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64章 狐狸的尾巴

《官神》 第564章 狐狸的尾巴

下载: 官神TXT下载


    让商言商,夏想也没想只凭人情就白用成达才的凹亿咨凡,心也相信他的面子还没有那么大,就是陈风也没有!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就是省委书记叶石生也不会红口白牙地张口就向成达才借刃亿资金一用,而没有什么回报。

    夏想就笑:“看,我正准备说,成总就先提了出来,倒显得我不懂事一样。”

    成达才哈哈一笑:“我可不是将你的军,而是知道你的为人,才先不问回报就答应借你刘乙。要是别人。我还得考虑再三也未必会同意。向你要回报,就是要你向我交给底。到底要怎么样运作?我可不想被你蒙在鼓中,否则就是你借我比亿还我测乙,我也不同意。”

    成达才想要的是一个如何实施的过程,他自然比别人看得长远,并不是只贪图眼前的利益,还想从中受益。就是想知道夏想的精心计划。成达才清楚,夏想的商业头脑和谋算。远胜于几亿元的回报。

    夏想嘿嘿一笑:“还真对不起了。成总,现在真的需要暂时保密”说白了,也不是非要瞒着您和陈书记,主要是我现在只是猜测2四亿投资的动向,不想将猜测的结论摆出来。只有等他们真正付诸行动之后,我伸手向您借钱之时,一定和盘托出,怎么样?”

    成达才一脸凝重地看了夏想片刻。端起了茶:“来,以茶代酒,干了

    夏想知道,成达才同意了。

    几人一直喝了一下午的茶,谈论了不少话题,天南地北无所不有。成达才今天兴致也挺高,还透露了一些当年的情事,让夏想也终于相信了一句话,不管是高官还是巨商。只要是男人,都难过女人关。英雄难过美人关,千古流传,到现在也是屡试不爽。

    最后曲终人散的时候,夏想又想起了燕省即将迎来的变动,想了一想。还是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陈风,尽管说来吴家要插手燕市事务的话。势必要从陈风手中分权,就目前来讲。夏想从感情上还是觉得和陈风更近一些,更愿意陈风掌控燕市的局势。

    “陈书记,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声,燕市有人要动一动?”夏想就试探着问了一句。

    陈风一愣,他一向知道夏想为人稳重,轻易不会乱说话,想了一想。摇头说道:“局势很平稳。而且燕市刚刚动了一名副市长,短期内应该不会再有变动,而且也没有察觉有任何动静?你听到了什么传闻?。

    夏想想了户想,还是含混地说了一句:“也没有,只是觉得方部长资历也到了,差不多也该向上一步了

    楚彤送几人到了巷口,拿出一张白金卡送给夏想,说道:“看得出来夏区长是一个雅人,应该比较喜欢安静的环境,送您一张打折卡,有时间的话,多带朋友过来。”

    夏想接过白金卡,收好之后抱之一笑:“有机会一定捧场。”

    成达才拍了拍夏想的肩膀:“可不要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以后有什么活动和聚会,就来红袖清香。”

    “红袖清香是雅事,再有成总金口一开,以后肯定要常来夏想目光闪动,看了楚彤一眼,笑容之中透露出一股真诚和亲切。

    楚彤被夏想的目光一扫,心中莫名地跳动一下,心想夏想虽然年纪不大,不过也是堂堂的区长了,也是在官场混迹了不短时间的人,怎么他的目光还这么清澈?看人的时候似乎不带一点杂质。和其他男人色眯眯的目光完全不同。

    直到夏想等人走出很远,楚彤还呆呆地站在巷口,目光之中有一丝疑惑和无奈,更有落寞和伤感,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周一一上午,处理了几起突事件。因为有几个回迁户对江山房产给他们的户型不满意,非要调换,夏想就让吴港得集面处理。

    中午快下班时,晃伟纲向夏想请示,说是长基商贸的董事长元明亮在豪门酒店设宴,要宴请夏区长。

    元明亮终于要露面了,夏想也正要和他见见面,就点头同意了,同时吩咐:“请天宇、源清还有红心同志一起赴宴。”晃伟纲有些落寞地答应了一句。心中有些忐忑,觉得夏区长没有带他去,是对他的不信任。

    不一会儿,金红心前来汇报说是车准备好了,可以出了。夏想动身时,路过晃伟纲的身边,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办公室的工作比吃吃喝喝重要,好好再熟悉熟悉工作,争取早日进步。

    一句话说得晃伟纲心中热气升腾。差点感激得眼眶湿润。夏区长是真心关心他的成长,不让他过早地投入到吃吃喝喝的事业之中,对于网起步的他来说,熟悉工作比任何宴会都重要。

    他重重地点了点头:“是,夏区长,我记下了。”

    夏想赶到豪门酒店的时候,元明亮刚刚等了五分钟。他见夏想的时间安排十分恰当,不过早也不太晚。既不**份,又给了他面子,心中就对夏想的评价高了一分。

    坠岁的元明亮身材不高,瘦,但有精神,确切地讲,是浑身上下透露着精明强干的气质,但又不是让人一看之下就心生提防的精明,是一种让人看了觉得和他打交道会有利可图,并且觉得他眼光前一定可以让你的投资得到回报的精明!

    这样的人,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气场,一种让人信任并且愿意将资金交给他来运作的气场。

    见到元明亮的第一眼,夏想就明白儿序的优势所明亭的笑容很真诚,目米很精明煦弊办订扮透露着富贵之气,但又没有爆户的粗一个聪明并且很会审时度势之人,夏想对元明亮下了一个第一眼结论。

    元明亮今天的本意是只宴请夏想一人,没想到从车上下来了数人,他并不认识陈天宇几人,不过随即就想到了几人肯定是夏想的亲信,具体来讲,就是政府班子的人,他就暗想,夏想果然厉害,带着外人前来,明显是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不给他任何私下里接触的机会。

    或者说,不给他许诺或是送礼的机会。

    元明亮的眼中就闪过一丝失望。

    元明亮今天宴请夏想的目的。是想给夏想一些好处,让夏想在以后多行一些方便。他也清楚只让白战墨高抬贵手就想在下马区为所欲为有困难,只要夏想真要找长基商贸的麻烦,也有的是办法,毕竟政府方面的权力也很大,从行政上讲,一区之长才是下马区的法定代表人。有完全自主的行政权。

    遇到可以忍让书记的区长还好说,遇到不肯放权的区长,白战墨拿出一把手的权威去压夏想,也未必管用。元明亮是聪明人,知道在现有的政治体制下,区长好说话还好说。不好说话,就算有白战墨事事替长基商贸出头,政府一边也有办法处处刁难。

    而且元明亮并不认为夏想是一个好说话好脾气的区长,虽然他也知道夏想在劲亿投资问题上面,对白战墨做出了全面妥协。但总不能夏区长不话,他就不主动示好,非的等有事相求的时候,他再和夏区长打交道,也显得他太不会做人了。

    于是,就有了元明亮出面邀请夏想赴宴的一出。

    金红心下车后,忙帮夏想打开车门,旯伟纲没有随同,他就得有眼色一些。

    夏想下车后,热情地和元明亮握手,笑道:“元先生太客气了,应该由我请你吃饭才好,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

    元明亮暗暗打量夏想几眼。英俊、英气,彬彬有礼,坦荡而不做作。还有一点是,年轻,真是年轻。乍一看。谁也不会相信他居然是一区之长,副厅级,尤其是他举手投足之间,没有一点装腔作势的作派。就更让他暗暗惊奇。

    按说能在官场上混到副厅级别的人,哪一个不是官场老油子?一般到了夏想的级别,就算没有官威。都多少有点官架子,喜欢拿腔拿调地说想却没有,他坦然而笑。淡然而立,仿佛就象一个让人一见之下就心生亲切之感的朋友一样。让人对他既敬重又喜爱。

    而不是单纯的敬畏。

    元明亮就有点迷糊了,夏想是怎么爬到区长的高位的?他不象是八面玲珑的人,难道在官场之上。坦诚和亲近还能让上级赏识不成?

    虽然不解,元明亮还是热情地回应夏想说道:“夏区长太客气了。其实是我的失礼,来下马区几天了,应该早就拜访您。只是一直事务繁忙,抽不开身,您别对我有意见才是。”

    一见面,都十分礼让,格外礼貌。第一回合,打平。

    到了豪门大酒店的包间,元明亮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众人就分别落座之后,夏想就又向元明亮介绍了陈天宇、谢源清和金红心三人。元明亮一一热情握手,并且赠送了名片。

    元明亮只身一人,他一点也不怯场。先是依次向夏想几人敬了酒。夏想也给了他面子,一饮而尽,陈天宇几天全看夏想的眼色行事,也都干了杯。

    酒过三巡,切入正题,元明亮就简单地介绍了长基商贸的情况。

    “长基商贸成立于甥年,注册资金刚乙。是集科研、技术开和对外贸易于一体的大型商贸集团,现有员工劝余人。长基商贸看重了下马区欣欣向荣的前景,愿意在下马区的经济建设之中,贡献一份微薄之力。长基商贸以后在下马区的经济活动和各项投资,还请夏区长多多照顾。行个方便,给予政策上的优惠元明亮几杯酒下肚,别看年纪不但似乎有点酒意上涌一样小红光满面,说话时也是微微有些兴奋之意。

    夏想才不会被元明亮的外貌骗倒,有些人喝酒脸红是酒精过敏,有些人是兴奋过度,而有些人是自来红。是一种斗志在燃烧,显然,元明亮属于后者。

    自然界中有一种动物叫变色龙,可以借改变身体的颜色,巧妙地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不让天敌觉。元明亮的脸红,也是一种伪装,示敌以弱,让对方对他失去防范之心,认为他酒量不行,已经喝醉,就会放松警伤。

    夏想也不点破,只是一笑:“下丐区百废待兴,正需要元先生这样有远见卓识的企业家来投资,来开,我代表区委区政府对元先生做出投资下马区劲亿的决定,表示热烈的欢迎套话说完,他又关切地问了一句,“元先生是不是酒量比较浅,要不我们就少喝一点?”

    元明亮故意大着舌头说道:“没事,没事,虽然我是南方人,不如你们北方人酒量大,但我一样十分爽快,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和夏区长一见如故,心里高兴,就是喝醉了也没什么。”

    夏想呵呵一笑:“好,爽快小来,我敬你一杯。”

    元明亮和夏想一碰杯,一口喝干。又说:“夏区长,我要是说了什么不妥当的话,您别怪罪有人借酒浇愁,有人借酒疯,酒生事。示明亭显然是要借酒说酒话了,夏想就说!生说的哪里话?大家坐在一起,就是图个高兴,交个朋友,酒桌上的话,随酒而走

    谢源清在一旁沉默了半天,突然“哧”地笑了一声:“我上大学的时候就知道很经典的一句话就是。男人在酒桌上说的话,女人在床上说的话,都一样不可信。

    陈天宇知道夏想复意制造轻松的气氛。一听谢源清的话,也笑出声来:“源清,听你的感慨,难道是受过女人的伤?”谢源清没好气地说道:“经验之谈。未必是受过女人伤才有感悟。而是女人受过我的伤太耸了,我也有感而。”

    元明亮也笑:“哈哈,和年轻人在一起真好,让我这个老头子也觉的年轻了好几岁。下马区是一个年轻的区,有一个年轻的区长,给人的感觉充满了朝气。就象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一样,生机勃勃,肯定大有前景,我都想在下马河畔买一套房子养老了

    终于切入正题了,夏想就接过话说:“元先生对下马区的房地声市场也有兴趣?对了,长基商贸的凶乙投资,是以科技创新为主,还是以房地产为主?或是另有打算?”

    元明亮打了叮,哈哈,有点微微醉意地说道:“长基商贸的第一批刃亿的资金已经到位,初步的打算是投资一座华北地区最高档最豪华的高尔夫球场,相关立项和报告已经经白书记批示,转给了谢区长,”他还不忘向谢源清举杯示意,谢源清却只是点头回应,并未举杯,元明亮也不以为意,又说,“后继资金打算以投资高新科技为主,初步意向是兴建一座半导体厂,中长期规划是投资一座液晶面板厂,下马区有政策上的优势,人力资源可以借助京城的便利条件,同时人员工资又不高。有得天独厚的条件。而且,以后京城和燕市之间也会修建城际铁路。正好从下马区中间穿城而过。和京城之间的距离缩短为一个小小时。各种便利条件综合在一起,再加上面向京城庞大的消费市场和出口优势,长基商贸希望能在下马区扎根,和下马区一起腾飞

    不得不说,元明亮一番声情并茂的演说,让人一听之下,还真是心潮澎湃,以为他刚才所说的真是长基商贸的商业策略,并且相信长基商贸真有在下马区扎根兴建实业的想法,俗话说酒后吐真言,微醉之下的元明亮的话,换成别人至少会认为有八成可信度。

    不过在夏想看来,连一成可信度都没有。因为他的注意力早就落在了元明亮看似无意中说出的一句话。就是要在下马买房养老”夏想就知道,元明亮借机转移他的视线,最后还会将话题引到房地产上面。

    当然,借口是他想买房子在下马区长住,因为他的投资有中长期打算,是非常聪明的迂回之计。

    陈天宇见夏想笑而不语,知道该他出面了。说实话,陈天宇也对元明亮的话信了几分,下马区也好,乃至整个燕市,确实缺少高精企业。听元明亮刚才一说,也知道他确实做足了功课,也说得头头是道,显然真有投资半导体和液晶厂的意向。就赞赏地说道:“元先生的商业眼光确实敏锐,刚才的分析入木三分。如果长基商贸真要投资高新产业,下马区政府会不遗余力地给予各项优惠政策,不仅仅是税收。还有地皮等等

    元明亮连连点头:“好,太好了。我一来到燕市,来到下马区,就感受到燕市人民的深情厚意,我很开心。也有一种回家的感觉。助亿的投资如果全面铺开的话,少说也要三五年的时间,总住在宾馆也是不好。我就想,如果真要在下马区扎根的话,还是要买一套房子居住才安心。夏区长能不能一下信誉良好的楼盘?”

    狐狸的尾巴再藏在身后,也终会露出来,否则就不是狐狸了,

    防:两句牢骚,勿怪。官神走到今天的成绩,确实不容易,除了兄弟们大力支持之外,也与老何一心写好官神努力提升成绩不无关系。虽然说老何现在单章确实比以前多了一些,但也间接地证明老何仍然坚持不懈的努力。官文的市场本来就作为勉强杀入前十五的官神。比起排在前面的几位大神的官文来说,不管是字数、还是年龄。都还比较弱所以更需要用来提神,来提升成绩,也好在前面几本神书结尾之后,勉力坚守官文的阵地。单章求,是始终对官神充满信心的表现,是用心写好每一章的保证,因为只有一心想取的更好的成绩,而不是得过且过。老何在求之余,才会用心构思,努力码字,所以求和官神越来越精彩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大家可以看到,以前许多用心求的官文。在不求之后,由每天万字下降到八千甚至六千。可以说。如果有一天老何不再努力求票,说不定就会减少,说不定就是对官神没有了期待,到时既非老何所愿,也非读者之福。所以哪位兄弟不喜欢看单章,就不看好了,除非特殊说明,官神一天两更万字,在此之外的,差不多就是单章了不喜者完全可以忽视之”,所以,为了保住官神目前的名次,兄弟们,再猛烈一些,好不好?明天一定三更回报。</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