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58章 审时度势

《官神》 第558章 审时度势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战墨脸煮沉!,源清同志有事说事,不要做杰谓的躲气

    谢源清一如既往地双手一摊:“我就是就事论事,难道事实不是如此?。说完之后,又低头看起了文件。摆出一副悉听尊便的态度。

    白战墨气得脸色青,偏又想不出有力的反驳的话。

    幸好,卞秀玲及时出面帮白战墨解了围,其实也不能算是特意替白战墨出面,因为她的言还是稍微偏向夏想的立场,不过因为比谢源清的话温和多了,就让气氛缓和了不少。

    “按照常规向来是政府主抓经济。但书记是一把手,可以随时以指导工作的名义对政府事务指指点点。况且投资又是白书记的手笔,就由区委方面负责也没有冉题。而且夏区长心怀宽广,不计较太多,我还是支持夏区长的决定的。”

    说完,卞秀玲还冲白战墨和夏想分别微微一笑,态度之好,任谁也说不出什么。夏想也回之一笑,心想卞秀玲在省纪委一直担任办公室副主任,果然是一个玲珑人物,说话办事有水平。既赞成了白战墨的提议,又向众人毫不掩饰地表明了她偏向政府班子的立场。

    白战墨脸色稍微好看一点,不过还是有点不快,咳嗽一声说道:“同志们请继续表意见,请注意一下要言简意核,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政法委哥书记兼公安局长黄建军及时响应了白战墨的号召,他的言简短有力:“区委的两个决定。我都同意。”

    黄建军也看出了什么,就毫不犹豫地跟紧了夏想的立场。

    武装部政委关启明眯着眼睛,说话时语很慢,也表示了同意:“白书记的提议符合当前的形势,我全力支持

    夏想正有意借此次常委会的机会,仔细观察一下各个常委的立场。刚才表态的几个常委的立场,他早已心中有数,关启明一言,他就在心中将他归到了白战墨的一系。

    政法委书记李应勇毫不意外地也是大力支持,还将白战墨拉来如亿投资之举形容为莫定了下马区强盛的基础,功在当今,利在后世。

    随后,统战部长祁胜勇也慷慨陈辞,高调对白战墨称赞一番,最后又表明了坚定地支持白书记的英明决定的立场。

    夏想冷眼观察,心中清楚白战墨的资金到位,至少多了两位常委站位,一个是关启明,一个是祁胜勇。至此,白战墨一系已经有名常委的实力了。他心里更清楚的是,如果没有提前未雨绸缪,先是拉拢了陈天宇,又设计让傅晓斌选择了他,同时因为牛奇事件并且借助市局一把手孙定国的影响,让黄建军早早向他表了态,再有得益于邪端台的关系之下的卞秀玲的靠拢。他在常委会还真是势单力薄。

    谢源清不能算是一支力量,只能作为搅局者的身份出现,或许他有时出手不慎,还有可能搅了自己的局。所以夏想只当他是稍微偏向自己的中间力量,但不管如何,夏想从来没有因为一开始时的不利局面而气馁过,他向来认为只要态度够真诚。手腕够精明,同时利益分配均衡。有些站在别人队伍之中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又会回到他的队伍之中。

    只有组织部长慕允山和宣传部长滕非没有表态了,他们二人的表态非常关键,标志着他们二人选择站在哪一边。夏想也知道,劲亿资金一到个,又在他故作退让的姿态之下,最能看出每个人的选择。

    夏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就是在他放低姿态的情况下,还依然坚定站在他的一边的,肯定是可以合作的朋友。中间摇摆的,是可以拉拢的对象。坚定支持白战墨的,就是暂时需要提防的对手。

    出人意料的是,组织部长慕允山没有先表态,而是笑着对宣传部长滕非说道:“滕部长先说,我最后。”

    一般来说宣传部长排名在组织部长之后,虽然在常委会上并非一定要按照排名言,但慕允山特意礼让滕非一句,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更让人费解的是,滕非也没客气。只是微一点头,说道:“政府主抓经济建设,虽然投资是白书记拉来的,但真正落到实处,还是离不开政府的具体工作,将政府排除在外,既不合乎规矩,又多此一举。我觉得,就算由白书记主抓劲亿投资的落实工作,也应该由政府方面派出专人负责对口工作,否则涉及到政府出面的事务之时,难道事事都由白书记再和夏区长通气?岂不浪费人力物力?同时我也觉得夏区长一点也不接手如亿资金有点过于消极了,白书记的想法也是基于方便管理资金。但投资到位之后,就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了,是整个下马区的事情,不能因私废公!”

    滕非的话大大出乎众人的意外,因为乍一听他似乎是不偏不倚的中立立场,却又不是左右逢源的态度。尤其是到了最后,竟然是各打五十大板!

    也就是说,滕非既不站在白战墨一边,又和夏想保持距离,而是自成一体!

    难道说,常委会分成了三派?

    夏想微微惊讶过后,却又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他一直觉得胡州川然要在市委和陈风、什井锋二分天下,那么在区委常要只州,也应该有胡增周的嫡系才对。他一直没有摸清到底是谁靠向了胡增周,今天正好借白战墨将劲亿投资的功劳全部据为己有之际,他撒手不理,就是要看看有没有人跳出来提出反对意见。

    结果还真有。

    胡增周不想看他一家独大,更不想让白战墨坐大,夏想就是要在常委会上示敌以弱,就看胡增周一派能不能沉得住气。果然,滕非对白战墨的吃相很不满意,也对他的退让深表不安,才按捺不住地表态各打五十大板。

    夏想心中耸定,不反驳,不点头,只是若无其事地等慕允山说话。

    慕允山没有让夏想失望,开口说道:“我认为滕部长的话很有道理。希望夏区长郑重考虑一下区政府监管资金的可行性,区政府的介入还是非常有必要的,当然在具体方式上,可以和白书记协商一下。白书记也应该全面考虑问题,我的看法是,不要让市委市政府认为区委和区政府在工作方式上不合规范。”

    慕允山的言引起了一番小声的议论。

    在议论声中,声音最响的还是谢源清的笑声,谢源清似乎终于找到了苦同道合者一样,说道:“要说在座常委之中谁的言最精彩,谁最有见地?还是滕部长和慕部长典型的谢源清的风格就是话说一半。你不知道他的话是讽刺还是赞美。反正他只管点火不管放炮,任由别人去猜想。

    不过夏想心里清安,谢源清的话多半是冷嘲热讽,冷嘲的是白战墨。热讽的是滕非和慕允山。夏想就对谢源清稍微改变了一点看法,第一次觉得谢源清虽然喜欢搅局,说话不分场合,但在看待问题时,也有一定的政治智慧。

    至此,经。乙资金的具体管辖权一事,夏想基本上摸清了常委会各个常委的立场,胡增周的势力也露出了水面。基本上在常委会的力量对比之中,他的力量最强,有6人。

    墨

    白战墨次之,人,胡增周一系最弱,只有2人。

    不过白战墨身为书记,因为一把手的权威和光环。完全可以化解他多了一人的优势。而胡增周一系虽然只有慕允山和滕非两人。但慕允山掌管组织部,人事大权在握。而滕非身为宣传部长,也是喉舌部门。可以说两个人虽然表面上看似力薄。也是不容忽视的力量,尤其是下马区作为新区,以后内部的人事调整应该不少,而对外的宣传工作也是重中之重,白战墨如果掌控不了组织部和宣传部,他的书记权力也是大打折扣。

    有好戏看了,夏想对眼下的局势大感兴趣。胡增周也有一套,当时明明说是只提名了一个周立波担任区长,周立波同志当了陪衬之后,也不知采取了什么手段,慕允山和滕非竟然靠向了他,多少让夏想有点吃惊。

    不过身为而长,总会有人主动靠拢。也在情理之中。夏想心中有数了,怪不得上一次开碰头会的时候没有慕允山,原来是白战墨有意为之。

    他就一脸淡定,既不接慕允小的话。也不主动向常委会做出进一步解释,他知道,自会有白战墨跳出来解围,因为事情的起因是因为白战墨。而不是他。

    不少常委对慕允山和滕非的言都大跌眼镜,都以为两人是白战墨的人,不想竟然不是。不过在座常委也很清楚市里的局势,微一思忖就明白了为什么,议论声就慢慢消失,然后目光都投向了白战墨。

    基本上,慕允山和滕非的言。虽然有各打五十大板的意思,但总体来说,还是不愿意让白战墨独揽大权。想让以夏想为的政府班子分一杯莫。当然他们也不是出于好心,而是出于平衡的角度考虑问题。

    白战墨微微一怔,勉强笑了一笑,说道:“慕部长和滕部长的提议。我也考虑过,不过因为投资商的坚持,也只好让步。下马区网月成立,一切要向经济建设要政绩,为了投资,做一些必要的让步。满足投资商的一些不太合理但却合情的要求也是有必要的。如果在座的各位也能拉来投资,不要多,有心乙以上,我就可以给予他极大的自主权。相信夏区长也会赞同我的看法。”

    白战墨想拉夏想当挡箭牌,夏想才不会上当,呵呵一笑:“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白战墨没有得到夏想正面的积极回应,有点尴尬地咳嗽一声,就将不满泄到了滕非和慕允山身上,表面严肃地说道:“既然大部分常委赞成提议,今天的议题就算正式获的了通过。”

    慕允山和滕非对视一眼,两人都一脸凝重地说道:“我们尊重集体的决定,不过还是坚持认为必须区政府要介入的看法。”

    话说得委婉,但和保留意见是一样的结论,白战墨的脸色就不太好看。

    夏想抱了无所谓的态度,始终没有表态,让众人都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如果此时夏想反击,就能扭转局面,将功亿投资的政绩分一杯羹,但他好象一点也没有利用慕允山和滕非提出反对意见的意思,他的态度耐人寻味,不但让白战墨的支持者不解,也让傅

    最郁闷的是慕允山和滕非,他们以为有他们出头,夏想应该能够及时借势打力,来一出精彩的反败为胜。不料夏想一点也没有朝气一样,仿佛根本没有现眼前的机遇,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让二人大惑不解的同时,又无比沮丧。

    他们抱定了夏想也是被迫无奈才接受白战墨的提议的想法,也是出于平衡的角度考虑,不想让白战墨一家独大。如果助夏想一臂之力,夏想插手凶乙投资的话,肯定会和白战墨产生矛盾,他们此时表面上是帮了夏想,实际上还是想让夏想和白战墨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之时,他们好坐山观虎斗,最后再坐收渔利。

    就算夏想清楚他的目的,但眼前的利益为什么不要?慕允山和滕非就对夏想的政治智慧深表怀疑。

    亏了胡市长还夸夏想如何有才能,如何有眼光,今天一见,不过如此。

    夏想才不会理会慕允山和滕非的猜测,他有他的步骤和计划,不能因为他们两人的意见而改变策略。

    不过既然知道了他们的立场。以后再行事就要多一层考虑了。

    下午上班后不久,夏想在办公室正和陈天宇、谢源清谈论工作,秘书旯伟纲汇报说,财政局局长施长乐前来汇报工作。来得挺快,夏想一笑,昨天向白战墨汇报了工作,今天常委会一开完,就又向他汇报工作,次着分明。并且安排有序,可见施长乐同志也是一位有心人。估计也是听到了常委会上的一些风声,他就暗想。是有心人就好,怕就怕是一个不知深浅的人。

    谢源清分管财政,就留了下来,陈天宇回避,回了办公室。

    施长乐的岁开外,微胖,头稀少。脸上的总是挂着一抹浅笑,给人的感觉不真实。他一进来就先恭敬地叫了一声:“夏区长!”然后又冲谢源清点点头,“谢区长

    夏想点头示意,谢源清却只是冷冷看了施长乐一眼,一点回应也没有。

    施长乐被谢源清的冷冷的目光一扫,心中一跳,心思立刻就快转动起来。

    施长乐昨天网向白战墨汇报完工作,今天下午一上班就听到风声。说是在常委会上白书记在夏区长的退让之下,还受到了来自滕部长和慕部长的质疑,就让他立刻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施长乐原本以为白战墨身为书记能够掌控一切,夏区长不但年轻,又是二把手,他就主动向白战墨表示了靠拢。

    没想到,昨天网有所表示,今天就听说了组织部长和宣传部长联手反对白战墨的事情生,施长乐就心有戚戚然,仔细一想,还是觉得左右逢源才好,万一白书记失势,他又在夏区长面前没有了位置,工作就没法开展了。

    夏想能猜到施长乐的心思,也不说话,就看他能说什么。

    施长乐迟疑一下,很聪明地说出了实话:“昨天我向白书记汇报工作了,本来当时还想再来向夏区长也及时汇报一下,不巧正好局里有事。我就匆忙赶了回去。今天忙了一上午才处理完,就急急来向夏区长说明一下,省得让领导批评我工作不力。不过该批评的地方,还请领导批评,我知道汇报工作晚了一点。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上来先做了自我批评,夏想就对施长乐初步下了一个结论,能伸能屈。是个人才。不过人才也有正才和歪才之分。他见施长乐说话之时,眼光闪烁,而且笑容也透露出虚假和浮夸,就知道施长乐不是一个十分可靠的人。

    属于墙头草的类型,是见风使舵并且试图左右逢源的政治投机客。

    夏想摆摆手,说道:“本职工作第一,只有做好了本职工作才好来区委区政府汇报工作,是不是?先向白书记汇报工作是对的,有些规矩还是一定要遵守的,”言归正传,说说财政局的现状。”

    夏想的话不冷不热,让施长乐听不出他真实的想法。

    施长乐咽了口唾沫,又看了谢源清一眼,见谢源清根本就没有注意他。心中稍安,才又堆了一脸笑,一上来就摆起了困难:“财政局现在各项工作开展还算顺利,就是资金缺口比较多,市里答应的财政拨款只下拨了一部分,许多地方等着要钱,局里却拿不出钱来,我也十分为难。还有就是财政局门口的路一直坑坑洼洼没有修好,听说那个路段是由达才集团负责的?夏区长和达才集团关系不错,能不能给他们打个招呼,先把财政局门前的路修好。也有利于通行,以便更好地及时向领导汇报工作。”

    防:老何很努力了,但还是无奈地感冒了,很郁闷,正写得顺手想攒些稿子为兄弟们爆一次,却被不透气的鼻子不争气的身体拖累了。感冒了最怕头昏沉,思路不畅。请兄弟们体谅一下老何,争取尽快好起来。恢复度。但有一点请兄弟们放心,一天两更万字不会少,只是爆可能要延后,别埋怨老何了,好不?给他一点鼓励好了,他确实很用心了。弈旬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