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47章来而不往非礼也

《官神》 第547章来而不往非礼也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友想怀真是阴险,居然也会汗回!计,想到了利用几家用争暗斗的局势而让他吃憋,也是让付先锋大光其火。他也想过吴家知道真相之后,肯定会记恨他,却没有想到不但吴老爷子亲自出面来理论。连邱老爷子也跟着凑热闹,是个什么道理?

    也难怪老爷子会生气,明明邱老爷子和付家还是亲家,却和吴老爷子一起前来兴师问罪,让老爷子肯定觉得大失颜面!

    付先锋就对夏想深恶痛绝,认为夏想确实可恶之极,手段之恶劣,手法之恶毒,是他生平仅见。

    老爷子一连骂了付先锋十几分钟,才算消停了下来,还是十分严厉地说道:“必须把事情给我说清楚。否则的话,你在家呆上一周思过。为什么付家要和邱家联姻,就是怕在大事上邱家和吴家联手,你倒好。因为一个下马区的区委书记的个置。得罪了吴家不说,还让邱家也不满,和吴家站在了一起,你还有没有政治头脑?是一个区委书记的位置重要,还是吴家和邱家一个鼻孔出气的后果严重?你说你怎么年纪越大越不长进,分不清轻重?。

    付先锋被老爷子骂得一无是处。敢怒不敢言。当然他的怒气也是针对夏想而,不敢针对老爷子。老爷子骂得越狠,他就越恨夏想,一想到夏想此时有可能正躲在背后暗笑,他就恨得牙根直疼,恨不得立刻告诉白战墨,让白战墨在下马区处处制约夏想,不让夏想有所作为。

    只不过当他想到在来京城的路上接到的白战墨的电话时,不由更加头疼了。

    失策了,失算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一系列事件生得太快了,何江华落马之时,只顾将目光放在市委之中,却忽视了陈天宇的重要作用。结果倒好。费尽心机为夏想作了嫁衣裳,陈天宇竟然成了夏想的人!

    付先锋暗暗咬牙,夏想还真是难缠。还击的手段层出不穷,不但让人防不胜防,还总能打到人的痛处,让人十分难受。

    不过为了劲亿的资金所能带来的巨大的收获,一切都先忍了,他也清楚,他之所以冒着得罪吴家的风险。冒着被陈风敌视的后果,非耍借助吴家之力强行将白战墨扶上位,还是为了付家的重大利益,为了的风险投资!

    付先锋不是政治小白,也不是初入官场的毛头小子,他心机深沉,步步为营,非有重大利益不肯出手。

    只不过夏想和陈风的联手出手果然威力无比,付先锋接连失利,也是心情郁闷,十分不快。只不过他也没有灰心失望,燕市的局势现在一片混乱,他的力量虽然因为何江华的落马而消弱,但因为胡增周和陈风现在已经背道而驰,相比之下,陈风才是遭受了最大的损失。而胡增周性格不强势,背景不深厚,不足为虑。

    只是让付先锋事后深思之下大惑不解的是,吴老爷子的出手似乎不合常规,有点过于兴师动众了,按说以吴老爷子的政治智慧,犯不着大动干戈,他有的是其他手段让陈风或是胡增周屈服,难道是吴老爷子早就察觉了他是暗中推手,故意借出压复想之机,搅乱燕市的局势?

    但问题是。吴家对燕甫乃至燕省一向不太关注,刚刚空降来的省纪委书记李言弘是吴家提拔上来的,但也仅此而已,更不用提在燕省呆了两三年的副省长高晋周,现在几乎快被人遗忘了”对燕市,吴家更是向来没有正眼瞧过。

    是不是吴老爷子此举说明,吴家以后的重点也有意放到燕省和燕市了?这念头只在付先锋脑中一闪而过,就被许多琐事给冲淡,进而忘的一干二净。

    直到今天被老爷子紧急召唤回家,被老爷子痛骂一顿之时,才又灵光一闪,再次想起了吴老爷子异常的出手。

    付先锋思忖再三,又见老爷子渐渐消了一半气,才敢大着胆子说道:“爷爷,您听我说,先别急。”

    老爷子冷哼一声:“先别急?都急了半天了,你说这废话有什么用?”

    付先锋只好尴尬地一笑:“先不管吴家和邱家的怒气,他们生气是他们的事情,是因为他们嫉妒我们付家在此次事件之中得到了巨大的利益,他们心理不平衡罢了。我倒想请教请教您,您说吴老爷子为什么要大张旗鼓地让燕市过半常委一起反对对夏想的提名?如果仅仅是拿下夏想的前途,他完全有别的手段可以施展,这么做,是不是另有深意?。

    付老爷子立刻被付先锋转移了视线。“哦”了一声,若有所思地想了想:“让我猜的话,老吴家想把燕市的局势搅乱,肯定是想向燕市安插自己人了。陈风太强势了,必须先消弱陈风的影响力,打破胡增周和陈风之间的合作,借打压夏想的机会。让燕市的势力分散之后,好再重新整合,,吴老头还是和以前一样老谋深算!”

    付先锋暗喜,成功地转移了老爷子的注意力,他身上的压

    不料老爷子说完,又一脸怒气地质问付先锋:“吴家怎么样是吴家的事情,我只问你,你扶白战墨上位,到底是什么打算?说给我听听。满意的话,我就先不骂你了。不满意的话,你在家思过一周,燕市市委,我找人替你请假。

    文州的劲亿的资金,是付先锋自己的手笔,并没有告诉付家任何人。付先锋的想法是,他现在是燕市的副书记,实职正厅,用不了多久或许就能担任一把手,应该有自己的执政理念和施政安针,不能再受家族的制约,不能事事听从家中的建议。劲亿资金完全是他自己操作。没有动用任何家族的力量。

    而且他的打算是,等事成之后再让家族知道,肯定会让他在家族之中的地位更加稳固,并且让所有人都对他高看一眼。他可不象邱绪峰一样,在安县混了那么久也没有什么名堂,太丢人了。

    不过形势赶不上变化,现在必须要向老爷子交底,否则老爷子这关过不去,真能把他关在家里几天,就坏事了。

    “白战墨上位只是一个幌子小其实我是看中了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已经准备了助亿资金,有望在白战墨的配合之下,用如亿资金横扫下马区的房地产,据保守估计,少说也能赚坠亿以上。”付先锋一脸坚定地看着老爷子。

    付老爷子一愣,微微动容地说道:“四亿资金赚函亿的利润,先锋。你是骗我还是骗你自己?。

    “爷爷,您就放心好了,我一不贪污受贿,二不权钱交易,肯定会完全在合法合理的情况之下赚钱,既不让人抓住任何把柄,而且还会打着为下马区拉来投资的名义。您想想看,为了明乙的利润,就算得罪了吴家和邱家,值不值?”

    老爷子动心了,付家再家大业大,凹亿也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能轻松到手刚乙,吴家和邱家的火气再大也无所谓,相比之下,面子哪里有实在的经济利益重要?况且还是凹亿巨资!

    蚓乙到手,付家的整体实力就能小幅迈进一步,甚至有隐隐直逼吴家之势,让邱家更是望尘莫及了小怪不得两个老头子拉来老脸来找他兴师问罪,原来他们都觉了不对,闹了半天,吴家和邱家看了热闹,而付家却大大地落了实惠,才让两个老头子心理大不平衡。

    付老爷子想了一想,还是不太相信地问了一句:“你有十足的把握?”

    “当然,资金的来路很正,而且操作手法也绝对让人挑不出任何过错,最后资金及时撤离也是正常的商业行为,这件事情我已经筹划很久了,不会有错,难道爷爷对我还不够放心?”付先锋心中还是小有得意的,因为他确实从下马区一立项开始,就敏锐地现了其中的商机,就开始着手准备投资事宜。付先锋也确实够聪明,他从近一年来对燕市房地产市场的关注,从销量的火爆以及价格持续地上涨之中。现了巨大的商机炒作商机。如果有足够的资金,分批分次将新开的楼盘的好楼层好户型全部买进,什么都不用做,半年之后价格的自然上涨,就足够大赚一笔了。如此轻松的赚钱大计。何乐而不为?

    当然前提是,必须有雄厚的资金和敏锐的眼光,能够现哪一处房产的升值潜力最大!

    现在的房地产市场正处于蓬勃向上的时期,只有升值一说,没有贬值的可能,而且下马区是新兴城区。提倡的又是人文和居住,再加上因为下马河的缘故,下马区的房地产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将是燕市的一个巨大的聚宝盆!

    四亿资金已经筹集完毕,是由文州当地一个人牵头,从民间募集的热钱,付先锋已经和他达成了协议,就如何运作、如何分成完全谈妥,几日之内就有望以投资的名义来到燕市。有了资金,有了稳赚不赔的市场,就必须有一咋小心腹在下马区担任一把手,否则下马区的书记不配合工作,也无法达到付先锋想要的利润最大化的效果。

    打压夏想只是他庞大目标的一部分。扶白战墨上位也只是为他的经济利益服务,付先锋是什么人?他从小在家族之中长大,目睹了利益至上的你争我夺,虽然他看夏想不顺眼,但也不会仅仅为了不让夏想上位而大张旗鼓地打压他。打压夏想只是他经济计划的副产品,当然话又说回来,如果夏想上位,担任了下马区区委书记,他的计划将有可能推行困难。

    付先锋倒不会认为夏想的经济头脑会出色到能够看清他的意图,因为此时虽然在房地产市场已经有了游资介入,但因为全国房地产市场都在呈现一种畸形的膨涨式的展,游资在一个地方的介入和撤离并不明显。甚至引不起什么人注意。即使是有心人或是个别经济学家现了不同寻常之处,但也会被淹没在一片上涨的房价浪潮之中。殿泌小聪明再有经济头脑,他的眼米也局限干燕市和京城。您丫小能知道在南方的游资会有多么强大的力量,以及在资本市场有多么精妙的资本运作?夏想并不是真正的经济学家,就算是经济学家,也往往是后知后觉,等真正察觉到游资在房价上涨之中所起到的推波助澜的作用之时,真正的游资早已如吸血虫一样赚足了利润。转身去炒作别的市场了。

    所以付先锋在最后一刻因为陈风的力挺,也因为胡增周提议夏想担任区长,还有常委会中也有几名常委对夏想担任区长持赞成态度,他就顺水推舟投了赞成票。他不认为担任了二把手的夏想会在白战墨的阴影之下,还能对他的功亿的投资有什么阻挠。现阶段下马区的一切工作重点以招商引资为主,夏想巴不得投资越多越好,怎么会想到劲亿投资背后有什么猫腻?

    而且投资是以白战墨的名义拉来的;理应由白战墨出面负责。一把手主抓的资金项目。夏想更不敢名正言顺地插手,否则就会被人说成不懂事,乱了规矩。

    天大地大,利益最大,正是因为看中了下马区所蕴含的巨大的经济价值,付先锋才一直隐忍,在关键时刻一举出手,终于达到了他精心策戈半年之久的目的。

    经济利益,政治先行,付先锋的手段再一次验证了政治和经济之间密不可分的李生关系。

    付老爷子听了付先锋详细地汇报了事情的起因和内情,沉思了良久。抬头着向了窗外,见外面露出一丝亮色,他呵呵地一笑:“天亮了。不知不觉黑夜过去了”好。好,先锋,你要是困的话,就先睡一会儿,不困的话,就即刻动身返回燕市!”付先锋会心地笑了,知道他打动了老爷子,过关了。

    夏想也能猜到其实他的计策并不能给付先锋带来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付家的家事,只会是高高抬起轻轻放下。他要的不是付先锋挨一顿骂那么简单,而是要在付家、吴家和邱家之间制造一条裂痕,或者说,主要是让付家和邱家之间,不因为联姻而真正联起手来。

    从这个角度来说,他相信他的日的达到了。因为如果不是感受至了邱家和吴家的压力的话,付老爷子也不会第一时间就紧急召唤付先锋回京。

    好了,来而不往非礼也,也暗中还了付光锋一手,接下来,就该是光明正大的阳谋了。

    第二天一上班,夏想就召开了政府常务会议,讨论了副区长的分工问题。三位副区长之中只有齐欣华是女性,就由她主要负责妇联工作,刘大来和冯安涛两位副区长也各有分工,基本上都没有什么意见,听从了夏想的安排。

    齐欣华和曲雅欣的性格有点相象。为人比较干练。刘大来是大大咧咧的性格,说话直来直去。冯安涛如同一个白面书生,话不多,说话时细声细气,甚至还不如齐欣华声音响亮。

    夏想对三位副区长第,印象还算不错,三人都十分配合工作,没有提要求摆困难。至于以后如何,只能边走边看了。

    下午夏想就听到了付先锋返回燕市消息,一笑置之,不再理会。他也没有急着定下秘书人选,就让傅晓斌再担心担心也好。

    下班的时候,傅晓斌果然按捺不住。找上门来,提出要请夏想吃饭。

    “虽然有点冒昧,不过我感觉夏区长很亲切,好象老朋友一样,就想和您坐一坐,您”有没有时间?”傅晓斌还是一成不变的笑容,他的笑容和蔼中透露着热烈,让人一见之下就很容易心生好感。

    夏想却淡淡地摆了摆手:“傅主任不必客气,有事说事,没事的话。我还要急着出去办事。至于吃饭”以后有的是机会,到时我请你也行。”

    夏想的话让傅晓斌无可反驳。只好笑着说道:“那好,那好,夏区长您忙,我先走了。”

    等傅晓斌走到了门口的时候。夏想假装才想起一样说了一句:“对了。两个秘书人选都不错,我还没有拿定主意,等有时间还请傅主任帮我一下。”

    友想怀真是阴险,居然也会汗回!计,想到了利用几家用争暗斗的局势而让他吃憋,也是让付先锋大光其火。他也想过吴家知道真相之后,肯定会记恨他,却没有想到不但吴老爷子亲自出面来理论。连邱老爷子也跟着凑热闹,是个什么道理?

    也难怪老爷子会生气,明明邱老爷子和付家还是亲家,却和吴老爷子一起前来兴师问罪,让老爷子肯定觉得大失颜面!

    付先锋就对夏想深恶痛绝,认为夏想确实可恶之极,手段之恶劣,手法之恶毒,是他生平仅见。

    老爷子一连骂了付先锋十几分钟,才算消停了下来,还是十分严厉地说道:“必须把事情给我说清楚。否则的话,你在家呆上一周思过。为什么付家要和邱家联姻,就是怕在大事上邱家和吴家联手,你倒好。因为一个下马区的区委书记的个置。得罪了吴家不说,还让邱家也不满,和吴家站在了一起,你还有没有政治头脑?是一个区委书记的位置重要,还是吴家和邱家一个鼻孔出气的后果严重?你说你怎么年纪越大越不长进,分不清轻重?。

    付先锋被老爷子骂得一无是处。敢怒不敢言。当然他的怒气也是针对夏想而,不敢针对老爷子。老爷子骂得越狠,他就越恨夏想,一想到夏想此时有可能正躲在背后暗笑,他就恨得牙根直疼,恨不得立刻告诉白战墨,让白战墨在下马区处处制约夏想,不让夏想有所作为。

    只不过当他想到在来京城的路上接到的白战墨的电话时,不由更加头疼了。

    失策了,失算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一系列事件生得太快了,何江华落马之时,只顾将目光放在市委之中,却忽视了陈天宇的重要作用。结果倒好。费尽心机为夏想作了嫁衣裳,陈天宇竟然成了夏想的人!

    付先锋暗暗咬牙,夏想还真是难缠。还击的手段层出不穷,不但让人防不胜防,还总能打到人的痛处,让人十分难受。

    不过为了劲亿的资金所能带来的巨大的收获,一切都先忍了,他也清楚,他之所以冒着得罪吴家的风险。冒着被陈风敌视的后果,非耍借助吴家之力强行将白战墨扶上位,还是为了付家的重大利益,为了的风险投资!

    付先锋不是政治小白,也不是初入官场的毛头小子,他心机深沉,步步为营,非有重大利益不肯出手。

    只不过夏想和陈风的联手出手果然威力无比,付先锋接连失利,也是心情郁闷,十分不快。只不过他也没有灰心失望,燕市的局势现在一片混乱,他的力量虽然因为何江华的落马而消弱,但因为胡增周和陈风现在已经背道而驰,相比之下,陈风才是遭受了最大的损失。而胡增周性格不强势,背景不深厚,不足为虑。

    只是让付先锋事后深思之下大惑不解的是,吴老爷子的出手似乎不合常规,有点过于兴师动众了,按说以吴老爷子的政治智慧,犯不着大动干戈,他有的是其他手段让陈风或是胡增周屈服,难道是吴老爷子早就察觉了他是暗中推手,故意借出压复想之机,搅乱燕市的局势?

    但问题是。吴家对燕甫乃至燕省一向不太关注,刚刚空降来的省纪委书记李言弘是吴家提拔上来的,但也仅此而已,更不用提在燕省呆了两三年的副省长高晋周,现在几乎快被人遗忘了”对燕市,吴家更是向来没有正眼瞧过。

    是不是吴老爷子此举说明,吴家以后的重点也有意放到燕省和燕市了?这念头只在付先锋脑中一闪而过,就被许多琐事给冲淡,进而忘的一干二净。

    直到今天被老爷子紧急召唤回家,被老爷子痛骂一顿之时,才又灵光一闪,再次想起了吴老爷子异常的出手。

    付先锋思忖再三,又见老爷子渐渐消了一半气,才敢大着胆子说道:“爷爷,您听我说,先别急。”

    老爷子冷哼一声:“先别急?都急了半天了,你说这废话有什么用?”

    付先锋只好尴尬地一笑:“先不管吴家和邱家的怒气,他们生气是他们的事情,是因为他们嫉妒我们付家在此次事件之中得到了巨大的利益,他们心理不平衡罢了。我倒想请教请教您,您说吴老爷子为什么要大张旗鼓地让燕市过半常委一起反对对夏想的提名?如果仅仅是拿下夏想的前途,他完全有别的手段可以施展,这么做,是不是另有深意?。

    付老爷子立刻被付先锋转移了视线。“哦”了一声,若有所思地想了想:“让我猜的话,老吴家想把燕市的局势搅乱,肯定是想向燕市安插自己人了。陈风太强势了,必须先消弱陈风的影响力,打破胡增周和陈风之间的合作,借打压夏想的机会。让燕市的势力分散之后,好再重新整合,,吴老头还是和以前一样老谋深算!”

    付先锋暗喜,成功地转移了老爷子的注意力,他身上的压

    不料老爷子说完,又一脸怒气地质问付先锋:“吴家怎么样是吴家的事情,我只问你,你扶白战墨上位,到底是什么打算?说给我听听。满意的话,我就先不骂你了。不满意的话,你在家思过一周,燕市市委,我找人替你请假。

    文州的劲亿的资金,是付先锋自己的手笔,并没有告诉付家任何人。付先锋的想法是,他现在是燕市的副书记,实职正厅,用不了多久或许就能担任一把手,应该有自己的执政理念和施政安针,不能再受家族的制约,不能事事听从家中的建议。劲亿资金完全是他自己操作。没有动用任何家族的力量。

    而且他的打算是,等事成之后再让家族知道,肯定会让他在家族之中的地位更加稳固,并且让所有人都对他高看一眼。他可不象邱绪峰一样,在安县混了那么久也没有什么名堂,太丢人了。

    不过形势赶不上变化,现在必须要向老爷子交底,否则老爷子这关过不去,真能把他关在家里几天,就坏事了。

    “白战墨上位只是一个幌子小其实我是看中了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已经准备了助亿资金,有望在白战墨的配合之下,用如亿资金横扫下马区的房地产,据保守估计,少说也能赚坠亿以上。”付先锋一脸坚定地看着老爷子。

    付老爷子一愣,微微动容地说道:“四亿资金赚函亿的利润,先锋。你是骗我还是骗你自己?。

    “爷爷,您就放心好了,我一不贪污受贿,二不权钱交易,肯定会完全在合法合理的情况之下赚钱,既不让人抓住任何把柄,而且还会打着为下马区拉来投资的名义。您想想看,为了明乙的利润,就算得罪了吴家和邱家,值不值?”

    老爷子动心了,付家再家大业大,凹亿也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能轻松到手刚乙,吴家和邱家的火气再大也无所谓,相比之下,面子哪里有实在的经济利益重要?况且还是凹亿巨资!

    蚓乙到手,付家的整体实力就能小幅迈进一步,甚至有隐隐直逼吴家之势,让邱家更是望尘莫及了小怪不得两个老头子拉来老脸来找他兴师问罪,原来他们都觉了不对,闹了半天,吴家和邱家看了热闹,而付家却大大地落了实惠,才让两个老头子心理大不平衡。

    付老爷子想了一想,还是不太相信地问了一句:“你有十足的把握?”

    “当然,资金的来路很正,而且操作手法也绝对让人挑不出任何过错,最后资金及时撤离也是正常的商业行为,这件事情我已经筹划很久了,不会有错,难道爷爷对我还不够放心?”付先锋心中还是小有得意的,因为他确实从下马区一立项开始,就敏锐地现了其中的商机,就开始着手准备投资事宜。付先锋也确实够聪明,他从近一年来对燕市房地产市场的关注,从销量的火爆以及价格持续地上涨之中。现了巨大的商机炒作商机。如果有足够的资金,分批分次将新开的楼盘的好楼层好户型全部买进,什么都不用做,半年之后价格的自然上涨,就足够大赚一笔了。如此轻松的赚钱大计。何乐而不为?

    当然前提是,必须有雄厚的资金和敏锐的眼光,能够现哪一处房产的升值潜力最大!

    现在的房地产市场正处于蓬勃向上的时期,只有升值一说,没有贬值的可能,而且下马区是新兴城区。提倡的又是人文和居住,再加上因为下马河的缘故,下马区的房地产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将是燕市的一个巨大的聚宝盆!

    四亿资金已经筹集完毕,是由文州当地一个人牵头,从民间募集的热钱,付先锋已经和他达成了协议,就如何运作、如何分成完全谈妥,几日之内就有望以投资的名义来到燕市。有了资金,有了稳赚不赔的市场,就必须有一咋小心腹在下马区担任一把手,否则下马区的书记不配合工作,也无法达到付先锋想要的利润最大化的效果。

    打压夏想只是他庞大目标的一部分。扶白战墨上位也只是为他的经济利益服务,付先锋是什么人?他从小在家族之中长大,目睹了利益至上的你争我夺,虽然他看夏想不顺眼,但也不会仅仅为了不让夏想上位而大张旗鼓地打压他。打压夏想只是他经济计划的副产品,当然话又说回来,如果夏想上位,担任了下马区区委书记,他的计划将有可能推行困难。

    付先锋倒不会认为夏想的经济头脑会出色到能够看清他的意图,因为此时虽然在房地产市场已经有了游资介入,但因为全国房地产市场都在呈现一种畸形的膨涨式的展,游资在一个地方的介入和撤离并不明显。甚至引不起什么人注意。即使是有心人或是个别经济学家现了不同寻常之处,但也会被淹没在一片上涨的房价浪潮之中。殿泌小聪明再有经济头脑,他的眼米也局限干燕市和京城。您丫小能知道在南方的游资会有多么强大的力量,以及在资本市场有多么精妙的资本运作?夏想并不是真正的经济学家,就算是经济学家,也往往是后知后觉,等真正察觉到游资在房价上涨之中所起到的推波助澜的作用之时,真正的游资早已如吸血虫一样赚足了利润。转身去炒作别的市场了。

    所以付先锋在最后一刻因为陈风的力挺,也因为胡增周提议夏想担任区长,还有常委会中也有几名常委对夏想担任区长持赞成态度,他就顺水推舟投了赞成票。他不认为担任了二把手的夏想会在白战墨的阴影之下,还能对他的功亿的投资有什么阻挠。现阶段下马区的一切工作重点以招商引资为主,夏想巴不得投资越多越好,怎么会想到劲亿投资背后有什么猫腻?

    而且投资是以白战墨的名义拉来的;理应由白战墨出面负责。一把手主抓的资金项目。夏想更不敢名正言顺地插手,否则就会被人说成不懂事,乱了规矩。

    天大地大,利益最大,正是因为看中了下马区所蕴含的巨大的经济价值,付先锋才一直隐忍,在关键时刻一举出手,终于达到了他精心策戈半年之久的目的。

    经济利益,政治先行,付先锋的手段再一次验证了政治和经济之间密不可分的李生关系。

    付老爷子听了付先锋详细地汇报了事情的起因和内情,沉思了良久。抬头着向了窗外,见外面露出一丝亮色,他呵呵地一笑:“天亮了。不知不觉黑夜过去了”好。好,先锋,你要是困的话,就先睡一会儿,不困的话,就即刻动身返回燕市!”付先锋会心地笑了,知道他打动了老爷子,过关了。

    夏想也能猜到其实他的计策并不能给付先锋带来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付家的家事,只会是高高抬起轻轻放下。他要的不是付先锋挨一顿骂那么简单,而是要在付家、吴家和邱家之间制造一条裂痕,或者说,主要是让付家和邱家之间,不因为联姻而真正联起手来。

    从这个角度来说,他相信他的日的达到了。因为如果不是感受至了邱家和吴家的压力的话,付老爷子也不会第一时间就紧急召唤付先锋回京。

    好了,来而不往非礼也,也暗中还了付光锋一手,接下来,就该是光明正大的阳谋了。

    第二天一上班,夏想就召开了政府常务会议,讨论了副区长的分工问题。三位副区长之中只有齐欣华是女性,就由她主要负责妇联工作,刘大来和冯安涛两位副区长也各有分工,基本上都没有什么意见,听从了夏想的安排。

    齐欣华和曲雅欣的性格有点相象。为人比较干练。刘大来是大大咧咧的性格,说话直来直去。冯安涛如同一个白面书生,话不多,说话时细声细气,甚至还不如齐欣华声音响亮。

    夏想对三位副区长第,印象还算不错,三人都十分配合工作,没有提要求摆困难。至于以后如何,只能边走边看了。

    下午夏想就听到了付先锋返回燕市消息,一笑置之,不再理会。他也没有急着定下秘书人选,就让傅晓斌再担心担心也好。

    下班的时候,傅晓斌果然按捺不住。找上门来,提出要请夏想吃饭。

    “虽然有点冒昧,不过我感觉夏区长很亲切,好象老朋友一样,就想和您坐一坐,您”有没有时间?”傅晓斌还是一成不变的笑容,他的笑容和蔼中透露着热烈,让人一见之下就很容易心生好感。

    夏想却淡淡地摆了摆手:“傅主任不必客气,有事说事,没事的话。我还要急着出去办事。至于吃饭”以后有的是机会,到时我请你也行。”

    夏想的话让傅晓斌无可反驳。只好笑着说道:“那好,那好,夏区长您忙,我先走了。”

    等傅晓斌走到了门口的时候。夏想假装才想起一样说了一句:“对了。两个秘书人选都不错,我还没有拿定主意,等有时间还请傅主任帮我一下。”

    一句话又提起了傅晓斌心中希望的火焰,他忙笑着应道:“没问题!”

    不料夏想紧接着又说了一句:“今天好象康书记也无意间问起此事。我也没有细听,只听得他似乎重点点了一下汤文举的名字,呀,时间到了,先不说了,再见傅主任。”

    夏想就是故意要留给傅晓斌一个悬念,他拿起公文包,冲傅晓战微一点头,转身离去。

    夏想离去很久,傅晓斌还站在原的未动,脸上神色变化几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夏想下幕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开车直奔下马区远景大道而去”他另有要事要办!</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