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19章 在京城

《官神》 第519章 在京城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年3月,随着次重大会议的落幕,国内宗成次煌缩汇…交接。同时,又启动了新一轮的政府机构改革。何东辰在顺利入主国务院之后,开始着手调整国务院各部委,,

    主要涉及到的相关部委如下:一、深化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设立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完善宏观调控体系,将国家展计刮委员会改组为国家展和改革委员会,即改委正式成立。三、健全金融监管体制,设立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四、继续推进流通管理体制改革,组建商务部。五、加强食品安全和安全生产监管体制建设,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基础上组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将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管理的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改为国务院直属机构。

    六、将国家计生育委员会更名为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七、不再保留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

    自此,人们熟悉的国家经贸委、外经贸部将成为历史。

    根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除国务院办公厅外,国务院组成部门将共有飞个。何东辰入主国务院之后。打响了机构改革的第一枪。同时也预示着国内政治随着新一届领导人的换届,暂时进入了一个相对的平稳期。

    3月的京城,春寒料峭。京城在地理位置上不过比燕市向北不到劝公里,但冬天比燕市寒冷了不少,而春天的风沙更是大了许多。近年来随着坝上和塞外的水土流失的加剧,京城的春天沙尘暴的次数明显增多。不但多,而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才3月,夏想就感觉京城的春风之中,已经有了沙尘的气息。风中的沙粒刮进眼后,又涩又疼,让人感觉十分难受。而京城的风又干又劲。刮在脸上,刀刮一样疼痛,让人难以忍受。夏想无奈摇摇头,想起内蒙古为了椒取羊绒而无节制地养羊,结果导致草原沙化严重,水土流失,长此下去,沙漠将越来越逼迫京城。

    而紧邻京城的燕省章程市洋河中段密布沙漠,每年向京城输沙近百万吨。目前沙漠已侵入燕山腹地丰宇县的潮白河上游,最近距北京怀柔县仅旧公里!

    曾经气候温润的京城消失不见,取代的是风沙肆虐、干燥寒冷的京城。一切,都源于人类的过度的开采和贪婪。

    由此国家以后才开始大力提倡退耕还林和退牧还草两大工程,有计划有步骤地准备用五年的时间,使刚乙亩退化的草原得到基本恢复。

    而当年的开垦荒山、围海造田和毁林造田不但没有带来切实的利益。到了今天反而成了遗毒,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再向前推进到一个曾经失去理智的年代,大炼钢铁,除四害,大跃进,等等,集体意志变成了一种一哄而上的狂热。国人的悲哀莫过如此。

    夏想微微叹了一口气,无奈一笑,想太多了,反而无用。难道是因为他到了京城的缘故,就自然而然的想起天下大事?不由摇了摇头,一个人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所起的作用毕竟有限。归根结底,还是一个民族的共性使然。

    在新成立的商务部的大院之中停好东,手持商调函和介绍信办理好交接手续,已经到了中午,想了想,夏想谁也没有惊动,直接开车去见了肖佳。

    肖佳早就得知夏想要在京城呆一段时间,自然是高兴不已。她接到夏想的电话后,立刻放下手中的一切工作,专门在家中等候夏想,还精心做了一桌香气四溢的饭菜。

    肖佳和夏想之间,已经有了一种无须言传的默契。只要没有重要的事情,她从来不主动打电话给夏想。只是默默地等待夏想的来电。她不想扰乱夏想的生活和工作,只想做他身后一个从来不会露面的影子女人。她清楚的是。有时候,越是无欲无求反而越能得到。只要她流露出一点不安分的想法,夏想或许就会离她远去。

    肖佳一个人奋斗多年,早就见识了耸场和商界之中形形色色男人的嘴脸,以她现在的身份,让她委身于其他心术不正或是污浊的男人。她宁肯洁身自好,也不愿玷污了自己的身体。尽管说来夏想也有三个女人。不过在她心目之中,夏想不是单纯地占有一个女人,他对别的女人如何她不得而知,但她知道,夏想在她面前是真诚并且值得完全信赖的。

    肖佳也就慢慢地接受了她只是夏想三个女人之一的事实。优秀的男人。可以拥有亿万家产,可以手掌天下权,当然身边也要有众多女人环绕了。世界从来不是公平的,从生下来起,男女就不平等。虽然男女平等的口号喊了许多年,但所有人都知道不过是一句自欺欺人的漂亮的谎言罢了。

    肖佳最大的心愿就是,为夏想生一个孩子不,是请求夏想让她生一个孩子,她在年老的时候,可以有一个依靠,可以有一个永远维系她和夏想之间感情的纽带,即使夏想以后不再理她,她也可以和孩子在一起,共同回忆以前的美好时光。

    半佳胡思乱想一番,正心思渺茫之时,夏

    她慌里慌张地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换了一副笑脸,热切地迎上前去。

    在肖佳的怀中,夏想睡得很安稳,象个婴儿一样。他向肖佳简单交待了一些事情,让她尽快回笼资金。在两个月之内,回燕市开一家分公司,在最短的时间内开展业务。因为在即将展开的波澜壮阔的下马区的蓝图之上,有可能需要运用她的资金和商业手段。肖佳就十分开心地答应了,她就知道,夏想始终还记挂着她,将她放在心上。

    夏想要午休片刻,下午还要上班,她就看着他安然入梦。

    夏想下午一上班,就被安排到对外经济合作司帮忙。实际上商务部网成立,乱作一团,没有人会对借调过来的夏想在意,更不会真正指派他做什么重要工作。如此一来。正好趁了夏想的意,他手脚麻利地处理好手头的文件。然后就给部老打了电话。

    部老对夏想来京城一事,非常欢迎,接连布置了不少作业给他,让他尽快完成。对于夏想提出的想尽快拿到毕业证书的要求,郜老不置可否,只是不停地催促夏想先交作业再说。

    部老布置的作业是写几筹当下经济形势的论文。

    因为和程曦学论战的原因,夏想在理论知识方面提高了不少,因为要查询大量资料的缘故,现在他要完成邹老交付的作业。也不算太难的事情,也算是因祸得福了。既然在商务部工作轻闲,没人烦他,就正好用来学习了。

    写论文的时候,夏想才现需耍检阅不少文献和资料,让他惊喜的是。他想到和想不到的资料,在商务部的资料室都可以查到,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至此,夏想算是真正明白了吴才江和易向师借调他来商务部的真正目的,两个人人老成精,借着借调的名义,其实就是让他进京进修来了。既多了在商务部工作过的一段资历。又可以乘机完成学业,可谓一举两得。

    夏想就对吴才江和易向师心存感激。他也能猜到吴才江用心帮他,也是看在他说服了连若菡的面子上。或者还有想培养他为吴家嫡系的。

    第二天,夏想抽空和连若菡见了一面,又和儿子亲热了一番,一家人还共进了晚餐。夏想享受了天伦之乐,心情十分舒畅。他也同时现。儿子对他越来越依恋,而他也对小家伙多了不少牵挂。

    在京城的日子悠闲而自在,每天上班下班,实际上大部分时间他都用来学习,用来完成部老交给的每一篇作业。一直等他到了京城半个月后,才见了易向师一面。

    易向师顺利上任任商务部部长以来,工作十分繁忙。夏想的到来他早已知道,只不过一直抽不时间和夏想见面。

    易向师和夏想是在他的新办公室会面的,二人见面之后,寒喧几句。易向师就问起夏想是不是适应在商务部的工作,生活方面有没有困难。等等,只字未提夏想和郜老的接触以及几个月后的去向。

    和易向师的谈话非常短,几分钟后,有人前来汇报工作,夏想就借机告辞,易向师也没有多说,只是叮嘱夏想要合理利用时间,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

    言外之意不言而喻,夏想感激地点头。

    又过了半个月后,他才接到了吴才江的电话。

    吴才江先是笑着关心地问了几句夏想近况,然后就话题一转,说道:“晚上一起坐一坐”就在东来顺好了,天怪冷的,吃火锅暖和。”

    对于吴才江,夏想的感觉十分复杂。总体来说,现在还是对他尊敬和认可多了一些,就一口答应下来。

    下班后,驱车来到东来顺约定的房间,只等了小半会儿,吴才江就出现了。他不是一个,人前来,还有一个砖岁左右的年轻人随行。

    年轻人见到夏想。只是微微点头,眼中有一丝冷漠和淡然。夏想看了出来,他家教不错,举止彬彬有礼。但骨子里却有一股傲气,显然是出身不错,不过看他的表现和言谈,应该级别不高。

    果然,吴才江个绍说道:“夏想。来。介绍一下,谢源清,团中央调研处副处长。源清,这位是夏想,燕省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处长

    谢源清主动伸出手来,和夏想轻轻一握,淡淡地说道:“嗯,听吴书记说过你的大名,没想到这么年轻?听说你刀岁就升了处长?看来在地方上还是好升一些。我这次下去。说不定还要和夏处长共事。到时还请你多多照顾

    夏想哑然失笑,都说京城好升官,谢源清到好,居然说在地方上好升。不过看他刃好几的样子,又认识吴才江,现在才是一个副处,估摸着想到地方上锻练锻练,然后要升个一官半职再回京城。

    地安上真有他说得那么容易升迁就好了,京城衙门大,级别高,一个处级不觉得什么。你到了县里试试。处级就是书记就是县长,全县一共才几人能到处级?

    夏想就没接谢源清的话,而是对吴才江说道:“京城的风沙越来越严重了,谁要是去了内蒙主政,一定要严格控制一胁品否则用不了多久。向北一出京城,就是沙漠。※

    吴才江微微一惊,草原沙化严重的问题,才刚刚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夏想还真是了得,网到京城就觉了不对,不得不说是个极有大局眼光的年轻人,就点头说道:“估计用不了多久,有关部门就会制定出相关的政策出来。”

    谢源清却很西化地耸耸肩:“耸人听闻,我觉得京城的气候还不错。没什么风沙,夏处长有点危言耸听了。”

    “我在燕币生活了十几年,度过了十几个。春天,一直觉得燕市的春天风沙特别大,不想今年一到京城,才现京城的春天比燕市的风沙多了一倍有余。有比较才有言权。如果谢处长到外地生活一段时间,就深有体会了夏想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以亲身的经历做对比,才最有说服力。

    谢源清微微红了脸:“夏处长是讽刺我没有离开过京城?”

    “看,谢处长多想了不是?跑题了,跑题了,今天毒来是和吴书记叙旧的,”说话间,夏想会心地看了吴才江一眼,又问,“吴书记有什么指示精神?”

    吴才江朝夏想使了个眼色,说道:“坐,边吃边谈。”

    坐下之后,吴才江点上一支烟,慢悠悠地说道:“源清的爸爸和我关系很好,他不幸得了重病,离世之前,托我照顾一下源清,故人之子。理应帮上一帮。听说燕市的下马区正在筹备,我有意安排源清下去当个副区长,”

    下马区副区长是正处级,谢源清能够如愿的话,等于是升了一格。不过夏想却对谢源清的能力并不看好,至少他在待人接物之上,没有应有的水准。可以说是傲慢有余,坦然不足。

    刚才吴才江的话也暗示了他的无奈。他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夏想也看了出来。谢源清应该也是出自官宦之家。不过家道中落罢了,可以肯定的是,其尖也没有担任太高的官职,导致了谢源清现在也是不上不下的尴尬状态。

    吴才江向自己提出下马区,难道是想让自己出手帮谢源清下去?可不行,他现在还在暗中竞争区委书记一职,根本没有余力再另外安排别人下去,燕市市委又不是自己家开的!

    夏想就不动声色地向吴才江使了一个眼色,若无其事地说道:“到地方上锻练一下是好事,不过由京城空降过去,不但手续繁琐,而且还要经过燕省省委和市委两关,有一定的难度

    夏想话未说完,谢源清就轻描淡写地一笑,说道:“小事,小事一桩。有吴叔出面,燕省和燕市的难题。无不迎刃而解。本来我今天不想过来,吴叔说要让我提前和你认识一下,说是我们以后会是同事,你也知道,我一向比较忙,事情多,不过吴叔有话,再忙也得过来看看。是不是?”

    夏想见吴才江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不由笑了:“那我就在燕市期待着和谢处长携手合作了”一句话表明了立场,就是他对于谢源清的事情,将会袖手旁观。

    吴才江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不过还是笑着说:“你们年轻人。以后肯定有共同语言,提前认识一下没有坏处,又不是外人,就更需要在常委会中出同一个声音。”夏想以为吴才江安排谢源清下去担任一个一般的副区长,没想到还想进常委会,不由暗暗摇头,心想谢清源进了常委会,不被别人利用就不错了,想让他配合自己的工作?还是别指望他的政治智慧了。

    谢源清却自得地说道:“好说。好说,到时夏处长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地方,尽管开口,看在吴叔的面子上,我会尽可能地满足你的提议。”

    夏想点头一笑:“那敢情好。是件大好事,当饮一大杯。”

    吴才江见夏想不动声色,心想同样是年轻人,差距还真大。谢源清自恃身份,一直自以为高人一等,却又没有家族势力的资本,自身又不过硬,如果不是看在他死去的父亲面子上,吴才江才不愿意多管闲事,非要费心费力安排他下去。本想今天安排谢源清提前和夏想认识一下。也好让他下去之后有个照应,没想到他还说要尽可能地配合夏想的工作,真是一个笑话。

    谢源清没有弄清一个事实是。夏想将会是下马区的一把手,他谢源清下去,就算是区委常委,也是归夏想领导。

    哪里有一副傲然的态度和未来的上级领导说话的下属?吴才江颇感无奈,只好岔开话题,说道:“好了,不谈工作上的事情了,吃饭,吃饭要紧小夏,你来点一份菜?”

    夏想看了吴才江一眼,眼中流露出会心的笑意。说道:“来两盘极品羔羊尝尝

    比:还差几票就蹦票了。好事要成双,兄弟们最后给一下力,如何?另外零点过后,连更三章,热诚而万分诚意地拜求明天的保底。给老何一个漏*点的。月的开头,好不好?不用感激。,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弈旬书晒加凹曰甩姗不一样的体蛤</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