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53章绵里藏针的手段

《官神》 第553章绵里藏针的手段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夏想井坐下兰后,大家才依次坐名副区长,除讧!外。都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都是一脸惊讶。只有谢源清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坐在陈天宇的身旁,先是看了夏想一眼,又看了看黄建军一眼,欲言又止。

    夏想现了谢源清的异常。就冲他说道:“源清同志如果有其他问题,在开会之前,可以先说出来。”

    谢源清才轻描淡写地说道:“据白书记说,文州的劲亿投资,有望在一周之内和区政府正式签定协议,”

    夏想笑着点头:“好事。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白书记的投资。对下马区来说,劲的巨额投入。是一剂强心针。”

    黄建军一愣,白书记的投资到位。可以极大地提升白书记的政治资本。让他的光环无比耀眼,夏区长脸上的笑容好象自肺腑,是真心地高兴,表现得仿佛白书记的投资是给他送钱来了一样。

    黄建军不解归不解,脸上却一脸平静,静等夏想接下来说些什么。

    夏想接着说道:“有了投资,下马区的建设将会提,正是因此,下马区更需要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作为政府官员,我们都要有服务意识。都要将投资商的利益放到第一位。否则就不是一个称职的国家干部。至少在下马区,就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今天,在白书记的劲亿投资还没有到位之前,就生了一件令人痛心的事情,”夏想没有说出事情经过,而是冲陈天宇点了点头。陈天宇明白夏想的意思,就接过话说道:“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陈天宇简短地说了事情的经过。最后痛心地说道:“同志们,在白书记的投资即将到位之际。却出现了和建设和谐新区的口号不和谐的声音,我在此提议由区政府正式向区委和市委市政府提交建议,暂缓白书记的功亿投资签定协议,因为目前下马区还不具备接受如亿投资的安定环境!协议一旦签定,如果治安和投资环境跟不上,再导致投资流失的话,不但是区政府的责任,也是在座各位的责任,也让白书记和区委都面上无光,而且还会受到市委市政府的指责,关系重大,同志们,我们谁也负不起这咋。责任!”

    本来和白战墨通过电话之后。认为可以大事化小小小事化了的刘大来。一听陈天宇的讲话,顿时惊吓出了一身冷汗。好一个夏区长,好一个陈区长,天大的一顶帽子扣下来,别说大事化小了,肯定是要大张旗鼓地扯虎皮做文章了。

    刘大来原以为夏想年纪轻,没有什么政治斗争经验,况且他也得到了白战墨的亲口承诺,白战墨答应他会亲自向夏想开口说一说,书记出面。区长能不给面子?结果倒好。夏想以此事为借口,竟然直接提出了拒绝和白书记的投资签定协议,还要将事情捅到市委市政府。

    官场上的事情,话分正反两面来说,有时天大的事情压了下来,找对了人说对了话,就能变成小事。甚至能变成没事。但有时芝麻大的事情。如果操作得当,就成了天大的事情,就能让人一辈子翻不了身。刘大来知道,事情真要按照陈天宇所说的处理,白战墨也不好出面阻拦,因为事情确实生了,区政府提出的理由光明正大。

    阻挠了劲亿投资,白书记就失去了光环,夏想就可以乘机在下马区开展一场打击恶势力的治安运动,至于要开展多久,什么时候下马区才达到符合签定协议的投资环境,都的由他说了算。

    刘大来愤怒了,简直就是要把他架到火上烤,因为是他负责征地和拆迁工作的,不但自书记会因此迁怒于他,市委市政府对他也会大为不满。夏想的政治手腕,真是让人无懈可击。

    持相同想法的还有黄建军。

    陈天宇话一说完,黄建军心底就掠过一阵寒意,他立刻就明白过来。夏区长此举不仅是挤兑白战墨。敲打刘大来,剑锋的光芒所指之处。还有他这个公安局长!

    因为治安环境不好,他身为区局一把手,难辞其咎。

    小事还好推卸,找人当替罪羊就可以了。但如果真要上升到了政治斗争的层面,将治安环境和招商引资挂钩,和白书记的如亿投资的协议的签定捆绑在一起,黄建军就知道,夏想的政治智慧远在他之上,手腕有进有退,不管是哪一种结果小夏想都立于不败之地。

    黄建军也清楚的是,夏想并不是真想将劲亿资金拒之门外,他不过是拿四亿资金和白书记的怒气当由头,逼他表态。

    黄建军知道他必须站队了,否则只要夏想按照刚才陈天宇所说的方法去做,他不但要承受白战墨的怒气,还有可能面临着市局的压力,最终还是不得不和夏想站在一起。与其被逼无奈之下再做选择,不如现在主动选择,也好落个人情。

    只是在被逼迫之下,黄建军总有一种刀架在脖子上的无奈和愤恨,心中多少有点不平。

    黄建军抬起头,正准弈旬书晒细凹曰甩姗)不一样的体蛤甘时机表明杰度。却见刘大来站了起来。脸涨得沥钮穴州粗。声音哑地说道:“夏区长,是我工作不力,没有身体力行地完成工作,今天的事情的全部责任由我一人承担。鉴于我的个人能力不足。我请求调整分工,将重要的工作交给年富力强的同志。”

    谢源清打了哈哈,笑出了声:“好。刘区长撂挑子,我身为年轻人苦点累点没什么,就多挑一副担好了。”

    一句话说得众人目瞪口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尤其是刘大来差点没气晕过去!

    刘大来原本是想借此摆一下老资格,觉得夏想无论如何也要挽留他一下,他也好有个台阶下。不成想谢源清不按常规出牌,不等夏区长话,直接将他的担子接了过去”都是什么事?刘大来在官场上混了一辈子,也没见过如谢源清一样的人物。

    更让他郁闷的是,陈天宇一本正经地点头说道:“源清同志负责征地和拆迁工作也不错,他不但年富力强,又有头脑又灵活,是最合适的人选。”

    刘大来一下急火攻心,他本想高姿态地表现一下,夏想一开口挽留。他就顺水推舟再接下,毕竟分管征地和拆迁是一项非常有油水的分工。他才不想放弃。不过刚才陈天宇将话说到了那个份儿上,他没有一个态度也不行。没想到话一开口就被谢源清和陈天宇前后夹击,让他现在更是骑虎难下!

    刘大来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夏区长。我最近血压挺高,想住院休养几天,特意向您请假,望批准。”

    夏想立刻一脸关切孙说道:“身体不好可不行,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刘区长一定要养好身体。好,先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工作上的事情不用操心,我会向市委提交建议,再临时抽调一名副区长来代替你的工作。”

    什么?刘大来几乎不粥。信自己的耳朵。夏想、陈天宇和谢源清三个人简直就是联合演戏,故意将他逼走了事。从市委抽调一名副区长过来,等他回来后哪里还有他的个置?夏想并不是只想调整他的分工那么简单,根本就是想直接将他排挤出区政府!

    刘大来怒了,一拍桌子说道:“我找白,我找市委领导评理去!”

    说完,大怒而去。

    夏想冲刘大来的背影说了一句:“我和薄部长已经通过电话了

    刘大来的身影在门口微一停顿。坚持了一下,还是没有回头,义无反顾地走了。

    黄建军算是真正领略了夏想绵里藏针的手段,也知道夏想此举肯定是要将群大来要么架空,要么踢到一边。总之只要夏想是区长,刘大来就别想在下马区有所作为!

    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夏想的做法虽然有点不近人情。但黄建军心里有数,下马区正是因为受到省市两级领导的密切关注,并且吸引了大量的投资,燕市的其他区肯定是既羡慕又嫉妒,甚至还会到市委抱怨对下马区的扶持过度了,不少区的领导都等着在看下马区的笑话!

    是时候该表态了,黄建军一瞬间下定了决心,别看夏想年轻不大。但政治上成熟,当断必断,手腕犀利。纵观白战墨,自担任书记以来。一直在等劲亿资金的到个,好象除了劲亿资金之外,整个下马区就无事可做了,谁高谁下,谁更有大局观,一目了然。

    黄建军站了起来,一脸诚恳地说道:“复区长,下马区治安环境不好。是我的责任,我一定加强干警队伍的管理,维护好下马区的治安。牛金的问题,我一定严肃处理。绝不姑息,请您放心。另外,我还想就牛奇的问题,向您当面做一个详细的汇报。”

    本来对夏想的所作所为还有所不服的副区长齐欣华和冯安涛,还想和夏想理论两句,据理力争,不想黄建军也及时向夏想表示了明显的靠拢的意思,齐欣华和冯安涛对视一眼,话到嘴又咽了回去。

    还有什么好说的,夏区长摆明了就是告诉他们,政府内部几个副区长的分工调整,完全可以由区长说了算。再说现在已经有四名常委在场。就是在常委会上也是一股强有力的力量。他们还是不要做出头鸟了。

    夏想先是冲黄建军微一点头。又冲齐欣华和冯安涛说道:“目前来看。三个副区长还不能满足下马区的经济展需要,我已经向市委提议。请市委再借调或提名一两名副区长来下马区工作,充实政府班子的力量。欣华和安涛,你们要为新来的副区长做出榜样。带一个好头。言外之意就是干得好,可以重用。干不好,有可能会被调整分工,闲置到一边。夏想话说得委婉,但其实目的很明确,前期就是要以强势服人,下马区不能有差错。

    他见齐欣华和冯安涛脸上还有不平之意,就又强调了一句:“下马区不但事关市委市政府的大计,事关燕市的产业结构调整的成败,也事关省娄省政府产业结构调整政策能不能获得最关键的一步成功,不能有半点小闪失。经济双联二不去,不能保持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让市里和省里都尔四兴,别说你们,就是我和白书记的前途,也都全部交待在下马区!”

    齐欣华和冯安涛终于醒悟过来。一旦涉及到了自身前途,刚才对刘大来的一点同情之心立刻消失不见,都一脸肃然地答道:“是,夏区长”

    夏想就又对陈天宇说道:“天宇。你和源清继续商议一下下一步的工作安排,我和建军同志有工作要谈。”

    到了区长办公室,夏想也不客气。第一句话就问:“黄局长是不是认识蒋玉涵蒋局长?”

    “认识,是市北分局局长,怎么,夏区长也和蒋局熟悉?”黄建军一愣,他只知道夏想和陈风关系好,也听闻夏想深受李丁山的支持,其他关系就不太清楚了。虽然官场圈子说大也大说小也但也不是都能将对方的底细摸得清楚的,尤其是级别不高的人,只能听到传闻不能。官场上传闻多了,黄建军也不是听风就是雨的人。

    夏想却没有回答黄建军的问题,而是说道:“牛奇同志身为分局副局长,纵子行凶,而且牛金还有前科。可以说是恶行累累,我认为,不但牛金应该严惩,牛奇同志也不再适合担任重要领导职务了”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黄建军吃了一惊,夏区长出手太狠了一点,先是直接搬开一名副区长。现在又想拿下一名分局局长,是不是太激进太强硬了?再说牛奇的儿子虽然嚣张了一些,但他本人并无大错,也不是说拿下就能拿下的。他就不解地说道:“夏区长,牛金的问题一定会严肃处理,牛奇本人工作能力也是有的,虽然也有不少缺点,但总体来说,也算是一咋。合格的干部”

    “是吗?”夏想似笑非笑地说道,“两年前,牛金在西南高校区去接女朋友,酒后驾车将一名女大学生撞死,当时许多学生想拦下他,他又撞伤两个人。最后被人拦下之后,冲着所有人大喊他爸是副局长。还说他叫牛金,牛是牛气冲天的牛,金是金网的金,有本事告诉他去!结果这件事情最后不了了之。不但当事的大学保持沉默,还对学生下了封口令,不许对外透露半句小而且事情最后是如何处理的,我没兴趣知道,也没心情知道,我只知道最后只赔了大学生几万元了事而牛金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夏想脸上的笑容妈象在笑,其实却是一种隐忍的愤怒。

    “事情生的地方是市北区小当时的牛奇就是市北分局的副局长。两年后,牛奇来到了下马区,他的儿子牛金也来到了下马区耀武扬威,今天要不是遇到我,说不定还会再出人命”建军同志,你说和牛奇这样的人共事,你不觉得羞愧,我还觉得丢人!还有,牛奇在市区之中有5套房产,总价值不下四万元,要不要我将他的房产的地点和面积都一一告诉你?还是让我整理出材料上报到市纪委?到时是你脸上有光,还是我面子上好看?”

    “牛奇在常局有什么后台,在市里有什么后台,我都不管。他在别的分局再嚣张,再不可一世,也和毒无关。但他就是不能在我的下马区胡作非为,他不离开下马区,我有的是办法让他一天也不得安宁!”

    夏想的口气一点也不严厉,甚至可以说漫不经心地说了出来但话中却透露出一股不容置疑的权威和寒意。夏想不想多事,不想费尽心机去整治牛奇父子,他现在没有那个精力,也知道要处理牛奇还要经市局同意,手续繁琐,又要牵涉到不少人。他更没有那个时间。

    他只想一脚将牛奇踢开,眼不见心不烦为止。

    黄建军是军人出身,可以说比一般人更心志坚定,但今天面对夏想轻描淡写的口气之中,说出来的却是一个血淋淋的事实,他只觉夏想井坐下兰后,大家才依次坐名副区长,除讧!外。都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都是一脸惊讶。只有谢源清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坐在陈天宇的身旁,先是看了夏想一眼,又看了看黄建军一眼,欲言又止。

    夏想现了谢源清的异常。就冲他说道:“源清同志如果有其他问题,在开会之前,可以先说出来。”

    谢源清才轻描淡写地说道:“据白书记说,文州的劲亿投资,有望在一周之内和区政府正式签定协议,”

    夏想笑着点头:“好事。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白书记的投资。对下马区来说,劲的巨额投入。是一剂强心针。”

    黄建军一愣,白书记的投资到位。可以极大地提升白书记的政治资本。让他的光环无比耀眼,夏区长脸上的笑容好象自肺腑,是真心地高兴,表现得仿佛白书记的投资是给他送钱来了一样。

    黄建军不解归不解,脸上却一脸平静,静等夏想接下来说些什么。

    夏想接着说道:“有了投资,下马区的建设将会提,正是因此,下马区更需要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作为政府官员,我们都要有服务意识。都要将投资商的利益放到第一位。否则就不是一个称职的国家干部。至少在下马区,就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今天,在白书记的劲亿投资还没有到位之前,就生了一件令人痛心的事情,”夏想没有说出事情经过,而是冲陈天宇点了点头。陈天宇明白夏想的意思,就接过话说道:“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陈天宇简短地说了事情的经过。最后痛心地说道:“同志们,在白书记的投资即将到位之际。却出现了和建设和谐新区的口号不和谐的声音,我在此提议由区政府正式向区委和市委市政府提交建议,暂缓白书记的功亿投资签定协议,因为目前下马区还不具备接受如亿投资的安定环境!协议一旦签定,如果治安和投资环境跟不上,再导致投资流失的话,不但是区政府的责任,也是在座各位的责任,也让白书记和区委都面上无光,而且还会受到市委市政府的指责,关系重大,同志们,我们谁也负不起这咋。责任!”

    本来和白战墨通过电话之后。认为可以大事化小小小事化了的刘大来。一听陈天宇的讲话,顿时惊吓出了一身冷汗。好一个夏区长,好一个陈区长,天大的一顶帽子扣下来,别说大事化小了,肯定是要大张旗鼓地扯虎皮做文章了。

    刘大来原以为夏想年纪轻,没有什么政治斗争经验,况且他也得到了白战墨的亲口承诺,白战墨答应他会亲自向夏想开口说一说,书记出面。区长能不给面子?结果倒好。夏想以此事为借口,竟然直接提出了拒绝和白书记的投资签定协议,还要将事情捅到市委市政府。

    官场上的事情,话分正反两面来说,有时天大的事情压了下来,找对了人说对了话,就能变成小事。甚至能变成没事。但有时芝麻大的事情。如果操作得当,就成了天大的事情,就能让人一辈子翻不了身。刘大来知道,事情真要按照陈天宇所说的处理,白战墨也不好出面阻拦,因为事情确实生了,区政府提出的理由光明正大。

    阻挠了劲亿投资,白书记就失去了光环,夏想就可以乘机在下马区开展一场打击恶势力的治安运动,至于要开展多久,什么时候下马区才达到符合签定协议的投资环境,都的由他说了算。

    刘大来愤怒了,简直就是要把他架到火上烤,因为是他负责征地和拆迁工作的,不但自书记会因此迁怒于他,市委市政府对他也会大为不满。夏想的政治手腕,真是让人无懈可击。

    持相同想法的还有黄建军。

    陈天宇话一说完,黄建军心底就掠过一阵寒意,他立刻就明白过来。夏区长此举不仅是挤兑白战墨。敲打刘大来,剑锋的光芒所指之处。还有他这个公安局长!

    因为治安环境不好,他身为区局一把手,难辞其咎。

    小事还好推卸,找人当替罪羊就可以了。但如果真要上升到了政治斗争的层面,将治安环境和招商引资挂钩,和白书记的如亿投资的协议的签定捆绑在一起,黄建军就知道,夏想的政治智慧远在他之上,手腕有进有退,不管是哪一种结果小夏想都立于不败之地。

    黄建军也清楚的是,夏想并不是真想将劲亿资金拒之门外,他不过是拿四亿资金和白书记的怒气当由头,逼他表态。

    黄建军知道他必须站队了,否则只要夏想按照刚才陈天宇所说的方法去做,他不但要承受白战墨的怒气,还有可能面临着市局的压力,最终还是不得不和夏想站在一起。与其被逼无奈之下再做选择,不如现在主动选择,也好落个人情。

    只是在被逼迫之下,黄建军总有一种刀架在脖子上的无奈和愤恨,心中多少有点不平。

    黄建军抬起头,正准弈旬书晒细凹曰甩姗)不一样的体蛤甘时机表明杰度。却见刘大来站了起来。脸涨得沥钮穴州粗。声音哑地说道:“夏区长,是我工作不力,没有身体力行地完成工作,今天的事情的全部责任由我一人承担。鉴于我的个人能力不足。我请求调整分工,将重要的工作交给年富力强的同志。”

    谢源清打了哈哈,笑出了声:“好。刘区长撂挑子,我身为年轻人苦点累点没什么,就多挑一副担好了。”

    一句话说得众人目瞪口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尤其是刘大来差点没气晕过去!

    刘大来原本是想借此摆一下老资格,觉得夏想无论如何也要挽留他一下,他也好有个台阶下。不成想谢源清不按常规出牌,不等夏区长话,直接将他的担子接了过去”都是什么事?刘大来在官场上混了一辈子,也没见过如谢源清一样的人物。

    更让他郁闷的是,陈天宇一本正经地点头说道:“源清同志负责征地和拆迁工作也不错,他不但年富力强,又有头脑又灵活,是最合适的人选。”

    刘大来一下急火攻心,他本想高姿态地表现一下,夏想一开口挽留。他就顺水推舟再接下,毕竟分管征地和拆迁是一项非常有油水的分工。他才不想放弃。不过刚才陈天宇将话说到了那个份儿上,他没有一个态度也不行。没想到话一开口就被谢源清和陈天宇前后夹击,让他现在更是骑虎难下!

    刘大来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夏区长。我最近血压挺高,想住院休养几天,特意向您请假,望批准。”

    夏想立刻一脸关切孙说道:“身体不好可不行,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刘区长一定要养好身体。好,先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工作上的事情不用操心,我会向市委提交建议,再临时抽调一名副区长来代替你的工作。”

    什么?刘大来几乎不粥。信自己的耳朵。夏想、陈天宇和谢源清三个人简直就是联合演戏,故意将他逼走了事。从市委抽调一名副区长过来,等他回来后哪里还有他的个置?夏想并不是只想调整他的分工那么简单,根本就是想直接将他排挤出区政府!

    刘大来怒了,一拍桌子说道:“我找白,我找市委领导评理去!”

    说完,大怒而去。

    夏想冲刘大来的背影说了一句:“我和薄部长已经通过电话了

    刘大来的身影在门口微一停顿。坚持了一下,还是没有回头,义无反顾地走了。

    黄建军算是真正领略了夏想绵里藏针的手段,也知道夏想此举肯定是要将群大来要么架空,要么踢到一边。总之只要夏想是区长,刘大来就别想在下马区有所作为!

    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夏想的做法虽然有点不近人情。但黄建军心里有数,下马区正是因为受到省市两级领导的密切关注,并且吸引了大量的投资,燕市的其他区肯定是既羡慕又嫉妒,甚至还会到市委抱怨对下马区的扶持过度了,不少区的领导都等着在看下马区的笑话!

    是时候该表态了,黄建军一瞬间下定了决心,别看夏想年轻不大。但政治上成熟,当断必断,手腕犀利。纵观白战墨,自担任书记以来。一直在等劲亿资金的到个,好象除了劲亿资金之外,整个下马区就无事可做了,谁高谁下,谁更有大局观,一目了然。

    黄建军站了起来,一脸诚恳地说道:“复区长,下马区治安环境不好。是我的责任,我一定加强干警队伍的管理,维护好下马区的治安。牛金的问题,我一定严肃处理。绝不姑息,请您放心。另外,我还想就牛奇的问题,向您当面做一个详细的汇报。”

    本来对夏想的所作所为还有所不服的副区长齐欣华和冯安涛,还想和夏想理论两句,据理力争,不想黄建军也及时向夏想表示了明显的靠拢的意思,齐欣华和冯安涛对视一眼,话到嘴又咽了回去。

    还有什么好说的,夏区长摆明了就是告诉他们,政府内部几个副区长的分工调整,完全可以由区长说了算。再说现在已经有四名常委在场。就是在常委会上也是一股强有力的力量。他们还是不要做出头鸟了。

    夏想先是冲黄建军微一点头。又冲齐欣华和冯安涛说道:“目前来看。三个副区长还不能满足下马区的经济展需要,我已经向市委提议。请市委再借调或提名一两名副区长来下马区工作,充实政府班子的力量。欣华和安涛,你们要为新来的副区长做出榜样。带一个好头。言外之意就是干得好,可以重用。干不好,有可能会被调整分工,闲置到一边。夏想话说得委婉,但其实目的很明确,前期就是要以强势服人,下马区不能有差错。

    他见齐欣华和冯安涛脸上还有不平之意,就又强调了一句:“下马区不但事关市委市政府的大计,事关燕市的产业结构调整的成败,也事关省娄省政府产业结构调整政策能不能获得最关键的一步成功,不能有半点小闪失。经济双联二不去,不能保持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让市里和省里都尔四兴,别说你们,就是我和白书记的前途,也都全部交待在下马区!”

    齐欣华和冯安涛终于醒悟过来。一旦涉及到了自身前途,刚才对刘大来的一点同情之心立刻消失不见,都一脸肃然地答道:“是,夏区长”

    夏想就又对陈天宇说道:“天宇。你和源清继续商议一下下一步的工作安排,我和建军同志有工作要谈。”

    到了区长办公室,夏想也不客气。第一句话就问:“黄局长是不是认识蒋玉涵蒋局长?”

    “认识,是市北分局局长,怎么,夏区长也和蒋局熟悉?”黄建军一愣,他只知道夏想和陈风关系好,也听闻夏想深受李丁山的支持,其他关系就不太清楚了。虽然官场圈子说大也大说小也但也不是都能将对方的底细摸得清楚的,尤其是级别不高的人,只能听到传闻不能。官场上传闻多了,黄建军也不是听风就是雨的人。

    夏想却没有回答黄建军的问题,而是说道:“牛奇同志身为分局副局长,纵子行凶,而且牛金还有前科。可以说是恶行累累,我认为,不但牛金应该严惩,牛奇同志也不再适合担任重要领导职务了”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黄建军吃了一惊,夏区长出手太狠了一点,先是直接搬开一名副区长。现在又想拿下一名分局局长,是不是太激进太强硬了?再说牛奇的儿子虽然嚣张了一些,但他本人并无大错,也不是说拿下就能拿下的。他就不解地说道:“夏区长,牛金的问题一定会严肃处理,牛奇本人工作能力也是有的,虽然也有不少缺点,但总体来说,也算是一咋。合格的干部”

    “是吗?”夏想似笑非笑地说道,“两年前,牛金在西南高校区去接女朋友,酒后驾车将一名女大学生撞死,当时许多学生想拦下他,他又撞伤两个人。最后被人拦下之后,冲着所有人大喊他爸是副局长。还说他叫牛金,牛是牛气冲天的牛,金是金网的金,有本事告诉他去!结果这件事情最后不了了之。不但当事的大学保持沉默,还对学生下了封口令,不许对外透露半句小而且事情最后是如何处理的,我没兴趣知道,也没心情知道,我只知道最后只赔了大学生几万元了事而牛金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夏想脸上的笑容妈象在笑,其实却是一种隐忍的愤怒。

    “事情生的地方是市北区小当时的牛奇就是市北分局的副局长。两年后,牛奇来到了下马区,他的儿子牛金也来到了下马区耀武扬威,今天要不是遇到我,说不定还会再出人命”建军同志,你说和牛奇这样的人共事,你不觉得羞愧,我还觉得丢人!还有,牛奇在市区之中有5套房产,总价值不下四万元,要不要我将他的房产的地点和面积都一一告诉你?还是让我整理出材料上报到市纪委?到时是你脸上有光,还是我面子上好看?”

    “牛奇在常局有什么后台,在市里有什么后台,我都不管。他在别的分局再嚣张,再不可一世,也和毒无关。但他就是不能在我的下马区胡作非为,他不离开下马区,我有的是办法让他一天也不得安宁!”

    夏想的口气一点也不严厉,甚至可以说漫不经心地说了出来但话中却透露出一股不容置疑的权威和寒意。夏想不想多事,不想费尽心机去整治牛奇父子,他现在没有那个精力,也知道要处理牛奇还要经市局同意,手续繁琐,又要牵涉到不少人。他更没有那个时间。

    他只想一脚将牛奇踢开,眼不见心不烦为止。

    黄建军是军人出身,可以说比一般人更心志坚定,但今天面对夏想轻描淡写的口气之中,说出来的却是一个血淋淋的事实,他只觉得后背凉,后脑麻,心里打鼓,心想夏区长简直是神了,三两下就将牛奇查了个底朝天,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连黄建军都不知道牛奇的真实家底。夏区长不过刚刚接触到牛奇,才半天不到的时间,怎么就摸得一清

    楚?

    夏想看出了黄建军的疑问,也不解答,继续说道:“就牛奇的问题。我已经和孙局通过了电话,孙局和我的态度一致,给牛奇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如果他主动承认错误。主动法办牛金,主动退出赃款,可以保他安稳退休,”

    夏想也不是不想严惩牛奇,他其实对牛奇父子的所作所为深恶痛绝。恨不得直接荐他们两个人全部法办。

    ps:小夏还是很有手腕的,所以大家多用和票支持他”第三更如约送上,今天一万五千字完毕,除了之外,大家的票能再给力一点吗?另外儿子回来后看到了今天的数,非常高兴地对我说,爸爸,你要谢谢叔叔阿姨们对你的支持,好好码字,天天向上”</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