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48章 尽在掌握之中

《官神》 第548章 尽在掌握之中

下载: 官神TXT下载


    豆景集团作为下马河的拓宽,程承包商,又因为修建了暖淋汕园的缘故,在甫委甫政府之中,形象非常正面。远景集团承包了下马河的拓宽工程,负责全长四多公里的下马河的河道拓宽并且铺设防水层,工程量浩大,工期旧月。一期工程当然是先行拓宽位于下马区之内的8公里的河道,现在基本上已经全部竣工。正在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预计半个月内就能通水。

    作为对远景集冉致力于公益工程的回报,市政府特批将位于下马河南岸的一块劝亩的地皮提供给远景集团进行开,并且将下马区一条主干道命名为远景大道。

    远景集团的初步规是将劲亩地皮一分为二,一半用来修建水景公园。一半用来建造私家别墅区一高老征询夏想的意见,夏想并无异议。也觉得这么安排很不错。其实他也能猜到大概,连若菡想要修建水景公园的用意,恐怕也有效仿森林公园的初衷,想要在其中再建一座类似莲居的别墅。

    就由她去,夏想才懒得操心这些小事。

    他沿远景大道一路向北,看着眼前宽阔平坦的双向六车道的公路,心中微微有些激动。下马区是他的心血,是他心目中的如画江山。现在江山就在眼前,任由他尽情挥洒心中的画卷,也是平生快事。

    只不过上有白战墨的制约,暗中又有付先锋的手段,前路并非一帆风顺,相反,或许还会十分艰难。但不管如何,夏想有信心排除一切阻力,在下马区完成心中的大好画卷。

    下马区此时初具规模;放眼望去。到处是施工的脚手架和高高架起的塔吊,有许多刚刚主体完工的大楼正在进行外装修,还有许多正盖到一半的楼房正在日夜不停地施工。以争取早日竣工。远景大道两旁。林立着许多大大小小的商铺。初步展现出一个新兴城区的活力。

    一想到这是自己的城区,夏想心中就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和使命感

    下马区现在就如同一个蹒跚走路的婴儿,正在迅地成长壮大起来。夏想有幸亲眼目睹一场盛事。并亲手勾画出其中的点睛之笔,就有一种生逢其时的庆幸。

    夏想还是在开着连若菡送他的路虎,尽管有点旧了,但陪伴了他几年,也有感情了。区里也给他配了专车,是一辆帕萨特,他私人时间才不会用公车,也不想和司机有过于亲密的关系。

    过于年轻的夏想虽然是副厅级高官了,而且还是堂堂的一区之长,却没有一点高官的觉悟,情愿自己开车。

    一路北行了约2公里,来到弄潮大厦。育佳的分公司就在弄潮大厦踞租了一层用来办公,据说当时李沁作为分公司的负责人前来和弄潮大厦的物管人员谈判,一开口提出租借一层时,差点没把对方逗乐。

    燕市的写字楼市场一向不太达,弄潮大厦是燕市一个不太出名的开商承建的,建好之后一直没有客户上门,毕竟下马区是新区,前来投资的都是房地产商,很少有租住写字楼用作办公的,开商后悔莫及。

    突然就有客户上门,而且还是大手笔一出手就是一层,当时惊笑之后才知道对方没开玩笑,顿时忙乱成一团,手忙脚乱地招待李沁。李沁却只一摆手说出了一个不高不低的价钱,一口价就谈妥了生意,并且二话不说就交了一年的租金。

    直把开商乐得找不到北。说来也怪,自从李沁租了弄潮大厦一层之后。弄潮大厦门前冷落鞍马稀的景象一去不复返,很快就有客户不断盈门,立刻扭亏为盈。自此,开商视李沁为财神和幸运星,亲自提着果盘和花篮给李沁。

    李沁也确实能干,入住下马区以来,一个月内就将下马区所有在建的住宅以及规中的中高档小区,都摸得一清二楚,她甚至还专门建造了一个下马区的沙盘,上面清楚地标明了所有重点小区所谓重点。就是夏想特意叮嘱要加以留意的几种类型。

    一是经济适用房,起价在助左右的密集型小区。

    二是中档住宅,起价在刃力元左右的多层小区。三是高档住宅,起价在友。以上的高层小区。至于别墅和豪华住宅,暂时不需要关注。

    李沁作为海归女,对肖佳和夏想之间的关系虽有猜测,但决不多问。也不关心。她在国外多年,养成了尊重别人**的习惯,只一心工作,从来不过问老板的私事。既然肖佳吩咐了到了燕市一切听从夏想的指挥,她就照办,并不多问一句。

    不问,不代表李沁心中没有疑问。解一直不明白的是,分公司成立有一段时间了,业务开展得还算顺利。但远没有达到她的预期。尽管已经开始了赢利,不过基本上收入和支出持平,对她来说这样的业绩就是耻辱和失败。

    不过夏想却不让她继续到整介。燕市拓展业务,只让她将精力放在下马区,就让她颇为不解夏想的安排到底出于什么考虑。下马区虽然是新区,房地产市场前景广阔,但分公司有足够的人力物力制定出针对整个燕市的计划,一咋小下马区,不足以证明她的能力。

    汉在几乎所有的人年都放在了下马区,等千是大材小※

    李沁今天接到夏想电话,他下班后要来找她商议事情,她就特意留了下来等候,一边再仔细研究一下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到底有什么值得夏想全力以赴应对的玄机。

    李沁越研究越觉得找不到方向。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虽然一片繁荣。但因为都在初始阶段,一切都比较透明,没有太多可以操作的地方。

    李沁摇摇头,干脆将手中的材料扔到一边,不再费心去猜,就等夏想来了直接问问他。

    夏想在楼下停好车,直接上楼。网到摊楼口,却意外地遇到一个熟人。

    当时夏想正走到挂着佳诚燕市分公司的门口,就有一人推门而出。和夏想面对走相遇。夏想一见她,就不由愣了一愣。顿时站住。

    她也一脸惊慌地看着夏想,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也

    她不是别人,竟然是丛板儿。朱纪元被判处死刑之后,贪污的财产全部没收。丛叶儿也被另案处理。具体元了什么结果,夏想也没有关心。不过他倒是听说丛枫儿免于刑事起诉。没有追究她的任何责任。

    夏想就以为丛械儿已经远走高飞。不在燕市了,没想到今天意外在肖佳的佳诚以公司相遇层只有佳诚一家公司,见丛枫儿手中抱着一堆资料,显然。她是分公司的职员。

    丛板儿先是慌张了片刻,然后就又慢慢地镇静了下来,一脸倔强地看着夏想儿说道:“我承认是我对不起你,陷害了你。现在被你抓住,你想怎么样随便你,我自作自受,认了!”

    夏想早就对丛械儿的陷害抛到九霄云外了,他不是记仇之人,就算记仇,也记不到她,就笑着一闪身错到一边,说道:“女士优先。请

    丛板儿愣住了:“你,你不想报复我?”“报复你什么?”夏想明知故问,又摆手说道,“事情都过去很久了。再说我也没有什么损失。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怎么,你还不走?”

    丛枫儿脸上的倔强又消失了,变成了一脸疑惑,半信半疑地看了夏想几眼,然后轻轻向前迈出一步小心地问道:“你别后悔,我可真走了?”

    夏想笑而不语,只是点点头。

    丛板儿突然就飞一样地跑掉了。跑去很远,还心有余悸地回头看了一眼夏想,似乎生怕他反悔一样。不料回头看时,夏想早已走进了办公区内,连一个背影也没有留下。

    丛板儿就又站住不动,呆呆地出了一会儿神,心中怅然若失。

    夏想在京城已经见过李沁,今天再见到她,还是为她的端庄和古典之美而赞叹。

    李沁长得很有古典美的味道。柳眉弯弯,下巴尖尖,还有一张十分标准的瓜子脸。她的嘴型长得最好,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两颗小虎牙,平白增添了俏皮可爱之意。最让夏想感到不解的是,在国外多年的李沁说起普通话时却是字正腔圆,吐字清晰得如同播音员。

    她的声音也是十分动听。

    8月的夏日夜晚,李沁穿一身职业套装,束腰紧身上衣,一步裙,既有白领丽人的严肃,又有制服诱惑的活泼。

    偌大的办公室内灯火通明,李沁一人坐在电脑面前,微簇蛾眉,陷入了沉思之中。夏想推门进来,轻笑一声说道:“还没有吃饭吧?下去一起吃饭,边吃边谈。”

    夏想和李沁下楼,随便找了一处干净整洁的饭店坐下,点了一点小小菜。就聊了起来。

    夏想最欣赏李沁的一点就是,她办事干脆,从不拖泥带水,也不矫情。说吃饭就吃饭,说工作就谈工作。不虚伪客套。

    “我想你一定好奇,为什么我非耍让你将所有力量都放在下马区。而不是去展整个燕市的市场?”真想先问了一句。

    李沁点头,干脆地说道:“是不明白,还请夏区长明说。”

    “现在还不太好明说,我只想告诉你一点,如果未来有凶乙游资进入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你如何利用手中的房源信息和几十亿资金,对四亿的游资展开一场阻击战?”夏想直接给出了难题。

    李沁放下筷子,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夏想。夏想迎着她的目光,坚定地点点头。

    李沁又重新拿起了筷子,吃了几粒花生米,忽然抬手拢了拢头,笑了:“想要阻击功亿游资,就算占据了本土优势和掌握一手房源信息等条件,也至少要有四亿的流动资金。而且最关键的一个环节是,要有其他房地产商配合行动,否则成不了事。”

    夏想点头赞许:“不错,你的话都说到了点子上。你的思路很清晰,也很有见解,我放心了。等到时机成熟时。说不定我会让你亲手操作百亿资金大战”

    李沁一直很平静,直到夏想最后一句话一出口,她终于眼睛一亮,不敢相信地问道:“真的?夏区长您真的相信我?”

    “我相信你。”夏想直接给出了李沁想要的答案。“但有一点,你从现在开始就要研究美国的游资的性质和惯用的手法,、研究一此真实的案例,以便做到心中有“嗯!”李沁虽然是女人,但骨子里也有弄险的性格,听到有上百亿的资金大战,自然非常兴奋小又因为夏想对她的信任,更是动力和信心都十足,才明白夏想一直在下马区谋划着一场空前的大战,“我有职业操守,更有职业道德,请您放心”小

    夏想对李沁最放心的就是她的职业操守和敬业精神,当然对她的能力也十分信任。

    谈完话后,夏想临走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丛枫儿,就随口问了一句:“丛板儿在公司担任什么职务?”

    “行政助理李沁答了一句。便不再多说。换了别人,肯定会追问一下夏想和丛枫儿之间的关系。

    行政助理相当于秘书和文员,县想听了,也只是点头一笑,不再多说。转身走了。

    果然担任了区长就不一样了,公务确实繁忙,才上班两天,就感觉有无数事情要忙。夏想心中十分愧疚,总无法回家陪曹殊慧。晚上到家中,家人都又睡下了,他就轻手轻脚地到了书房,网打开台灯就看了书桌上有一纸便笺。

    勾画了了、秀美纤细的字迹正是曹殊冀的手笔:“坏人,熬夜不好。早点睡。我最近一门心思全在孩子身上,对你疏远了,你可别生气。你要是生气,就是生你儿子的气。等他出生后我就告诉他,让他揪你的耳朵”

    夏想会心地笑了小丫头就算生了孩子当了妈妈,也一直是他调皮可爱、又有一点小性子小心思的小丫头。似乎永远也长不大一样。

    儿子,,夏想脸上浮现出一丝父爱的笑容。似乎就在眨眼之间,他就成为了三个孩子的父亲,想想也有点恐怖小连夏都一岁多了,都会叫爸爸妈妈了,可惜最近他见不到他。梅亭也半岁多了,听梅晓琳说,也在明哑学语小女孩向来说话早,说不定**个月就会叫妈妈了。只是不知道梅晓琳会不会教她叫爸爸。

    正式的儿子,也是即将出世的夏东一曹殊慧还是迫不及待地找人做了,知道了胎儿性别,还高兴的为他起了名字别看最但却是几个孩子中最幸福的一个,因为他可以光明正大地享受父爱,可以随时和夏想撒娇,可以骑在夏想的脖子上打闹”不管是连夏还是梅亭。都不能名正言顺地和他分享父爱。夏想一个人又想了很多,想起了上一次市委常委会的斗争传到了曹永国耳中之后,他特意打来电话追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夏想只好编了一个理由搪塞过来。不搪塞不行。有些事情他知曹殊慧知,哪怕邱绪峰也知,就是不能让曹永国知道。

    尽管夏想也知道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但在修修补补之下,也可以建造一座足够结实的墙,在很长时间内实现密不透风也不是难事。

    胡思乱想一番,想起以后的下马区的局势,夏想的思路就越来越清晰起来。

    第二天一上班,康少烨就来到夏想的办公室,一进来就关切地说道:“夏区长,不是已经给您配备了专车和司机,刚才我在楼下看了司机张良,还批评他怎么不知道去准时接您,还让您自己开车上班,太不象话了!”

    夏想清楚康少烨不过是借司机之名。行假装关心之事,从而从侧面提到秘书的人选问题。

    他就笑着摆摆手,说道:“多谢康书记关心了,不妨事,我习惯了自己开车,是我让张良不用接我的。”

    说完之后,也不再问康少烨还有没有别的事情。

    康少烨挺尴尬,心想夏想果然滑不溜手,说话留一半儿,明明就可以脱口而出问他有没有别的事情,结果就是不说,非等他主动开口求他

    成?

    不过事到临头,不开口又不行。耍不万一夏想定下了晃伟纲就晚了。现在是一咋。难得的好机会,正好有正式编制,身为副厅级的领导。夏想可以配备秘书一名。借此机会进入区政府,等于一步迈入了官场,至于以后是不是再在夏想身边就再说,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只有夏想点了头,才能进人。

    康少烨就站也不是,坐了不是。愣了愣神才说:“就是替夏区长物色秘夏区长有没有定好人选?”

    如果夏想不知道汤文举和屁伟纲的身份,也许就凭感觉随便指点一人也就了事,也没有现在的举棋不定。当然,夏想的举棋不定只是假象。他心中早就有了人选,只是故意不早早点明罢了。

    要的就是康尖烨和傅晓斌都争来争去的效果,因为夏想就想起了一个典故:二桃杀三士。

    险:大声求,声音很大,大到足够让所有兄弟们都听见。听见的兄弟们都意思一下,别让老何白喊。否则就泪奔了。另外庆祝安逸的兴义同学荣升为护法,至此,官神终于有了两个盟主,两个护法,不容易”还有黑紫色和书友心蛔弥贝隘3两位同学晋升为舵主,在此对以上三名同学表示感谢。</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