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32章 梅升平的手段

《官神》 第532章 梅升平的手段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每升平的脾与是直。说话似乎也不讲穷什么技巧,但他在叶石生和陈风耳中,却一点也不觉得刺耳,反而十分受用。

    陈风就想,梅升平的风格其实和他有点相象,不过他是半真半假,梅升平已经做到了真假不分,比他的境界更高一层。梅升平能够直爽的让人无条件接受,也是一种令人佩服的本领。

    叶石生看了陈风一眼,笑道:“陈书记刚刚提出要邀请几位省委领导到燕市视察工作

    梅升平才不故作深沉,直接问陈风:“是个好办法,我也好久没去燕市了

    陈风呵呵一笑:“如果梅部长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对您提出正式邀请。”

    梅升平点头说道:“可以,等你安排就是了。我先走了,去安慰一下夏想。”

    梅升平来去匆匆,转身就走,叶石生对他的态度毫不在意,等梅升平一走,叶石生感慨地说道:“夏想也该欣慰了

    夏想并没有如叶石生所想一样深感欣慰,而是心中沉重莫名,他说不担心吴家的打压那是自欺欺人,但相比之下,他更担心连若菡母子的去向。突然之间就失去了联系,他就知道,应该是老爷子采取了措施一不管是哄骗连若菡,还是采取了技术手段,反正就是要杜绝他和连若菡之间的联系,在既成事实之前,不想他们之间通话!

    老爷子果然厉害,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也是雷霆风行,不给人喘息的机会。

    尽管他已经将真相告诉了叶石生和陈风,也相信他们二人会做出明智的选择,但他还是心中没底,老爷子出手,肯定还会有后续手段,不可能只此一招就草草收手。

    还会有什么杀招?

    夏想想不到,也不愿意多想。不管老爷子曾经多厉害,多威风,他想要动他。也必须通过燕省省委,除此之外,别无办法。只要燕省省委有人保他,老爷子就不可能在短短时间内就碍手,时间越长就对他越有利,因为他相信连若菡早晚会反应过来早晚会出手,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连若菡一动,老爷子的气势就软了。现在他就是要借病请假,暂时离开燕省省委,也要给叶石生以充足的理由拖延时间。他没有政治资本和老爷子斗法,但他可以打时间差,老爷子和他相比,最需要的就是时间。而他,最大的优势就是有时间。

    当然他还有应急之策,只是不到关键时刻,暂时不想动用。

    回到家中,夏想没有将燕市和燕省的局势告诉曹殊慧,不想让她为了无谓的事情而担心,因为她再担心也无济于事,不如不知道得好。

    不过他还是编了一个理由,说是为了更好地置身事外,不给人话柄。在最近一周之内,他赋闲在家,不去上班了,就等下马区的任命有了结果再说。

    曹殊慧对夏想的安排没起疑心。她最近一门心思放在孩子身上,曹永国又不在家,对于省市的局势关心得也少。只要夏想不说,她才懒得去问政治上的事情。听说夏想有时间在家中陪她,自然高兴得很。

    两人商量着晚上吃什么饭时,夏想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来电是梅升平的电话,只好对曹殊慧抱歉地一笑:“估计晚上有饭局了”

    曹殊慧冲她吐了吐舌头:“就知道你们男人总是喜欢假装清闲,然后就又突然忙了起来,显得好象离了你们,世界就不运转一样。你们也不想想,在你们没有出生之前,世界已经正常运转了无数年了!哼”

    一句话引出曹殊慧一番大道理。夏想只好摆摆手,才不和她争辩什么。就接听了电话。果然和他想得一样,梅升平想和他见面详谈。夏想想了一想,就和梅升平约好了地点。

    夏想知道,他和连若菡的事情瞒不住梅升平了。

    梅升平以前应该是知道一点他和连若菡之间的纠葛,但或许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如今事,吴家虽然严守秘密。但对于盘根错节的几大家族来说,想要知道内情也不是什么难事。夏想就想,是该向梅升平坦白的时候了,只是不知道梅升平会是什么反应?

    夏想也好久没和梅升平一起吃饭了。就约在了森林居见面。

    夏想让楚子高安排好一个僻静的雅间,只等了片刻,梅升平就急急赶到了,一点儿也没有省委组织部长应有的稳重和架子,一见夏想的面就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小夏?你得给我说实话,否则我不帮你。”

    夏想就一脸浅笑:“梅部长。您总得先坐下,喝口茶,稳稳神,好不好?听我慢慢说来。”

    “不喝茶,也不稳神,你就直接实话实说好了。”梅升平一脸疑问。不认识一样上下打量了夏想几眼。“没看出来,你隐藏得挺深,连吴家老爷子也能知道你的名字,不简单,你是不是骗了他们老吴家的闺女?”

    “这咋”这个,”夏想无奈笑了笑,“两情相”欢女爱。不能算骗。对不对。再说连若菡也不会简山引孔了我的当,上当这样的事情,要上也是两个人一起上,对不?”

    梅升平愣了,片刻之后哈哈大笑:“你还有这样的歪理斜说?让人家闺女没名没份地跟着你,还替你生了儿子,你得了便宜又卖乖。辩解起来还振振有词,别说是老吴家。就是换了我也会大雷霆,非得收拾你一顿不可。怪不得老爷子老了老了,脾气还那么大,非要动用力量收拾你,说不定现在老爷子还气得吹胡子瞪眼,哈哈,”

    梅升平多少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夏想不敢说话,心想万一你知道了梅晓琳的孩子也是我的,就不会笑话别人了。这么一想,夏想也觉得自己挺恐怖,连若菡的孩子还好说,梅梅晓的孩子纯属意外,也是梅晓琳故意隐瞒,不能完全怪他。

    笑完之后,梅升平才拉着夏想坐下。语重心长地说道:“想要过吴家这一关,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只要燕市的局势能完全在陈风的掌控之中,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快刀斩乱麻,将你的任命通过常委会,造成既成事实,老爷子再火大,也改变不了一级党委的任命决宾。嘿嘿。就算他气得跺脚,也只能等以后再找机会收拾你。”

    “说着容易做来难,现在燕市的局势,不容乐观。”夏想叹了一口气,“老爷子很厉害,就是看透了支点就在燕市,所以才会先从燕市下手。他恐怕也知道陈书记对我的维护。所以直接过跳过陈书记而掌控了半数以上的常委,直接操纵了常委会,大手笔呀。”

    梅升平也不得不承认吴家的人脉。点头说道:“吴家的人脉和资源比我们梅家多,在这一点必须承认不足,要是梅家出手,未必会这这样的效果。直接说动了一个副省级城市的半数以上常委,确实是有气魄有手腕,不过,”他也不甘在夏想面前向吴家服软,就又说。“放眼京城或是全国,吴家整体或许比梅家强那么一点点,但具体到介,别地方,也就未必了。就说燕省,梅家可以操纵了燕市常委会,但在燕省常委会,他们就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了。”

    又想起了什么,梅升平不解地问:“是付家小子付先锋背后捣鬼?他怎么就知道你和连若菡的事情,”对了,这个不是关键,关键是既然他背后阴你,你总得还回去才行,是不是?”

    夏想一摊手,一脸无奈:“我拿什么还?现在老爷子一出手,就是雷霆一怒,我对老爷子的怒气都是没有还手之力,哪里还能腾出手去还击付先锋,再说我也没有证据表明是付先锋出的手,所以说,只能吃一个哑巴亏了。”

    “你会吃哑巴亏,别跟我耍心眼。”梅升平见菜上来之后,就边吃边说,“实话跟我说小夏。你到底有没有想到让邱家也掺合进来,让邱绪峰出手对付付先锋,到时四家一片混战,应该就非常好看了。吴家老爷子估计也想不到会一下子这么热闹,到时他想收手,也没那么容易了,也让他尝尝控制不了局面的滋味。”

    夏想没想到梅升平除了有爱看热闹的嗜好之外,还爱起的,其实他清楚梅升平想将局势搅乱,也是想乱中取利,毕竟四家之中,是此消彼长之势,吴家消弱了,梅家就有可能从中得利。拉进来邱家也是想借邱家之压付家之意。

    夏想就摇头说道:“如果我开口请梅部长到市委为我助威,还好说一些。如果让我开口请绪峰出而帮我对付付先锋。我开不了口,绪峰和付先锋可是亲家”

    “得,别说没用的废话。”梅升平不满地瞪了夏想一眼,“我知道你的心思,是想让我开口。正好上次邱绪峰提副市长的时候,他欠了我一个人情,我找他要回来,顺便给你面子就是了。

    其实我知道,你一开口,邱绪峰绝对帮你,他和你的关系比和付先锋之间的关系,可近多了。我明白邱绪峰对你是什么态度,联姻对他来说,只是象征意知…”

    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夏想暗暗心喜,就忙端起酒杯敬了梅升平一杯酒:“感谢梅部长,梅部长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敬您一杯,先干为敬。”

    夏想一口喝完,梅升平却端着酒不喝,笑眯眯地说道:“我帮你可不是白帮,还有条件,就是一件你得帮我打听出来晓琳的孩子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怎么样,没问题吧?”

    夏想的心就莫名地连跳几下。看了看梅升平意味深长的笑容一眼。就一脸平静地说道:“我在京城倒是见了梅晓一面,不过没说多少话。她的女儿长得挺漂亮,挺象晓琳,我也问了她一句孩子父亲的话题。她没有回答我。既然您一心想知道,有时间我再见她,就好好问问。”

    “一定要好好问问,不用担心。我不象吴家老爷子一样不通情理,非要找孩子父亲的麻烦。晓琳被医生断定不能生育,却意外生了

    ;儿。对梅家来说是大喜就是想找到孩子的父般,必当面向他表示一下感谢,不管他出于什么原因不能和晓琳在一起,但他还是给晓琳带来了幸福,梅家会将他当成亲人。”梅升平说话的时候,目光直视夏想的眼睛,好象夏想就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一样。

    夏想也就一脸坦然地迎接梅升平的目光,好象他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一样,笑道:“梅部长果然大度。有气量,孩子的父亲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十分欣慰。”

    梅升平看了一会儿夏想,见他还是不动声色,反而会心地笑了:“好了,现在谈正事。我现在就给邱绪峰打电话,要他还人情。

    夏想暗暗擦了擦汗,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梅升平对他的怀疑,只不过还没有直接问出口而已。他不是不敢承认,更不是怕承担责任,而是不想在此时节外生枝,再惹出不必要的事端出来。现阶段,还是以解决连若菡母子的麻烦为主。

    见梅升平主动替他出面让邱绪峰也加入战团,夏想长出一口气。拉邱绪峰下水化解压力,转移吴家的视线,他不是没有想过,而是觉得时机不对,也是还没有找到一个最好的切入点。现在好了,没想到梅升平主动提出由他出面说动邱绪峰。倒让他心生感激。不管梅升平是不是真地要向邱绪峰要回人情,还是真心要帮他,他都要感念梅升平的好。

    或许刚才梅升平所说的话也确实是真心话,他怀疑自己是孩子父亲。梅晓琳不承认,自己不承认,他也不敢肯定。但连若菡母子的事情突然闹出来之后,他估计就更加认为梅晓琳的孩子是自己的功劳,出于爱护梅晓琳的本意,也是为梅晓琳能够当上母亲而欣喜,才说出刚才的一番话,是试探,也是暗示。

    梅升平当着夏想的面拨通了邱绪峰的电话。

    “邱市长,别来无恙?”梅升平和夏想说话时既随意又轻松,和邱绪峰说话时就完全换了一副口气,拿腔拿调地说道,“我听夏想说过,你是他最好的朋友,是不是?”

    邱绪峰正在给属下开会,本来不想接这个电话,但看到了省城的号码才接了,一听才知道原来是梅升平,倒让他十分意外梅升平可从来没有主动打过电话给他,今天的电话打来,肯定是有要事了。又听他阴阳怪气地说到夏想,不由一惊,忙恭敬地说道:“梅部长好,夏想和我是好朋友,不知道您有何指示?”“指示谈不上,就是上次你提副市长的时候,我帮了你一把,也不知道你是不是还把这点小小事记在心上?”

    邱绪峰哭笑不得,哪里有这样的省委领导,直接开口要他偿还人情。也不含蓄地暗示,不过他也清楚梅升平的性格,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厉害人物,不能简单地对待,就忙说:“当然记在心上,一直不敢忘记,梅部长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一定尽心尽力。”

    “不是我,是夏想。”梅升平才说出真正的用意,“既然你认为夏想是你的好朋友,现在夏想有难,你不闻不问,似乎夏想也白交了你这个知交!”

    邱绪峰已经被梅升平的话完全掌握了节奏,燕市常委会的一幕才过去一天,还没有传到他的耳中,他最近也忙着手头的工作,没有过多地关注燕市的局势,这么短的时间内不知道夏想身上生的变故也是正常。却被梅升平连敲带打地说了一顿。顿时急切地说道:“夏想怎么了?您快告诉我,我这几天没有和他联系,也不知道燕市的局势难道是他担任下马区区委书记的任命。出现了意外?”

    梅升平充分调动了邱绪峰的情绪,心里很是满意,听到邱绪峰急切的语气之中确实对夏想还挺在意,又暗暗看了夏想一眼,才又说道:“嗯,是出现了意外,而且还是天大的意外,恐怕还和你的亲家有关系。就是付先锋了

    梅升平就将燕甫的变故三言两语交待了清楚,其中内情也没有隐瞒。直接说了出来。才一说完,就听到电话一端传来摔东西的声音,随后是邱绪峰无比愤怒地骂声:“绝对是付先锋背后出手,他就是想坐收汪翁之利。太无耻了,多大一点事情也拿出来害人,难道他们付家就干净了?夏想也是,怎么就不告诉我一声,真不够朋友!”

    随后邱绪峰又恢复了平静,连忙说道:“对不起梅部长,我一时失态。主要是太生气了,您别介意。”

    “你越生气才越证明你对夏想在意。不打紧,我理解你。”梅升平眉开眼笑地看了夏想一眼,眼中有一丝狡黠,随即他又说道,“我给你一个建议,你想帮助夏想也可以,但最好不要站出来,要在暗中出手。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和吴家老爷子接触,在他的面前替夏想说情”只</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