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61章 风声

《官神》 第561章 风声

下载: 官神TXT下载


    过交谈得知,熊海洋在安县经讨一段时间的展,安心…”场凡经不能再适应他的展,他就来到了燕市,准备承包更大的工程。正好和孙现伟的天安房产开房地产的负责人认识,就和他一拍即合,承接了天安房产的土建和小区内道路修建的工程,不成想,正好在此遇到了夏想。

    熊海洋喜出望外。

    又听到夏想需要人员修补财政局门口的一段坑注路,熊海洋拍了胸脯:“夏区长尽管放心,保证完成任务。有修建山水路的经验,百十米的路段,又只是简单地修补一下,一天一夜完成任务。”他回头冲工人们大喊一声,“兄弟们,夏区长交待下来的任务,能不能完成?”

    “能!”一百多人齐声呐喊小极具震憾效果,声音惊天动地。

    “能不能给夏区长丢人?。

    “不能!”

    熊海洋就当场换板:“干,现在开始干活,明天这个时候完工,请夏区长检阅!”

    一声令下,一百多人立刻浩浩荡荡地动,各伺其职,各干一摊儿。个个精神抖擞,不需要任何人指挥。整齐划一,场面之壮观,行动之震憾,犹如军人一样给人强有力的视觉冲击力!

    施长乐终于折服了,他知道,既不是夏想的区长身份带来的威力,也不是夏想对他们行下了什么承诺。而是夏想的人格魅力折服了工人们。才让他们不讲条件不摆困难,二话不说,埋头苦干。

    施长乐以前也不是没有过漏*点燃烧的岁月,只不过在官场混迹多年。早就磨灭了漏*点和感动,今天他也被夏想感动了,呆呆在站在一边。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金红心更是呆立在一旁,惊讶的目瞪口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今天的场面,也从来没有见过一个领导干部能让工人们如此真心真意地信服!他的脑海之中只一个念头在不停的回旋,跟了夏区长,绝不后悔!

    夏想见事情圆满解决,心中微微感慨当年在安县救人一次,直到现在还有人情可用,真是让人感叹。他又见施长乐愣在当场,不由不好气又好笑笑骂了一句:“长乐同志,别傻愣着了,快去准备一下茶水。你难道让工人们白干活?。

    施长乐惊醒过来,急忙吩咐下去:“快去准备茶水和饭菜,直接让食堂的师傅做饭,标准都按主任级别,要快,要及时。”

    夏想见施长乐还算识趣,就笑着点点头:“好,算你有眼力。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能够顺利完成任务吧?”

    施长乐见夏想谈笑间解决了一大难题。而且工人们提也没提费用问题。也是对夏想产生了敬佩之意。连忙应下:“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如果再有差错。请夏区长拿我是问

    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夏想还真就将施长乐看扁了。他又交待了熊海洋几句,就和黄建军一起离开了现场。

    夏想并不清楚的是,此次事件的处理,让黄建军更加坚定地和他站在了一起,也对施长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回到家里时,家中已经人满为患。除了严小时、古玉之外,还有宋一凡和宋朝度,以及李丁止夫妇、高海夫妇。

    夏东还未出满月,按说还没邀请亲朋好友上门,不过宋朝度、李丁山和高海以夏想长辈自居,也就不再拘束俗礼,就一起相约前来,以看望曹殊慧的名义,也算几家一起走动走动。

    高海是第一次来夏想家中,心中不免有些激动。尽管他已经是市委常委、副市长,是夏想的领导,但他还是对能够以私人身份和夏想走近深感荣幸。

    别人也许不会理解一个正厅级领导会对一个副厅级下属如此看重,高海却清楚,他能有今天,也有夏想多次从中周旋的功劳。

    他对夏想就有一种自内心的亲切。

    高海的妻子李珍夏想是第一次见到。他和高海认识多年,一直没有和高海的家人认识,今天见高海领了家人前来,也是明白他的意思,就很热情地和李珍打招呼。

    李珍早就不知听高海说了多少遍夏想的名字,见夏想比她想象中还要年轻,还要英俊,就笑着对高海几人说道:“你和丁山,包括宋省长在内,年轻的时候都不如夏想一表人才

    夏想就谦虚地笑:“男人不能看帅,要看有没有才。”

    几人都笑,宋一凡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挽住夏想的胳膊说道:“错,男人不但要帅,而且更要有才。又帅又有才,才是真男人。”

    宋一凡现在长成大姑娘了,亭亭玉立,就是稍微有点瘦,身材苗条而起伏。她站在夏想身边,已经和夏想的耳朵齐高,穿一身洁白的连衣裙,如同一个翩翩仙女一样,令人耳目一新。

    夏想轻笑:“别总什么都要最好的,最好的不一定适合你,最适合你的虽然不一定是最好的,但却是你最需要的。”

    宋一凡歪着头想了想:“虽然说得有点道理,不过我还是想要最好的一个,既要帅,又要有才,然后再

    宋朝度就笑夏想:“幸好你生了一个儿子,以后不用操心许多女儿方面的问题。”

    李丁山插话说道:“这话就说的有点不公平了,难道儿子就不用操心了?”

    高海也有一个儿子,也接话说道:“就是,就是,其实儿子一点也不比女儿少操心。”

    史洁突然冒出一句:“你们不要争论了,没有可比性。如果有一个儿女双全的人,才有言权。”

    夏想真想说其实他岳母就是儿女双全,不料宋一凡却嘻嘻一笑说道:“我看夏哥哥是一个命好的人。他以后肯定也会儿女双全。”

    夏想差点出一头冷汗,宋一凡太古怪精灵了,一语中的,真实的情况是,他现在就已经儿女双全了!

    还好,宋一凡不过是随口一说。又说起了别的话题,比如为什么曹殊冀不生一对龙凤胎,一下就有儿有女了,多好。又说其实她也喜欢儿子。因为儿子跟妈妈亲,等等,说话的口气和大人一样,而且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眉飞色舞,别人都插不上嘴。

    宋朝度尽管是堂堂的省委常委、副省长,在别人面前威严有度,但对自己的女儿一点办法也没有,宋一凡根本不听他的话。最后实在没有办法,还是夏想开口说道:“一凡。你说了半天话也累了,去和古玉小聊聊天好了。”

    宋一凡十分不满地噘起了嘴:“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们想说正事,嫌我碍事了,是不是?”她不满地白了宋朝度一眼。“爸,你也不批评一下夏哥哥,他要赶我走。你就由着他?我是你的宝贝女儿,你不向着我?再说今天是来看望夏东来了。不是让你们密谋来了。”

    宋朝度沉了脸:“不许胡闹,大人有正事小孩子家不许添乱。”

    省长的权威也管不了宋一凡。她不快地瞪了宋朝度一眼,反而更赖着不走了,就坐在夏想身边不动。夏想无奈,笑了一笑,小声在宋一凡耳边说了几句,宋一凡立刻眉开眼笑,连连点头,转身就飞也似地。

    李丁山奇道:小夏对付小女孩是有一套,说了什么让小凡就又高兴了?”

    夏想嘿嘿一笑:“也没什么了,我就是告诉她,让她好好看看我儿子长得帅不帅,是象我多一些,还是象曹殊慧多一些,她就有了兴趣,就走了。”

    宋朝度哈哈一笑:“了不得。了不得小夏没有女儿就有对付女孩子的手腕,我当了宋一凡的爸爸十几年了,居然还没有你了解她,真是奇了怪了。”

    夏想忙谦虚地摆摆手:“哪里。哪里,我只是知道小女孩都有共性。哄她们高兴比让她们生气要容易。只有让她们高兴了,她们就听话了。”

    不料李珍听了夏想的话,给夏想开了一句玩笑:有严小小时和古玉。

    夏想不免有点窘迫,忙道:“严小时是我的商业伙伴,古玉小是同事,一直和我关系纯洁如蓝天白云

    几人见夏想尴尬的样子,不由一起哈哈大笑。毕竟在他们眼中,夏想再是区长也好,哪怕升到正厅,也是他们的晚辈。

    李珍去和王于芬、张兰说话去了。夏想就和宋朝度、李丁山以及高海到了楼上。曹永国回来燕市一趟,只呆了半天就又返回了宝市,毕竟身为市委书记事情太多了。再说家中人手又多,他一点忙也帮不上,留下也是没用。

    楼上没人,十分适合谈话。夏想陪几人来到朝南的阳台之上。阳光大好,洒落一地的耀眼的光芒。几人也都心情不错,围着茶几坐好,高海就亲自动手泡茶。

    夏想想自己动手,高海说什么也不让,抢过茶壶说道:“现在大家坐在一起,不分级别高低,只分长幼。虽然我是你的叔叔,不过因为你的泡茶水平不如我,就得由我来泡。否则你泡的茶不好喝,就是你的过错了。”夏想只好放手,他也知道高海在他面前一直姿态不高,不摆市长的架子,甚至连长辈的身份也不拿。有时就平等地和他对话。他也理解高海的心思,就不再勉强。

    高海动作娴熟地泡好了茶,一人到了一杯,说道:“我一直觉得泡茶能够修身养性,平常在家的时候。就泡茶取乐。泡上一杯浓茶,看一会儿新闻,再看一份报纸,晒晒太阳。也是人生之中难得的休闲时光。”

    为官之人,不但公务繁忙,还时刻处在高度紧张之中,既要想着如何升官财,又要担心对手的排挤或是政敌的陷害。还要时刻想着如何钻营,如何提升政绩,等等,更有甚者,无时无刻不担忧突然就有纪委人员出现在面前”如是等等,官场中人几乎难得一刻的清闲。

    除非退居到了二线。

    高海正当年,现在又进了常委会。可以说正是大有可为的时机,难的还有一份泡茶的闲心,也让夏想微微感叹儿是应了一句老话偷得浮生半日闲六※

    人之一生,忙忙碌碌者有之,狗芶损营者有之,大凡都是追名逐利。终其一生都会被功名利禄所累。不得长寿。不管是官员也好,明星也好,或是打着学术幌子的所谓专家教授,既然追逐了名利,还有人信奉神仙一说,还想长寿甚至无病无灾,其实是缘木求鱼。

    历来名利和长寿都是对立面。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体。世间长寿之人。都是无欲无求,散淡终日,哪里有大鱼大肉大富大贵的长寿?没有。病由心生,时复处于焦虑和烦躁之中,久而久之,怒则伤肝,忧则伤肺,喜则伤心,思则伤脾,必有疾病产生。

    所以在后世网络达以后,高官因为郁闷病自杀之事屡见不鲜。

    身在官场,最难得的就是保持一颗平常心。但说来容易做来难面对自身利益之时,谁能做到不动如松?夏想两世为人,自以为看透了许多世事,他也做不到,更何况常人。

    高海能有忙里偷闲的一份闲情雅致,也是好事,至少可以让他身心放松,少生疾病。

    几人喝了一会儿茶,夏想就想起了连若菡透露的消息,就有意提醒宋朝度一下:“宋省长,有没有听到风声说是马省长要调走?”

    宋朝度一愣,一脸疑惑地看着夏想:“没有,一点也没有听到传闻。你从哪里听来的?”

    话一出口,杂朝度又摇头一笑。想起了什么,又说:“既然你听到了。应该就是真的了。好一个马万正。隐藏得还挺深,居然一点风声也没有传冉来,,是省长还是书记?”

    宋朝度自然知道以马万正现在的级别,向上一小步是省长,一大步是书记,最低也会是省长。“西北某省的书记。”在座的都不是外人,夏想就说了出来,“虽然只是风声,不过可能性很大。宋省长还是要早做好准备,机会难得。”

    李丁山和高海都面露喜色,都一脸期待地看向了宋朝度。

    宋朝度心中也是微微激动,常务副省长”相当于省长接班人的角色,位高权重,而且在常委中排名中还能再靠前几名,最主要的一点是。只要他坐上了常务副省长的位子。几乎可以肯定干上一届之后。就能顺序递进成为省长!

    从而完成政治生命中一次质的飞跃。

    宋朝度难掩一脸激动的神情。马万正的调走,不但为他腾开了位子。还让他减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几乎是一次难得的机遇。

    关键是,夏想的提醒非常及时。早早下手运作比听到消息之后再出手。肯定要好上许多,至少要比别人快上一步。抢先一步就是先机,就有可能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因素。

    宋朝度拍了拍夏想的肩膀,真诚地说道:“这个消息非常及时,也非常重要,谢谢你小夏。”

    夏想摇头笑了笑:“您客气了。不管从哪里角度出,我都希望是宋省长接任常务副,而不是别人。”

    夏想的一句话正落到关键点上。因为宋朝度也担心省委常委中其他人也会运作常务副省长的个置,甚至还有可能空降。

    竞争省长宝座最大的竞争对手崔向应该没有担任常务副省长的可能。他目前在常委会中的排名本来就比马万正高,不可能高职低就。谋取常务副省长的职务,尽管说来也不是没有先例,但在燕省这个政治保守的省份,可能性不大。

    综观国内各省大员的履历,由副书记升任省长的例子确实不多,一般来说省委专职副书记是主要负责党务工作的,工作的侧重点在党的方面,常务副省长主要侧重在行政方面,不同时期不同省份的环境不一样,另外不同的人也不一样,不能一概而论。但总体之下相比而言。现阶段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的前途要好一些。

    只耍崔向想在以后问鼎省长的宝座,想出曲线救国的策略,先担任一段时间的常务副省长,然后再顺利接任省长,也不是天方夜谭。国内的政治之中,从来不缺少一些极有创意的工作调动。甚至还有空头常委的职务。

    尽管常委的权力不但一个空头常委有时还不如一个实权在握的行政副职来得实惠。

    当然实惠是一方面,常委升迁的机率要大多了,又是另一方面的问题。国内的政治环境复杂多变,有各种可能性会生,不得不小心从事。

    宋朝度突然之间面临着不敢相信的好事降临,自然难免会有患得患失的心理。

    夏想一句话让他的心情更加紧张起来:“我怀疑,常务副省长的个置会有一番激烈的争斗,有可能会空降。宋省长还是要早早下手为好。”

    “怎么说?”宋朝度情急之中。来不及深思其中的内情。

    比:还差十几票到牺票,哪位兄弟帮帮大忙,满足一下老何的小小小心愿?

    ,</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