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39章布局第一步

《官神》 第539章布局第一步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上市不管是人员,资,办是生活消费,都比京城便骨了呢小六就好比齐省的一些沿海城市,许多韩国人都在当地买房入住,每到周末都会坐飞机过来,在中国度周末。因为中国的物价便宜,许多生活用品和食物比韩国便宜数十倍,就是算上来回的机票,也比韩国消费实惠了太多。

    甚至还有韩国人专门飞来国内打高尔夫!

    当然一切的前提是,交通达到一定程度,机票便宜到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才是韩国人大量来国内消费的重要原因。

    京城和燕市之间,不用多久就会开通城际列车,甚至再远的将来还有高铁,行程可以缩短到的分钟甚至更短。如果真是京城和燕市之间的交通达到了一个小时就可以到达的程度,作为离京城最近的省会,燕市将会得到许多的便利条件。

    夏想更多的是用高尔夫球场来试探陈天宇的为人和经济头脑,看他如何作答。

    陈天宇一本正经地点头说道:“短时间内吸引力不会太大,因为交通优势不明显。但从长远来看,上马河通水之后,如果在此处再兴建一处游乐场和一个码头,等将来再随着燕市北高口的兴建,高尔夫球场吸引为数不少的京城客人,也就顺理成章了说完,他又不失时机地奉承了夏想一句,“夏区长目光敏锐,对市场把握得之准确,我早有耳闻。今天听了您的高见,果然名不虚传。”

    夏想摇头笑笑:“谈不上什么高见,不过是多了解了一些政策方针。知道燕市下一步的展规划小才有了长远一点的目光罢了。天宇。你说说看,下马区如何充分利用下马河在下马区内8公里河段的优势?”

    下马河全长四多公里,绕燕市一周,基本上只经过下马区,而且只有8公里的河段,其他河段,全在燕市城外。以现在燕市向外扩张的度,十年八年之内也不可能将下马河变成内河。

    作为唯一一个拥有河道的城区,下马区的优势十分明显。

    陈天宇知道夏想的问题是考验。关系到他能不能取得夏想的认可,能不能顺利接手达才集团的项目的负责权,必须要慎重回答。他微一思忖,以前一直用心研究的下马区的经济增长点的理论终于派上了用场。

    “下马区拥有8公里长的河段。是燕市8个城区之中唯一一个内河城区,因此下马河是下马区最大的天然优势。下马河的扩建和通水,将会让下马河成为燕市的母亲河。下马区以下马河命名,以后下马河的影响越大,越被市民认可,下马区就越有自豪感。”

    “燕市缺水,所以市民都格外渴望碧水绿波,比如许多新建的小区。叫水云间、阳光水岸,实际上别说有碧波荡漾了,完全就是一片尘土飞扬之地。

    外地人见了嘲笑,本地人听了心酸。所以下马河一旦通水,将会成为燕市人民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小绝时可以载入史册。”

    夏想皱了皱眉头,毫不客气地打断了陈天宇的话:“捡重要的说,官话、套话和废话,最好不要浪费时间。”

    陈天宇顿时一脸尴尬,脸上闪过一丝怒气,随后又恢复了平静,勉强一笑说道:“对不起夏区长,我太激动了,,下马河可以开成一处景点,沿岸不但可以兴建高尔夫球场,还可以修建许多豪华住宅和别墅。就在我们脚下是一片湿地,可以开成湿地公园,或是游乐园,当然充分利用下马河的优势,还有许多大有可为的项目,时间有限,等我整理好之后,再向您详细汇报。”

    夏想点点头,不置可否地问了一句:“如果我将达才集团的项目交由你负责,你有没有信心协调好各方关系,让达才集团满意,让区委区政府满意?”

    陈天宇见夏想一脸坚定,也一脸严肃地说道:“我一定不会辜负区委区政府和夏区长的重托,保证圆满完成任务。”

    夏想呵呵地笑了,拍了拍陈天宇的肩膀,走下了高坡,说道:“到下面说话,上面风犬

    陈天宇脸一红,跟在夏想身后恨恨地想,什么意思?是讽刺我不怕风大闪了鼻头?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路虎车前。夏想靠在车门上,双手抱肩,一副轻松自若的态度问了一句:“听说你和江华市长关系不错?”

    陈天宇知道市里一干常委之间的关系,以及下马区新建的领导班子各个常委和市委各个常委的关系。都是不是秘密的秘密,彼此之间都心里有数,就老实地承认:“我能到下马区担任常委、常务副区长,还是江华市长大力的结果

    “除了江华市长,天宇,你和市委哪位领导关系密切?。夏想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让陈天宇有些摸不着头脑。而且夏想说话轻松,称呼他的名字也十分亲切,好象熟人一样。更让他琢磨不透夏想的用意。“就和江华术长关系最密切一些。其他市委领导,没有直接打过交道。”陈天宇倒没有太多的隐瞒。他和谆龙也有过来往,和付先锋也能说上话,但都不是真心交往,而且付先锋和谆龙未必看得上他。次他能顺利地担任下马区常条副区长,听何江华耸。饵渊汹出了力。

    陈天宇念的只是何江华的好。谭龙出力,也是看在何江华的面子上。他没有必要去刻意讨好谆龙。诸龙未必买帐不说。还会因此得罪何江华,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他才不会做。

    夏想只是“哦”了一声,然后漫不经心地说道:“下马区是一道复杂的运算题,解题步骤不同,但要求的答案必须是统一的,就是要出成绩。不过和哪位市委领导关系密切就是选择题了,只能二选一,就比较麻烦了,是不是?”

    说完之舟,夏想一挥手:“走,回市里,上车,我送你一程。”

    陈天宇莫名其妙地上了车,却不明白夏想话里话外的意思,坐在车上还想说些什么,却又见夏想专心致志地开车,没有想要谈话的兴趣,就只好闭了嘴。闷闷不乐地想事情。

    陈天宇也多少能猜到一点,夏想可能有拉拢他的意思。但他不明白的是,夏想明明知道他是何江华的人,而何江华和陈风不和,他怎么可能弃何江华于不顾向夏想靠拢?再说何江华也明明说了,让他以后在政府班子里大力配合白战墨的工作。不管是从白战墨是区委书记的角度出,还是何江华和陈风不和的角度考虑问题,他都不可能和夏想走得太近!

    难道说,夏想提出让他负责达才集团的项目,是要和他是不是向他表示靠拢挂钩?肯定是了,否则也不会说出选择题只能二选一的论调了,显然是要让他在何江华和夏想之间,只能选择一人了。

    陈天宇知道自己的前程是谁提携的。也知道何江华现在地位稳固,还有稳中有升的迹象。在何江华和夏想之间,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何江华,不提夏想级别才是副厅,就是何江华在市委市政府之中的地位和人脉,又远不是夏想所能相比。

    夏想凭什么?陈天宇暗中斜着眼睛看了夏想一眼”中冷笑。想拿一个达才集团的负责权来让他重新站队,也太小小瞧他陈天宇了,简直就是对他政治智慧的污蔑!

    一直到了币里,陈天宇和夏想一起来到市委大院,网下车,就看见何江华和谆龙并肩下楼。

    谆龙一脸愤恨,何江华一脸灰白。

    谆龙看到陈天宇和夏想一起进来。不由微皱眉头,看了何江华一眼。何江华却没有注意到该龙的不快,而是双眼直直地看着夏想,突然就几步小跑来到夏想面前,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夏”夏区长,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谈谈?”

    增龙见何江华如此失态,理也未理夏想。扭头走了。

    陈天宇更是一脸吃惊,不解地看着何江华,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市委常委、副市长何江华身段放得如此之低,以一副讨好的口气和夏想说话?

    夏想还是拿出了应有的态度,忙说:“何市长有事情尽管吩咐,我有时间,您请讲。”

    何江华深深地看了陈天宇一眼,冲他点点头说道:“天宇,你做得对。很有眼光。到我的办公室等我,一会儿有重要事情和你谈。”

    陈天宇只好闷闷地上楼而去。何江华拉着夏想的手不放,来到市委大楼外面停车场的拐角处一

    此处既没有人通行,也没有监控装置,是一个死角他开口地第一句话就是:“夏想同志,请你帮帮我好不好?”

    夏想从何江华脸上的惊恐就可以猜到。陈风动手了!

    夏想就明知故问:“到底出了什么事?何市长您别急,慢慢说。如果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我一定尽力的为。”

    何江华见夏想一脸真诚。又想起刚才谆龙听到他犯事之后,没有给出任何行之有效的办法,心想早知道夏想是一个好人,当初何必非要打压他?夏想明明和他站在对立面,他病急乱医的情况之下,求夏想帮忙。没想到夏想没有一点冷嘲热讽,还一脸关切的表情,让何江华心中就十分感动。

    不过何江华并不是病急乱投医。而是他听到了传冉,以他目前的困境。只有夏想出手才有可能解决问题。

    何江华是无意中听到前来市委办事的郑冠群说起,说是陈书记已经掌握了他大量贪污受贿的证据,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提交到省纪委。何江华一听之下顿时慌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事儿,不查则已,一查绝对出大事。而且听郑冠群的口气。随意透露出来的几个公司的名字。让何江华心惊肉跳,知道郑冠群所言不虚,陈书记手中的证据,绝对是真凭实据!

    何江华直吓得半死,陈风一向对他不满,他又和付先锋、谆龙走得过近,在此次常委会的事件之上,他又是谆龙的急先锋,陈风不对他恨之入骨才怪。何江华只觉冷汗浃背,自以为以前的事情做得天衣无缝,没想到被人已经掌握了底细,他知道,他的前途完了。

    不过郑冠群又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句,说是夏想却向陈书记求情说,何市长也为燕市的展做出了不少贡献,念在他涉案金额不大,不如放他一马,至少也要给何市长一个悔改自新的绷公,让他回家养老也好。也让何市长能有一个安稳的晚卓只…

    郑冠群还说,现在只有夏想在陈书记面前说的话最管用,也正是因为夏想的几句求情的话,才让陈书记一时犹豫了,还在考虑要不要提交到省纪委。

    郑冠群是崔向的人,现在在省委宣传部任常务醉部长,他的话不但可信,而且还绝对内幕,何江华就急急找谭龙商议对策。谆龙也知道何江华比较贪财,胆子大得很小被人现是正常,不被现才不正常。现不现不是关键,关键是,被人现以后查不查他才是关键。

    现在好了,被陈风掌握了证据。何江华必死无疑,谭龙就立废动了过河拆桥的心思,再看何江华时,就已经不当他是盟友和副市长了,而是当成了一个可怜的阶下囚。陈风是省委常委,可以有权直接提议召开省委常委会讨论何江华的问题。只要一上常委会讨论,经济问题的犯罪。没人肯保他,况且又是证据确凿。

    谅龙就随意应付了何江华几句。恨不得立刻和他划清界限,哪里还肯真心帮他。

    何江华没有从该龙口中得到任何实质性上的帮助,一下楼就看到了夏想,就和见到了解放军亲人一样,立刻在心中升腾起希望的火焰。

    何江华也不隐瞒,想让夏想帮忙。就得说实话,就将他听到的郑冠群的话转述了一遍,说完之后,可怜巴巴地看着夏想,等着夏想的生死,裁决。

    郑冠群的无间道掩藏得很深,而且演技的水平很高,夏想听完之后。第一反应竟然是先暗夸了郑冠群一句。

    由郑冠群暗中出面将消息传递给何江华,比任何人出面都更能让何江华不起任何疑心,也不会让他看出布局的痕迹。只不过有一点,夏想不是十分理解陈风为什么要放何江华一马的心思,其实依夏想的想法。应该将何江华绳之以法才对。就算因此失去了陈天宇的靠拢,也给所有贪官以警示作用。或许陈风真是念及旧情,不忍将何江华赶尽杀绝。又或许陈风要的就是何江华主动请辞的效果,具体原因不公布。就让众人去猜测,越是猜不透,越是迷雾重重。

    就越能显示出陈风的深不可测!

    不管如何,陈风定下的大计小夏想就要配合演戏,毕竟都有各自想要达到的效果。他也许还是年轻。激进了一点,见到贪官就想直接扔到牢里。而在陈风眼中,贪官也成了政治础码,成了翻云覆雨的手段。成了重新树立权威的枉杆。夏想摇摇头,心想立场不同。看待问题的角度果然不同。好,就按照陈书记的既定计划行事好了,他以收拢陈天宇为主,陈风则以消弱付先锋一系为主,兼顾对胡增周的警告。

    夏想就迟疑了一会儿,艰难地说道:“我确实向陈书记说过类似的底。就又说,“虽然我一向和何市长没什么交情,来往也不多,而且在许多时候还有政治上的不和,但我一直觉得何市长的为人还算不错,偶而犯一点小错也不算什么,况且说实话,人在官场之上,许多事情也是身不由己”

    “嗯,嗯,夏区长说得对,说的对。我以前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你别放在心上,是我有眼无球,没有看出你的为人,唉,要是早早站对了队伍就好了。”何江华一副痛心疾的样子,看得出来,有表演的成份在内,也有几份真心悔过。还有对夏想的真心感激。

    “陈书记和我私交好一些,我费了半天劲儿劝了他,他才暂时压下了将您的事情提交到省委常委会的想法,不过陈书记的态度很坚决,说是您已经不再合适担任领导职务了。如果能真心悔过的话,能够主动向市委而政府承认错误,写一份深刻的悔过书。并且主动请辞,事情就会控制在燕市的范围之内”夏想也不隐晦地点明,而是直截了当地说出了凉风的意思。

    官场之上,有时要讲究含蓄,但有时又必须干脆,眼下不是绕弯让行江华猜测的时候,万一想不到一块儿,事情有差错就不好收拾了。

    “还有,陈书记也觉得陈天宇同志工作能力出色,如果因为您的事情受到牵连就太可惜了,当然,如果天宇同志及时地表明立场,站对了方向,不但不会受到牵连,还有可能受到重用。作为您一心扶持的人,也要多为天宇同志的前途想一想,您说呢,何市长?”</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