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37章 陈风出手

《官神》 第537章 陈风出手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本身实力不济。不讨是看准了各方势力之间的平衡点巩问滋右其中”他的手段,无非是投机取巧罢了。上不了台面尽管吴才洋其实暗中也佩服夏想的手段,但因为夏想的所作所为而让他感觉大失颜面,也就不愿意正面评价夏想,“政治上,要的还是绝对实力其他小手段之类的终究不能长久。我倒要看看他能走多久,能爬多高!”

    李言弘不愿意当面反驳吴才洋。其实他内心对夏想的手腕还是有欣赏之意的。吴才洋是太子党,身世远非一般人可比,所以说话才会气粗。对于草根出身的官员来说,在根基未稳之前,在还没有登上高位之前,哪一个不是周旋在各方势力之中。寻找到最有利的支点,然后才借势借力,慢慢上升。

    从来平民出身的高官,纵观他们的经历,要么是在关键时刻站对了队伍,要么是时势造英雄,借助一场大的运动或是政治事件,当机立断做出了惊人的决定,然后就进入了高层视线,要么就是脚踏实地,确实有真本领,一步一个脚印地登上了高个。还有一种,也就是最难的一种。就是游刃有余地周旋于各方势力之间,看似左右摇摆,却又被各方势力都认可,不但达到了左右逢源的效果,还上升到了八面玲珑的境界,如是这样的一类人,步步为营又步步高升,自身既有过硬的本领。又在任何一场政治风暴之中屹立不倒,真正达到了在官场之中出神入化的层次。

    夏想,在李言弘眼中,正在走一条类似的官路。

    因此李言弘对夏想不但十分好奇,也想亲眼看看夏想到底有多大的真本事。如果在他出手的情况之下还能保持立于不败之地,夏想就真是他所见的年代一代的官员之中。最有潜力也是最有前景的一个。

    李言弘又说:“其实夏想到下马区主政,是好事,也是坏事,等于是四面楚歌,恐怕不用我们出面,他最后也会落一个难以收拾的下场。”

    “怎么说?”吴才洋大感兴趣。

    “我研究了一下下马区的常委名单。名常委之中,区委书记白战墨是付家人,白战墨和夏想相比,不但资历上占优部委工作三年,夏想是三个月,而且学历占优,他研究生毕业多年,夏想刚刚拿到文凭。而且他有凶乙的投资光环,夏想只有四亿,可以说和白战墨相比。他处处落在下风。还有常务副区长陈天宇是副市长何江华的人,何江华和谭龙、付先锋又是一系,副书记康少烨虽然立场不明,但和胡增周关系比较近。胡增周以前是力挺夏想,现在因为上次事件,态度趋向记。其他人之中,陈风的嫡系也不多,明显和夏想一系的也是没有,毫不夸张地说,夏想这个区长,当的非常孤立!”李言弘没少下工夫研究下马区的常委履历,不仅仅是因为下马区牵动了各方神经,还有也是因为夏想的原因,而且还因此闹出了燕市常委会的一出意外,就让他格外投去了关注的目光。

    吴才洋慢慢地露出了笑容:“这么说,夏想仓促之下,一步迈入了不是仕途大道,而是地雷阵了?”

    “绝对是一个一不留神嚣,会炸得粉身碎骨的地雷阵!”李言弘毫不犹豫地下了结论。

    “呵呵,那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度过难关?燕市市委里面,经此事一闹,陈风的控制力大不如从前。胡增周和他不再和以前一样配合工作,夏想在市委获得的支持也有限了。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夏想还能依靠自己的本领过关的话,那他还真得让人专目相看了”吴才洋眯起了眼睛,脸上流露出一丝莫名的复杂表情。

    吴才洋和李言弘口中谈论的夏想。此时正坐在陈风的办公室中。就下一步工作安排和区委区政府的正式成立日期,商议计划。李言弘分析得出的他在区委常委会中孤立的结论。他早已心中有数,不过事情是死的,人是活的,夏想从来认为没有解决不了的困难。

    和夏想在区委常委会的处境相比。陈风对燕市市委的掌控力度,表面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实际上因为下马区的人事任命,因为吴家的横插一手,还是让陈风的威望有所降低。最关键的是胡增周态度的转变让陈风无比郁闷,只要书记和市长之间有了裂痕,见风使舵的人就会活跃起来,对他以后重新恢复对常委会的掌控力度,大为不利。

    不过陈风也不是被动应战的性格,现在市政府一块儿,胡增周和他渐行渐远,他将完全失去对政府班子的影响力,于是他隐藏已久的一咋。杀招终于要抛了出来,正好起到杀鸡骇猴的威慑作用。

    平心而论,陈风对于此次吴家的出手,也有不满加愤恨的心理。也多少有点迁怒于夏想的想法。

    后来再一深思,自从他认识夏想以来,夏想一直兢兢业业,从来没有给他惹过什么麻烦,相反,还一直谨慎小心,事事想得周全,作为一个年轻的处级干部,现在已经是副厅级高官的夏想,一路走来,没有出现过任何经济问题,但人无完人小有一二,店作风问题也不算什么,如果他真是连点生活作风问悔棚从有,陈风甚至还不敢信任夏想,因为一个没有弱点的人是可怕的人。

    只不过夏想的生活作风问题的对象太吓人了一些,直接惹到了吴家的女儿。好在陈风想通并且原谅了夏想之后,还是一如既往地看好夏想的前途。政治上的事情,风雨飘摇也好,风和日丽也好,都是暂时的。而且夏想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他也相信。夏想担任下马区区长之后,一样也不会让他失望。

    另一咋。真实的想法是,区垂书记是付先锋的人,在陈风的视线之中,也只有夏想出面,才能应付沉稳有度的白战墨,才能在孤军奋战的常委会中,杀出一片血路。

    现在没有一步到位担任书记。乍一看是失利,其实从长久来看,也是好事。副厅级的位置非常关键。夏想在厅长位置上呆上哪怕半年,也算担任过区长职务,在以后的重要提拔之中,也好资历丰满。而且在陈风看来。现在不是书记,不代表未来不是书记。

    未来有多远,陈风甚至乐观地想。也许一年,也许一年牛,反正不会太久。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时间比他想象中快进了不少,下马区自成立的当天起,就波折不断,直到后来闹出一件惊天的大事,导致了不少人落马,下马区威名不但名扬燕省,连京城中人听到下马区之名也是谈之色变。

    而夏想比他意料中更快地出手。既稳且准,一击碍手,让许多人被打得痛不可言。

    陈风对付先锋投机取巧的手段深恶痛绝,不但成功地拿到了区委书记的宝座,还借机让胡增周和他离心,不再和以前一样配合默契。胡增周的远离是陈风最大的损失,更让他痛心的是,因为当时他为了推举夏想当上区委书记,并没有再提自己人进入下马区区委常委会,结果倒好,等于是他做出了巨大的让步,完全为他人做了嫁衣裳,现在区委常委会之中,全是付先锋和谆龙、何江华的人,等于付先锋关键时候的出招,不但挤掉了夏想,还沾了天大的便宜。

    好高明的手段,好巧妙的设局!陈风在痛恨之余,也不得不佩服对手的深谋远虑。

    如今县想虽然磕磕绊绊总算当上了区长,但上有白战墨身为一把手的权威难以挑战,下有常务醉区长陈天宇的制约,在常委会中,不但没有自己的嫡系,目前连盟着都没有。还真是孤军奋战,可谓遍地荆棘。

    但见多了夏想点石成金的本领的陈风。尽管对区委常委会的布局的失策深感遗憾,但还是愿意相信夏想能够逐步地各个击破,慢慢地树立起自己的权威。

    他微笑着看了侃侃而谈的夏想一眼。伸手从抽屉中拿出一份资料,扔到桌子上,说道:“自己看看”只看别表意见,更不要说出来。

    看了之后只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算不算送你一份大礼?”

    夏想不解其意,起身拿过资料,只翻看了几眼,就立刻抬头惊讶地看了陈风一眼,目光之中全是疑问和惊喜!

    陈风微一点头:“是拓夫临走之前送给我的礼物,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拿出来,现在看来,到时候了。”

    夏想心中的震惊是因为这是一份市委常委、副市长何江华的贪污受贿的调查材料!

    材料很详细地纪录了何江华历年来的受贿的时间、地点和金额,还附有大量的照片和直接证据,夏想可以断定,这份材料向省纪委一交,何江华必死无疑。

    何江华一到,他支持的下马区的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陈天宇将会失去靠山,夏想又是区长,可以近月楼台先得月将陈天宇拉拢过来,为他所用。陈风所说的送了他一份大礼。还真是一份沉甸甸的厚礼,甚至可以说,简直就是及时雨!

    对于副区长谢源清,夏想本没有指望他能帮个什么忙。就算他坚定不移地和自己同一战线,以夏想对谢源清的看法,是不堪大用,不给自己添乱就不错了,指望他能在地方上的复杂斗争之中随机安变,还是不抱任何希望为好,省得失望。

    更何况,谢源清也未必和他一心。

    如果真能将陈天宇拉拢过来。政府班子就算团结一心了,相应的。白战墨对政府班子的控制力度就会消弱许多。当然也不排除陈天宇见形势不对,及时倒向了白战墨的可能,不过既然陈风有言在先,说是要送一份大礼给他,显然陈风是早有谋算。

    果然陈风从夏想手中收回材料。重新放好之后,又说;“作为多年的同事,我也不想置何江华于死地。如果他识趣,提出病退的话,而且还聪明地暗示了陈天宇如何选择下一步,让他全身而退也不是没有可能。否则的话,就不好说了”

    夏想暗暗点头,政治从来不是温情的产物,陈风也终于露出了狰狞的一面,不但要搬开何江华。还要为他在区委常委会中培植力量,也算是用心良苦。何江华的死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何江华下台,挪开位置,不但能让陈风重振权威,还能起到杀一做百的效果。

    何江华的下…是反对市委书记的下场。尽管从明面卜看,何江华是咎甩但早不事晚不事,偏偏在此时事,就大有讲究了。陈风也不愧为老官场,隐忍了这么久,在关键时候才使出杀招,不但消弱了付先锋对政府班子的影响力,还间接警告了胡增周,让胡增周也心里有数,相安无事还好,真要惹了他陈风,撕破了脸皮对谁也没有好处。

    夏想也明白的一点是,不出意料,何江华让位之后,高海可以趁机上位。前一段时间高海代管下马区的一应事宜,深得陈风赞同。而且高海是陈风的老部下,陈风对他的信任最深。高海进入常委会,不但加强了陈风对政府班子的影响力,也让胡增周对政府班子的控制力度大减。相当于陈风打进了政府班子一颗钉子,同时对胡增周、付先锋和谭龙形成压力。

    胡增周虽然未必会和付先锋合作,但他不配合陈风工作,就会让陈风大受制约,很容易让付先锋乘机坐大,或是完成力量的布局。拿下一个何江华,安插一个高海,瞬间就可以打破平衡,让陈风重新树立在燕市一把手的权威。

    不得不说,陈风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也是致命一击,肯定会让付先锋气得跳脚,也会让胡增周寝食难安!

    对于胡增周在最后关头不再支持他,夏想尽管可以理解,但心中还是十分不舒服。

    从胡增周进入燕甲的一刻起,为了拉拢住胡增周,夏想可以说是煞费苦心。先是叙旧,然后又介绍**给他,又在过年的时候,借请他到疗养院居住的机遇,和燕市的几个常委以及省里的几个领导接触,为他牵线搭桥,下,让他建立根基,上,让他寻找靠山,蝉精竭虑,才算换来了胡增周和陈风走近的坚定立场。

    尽管夏想也知道胡增周并不是一个十分可靠的人,胡增周的性格并不强势,为人也有些圆滑和世故小同时,还有优柔寡断的一面。虽然如此,夏想正是看中了胡增周初来燕市,根基不稳且靠山不硬的尴尬局面。才迅和他走近,也取得了他的绝对信任。

    只是还是应了一句老话,只有水恒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胡增周在燕市地位逐渐巩固,并且和几个常委也有了共同的利益基础,最主要的是,此次常委会事件之后,可能他得到了京城中后台的许诺,或是和京城中的后台关系更进了一步,又或者是出于自身前途的考虑,不管是哪一种理由促使他最终做出了放弃支持自己的决定,都让夏想感觉到深深的失望,比失望更难言的,是一种被背叛的愤怒。

    因为胡增周事先没有给自己打过一个招呼,以自己和他之间的交情。事先通个气既不是难事。也是人之常情。于公,自己毕竟也帮了他许多。于私,也算有过来往密切的过往。但胡增周丝毫没有释放出任何善意的举动,也一点没有希望得到他的谅解的姿态,仿佛就一副高高在上的市长的姿态,摆出的是冷冰冰的领导的面孔”夏想确实心痛了。

    胡增周如果事先向他说明苦衷。哪怕只是打了一个电话,三言两语安慰自己几句,有了一个应有的姿态,自己也不会怪他什么。在面对自身利益的重大抉择面前,任何人都会先考虑自己的利益,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但胡增周却置他们之间曾经的交悄于不顾,完全公事公办地在关键时刻摆了自己一道。关键问题是,自己曾对胡增周非常用心,也想和他建立一种良好的合作关系。

    做人不能有始无终,好的时候。谈笑风生。

    不好的时候,翻脸无情。

    夏想就对胡增周丝毫没有任何善意的提醒,而心中难受。因为胡增周此举,显然是表明了态度。划清了界限,根本不在意是不是留下一线,日后好再相见。由此可见,胡增周和自己之间,基本上已经一刀两断了。和陈风之间,就算不会处处作对,也会各说各话,各自为政。

    胡增周太短见了,,夏想心中一声叹息。

    胡增周因为得到了京城后台的许诺而将自己当成弃子,可以理解,毕竟自己还远不够强大,不入胡增周的眼也正常。但胡增周此时此刻却弃陈风而远去,真以为他已经站稳了根基,可以抛开陈风,在燕市的复杂局势之中,自成一体?

    口:大家的支持很给力,老何很感激,对所有支持官神的兄弟鞠躬。对小夏要学陈风,不能学胡增周”请保持票的力度,现在在分类榜上,相当于给官神多了一个露面的机会,所以,请兄弟们保持火力,继续大步前进,就看本周之内如何打出组合拳小夏和陈风要打漂亮的翻身仗。另外,官神在榜距离前铭好象也不远了,很难得,也许还可以小幅迈进一步!再次感谢亲爱的兄弟们的和打赏。唯有尽心尽力而已。最后感谢一下郑冠群同学终于迈出了可喜的一步,荣升为官神的堂主,至此,官神粉丝前十名全是堂主以上级别,再庆祝一下茉莉咖啡同学晋升为舵主。弈旬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