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51章路见不平

《官神》 第551章路见不平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一友想最欣赏的迹是有社会责任心的企业,最痛恨的就是山洞刚业家和无耻的地方政府。某港商曾经捐赠给岭南省某地方政府一座大桥,地方政府拿免费得到的大桥向市民收取过路费,而且还只字不提港商捐赠一事,足足收取了蚌时间,顶的上一次抗战了。8年期间一共收取了多少钱不得而知,巨额资金用于何处也无人知晓,在面对政协委员的质问时,当地政府还振振有词地说收取的过路费用都用来还贷了不花一分钱的大桥何来还贷一说?

    最后落了骂名的港商出面澄清事实,说是他捐赠了全部修桥的款项。并且没有从过桥费用中拿过一分钱,现在不会,今后也不会!

    地方政府被打了脸,才无奈停止了无耻的收费行径,夏想从此次事件中得出深思,路桥建设是公共服务的一部分,不要忘了公路姓公,公路路桥建设还贷不应该单纯靠过路桥费来还,应当政府承担一部分。有良知有责任的企业承担一部分。

    比如国内的高公路虽然达。但也是世界上收费公路最多的国家。也是交通厅长落马最多的国家,但收费最多服务却最差,同时还交通事故最多的国家,可见有多少人尸个素餐,不干实事。

    政府每年都要收取大量的税收,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不能都用在挥霍和吃喝上面。夏想也知道他不可能从根本上刹住不正之风,但至少在他的手下,不允许生胡吃海喝的事情。一时之间由点及面,想了许多,夏想见时候不早了,也担心高老的导体吃不消,就准备回去,到远景集团的办公地点看一看。

    忽然,在远处的细雨迷凛之中。跌跌撞撞跑来了一个抱着孩子的中年男人,他胡子拉茬,面容憔悴。一脸惶恐不安,远远看到夏想等人,愣了一愣,突然二话不说转身跳进了河水之中!

    夏想正打算和高老一起回去小见此情景顿时大惊,情急之下哪里还顾自己的区长身份,纵身就要跳河救人。陈天宇眼急手快,一把拉住夏想:“夏区长,您不能下水,太危险了。我来!”

    陈天宇力气挺大,将夏想向后一拉,他正要跑步向前,就听见旁边一人说了一声:“夏区长、陈区长不用慌,我是游泳健将,我来救人。

    话音未落,只听“扑通”一声,晃伟纲连衣服也没脱就跳入河中。

    中年男人还抱着一个三岁大的小孩。在水中只扑腾之下就沉了下去。夏想见状急了,知道晃伟纲一个人救不上来两个人,又要下河,此时正好一直跟在后面的司机张良及时赶到,大喝一声:“夏区长放心。我一定把人救上来。”

    张良一个飞跃也跳,入河中,一头扎入水中,不一会儿就和晃伟纲一前一后将大人和孩子都救了上来。

    大人没事,孩子已经被水呛的昏迷过去。张良动作娴熟地帮孩子挤压胸部,不一会儿孩子也吐了一口水,醒了过来,抱着大人嚎啕大哭。

    夏想本来对张良没有太深的印象,经此一事,对张良的印象大为改观,冲他点点头说道:“水性不错。表现很好。”

    又对晃伟纲表扬说道:“伟纲很勇敢,值得表扬。”

    晃伟纲和张良都不好意思地说道:“领导过奖了小事一件。”其实他们心中都挺感动,因为刚才夏想的动作一看就是真心救人,没有一点作秀的样子,要不是陈天宇手快,第一个下河的就是夏想。

    夏区长堂堂的区长,在关键时刻不忘舍己救人,他们身为下属,更得好好表现。

    陈天宇却是惊吓出了一身冷汗。万一刚才夏想下河救人,有一个什么三长两短,他就欲哭无泪了。不过他也有些不解,平常夏区长说话办事都非常镇静,今天一见有人落水,就完全和一个正常的年轻人一样冲动而富有漏*点,夏区长还真是一个复杂的让人琢磨不透的人,身为区长也有不顾危险救人的一面,也是一个真性情之人。

    夏想等中年男人情绪稳定之后。才责备说道:“有什么难处非要寻短见?你一个夫男人,有胳膊有腿。还不能养活自己?再说孩子好好的,你何苦让他跟你一起死?”

    中年男人看了夏想几眼,又看了看围绕在他身边的人,胆怯地问:“你们是谁?”

    “别管我们是谁,你说说你为什么要跳河?”夏想继续追问。他也知道不到绝境,没有人愿意舍弃生命,况且看样子男人和小孩肯定是一对父子,虎毒不食子,若非实在无路可走,谁愿意带着年幼的孩子去死?

    夏想就知道,肯定有不为人所知的隐有

    中年男人迟疑了一会儿,眼睛四处一看,看到了后面的高老,目光中流露出信任的眼神。高老见状向前一步,半蹲下身子,摆出一副平等的姿态,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不用担心,我们不是坏人,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说出来,或许我们还能帮你解决。”

    “我叫刘光国,是下马村人。因为土地征用问题,和宏安公司闹了矛盾删”刘光国话未说完,就听见远处传来嚷嚷的声

    “刚才听到跳水的声音,刘光国别不是跳河了吧?”

    “跳就跳,死了拉倒,钉子户,死一个少一个!”

    “闹出人命不好吧?”

    “又不关我们事,是他们自己要跳河的,我们又没有逼他,没有推他。是不是?”

    “是呀,这傻瓜,真要跳河了反而省事。妈的,一个刁民,要钱没钱,要人没人,还敢闹事?死了是便宜了他,不死的话,抓回先打一顿。然后示众

    夏想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说话间,就从远处开来一辆桑塔纳力力,四个车窗全开,里面探出几个人头,其中一个满脸青春痘的力岁左右的人大声嚷道;“哎,你们几个人,有没有看到一咋。男人抱着孩子过去?”

    随即就现了被夏想几人围在中间的刘光国,就大喜说道:“刘光国没死!快,把他抓起来,正好弄回去让那些死皮赖脸的刁民看看,这就是钉子户的下场!”

    陪同夏想视察的区政府人员之中,就只有陈天宇、金红心和旯伟纲,外加一个司机张良。

    远景集团只有高老和一个司机,作为堂堂的区长和远景集团的核心人物,夏想和高老的出行可谓轻车简从,一点也不出众,更不声势浩大。几个小年轻不放在眼里也再正常不过。

    金红心刚才在跳水救人的时候没有表现的机会,现在机会来了,就向前迈了一步,大声说道:“你们是什么人。胆大包天!逼得人跳河了不说,还张口闭口就要抓人,谁给你们这么大的权力?”

    “我是谁?”青春痘跳下了车。随后车上的人全部下来,足有6个人。青春痘自认自己一方虽然人数不占优势,但明显气势占了上风,在他眼里,金红心几人不过是老弱病残罢了,就轻轻地讥笑两声又说。“你又是谁?是不是吃多了多管闲事?知不知道这一片都是我罩的。我是谁?说了出来吓你一个跟头

    晃伟纲年轻气盛,一听就火了,喊道:“你说话放尊重点,知道眼前站的人是谁不,,?”

    金红心察颜观色,知道夏想不想表明身份,他在官场中打混多年,比旯伟纲有眼色多了,知道夏想肯定想查个明白,表明了身份就不好问话了,就忙咳嗽一声打断了旯伟纲的话,说道:“我们是远景集团的人。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刘光国?。

    旁边一个小*平头认出了高老,小声地对青春痘说道:“牛哥,那个老头确实是远景集团经常露面的老头,,远景集团有点来头,我们是不是

    牛哥十分牛气外加不满说道:“远景集团怎么了?在我牛金的一亩三分地上,就是一条龙也得给我盘着当虫,是不是?”

    小*平头连连点头称是:“是,是。下马村是牛哥的天下,牛哥要风的要雨得雨,谁都得让上三分。”

    旁边一人说道:“什么下马村?以后整个下马区都是牛哥的天下。

    牛金昂起了头,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说道:“是,不看我爸是谁。我爸是牛奇,你说,远景集团大,还是我爸大?”

    小*平头很配合地点头哈腰地笑道:“当然是牛局大了,远景集团不孝敬牛局的话,也别想在下马区干好了”不过远景集团架子挺大,好象还没有孝敬过牛局?”

    牛金想了想,怒了:“就是。妈的。回头就跟我爸说一声,找找他们的麻烦。在下马区还不孝敬我爸,真仗他们有市里撑腰,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等下我就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县官不如现管!”

    夏想强忍怒气,问道:“听你的意思,你爸是是一个什么局长了?。

    “什么叫什么局长,你会不会说话?。牛金怒了,眼睛一瞪,气势汹汹地说道,“听清楚了,我爸是牛奇。是下马区公安局副局长,怎么样。有没有听说过大名鼎鼎的牛局?”夏想还真没有注意过牛奇此人,区政府人员就已经够多了,他现在也只是记住了几个大局的一把手。各局里的副手还没有什么印象。

    夏想就实话实说,摇了摇头:“还真没听说过。”

    “那你现在就知道了,是不是该让路了?”牛金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知道我爸的大名不要紧。懂事就行了。”

    夏想怒极反笑:“你得说清楚到底生了什么我们才考虑会不会放人。否则,刘光国得跟我们走。”

    牛金不干了,他长得本来矮又满脸青春痘,说话的时候却偏偏昂着头说话,摆出一副鼻孔朝天的架势,好象别人都要仰他鼻息一样,他两步来到夏想面前,一双小眼转了几转,骂道:“别以为你是远景集团的人就敢管我们宏安公司的闲事,告诉你,我们宏安公司大有来头,区里有人,市里也有人,你柜不着为了一个刁民毁了自己。好,我的话说完了,放不放人你自己决定,不放的话,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刘光国见夏想的态度似乎有所动摇,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了起来:“这个领导,您可要替我做主呀。我老婆病了,全靠地里的几亩果园赚钱治病,他们业烈丁司把我的果园收老,却按荒地的价钱折不干刚口沁用推土机把果树全部推倒。一气之下。老婆病死了。他们还不干,非要拆了我房子,我和儿子没有活路了。被他们抓回去,肯定没有好下场”求求您救救我!”

    夏想心中的怒火越来越旺。

    下马区最开始的时候征地和拆迁都由市里负责,大方向由谆龙主抓。具体事务由高海安排。下马区成立以后,夏想将征地和拆迁工作交给了副区长刘大来主抓,并且再三交待他,务必不能出现强拆强建的事情,没想到刘大来将他的话当成了耳旁风,竟然让一个小小的区公安局副局长的儿子为非作歹,还出现了逼死人命的恶劣后果,今天如果不是遇到他们,说不定刘光国也会投河而死!

    强拆强建在国内各地屡见不鲜,甚至还出现过县长亲临现场,有人在房顶之上**的恶**件生,最后虽然当地的书记和县长都被罢免。但毕竟死人已去,无法复活,而且在百姓之中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很容易引起官民对立。

    夏想管不了别人,管不到别的地方,但在他的治下生了如此无法无天的丑陋事件,他必须要严肃查处,绝不手软。

    “我怎么听说是刘区长主抓拆迁和征地工作,你们逼死人命乱征民田,刘区长不管?”县想想既然牛金牛气冲天,就借此机会问个清楚。也省得回去之后再查。

    牛金却警愕起来:“废话太多了,不放人我们就要动手了”。

    夏想突然脸色一板:“你要是说清楚的话,刘区长为什么不管你们。你们市里还有什么人,我们觉的惹不起肯定会放人。不说清楚的话。你要动手,也未必打得过我们。”

    夏想话一出口,陈天宇还没有反应过来,金红心和晃伟纲都挽起了袖子,露出了要打架的架势。张良和高老的司机也是跃跃欲试。

    牛金见夏想一方人多势众,真要动手未必能讨好,就继续恐吓说道:“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小好,我就告诉你”刘区长和我爸关系好得很,他才不会管我。再有我们宏安公司在市里也有大靠山,说出来吓你一跳,是薄部长!薄部长你知道不,是市委常委!”

    市委常委、统战部长薄厚?夏想顿时惊呆了。薄厚尽管和他关系一般,但他以前也曾经帮过他,而且薄厚和李丁山关系不错,在市委里面也一直附和陈风,算是陈风的一派,怎么薄部长也陷入了征地事件之中?

    再一想也就想通了,官场之中。哪一个没有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背后支持也好,暗中有干股也好,只要插手房地产的开商,只要是拆迁公司,都和官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归根结底,也是拆迁之中常有强拆强建的根源,因为拆迁公司自认有后台有背景,才不怕一两个小小的刁民。

    夏想心中有了主意,回头冲晃伟纲说:“打电话通知刘大来和牛奇。立剪赶来现场!”

    牛金听出了不对,见夏想语气严厉,说话有官腔,就忙问:“你到底是谁?你不是远景集团的人,怎么说话好象是当官的?”

    夏想不再理会牛金,对张良说道:“将刘光国父子扶到车上

    张良应了一声,扶起刘氏父子就上了车。牛金嚷嚷着不干:“想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他回头冲一起来的几个小青年喊道,“别傻站着了,动手抢人。”

    几个小青年伸胳膊挽袖子就要冲过来,陈天宇、金红心和晃伟纲。以及高老的司机都挺身而出。站在了夏想的前面,尤其是高老的司机显然早有准备,手中还拿着一一友想最欣赏的迹是有社会责任心的企业,最痛恨的就是山洞刚业家和无耻的地方政府。某港商曾经捐赠给岭南省某地方政府一座大桥,地方政府拿免费得到的大桥向市民收取过路费,而且还只字不提港商捐赠一事,足足收取了蚌时间,顶的上一次抗战了。8年期间一共收取了多少钱不得而知,巨额资金用于何处也无人知晓,在面对政协委员的质问时,当地政府还振振有词地说收取的过路费用都用来还贷了不花一分钱的大桥何来还贷一说?

    最后落了骂名的港商出面澄清事实,说是他捐赠了全部修桥的款项。并且没有从过桥费用中拿过一分钱,现在不会,今后也不会!

    地方政府被打了脸,才无奈停止了无耻的收费行径,夏想从此次事件中得出深思,路桥建设是公共服务的一部分,不要忘了公路姓公,公路路桥建设还贷不应该单纯靠过路桥费来还,应当政府承担一部分。有良知有责任的企业承担一部分。

    比如国内的高公路虽然达。但也是世界上收费公路最多的国家。也是交通厅长落马最多的国家,但收费最多服务却最差,同时还交通事故最多的国家,可见有多少人尸个素餐,不干实事。

    政府每年都要收取大量的税收,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不能都用在挥霍和吃喝上面。夏想也知道他不可能从根本上刹住不正之风,但至少在他的手下,不允许生胡吃海喝的事情。一时之间由点及面,想了许多,夏想见时候不早了,也担心高老的导体吃不消,就准备回去,到远景集团的办公地点看一看。

    忽然,在远处的细雨迷凛之中。跌跌撞撞跑来了一个抱着孩子的中年男人,他胡子拉茬,面容憔悴。一脸惶恐不安,远远看到夏想等人,愣了一愣,突然二话不说转身跳进了河水之中!

    夏想正打算和高老一起回去小见此情景顿时大惊,情急之下哪里还顾自己的区长身份,纵身就要跳河救人。陈天宇眼急手快,一把拉住夏想:“夏区长,您不能下水,太危险了。我来!”

    陈天宇力气挺大,将夏想向后一拉,他正要跑步向前,就听见旁边一人说了一声:“夏区长、陈区长不用慌,我是游泳健将,我来救人。

    话音未落,只听“扑通”一声,晃伟纲连衣服也没脱就跳入河中。

    中年男人还抱着一个三岁大的小孩。在水中只扑腾之下就沉了下去。夏想见状急了,知道晃伟纲一个人救不上来两个人,又要下河,此时正好一直跟在后面的司机张良及时赶到,大喝一声:“夏区长放心。我一定把人救上来。”

    张良一个飞跃也跳,入河中,一头扎入水中,不一会儿就和晃伟纲一前一后将大人和孩子都救了上来。

    大人没事,孩子已经被水呛的昏迷过去。张良动作娴熟地帮孩子挤压胸部,不一会儿孩子也吐了一口水,醒了过来,抱着大人嚎啕大哭。

    夏想本来对张良没有太深的印象,经此一事,对张良的印象大为改观,冲他点点头说道:“水性不错。表现很好。”

    又对晃伟纲表扬说道:“伟纲很勇敢,值得表扬。”

    晃伟纲和张良都不好意思地说道:“领导过奖了小事一件。”其实他们心中都挺感动,因为刚才夏想的动作一看就是真心救人,没有一点作秀的样子,要不是陈天宇手快,第一个下河的就是夏想。

    夏区长堂堂的区长,在关键时刻不忘舍己救人,他们身为下属,更得好好表现。

    陈天宇却是惊吓出了一身冷汗。万一刚才夏想下河救人,有一个什么三长两短,他就欲哭无泪了。不过他也有些不解,平常夏区长说话办事都非常镇静,今天一见有人落水,就完全和一个正常的年轻人一样冲动而富有漏*点,夏区长还真是一个复杂的让人琢磨不透的人,身为区长也有不顾危险救人的一面,也是一个真性情之人。

    夏想等中年男人情绪稳定之后。才责备说道:“有什么难处非要寻短见?你一个夫男人,有胳膊有腿。还不能养活自己?再说孩子好好的,你何苦让他跟你一起死?”

    中年男人看了夏想几眼,又看了看围绕在他身边的人,胆怯地问:“你们是谁?”

    “别管我们是谁,你说说你为什么要跳河?”夏想继续追问。他也知道不到绝境,没有人愿意舍弃生命,况且看样子男人和小孩肯定是一对父子,虎毒不食子,若非实在无路可走,谁愿意带着年幼的孩子去死?

    夏想就知道,肯定有不为人所知的隐有

    中年男人迟疑了一会儿,眼睛四处一看,看到了后面的高老,目光中流露出信任的眼神。高老见状向前一步,半蹲下身子,摆出一副平等的姿态,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不用担心,我们不是坏人,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说出来,或许我们还能帮你解决。”

    “我叫刘光国,是下马村人。因为土地征用问题,和宏安公司闹了矛盾删”刘光国话未说完,就听见远处传来嚷嚷的声

    “刚才听到跳水的声音,刘光国别不是跳河了吧?”

    “跳就跳,死了拉倒,钉子户,死一个少一个!”

    “闹出人命不好吧?”

    “又不关我们事,是他们自己要跳河的,我们又没有逼他,没有推他。是不是?”

    “是呀,这傻瓜,真要跳河了反而省事。妈的,一个刁民,要钱没钱,要人没人,还敢闹事?死了是便宜了他,不死的话,抓回先打一顿。然后示众

    夏想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说话间,就从远处开来一辆桑塔纳力力,四个车窗全开,里面探出几个人头,其中一个满脸青春痘的力岁左右的人大声嚷道;“哎,你们几个人,有没有看到一咋。男人抱着孩子过去?”

    随即就现了被夏想几人围在中间的刘光国,就大喜说道:“刘光国没死!快,把他抓起来,正好弄回去让那些死皮赖脸的刁民看看,这就是钉子户的下场!”

    陪同夏想视察的区政府人员之中,就只有陈天宇、金红心和旯伟纲,外加一个司机张良。

    远景集团只有高老和一个司机,作为堂堂的区长和远景集团的核心人物,夏想和高老的出行可谓轻车简从,一点也不出众,更不声势浩大。几个小年轻不放在眼里也再正常不过。

    金红心刚才在跳水救人的时候没有表现的机会,现在机会来了,就向前迈了一步,大声说道:“你们是什么人。胆大包天!逼得人跳河了不说,还张口闭口就要抓人,谁给你们这么大的权力?”

    “我是谁?”青春痘跳下了车。随后车上的人全部下来,足有6个人。青春痘自认自己一方虽然人数不占优势,但明显气势占了上风,在他眼里,金红心几人不过是老弱病残罢了,就轻轻地讥笑两声又说。“你又是谁?是不是吃多了多管闲事?知不知道这一片都是我罩的。我是谁?说了出来吓你一个跟头

    晃伟纲年轻气盛,一听就火了,喊道:“你说话放尊重点,知道眼前站的人是谁不,,?”

    金红心察颜观色,知道夏想不想表明身份,他在官场中打混多年,比旯伟纲有眼色多了,知道夏想肯定想查个明白,表明了身份就不好问话了,就忙咳嗽一声打断了旯伟纲的话,说道:“我们是远景集团的人。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刘光国?。

    旁边一个小*平头认出了高老,小声地对青春痘说道:“牛哥,那个老头确实是远景集团经常露面的老头,,远景集团有点来头,我们是不是

    牛哥十分牛气外加不满说道:“远景集团怎么了?在我牛金的一亩三分地上,就是一条龙也得给我盘着当虫,是不是?”

    小*平头连连点头称是:“是,是。下马村是牛哥的天下,牛哥要风的要雨得雨,谁都得让上三分。”

    旁边一人说道:“什么下马村?以后整个下马区都是牛哥的天下。

    牛金昂起了头,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说道:“是,不看我爸是谁。我爸是牛奇,你说,远景集团大,还是我爸大?”

    小*平头很配合地点头哈腰地笑道:“当然是牛局大了,远景集团不孝敬牛局的话,也别想在下马区干好了”不过远景集团架子挺大,好象还没有孝敬过牛局?”

    牛金想了想,怒了:“就是。妈的。回头就跟我爸说一声,找找他们的麻烦。在下马区还不孝敬我爸,真仗他们有市里撑腰,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等下我就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县官不如现管!”

    夏想强忍怒气,问道:“听你的意思,你爸是是一个什么局长了?。

    “什么叫什么局长,你会不会说话?。牛金怒了,眼睛一瞪,气势汹汹地说道,“听清楚了,我爸是牛奇。是下马区公安局副局长,怎么样。有没有听说过大名鼎鼎的牛局?”夏想还真没有注意过牛奇此人,区政府人员就已经够多了,他现在也只是记住了几个大局的一把手。各局里的副手还没有什么印象。

    夏想就实话实说,摇了摇头:“还真没听说过。”

    “那你现在就知道了,是不是该让路了?”牛金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知道我爸的大名不要紧。懂事就行了。”

    夏想怒极反笑:“你得说清楚到底生了什么我们才考虑会不会放人。否则,刘光国得跟我们走。”

    牛金不干了,他长得本来矮又满脸青春痘,说话的时候却偏偏昂着头说话,摆出一副鼻孔朝天的架势,好象别人都要仰他鼻息一样,他两步来到夏想面前,一双小眼转了几转,骂道:“别以为你是远景集团的人就敢管我们宏安公司的闲事,告诉你,我们宏安公司大有来头,区里有人,市里也有人,你柜不着为了一个刁民毁了自己。好,我的话说完了,放不放人你自己决定,不放的话,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刘光国见夏想的态度似乎有所动摇,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了起来:“这个领导,您可要替我做主呀。我老婆病了,全靠地里的几亩果园赚钱治病,他们业烈丁司把我的果园收老,却按荒地的价钱折不干刚口沁用推土机把果树全部推倒。一气之下。老婆病死了。他们还不干,非要拆了我房子,我和儿子没有活路了。被他们抓回去,肯定没有好下场”求求您救救我!”

    夏想心中的怒火越来越旺。

    下马区最开始的时候征地和拆迁都由市里负责,大方向由谆龙主抓。具体事务由高海安排。下马区成立以后,夏想将征地和拆迁工作交给了副区长刘大来主抓,并且再三交待他,务必不能出现强拆强建的事情,没想到刘大来将他的话当成了耳旁风,竟然让一个小小的区公安局副局长的儿子为非作歹,还出现了逼死人命的恶劣后果,今天如果不是遇到他们,说不定刘光国也会投河而死!

    强拆强建在国内各地屡见不鲜,甚至还出现过县长亲临现场,有人在房顶之上**的恶**件生,最后虽然当地的书记和县长都被罢免。但毕竟死人已去,无法复活,而且在百姓之中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很容易引起官民对立。

    夏想管不了别人,管不到别的地方,但在他的治下生了如此无法无天的丑陋事件,他必须要严肃查处,绝不手软。

    “我怎么听说是刘区长主抓拆迁和征地工作,你们逼死人命乱征民田,刘区长不管?”县想想既然牛金牛气冲天,就借此机会问个清楚。也省得回去之后再查。

    牛金却警愕起来:“废话太多了,不放人我们就要动手了”。

    夏想突然脸色一板:“你要是说清楚的话,刘区长为什么不管你们。你们市里还有什么人,我们觉的惹不起肯定会放人。不说清楚的话。你要动手,也未必打得过我们。”

    夏想话一出口,陈天宇还没有反应过来,金红心和晃伟纲都挽起了袖子,露出了要打架的架势。张良和高老的司机也是跃跃欲试。

    牛金见夏想一方人多势众,真要动手未必能讨好,就继续恐吓说道:“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小好,我就告诉你”刘区长和我爸关系好得很,他才不会管我。再有我们宏安公司在市里也有大靠山,说出来吓你一跳,是薄部长!薄部长你知道不,是市委常委!”

    市委常委、统战部长薄厚?夏想顿时惊呆了。薄厚尽管和他关系一般,但他以前也曾经帮过他,而且薄厚和李丁山关系不错,在市委里面也一直附和陈风,算是陈风的一派,怎么薄部长也陷入了征地事件之中?

    再一想也就想通了,官场之中。哪一个没有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背后支持也好,暗中有干股也好,只要插手房地产的开商,只要是拆迁公司,都和官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归根结底,也是拆迁之中常有强拆强建的根源,因为拆迁公司自认有后台有背景,才不怕一两个小小的刁民。

    夏想心中有了主意,回头冲晃伟纲说:“打电话通知刘大来和牛奇。立剪赶来现场!”

    牛金听出了不对,见夏想语气严厉,说话有官腔,就忙问:“你到底是谁?你不是远景集团的人,怎么说话好象是当官的?”

    夏想不再理会牛金,对张良说道:“将刘光国父子扶到车上

    张良应了一声,扶起刘氏父子就上了车。牛金嚷嚷着不干:“想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他回头冲一起来的几个小青年喊道,“别傻站着了,动手抢人。”

    几个小青年伸胳膊挽袖子就要冲过来,陈天宇、金红心和晃伟纲。以及高老的司机都挺身而出。站在了夏想的前面,尤其是高老的司机显然早有准备,手中还拿着一根甩棍,一看就是一个练家子。

    高老不慌不忙,眯起了眼睛笑了起来,小声对夏想说道:“我的司机可不是一般人,一个人放倒他们一伙人都不成问题。怎么样小夏动不动手?。

    夏想冲高老的司机一点头,他也知道以他现在的身份不再适合亲自下场肉搏,就对司机说道:“他们要是先动手,你就让他们长点记性。

    牛金见对方气势挺足,犹豫一下耍不要动手之时,突然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一粒石子正打中脑袋,疼得他哇哇直叫,怒火攻心之下,大喊一声:“打,都打了。打了人,再抢人。妈的,敢下黑我,不收拾收拾他们我就不姓牛!”

    几个人见牛金被打,也急了。就一哄而上。高老的司机见状,冲夏想点头示意,然后如虎入羊群一样。手起棍下,三下五除二就将牛金几人打得七零八落,倒在地上到处打滚,一片鬼哭狼嚎。

    尤其是牛金被打得最惨,司机先将牛金的一条胳膊卸下,然后一脚就又踢断了他的几根肋骨,显然也对他嚣张和狂妄看不惯,就特意下了狠手!</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