。芯?败就败了,大以了以后再还回来就是了。却当众说出了大犯官场忌讳的话。这样一来,丢脸的是程曦学,面上无光的是他,而且接下来他也不能再拉下脸面敲打燕省几句了!

    叶石生和范睿恒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怒意。不过是一个狐假虎威的学者,当着一位副总理、一位省委书记和一位省长的面。诋毁夏想的前途,太过份了。夏想是燕省的官员,他的前途就是赵泉新也不会轻易表态,你不过是一个游离于学术和政治之间的人物。就敢如此大放厥词,简直是不可理喻!夏想也被程曦学**裸地攻击激怒了,他一直顾及赵泉新在场,没敢说太过头的话,也看在程曦学毕竟是中大教授和当今有名望的学者的面上,不想让他大丢脸面。不成想程曦学恼羞成怒之下,竟然口出狂言,他积攒了许久的怒气终于爆出来。

    “程教授,不敢劳您的夸奖。也不敢芶同您的断言。您是国内有名声的教授,也一向自封为学术界的泰斗,我对您也一向敬重有加,从来不敢去猜测您的人品和品行。

    就连您主动在媒体上挑起论战,我也强迫自己去相信您确实完全是基于学术上的争论,是公心,也是本着为国为民的想法,想让产业结构调整政策制定得更完美,执行得更严格,因此,我在报纸上回应您的文章时,也一直是怀着恭敬的学习的想法,明着是和您争论,实际上是向您表示敬意!”

    “只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您的文章观点越来越激进,由开始时的温和的争论,转变为后来指名道姓的攻击。至此,我就在想或许程教授是为了让他的观点更真实,论据更充分,所以才提到了燕省,也提到了我的名字。我当时还很惊讶。我不过是一个无名之辈,能被程大教授注意到,真是难得的荣幸。平心而论,当时不免还有些沾沾自喜

    “但不幸的是,在我无意中到了中大会堂,不小心听到了程大教授的演讲之后,我才现,程大教授不仅仅对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非常不满,对我本人也是颇有微辞,而且还在演讲中数次点名,暗指我的人品和能力都有问题。身为后生晚辈,不愿也不想去猜测程教授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要对我的进行诋毁,我既没有得罪程教授,也和他老人家素昧平生,他老人家有放眼天下的目光,却容不下一个小小的夏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直到今天,在此时此刻我才明白过来,原来程教授对我的不满,对我的横加指责,全部来源于我主导之下的领导小组,在推广产业结构调整的过程之中,取得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成绩。因为按照程大教授的预言,按照他的理论学说,产业结构调整是不符合现阶段的国情,是必然要失败的产物。可惜的是,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没有如程教授所愿失败,反而路子越走越顺,成绩越来越突出,就相当于当众打了程大教授的脸!因为在程大教授的眼中。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只有失败了,才能显示出他的正确性,他的高瞻远瞩。才能符合他的泰斗身份的预言”。

    “在今天,在赵总理和叶书记、范省长面前,程教授,您作为一名名气很大的教授,在对我的指责未能如愿之后,就气急败坏地对我人身攻击,还诋毁我的前途,至此,我算是彻底看清了您在专家教授的面具之下的本来面目。自私自利,伪善之极!因为您不是本着客观严肃的立场做学问,也不是站在学术的眼光看待产业结构调整,而是不遗余力地要对产业结构调整政策进行攻击和棒杀,只是在您没有如愿的情况之下。您从京城追到燕省,不顾堂堂的教授的尊贵身份,对我进行穷追猛打,我夏想何其不幸,和您素不相识,却被您一直想置于死地而后快。请问程教授,以您的名望和身份。对我进行口诛笔伐还不够,还要亲自跑到燕省来当面打压,现在结果不让您满意,您又急赤白脸地给我下了另外一个结论,说我不是国家和百姓之福,我现在就可以郑重其事地告诉您,程大教授

    说到最后,夏想不免情绪微微有些激动,他直视程曦学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从坝县到燕市的城中村改造小组,再到安县担任了两年的副县长,现在又在燕省产业结构调整领导组将近一年,我每到一处,不敢说为国为民做出了多么巨大的贡献,但我可以当着赵总理的面,当着叶书记和范省长的面,掏心掏肺地说一句心里话,我夏想尽我所能为国为民,绝无私心。我可以请程教授到我工作过的地方走一走。问一问。看看有多少人说我夏想是贪官,是只说假话不办实事的官僚!如果有,我甘愿接受赵总理、叶书记和范省长的任何处罚”。

    最后,夏想感慨万千而又掷地有声地说了一句:“而您,程大教授,您的所作所为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名声和名望之间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有名声的人未必有名望

    最后一句话,相当于狠狠地朝程曦学的脸上打了一记格外响亮的耳光!

    程曦学坐在椅子上,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努力扶着桌子想站起来,却站不动。他一脸沮丧,屈辱、悲哀、愤懑、无奈还有羞愧,无数种复杂的情绪一起涌上心头。却全部堵在胸口,作不得,他只觉的眼并一阵阵黑,差一点支撑不住昏倒过去。

    沉默,长达数秒钟的沉默。如果不是赵泉新在场,早就爆了雷鸣般的掌声。但赵泉新一脸怒气,叶石生和范睿恒也是一脸凝重,所有人都大气也不敢出,唯恐点燃了现场的气氛。大家既觉得解气,又替夏想担心。担心赵泉新盛怒之下,不定会拿夏想怎么开刀。

    过了一会儿,赵泉新终于站了起来,一脸怒气地说道:“夏想同志虽然说得在理,但身为年轻人,理应对程教授要有足够的尊重的态度,你的话说得有点过了,不太好。年轻人不能太傲了,有些事情要适可而止,不要过犹不及。”还好,包括叶石生和范睿恒在内,都暗中松了一口气,赵泉新还算没有失态,说出的话不轻不重。也在情理之中,还不算太偏袒程曦学。

    以副总理的身份敲打他,夏想只能认了,低头说道:“总理批评得是。我确实冲动了,还是太年轻。一激动就难免失态。在此毒向程教授郑重道歉,以后希望能有机会和程教授心平气和地讨论问题,也希望程教授能公正公平地看待人和事。”

    说是道歉,夏想的话皂话外还有对程曦学的不服之意,赵泉新“哼”了一声,说道:“我看今天的讨论就到这里,石生、睿恒,我看下午的会议也没有必要再开了,现在儿就返程

    叶石生和范睿恒自然都是一番挽留。并且说了几句客套话。赵泉新也不听,执意要走。叶石生和范睿恒就为赵上泉新送行。

    二人也看了出来,赵泉新是故意做做样子给程曦学看,一个副总理。绝不会和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生气,他不过是做过别人看罢了。

    但赵泉新一向对产业结构调整持反对态度,对于赵泉新的来访本来没有抱任何好结果的叶石生和范睿恒。对他的怒气也不十分在意,倒也不至于十分担心一个副总理能拿他们怎样,不过是礼节到了即可。相比之下,今天夏想借反驳程曦学之机汇报出来的产业结构调整的第二波工作,反到让二人心中大喜。

    可以说夏想今天所说的几个企业的成功改制,基本上可以预示着燕省产业结构调整政策的成功!再有一向在国家日报上对燕省产业结构调整指指点点的程曦学,今天当着他们的面被夏想批驳得无言以对,范睿恒还好一些,叶石生则是心怀大慰。大感扬眉吐气,一扫自从程曦学动了论战以来的不快,只觉得神清气爽,竟然是前所未有的舒畅。

    就差哈哈哈大笑三声表示一下内心的喜悦了!尤其夏想最后的一连串的反驳,句句说到了叶石生的心坎之中,乍就对程曦学深恶痛绝的他。对夏想的言语之中的过激之处丝毫不放在心上,反而为夏想不但将程曦学说得哑口无言感到欣慰,更为他的真性情的流露感到高兴。

    叶石生就决定,尽快对外宣布燕省产业结构调整获得了预期的成功的喜讯,同时,就第二批试点城市的问题,也要在近期提上日程。要尽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第二批试点城市的部署。

    照此下来,两年之内,燕省的经济如果能够整体迈上一个新的台阶。他下一步即使当不上副总理,当上一届国务委员也有可能。想到的意处,叶石生满面春风,对赵泉新拂袖而去的态度竟然一点也不放在眼上,在他眼里,只有程曦学一脸不甘和愤愤不平的表情,还有程曦学落寞而沮丧的背影。

    夏想站在人群之中,目送着赵泉新和程曦学的离去。他承认,他今天有点激动了,对程曦学的恼怒是因为他对自己穷追不舍,对赵泉新说了几句不该说的话,是因为他对赵泉新没有什么好印象。

    主要还是因为赵泉新主导的教育产业化的政策,在后世越来越凸现出严重的后果,导致许多人上不起大学。而大学的扩招又培养了一批良莠不齐的大学生,让曾经天之娇子之称的大学生从天上掉到地下,沦落为和民工差不多的劳动力,,

    防:抱歉兄弟们,今天晚了。让大家久等了,嗯,是老何的错。主要也是这一章不好写,一早起来写到现在才感觉满意,就忙了上来。至此,论战算是告了一个段落。以后进入了下一个环节,很快。夏想小同志将会迎来新的天地。另外感谢养殖顾问同学的大力支持。从他认识官神以来就打赏不断。一直到了舵主还不间断地支持官神!最后再小求一下,不容易,写论战写得老何也是大为头疼。此后,官神将会进入更精彩的局面。</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