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65章用人之道

《官神》 第565章用人之道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小明亭绕了个大圈,井让夏想几人相信长基商贸确实嗫骡似资高新产业,然后再以此为由头,以扎根为借口,让夏明为他楼盘,用心良苦,心机之深,也是非同一般。

    只可惜,他遇到的对手是夏想。是早就对他的来意有所猜测的夏想。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等他来投的夏想!夏想就直接忽略了元明亮刚才的许诺,他知道所谓的高新产业。什么半导体厂和液晶厂统统都是空中楼阁,都是一张画在蓝天白云上面的馅饼,可望而不及近,想要等长基商贸兑现投资承诺去做高新产业。无疑于画饼充饥,绝对会饿死。

    元明亮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的理由顺理成章,让人断难怀疑他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任何一个人也不会认为元明亮打着投资高尔夫球场的名义,打着投资高新产业的幌子,真正的落脚点却是房地产!

    是的,虚晃一枪的用意就是让人信以为真,不会猜到他的真正目的。也正是因此,才能在光明正大的前提之下,在合法的范围之内,风卷残云一样将整咋。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的利润,席卷一空。

    夏想笑了笑,先没有说话,而是抬头看了半晌头顶上的天花板,好象天花板上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

    夏想举动让元明亮有点摸不着头脑。一脸疑惑地看了夏想几眼,又一脸笑容地用目光征询陈天宇和谢源清,陈天宇也不明就里,不好回答。还是谢源清冷不防说了一句:“夏区长今天酒喝了不少,有点上头了。”

    元明亮才恍然大悟,原来夏想喝高了,心中更是暗喜。

    夏想见前戏做足,又听谢源清关键时候说的话很到个,就微微眯起了双眼,摆了摆手说了一句:“我说的不一定准确,仅供元先生参考。下马区以后会在政策上大力扶持中低价位的楼盘,燕市经济不是很达。高档楼盘虽然也有市场,但市场太为人民服务的话,是要为广大百姓服务,可不是为少数富人服务,对不对?中低楼盘市场前景看好,以后的潜力巨大。当然,元先生想要自己居住的话,还是要买高档小区,比如水景别墅和柿景城都不错。”

    夏想说完之后。用手一揉额头:“有点醉了,不早了,该回了。”

    元明亮既然收获到了有用的信息。夏想提出告辞,就正合他意,急忙招呼着送夏想几人下楼。元明亮一直送到夏想的车前,手一挥,就有人送来几咋。手提袋,他拎在手中,放到车的后座,笑道:“里面是长基商贸的一些介绍资料,请几位领导过目、珍藏。”

    夏想岂能不知道里面是礼品?不过既然刚才已经装醉了,索性就装到底,就对金红心说道:“红心收好,长基商贸是下马区的大功臣,他们的介绍资料我们一定要好好学习一下。”

    金红心急忙接过手提袋,又客气几句,几人随后上车,告辞而去。

    车驶出了豪门酒店的大门!夏想回头一看,还能看见元明亮站在门口不动,目送他们的远去。夏想就想。元明亮不简单,行事滴水不漏。而且很懂得为人之道,处处考虑周全,让人挑不出毛病。

    今天幸亏是他,换了别人,绝对会被羌明亮迷惑。

    因为他知道夏想有一定的商业头脑,就是想变着法子从夏想口中套出实话,想知道在夏想的心目中,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的展方向。今天可谓完全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因此心中十分满意。

    元明亮直到夏想几人远去看不见了车尾才转身回到了酒店,自始至终,他的脸上都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淡笑。

    夏想和金红心同乘一车,陈天宇和谢源清的车跟在后面。夏想也不避讳司机张良,直接对金红心说道:“一共几个开看看是什么?”

    金红心数了一数,一共六个小再一看里面装的东西除了有长基商贸的彩页之外,还有一只金笔,一块瑞士名表,看包装盒挺珍贵,具体价值他也看不出来。

    夏想清楚,元明亮今天送的礼物不会太贵,也不会太便宜,太贵不会就连司机也算在内,一人一份,可见他非常细心。太便宜也拿不出手。不符合身份。夏想才不稀罕一些小礼品,他之所以收下,也是觉的元明亮既然愿意送礼,为何不耍?否则岂不寒了人家的一片冉心?

    夏想就吩咐了一句:“回头把三份交给陈区长他们,剩下的三份。你和张良一人一份,另一份就给了伟纲,”

    “区长,我的那份给伟纲好了。”金红心急忙表现一下。

    夏想不以为然地挥挥手:“不要争了,给他就是了。我就是替你们收的,你们跟着我,记着别太贪心了,一些场面上的应酬可以,礼品也可以收,但大钱不要拿。”

    金红心知道里面的礼品少说也值一万左右,夏区长说送人就送人。就让他心里十分感动。从来只见收钱的领导,哪里有将礼物让给下属的领导?

    张良也心中感慨,他也跟了不少领导了,向来认为领导就是出了责任

    …忱甲,有的便骨就拿大头的想到年轻的夏区长,数煞沂佃物让给自己的秘书,确实是真性情之人。他就觉得总算跟对了人。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施长乐又来汇报工作。

    和施长乐一同前来的,还是财政局常务副局长谈长天。

    长乐和长天,不知道的人不看姓。还以为他们是兄弟。其实施长乐和谈长天差别很大,施长乐长得很官僚,也很油滑,谈长天却是相貌堂堂,很威武,如果不是戴一副很文质彬彬的眼镜的话,第一眼看去,还真有点潇洒的味道。

    财政局门前的道路已经修好,一级质量。而且只用了一个晚上,就让施长乐真正见识了夏想的厉害之处。他心里清楚,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但有许多事情,有钱也办不到。他是财政局局长不假,人称财礼爷,但他也知道不需要行政拨款的单位,也没人把他放在眼里,更不用提工程队的工人!

    就算是市政部门派人来修,没有十天八天时间也修不好。不是他们不能一晚上就能修好路,而是修的时间越长,人工费就越多,就可以多赚钱。这也就是为什么许多城市的修路工程,明明才几百米的一段道路。却工期往往需要三咋。月以上。不是不能加紧进度,而是不想。

    工人的人工费用是按天结算的。他们多干一天就多拿一天工钱,俗称磨洋工。

    夏想的命令一下,一帮工人们饭也不吃,水也不喝,埋头苦干了一个晚上,将道路修整得十分平整,还一点也没有向财政局提出任何条件。直把施长乐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也知道。能够让工人们如此口服心服,不是钱能办到的问题,而是人格魅力,是一个人的品行完全折服了他们。

    施长乐也不是不会办事的人。尽管第二天工人们收拾东西,默默地离开,他还是派谈长天到工地上去慰问工人,并且送去了米面和水果蔬菜。结果工人们全都不要,硬是让谈长天原样拉回,说是如果他们收下了东西,就对不起夏区长,就给夏区长丢了人。

    施长乐心中也是感慨万千,多少年了,他都没有再见过能让工人们如此敬仰的干部,没想到一个年轻的夏想,飞岁夏区长,能让工人们自肺腑的敬爱,让他心中也是大为感动。

    谈长天更是难以置信新任的下马区区长,真是一个深受工人爱戴的领导?不过他不信归不信,他亲眼见到的工人们坚决不要的场面,他又怎么能不心潮翻滚?所以今天施长乐要来向夏区长汇报工作,他说什么也要跟来,要亲眼见一见传说中的夏区长。

    见到夏想的第一眼,一向自诩为一表人才的谈长天也暗暗称赞夏区长果然不凡,不但年轻,长得也十分俊朗。就对夏想第一印象十分良好。

    谈长天在夏想和施长乐面前,没人问他,他没有资格插话,就只好坐在一边。安静地听施长乐向夏想汇报工作。

    施长乐先是感谢了夏想出面帮财政局解决了难题,又说工人们实在可爱,财政局也是一片好心,说什么也要让复想出面做通他们的工作,让他们收下礼物,否则他心里过意不去。不管施长乐是表演也好,是有一半真心也好,反正他说得十分恳切。

    夏想想了一想,提出了一个建议:“你看这样好不好,长乐同志,就由财政局和海洋工程队结成对口安抚对子,以后不定期对海洋工程队进行慰问和安抚,送一些日常用品和粮油,由财政局代表区委区政府对海洋工程队对下马区所做出的贡献表示感谢和慰问,一个月去上一次就可以,既可以增进感情交流,又可以让工人们感受到温暖,同时还可以树立起政府部门的正面形象”。

    夏想的用意是,由财政局带头和熊海洋的海洋工程队结成对口安抚对子,每月安排一个副局长出面带着日常用品去慰问和安抚,既可以让工人们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又可以减产因为工程建设而引的各项矛盾和纠纷,增进机关单位和施工队之间的互动,让工人们对下马区产生感情,工作起来也会更用心。

    其他各局机关也可以仿效财政局。每个局都和一个工程队结成对子。每月花费不了多少钱,也只需要用半天时间,就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何乐而不为了

    夏想的话一出口,施长乐就惊呆了。

    果然是一条妙计,是一个拉拢工人、提升政府形象并且搞好党群关系的好办法。施长乐由一开始对夏想轻视,到夏想一出面就解决了工人难题之时对夏想心情复杂,有点敬佩。再到现在夏想一句话就点明一条两全其美的大道,施长乐终于被夏想的手腕折服了。

    施工乐最信奉的是利益至上和手段至上,当然,他也信奉权力至上。但权力在手未必就令行禁止。还要有威望有权威有手腕才行,耍让所有人都信服才行。夏想尽管不是一把手,但在施长乐现在的眼中。显然夏区长的手腕要比白书记高上一筹,而且夏区长政治智慧也显然高人一等。

    再来为”驾歌年下容易,驾驻百姓要人们也是老百姓公肥”让老百姓服服帖帖的领导,施长乐相信就有足够的手腕让下属服从。

    他第一次产生了要向夏想靠拢的念头。

    当然,他的念头一闪而过,又静了静心,决定再观望一段时间再说。伺机而动才能收获最大的利益。

    施长乐当即就对夏想的提议表示了认可:“好办法,非常高明领导就是领导,总有高屋建锐的主意。就让财政局为区政府各局带一个好头,第一个和海洋工程队结成对口安抚对子,明天我就安排专人以结对子的名义去慰问海洋工程队微一停顿,又以征询的口气说道。“如果夏区长能提前给海洋工程队打个电话,先通个气,可能效果会更好。”

    夏想见施长乐倒也识趣。反应挺快,就笑:“好,我会提前打个招呼的。”他看了谈长天一眼,心想既然谈长天来了。也不能空来,就说。“我看长天同志就挺好,形象也不错,职务也合适,由他出面代表财政局对海洋工程队表示慰问,应该会收到良好的效果。”

    施长乐本来想安排另一个副局长去,因为谈长天和他不是很谈得来。但夏区长当面点了名,他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只看了谈长天一眼,说道:“长天同志负责的工作比较多,我担心他分不出精力

    如此大好机会,谈长天岂能放过?有了结对子的由头,他又清楚海洋工程队和夏区长之间的关系,相当于间接和夏区长走近,而且也有了直接越过施长乐而向夏区长汇报工作的理由。当即就说道:“我的工作还可以安排得开,再说每个月只需耍抽出半天时间就可以了,完全没有问题,绝对可以胜任。”

    施长乐大为不满地瞪了谈长天一眼,心想向夏区长靠拢,也用不着这么急不可耐不是?不过谈长天毕竟是常务副局长,又当着夏区长的面。他不好开口反对,只好答应了下来:“既然长天同志如此热心。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一定要好好完成夏区长交待下来的工作。”

    谈长天心想不劳你费心。有了机会再不抓住,我不是白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他嘴上却答应得很好听。对夏想和施长乐都表了态。

    夏想心明眼亮,也看出了施长乐对谈长天不太满意的态度,他其实也有意在财政局培植自己的力量,既然谈长天有靠拢的意思,就给他一个机会。

    为了进一步推广财政局结对子的经验想也确实认为此举绝对会对下马区的经济建设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工人们得到了温暖,也就更有了干劲他又做出了另一个重大的决定,决定让金红心随同谈长天一起赶赴海洋工程队现场,亲自参加慰问活动,然后将活动过程和效果写一个总结报告,最后再全区推广。

    金红心接到晃伟纲的通知,急忙赶来夏想的办公室,听到夏想的安排之后,立刻心领神会地说道:“请领导放心,我会认真配合好谈局长的工作,将工作经验报告写得深入而详细。”

    施长乐在一旁暗中嘴叹一声,完了,今天带谈长天前来汇报工作是一个天大的失误,三下五除二,谈长天就向夏区长表了忠心,夏区长也因势利导,直接安排金红心和谈长天接触一谁不知道金红心是夏区长的跟前红人?有金红心出面。就相当于夏区长间接接受了谈长天的靠拢。

    下一步只要谈长天的工作完成得让夏区长满意,夏区长就有可能采取一系列的手段,联合谈长天架空他,当然前提是如果他不配合夏区长的工作的话。

    施长乐心中无比郁闷,但他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完全倒向夏想,他想再等等看,看有了凶乙投资光环的白小明亭绕了个大圈,井让夏想几人相信长基商贸确实嗫骡似资高新产业,然后再以此为由头,以扎根为借口,让夏明为他楼盘,用心良苦,心机之深,也是非同一般。

    只可惜,他遇到的对手是夏想。是早就对他的来意有所猜测的夏想。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等他来投的夏想!夏想就直接忽略了元明亮刚才的许诺,他知道所谓的高新产业。什么半导体厂和液晶厂统统都是空中楼阁,都是一张画在蓝天白云上面的馅饼,可望而不及近,想要等长基商贸兑现投资承诺去做高新产业。无疑于画饼充饥,绝对会饿死。

    元明亮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的理由顺理成章,让人断难怀疑他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任何一个人也不会认为元明亮打着投资高尔夫球场的名义,打着投资高新产业的幌子,真正的落脚点却是房地产!

    是的,虚晃一枪的用意就是让人信以为真,不会猜到他的真正目的。也正是因此,才能在光明正大的前提之下,在合法的范围之内,风卷残云一样将整咋。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的利润,席卷一空。

    夏想笑了笑,先没有说话,而是抬头看了半晌头顶上的天花板,好象天花板上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

    夏想举动让元明亮有点摸不着头脑。一脸疑惑地看了夏想几眼,又一脸笑容地用目光征询陈天宇和谢源清,陈天宇也不明就里,不好回答。还是谢源清冷不防说了一句:“夏区长今天酒喝了不少,有点上头了。”

    元明亮才恍然大悟,原来夏想喝高了,心中更是暗喜。

    夏想见前戏做足,又听谢源清关键时候说的话很到个,就微微眯起了双眼,摆了摆手说了一句:“我说的不一定准确,仅供元先生参考。下马区以后会在政策上大力扶持中低价位的楼盘,燕市经济不是很达。高档楼盘虽然也有市场,但市场太为人民服务的话,是要为广大百姓服务,可不是为少数富人服务,对不对?中低楼盘市场前景看好,以后的潜力巨大。当然,元先生想要自己居住的话,还是要买高档小区,比如水景别墅和柿景城都不错。”

    夏想说完之后。用手一揉额头:“有点醉了,不早了,该回了。”

    元明亮既然收获到了有用的信息。夏想提出告辞,就正合他意,急忙招呼着送夏想几人下楼。元明亮一直送到夏想的车前,手一挥,就有人送来几咋。手提袋,他拎在手中,放到车的后座,笑道:“里面是长基商贸的一些介绍资料,请几位领导过目、珍藏。”

    夏想岂能不知道里面是礼品?不过既然刚才已经装醉了,索性就装到底,就对金红心说道:“红心收好,长基商贸是下马区的大功臣,他们的介绍资料我们一定要好好学习一下。”

    金红心急忙接过手提袋,又客气几句,几人随后上车,告辞而去。

    车驶出了豪门酒店的大门!夏想回头一看,还能看见元明亮站在门口不动,目送他们的远去。夏想就想。元明亮不简单,行事滴水不漏。而且很懂得为人之道,处处考虑周全,让人挑不出毛病。

    今天幸亏是他,换了别人,绝对会被羌明亮迷惑。

    因为他知道夏想有一定的商业头脑,就是想变着法子从夏想口中套出实话,想知道在夏想的心目中,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的展方向。今天可谓完全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因此心中十分满意。

    元明亮直到夏想几人远去看不见了车尾才转身回到了酒店,自始至终,他的脸上都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淡笑。

    夏想和金红心同乘一车,陈天宇和谢源清的车跟在后面。夏想也不避讳司机张良,直接对金红心说道:“一共几个开看看是什么?”

    金红心数了一数,一共六个小再一看里面装的东西除了有长基商贸的彩页之外,还有一只金笔,一块瑞士名表,看包装盒挺珍贵,具体价值他也看不出来。

    夏想清楚,元明亮今天送的礼物不会太贵,也不会太便宜,太贵不会就连司机也算在内,一人一份,可见他非常细心。太便宜也拿不出手。不符合身份。夏想才不稀罕一些小礼品,他之所以收下,也是觉的元明亮既然愿意送礼,为何不耍?否则岂不寒了人家的一片冉心?

    夏想就吩咐了一句:“回头把三份交给陈区长他们,剩下的三份。你和张良一人一份,另一份就给了伟纲,”

    “区长,我的那份给伟纲好了。”金红心急忙表现一下。

    夏想不以为然地挥挥手:“不要争了,给他就是了。我就是替你们收的,你们跟着我,记着别太贪心了,一些场面上的应酬可以,礼品也可以收,但大钱不要拿。”

    金红心知道里面的礼品少说也值一万左右,夏区长说送人就送人。就让他心里十分感动。从来只见收钱的领导,哪里有将礼物让给下属的领导?

    张良也心中感慨,他也跟了不少领导了,向来认为领导就是出了责任

    …忱甲,有的便骨就拿大头的想到年轻的夏区长,数煞沂佃物让给自己的秘书,确实是真性情之人。他就觉得总算跟对了人。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施长乐又来汇报工作。

    和施长乐一同前来的,还是财政局常务副局长谈长天。

    长乐和长天,不知道的人不看姓。还以为他们是兄弟。其实施长乐和谈长天差别很大,施长乐长得很官僚,也很油滑,谈长天却是相貌堂堂,很威武,如果不是戴一副很文质彬彬的眼镜的话,第一眼看去,还真有点潇洒的味道。

    财政局门前的道路已经修好,一级质量。而且只用了一个晚上,就让施长乐真正见识了夏想的厉害之处。他心里清楚,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但有许多事情,有钱也办不到。他是财政局局长不假,人称财礼爷,但他也知道不需要行政拨款的单位,也没人把他放在眼里,更不用提工程队的工人!

    就算是市政部门派人来修,没有十天八天时间也修不好。不是他们不能一晚上就能修好路,而是修的时间越长,人工费就越多,就可以多赚钱。这也就是为什么许多城市的修路工程,明明才几百米的一段道路。却工期往往需要三咋。月以上。不是不能加紧进度,而是不想。

    工人的人工费用是按天结算的。他们多干一天就多拿一天工钱,俗称磨洋工。

    夏想的命令一下,一帮工人们饭也不吃,水也不喝,埋头苦干了一个晚上,将道路修整得十分平整,还一点也没有向财政局提出任何条件。直把施长乐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也知道。能够让工人们如此口服心服,不是钱能办到的问题,而是人格魅力,是一个人的品行完全折服了他们。

    施长乐也不是不会办事的人。尽管第二天工人们收拾东西,默默地离开,他还是派谈长天到工地上去慰问工人,并且送去了米面和水果蔬菜。结果工人们全都不要,硬是让谈长天原样拉回,说是如果他们收下了东西,就对不起夏区长,就给夏区长丢了人。

    施长乐心中也是感慨万千,多少年了,他都没有再见过能让工人们如此敬仰的干部,没想到一个年轻的夏想,飞岁夏区长,能让工人们自肺腑的敬爱,让他心中也是大为感动。

    谈长天更是难以置信新任的下马区区长,真是一个深受工人爱戴的领导?不过他不信归不信,他亲眼见到的工人们坚决不要的场面,他又怎么能不心潮翻滚?所以今天施长乐要来向夏区长汇报工作,他说什么也要跟来,要亲眼见一见传说中的夏区长。

    见到夏想的第一眼,一向自诩为一表人才的谈长天也暗暗称赞夏区长果然不凡,不但年轻,长得也十分俊朗。就对夏想第一印象十分良好。

    谈长天在夏想和施长乐面前,没人问他,他没有资格插话,就只好坐在一边。安静地听施长乐向夏想汇报工作。

    施长乐先是感谢了夏想出面帮财政局解决了难题,又说工人们实在可爱,财政局也是一片好心,说什么也要让复想出面做通他们的工作,让他们收下礼物,否则他心里过意不去。不管施长乐是表演也好,是有一半真心也好,反正他说得十分恳切。

    夏想想了一想,提出了一个建议:“你看这样好不好,长乐同志,就由财政局和海洋工程队结成对口安抚对子,以后不定期对海洋工程队进行慰问和安抚,送一些日常用品和粮油,由财政局代表区委区政府对海洋工程队对下马区所做出的贡献表示感谢和慰问,一个月去上一次就可以,既可以增进感情交流,又可以让工人们感受到温暖,同时还可以树立起政府部门的正面形象”。

    夏想的用意是,由财政局带头和熊海洋的海洋工程队结成对口安抚对子,每月安排一个副局长出面带着日常用品去慰问和安抚,既可以让工人们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又可以减产因为工程建设而引的各项矛盾和纠纷,增进机关单位和施工队之间的互动,让工人们对下马区产生感情,工作起来也会更用心。

    其他各局机关也可以仿效财政局。每个局都和一个工程队结成对子。每月花费不了多少钱,也只需要用半天时间,就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何乐而不为了

    夏想的话一出口,施长乐就惊呆了。

    果然是一条妙计,是一个拉拢工人、提升政府形象并且搞好党群关系的好办法。施长乐由一开始对夏想轻视,到夏想一出面就解决了工人难题之时对夏想心情复杂,有点敬佩。再到现在夏想一句话就点明一条两全其美的大道,施长乐终于被夏想的手腕折服了。

    施工乐最信奉的是利益至上和手段至上,当然,他也信奉权力至上。但权力在手未必就令行禁止。还要有威望有权威有手腕才行,耍让所有人都信服才行。夏想尽管不是一把手,但在施长乐现在的眼中。显然夏区长的手腕要比白书记高上一筹,而且夏区长政治智慧也显然高人一等。

    再来为”驾歌年下容易,驾驻百姓要人们也是老百姓公肥”让老百姓服服帖帖的领导,施长乐相信就有足够的手腕让下属服从。

    他第一次产生了要向夏想靠拢的念头。

    当然,他的念头一闪而过,又静了静心,决定再观望一段时间再说。伺机而动才能收获最大的利益。

    施长乐当即就对夏想的提议表示了认可:“好办法,非常高明领导就是领导,总有高屋建锐的主意。就让财政局为区政府各局带一个好头,第一个和海洋工程队结成对口安抚对子,明天我就安排专人以结对子的名义去慰问海洋工程队微一停顿,又以征询的口气说道。“如果夏区长能提前给海洋工程队打个电话,先通个气,可能效果会更好。”

    夏想见施长乐倒也识趣。反应挺快,就笑:“好,我会提前打个招呼的。”他看了谈长天一眼,心想既然谈长天来了。也不能空来,就说。“我看长天同志就挺好,形象也不错,职务也合适,由他出面代表财政局对海洋工程队表示慰问,应该会收到良好的效果。”

    施长乐本来想安排另一个副局长去,因为谈长天和他不是很谈得来。但夏区长当面点了名,他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只看了谈长天一眼,说道:“长天同志负责的工作比较多,我担心他分不出精力

    如此大好机会,谈长天岂能放过?有了结对子的由头,他又清楚海洋工程队和夏区长之间的关系,相当于间接和夏区长走近,而且也有了直接越过施长乐而向夏区长汇报工作的理由。当即就说道:“我的工作还可以安排得开,再说每个月只需耍抽出半天时间就可以了,完全没有问题,绝对可以胜任。”

    施长乐大为不满地瞪了谈长天一眼,心想向夏区长靠拢,也用不着这么急不可耐不是?不过谈长天毕竟是常务副局长,又当着夏区长的面。他不好开口反对,只好答应了下来:“既然长天同志如此热心。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一定要好好完成夏区长交待下来的工作。”

    谈长天心想不劳你费心。有了机会再不抓住,我不是白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他嘴上却答应得很好听。对夏想和施长乐都表了态。

    夏想心明眼亮,也看出了施长乐对谈长天不太满意的态度,他其实也有意在财政局培植自己的力量,既然谈长天有靠拢的意思,就给他一个机会。

    为了进一步推广财政局结对子的经验想也确实认为此举绝对会对下马区的经济建设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工人们得到了温暖,也就更有了干劲他又做出了另一个重大的决定,决定让金红心随同谈长天一起赶赴海洋工程队现场,亲自参加慰问活动,然后将活动过程和效果写一个总结报告,最后再全区推广。

    金红心接到晃伟纲的通知,急忙赶来夏想的办公室,听到夏想的安排之后,立刻心领神会地说道:“请领导放心,我会认真配合好谈局长的工作,将工作经验报告写得深入而详细。”

    施长乐在一旁暗中嘴叹一声,完了,今天带谈长天前来汇报工作是一个天大的失误,三下五除二,谈长天就向夏区长表了忠心,夏区长也因势利导,直接安排金红心和谈长天接触一谁不知道金红心是夏区长的跟前红人?有金红心出面。就相当于夏区长间接接受了谈长天的靠拢。

    下一步只要谈长天的工作完成得让夏区长满意,夏区长就有可能采取一系列的手段,联合谈长天架空他,当然前提是如果他不配合夏区长的工作的话。

    施长乐心中无比郁闷,但他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完全倒向夏想,他想再等等看,看有了凶乙投资光环的白书记,到底在区委里面,光芒能不能盖过夏区长。谈长乐却心中高兴,他和金红心本来就有交情,上一次金红心还向他暗示,说他有意在夏区长面前推举他。不料后来没有了下文,他就猜测估计夏区长没有点头

    不想今天一来,夏区长就直接将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交到他的手中。是对他莫大的信任,又让金红心出面配合他的工作,完全就是非常明显地暗示,只要他能完成工作小夏区长就会接受他。

    谈长乐就感觉喜从天降,有一扇十分宽广的大门已经向他打开了一道缝。

    事实证明,夏想结对子安抚工人的理念非常成功,由金红心和谈长乐出面安抚了海洋工程队之后,金红心拿出了一份十分详细的报告,夏想看了之后非常满意,召开政府工作会议,决定进行全面推广。

    ps:郁闷,后面追兵马上越,官神却纹丝不动,兄弟们,你们要抛弃老何了不着老何不求追赶前面的大神,只求保住目前名次,帮帮忙,可好?心灰意冷之际,再自我加压,能多给几张的话,零点过后,三更一万五一次投放,如何?</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