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66章 反正

《官神》 第566章 反正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州局踊跃响应,纷纷寻找结对子的工程在各个局…一从有完工的工程,也都清楚和工程队处好关系的重要性,再有夏区长的态度很坚决,又有财政局的示范作用,所以一时之间结对子的工作开展得非常顺利,也非常热烈。

    于是,各个局不久之后都改善了交通状况和各项遗留工程的扫尾工作,同时,下马区的施工队伍的素质在短时间上提升了不少,而且街道上经常随处可见的工程垃圾也不见了,工程车在公路上横冲直撞的情形也消失了,下马区一片和谐的景象

    夏想的安抚之计打的是亲情牌,确实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两天后,从李沁处传来消息,元明亮出手在达才集团的御花园买了两套别墅,其他方面暂时没有动静,一切平静,各个开商的楼盘销售走势平稳,没有太大的起伏。

    夏想也知道元明亮是谨慎之人,在开始不会有大动作。元明亮有耐心,他更有。

    又过了两天,连若菡终于找到了机会。来家里看望曹殊慧来了。

    所谓机会,就是王于芬终于回了宝市,因为夏想可不敢让连若菡出现在王于芬面前,尤其是她还带了儿子。

    王于芬在家中照顾了曹殊冀几天,才现有她不多没她不少,张兰手脚麻利,蓝袜手脚勤快,两个人一起动手,连保姆都插不上手,更不用说她了。她就感慨曹殊慧比她有福,嫁了一个好人家,想当年她生孩子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多人照顾。

    最后又了一句牢骚,说是嫁出去的女儿到底是别人家的人。事事都不用她操心了,也挺好,然后就在曹殊鬈的劝说之后,回了宝市。

    其实夏想也不想让连若菡带着儿子出现在家中,不但老妈在,老爸在,老人们的眼光很毒,而且他最担心的是慧丫头会心里别扭,毕竟现在是两个儿子会面了。

    不荆曹殊慧对连若菡带着小连夏上门一事,十分欢迎,还连连催促夏想早早安排。夏想不解。就试探着问了她一句,不料慧丫头毫不掩饰她的好胜之心,拧着夏想的胳膊说道:“我就是要看看是夏东帅,还是连夏帅,谁更帅,就证明谁的妈妈更优秀。”

    夏想大汗,怎么冀丫头说话和连若菡一模一样?难道两人暗中通过气。电话里就比较过了?他就不顾被拧得生疼的胳膊,连忙劝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好比的?”

    “你终于承认是一家人了?”小丫头手上就更用力了,疼得夏想有点冒冷汗,她只坚持了三秒就又不忍心了,又松了手,叹了气,“你就是我最大的冤家,我上辈子欠你了?总是对你恨不起来!对连姐姐也是,你说她要是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多好,我也好说服自己不用觉得她可恰而让着她,可是她偏偏没有,一个人孤零零得多可怜,我就”。

    小丫头说不下去了,眼中又弥漫了一层雾气。

    夏想知道小丫头心中的委屈。就主动伸出手去,说道:“心中难受就咬一口,解解气。”

    小丫头好久没有踢过夏想了,抬脚就踢了他一脚:“才懒得咬你,我又不是小狗,不咬人……随即又幽幽地说了一句,“你可要有良心,我不求你对我们母子最好,但一定不能有偏有向,不能喜欢一个讨厌一个。”

    “我两个都喜欢,而且和你们娘儿俩在一起的时间最多,说起来,别人嫉妒你才对夏想就厚着脸皮说道。

    “什么娘儿俩,土死了。要说母子,好不好?”小丫头脸上的乌云来得快,去得也快,马上雨过天晴了。

    夏想突然惊叫了一声:“你说不咬我了,怎么还咬?”

    “谁咬你了?我在和你说话,你没看到我的嘴,”

    两人站在一起说话,夏想一只手抱着小丫头的腰,一只手放在她的胸前。小丫头双手抱着儿子,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在他们说话的功夫,不知什么时候儿子伸出小手抓住了夏想的手指头,放到了嘴里,要吃奶”夏想和曹殊慧对视一眼,都幸福地笑了。

    连若菡既然要来家中,夏想就只留下了老爸老妈和弟弟,还有蓝袜,其他人就全部谢客。听说连若菡今天要来,老妈一早起来就收拾家,忙得不亦乐乎,喜悦之意溢于言表。

    夏想就不免有些头大,悄悄地对曹殊慧说道:“你说,你非要让若菡带孩子来家里,是不是就想让我当着老爸老妈的面,出丑?”

    曹殊慧一脸促狭的笑意:“你有什么好出其的,想不通!你不是说过,一把钥匙可以开好几把锁,是万能钥匙,你应该骄傲才对?。

    夏想就知道小丫头是诚心气他,不由气短:“行,算你狠。我可有言在先,凡事只可点到为止,不能说破。小

    “去,美得你,你以为现在是古代,你可以有三妻四妾?我和若菡有分寸,才不会让你太得意了。小丫头不满旧,一声,然后夹盅儿子几子。妈妈告诉你个茶苍凯一伦,好不好?你爸爸是一咋。大

    门铃响了,连若菡到了。

    连若菡穿了一身浅色的长裙,素气而淡然,更多了女人成熟娴静的气质。卫辛只是简单地穿了,恤和牛仔,扎了一个马尾辫,简洁又不失大方,但女人的天生丽质和衣服确实关系不大,刻意低调的卫辛因为近年来的沉淀和成长,已经初步具备了美貌与智慧并存的知性美女的潜质。

    小连夏一进门,就好奇地睁大了眼睛。四处乱看。看了看张兰,不认识,看了看夏天成,没印象。又看到了夏安,歪着想了一想,虽然有点面熟,但还不是他想要找的人。然后目光就落在了夏想身上,顿时紧绷的小脸立刻一脸灿烂的笑容,挣脱了连若菡的手,直朝夏想飞跑过去,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爸爸”。

    这一声,情真意切。这一声,荡气回肠。这一声。让夏想心都碎了。这一声,让连若菡百转柔肠,让曹殊慧心中也是母爱荡漾。

    更让蓝袜和卫辛心绪复杂,也让张兰和复天成对望一眼,心中却是说不出来的百般滋味。

    夏想将小连夏抱在怀中,感受着他小小身躯带来的温暖,以及他用力抱着自己的脖子,不肯松手,心中也是柔情无限,他也清楚,小小的人儿,在他的心目之中没有真爸爸假爸爸之分,他只知道,自己就是他唯一的爸爸。

    抱了半晌小连夏才依依不舍地从夏想身上下来,一落地就被张兰拉住了小手。张兰几乎不再怀疑以前的猜测。越看小连夏越象夏想。

    曹殊慧和连若菡一见面,就都笑语嫣嫣,坐在一起说话。夏有睡着了,抿着小嘴,咬着手指,还不老实地踢上几脚,看得连若菡母爱大,非要把夏东抱起来。夏东睡觉轻,连若菡一抱就醒,说来也怪,他醒来后不哭不闹,好奇地看了连若菡一会儿,忽然就往连若菡怀中钻,毫不客气地要找奶吃。

    连若菡因为带着连夏的缘故,身上还有奶气,夏东现在正处于有奶便是娘的阶段,闻到了奶香就要吃奶。

    曹殊慧和连若菡都被夏东的举动逗得哈哈大笑。

    连若菡遗憾物兄道:“别找了,断奶了。要是没断奶,真想喂你两口,长大后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你,你也吃过我的奶然后又在夏东脸上亲了一口,“真是一个臭小子,长得跟你爸一样坏

    “不是坏,是帅不知何时小连夏来到了身后,拉住了曹殊集的衣服说,“妈妈,爸爸帅,我也帅。”

    曹殊慧一回头小连夏才现拉错了人小脸就一愣,有点害怕的样子。曹殊慧怜惜地把他抱了起来,说道:“来,让阿姨抱抱,是不是把阿姨当成妈妈了?”

    小连夏使劲点头,又看到连若菡抱着夏东,就要伸手去找妈妈。曹殊慧不放手,哄他说道:“让妈妈当弟弟的妈妈,让阿姨当你的妈妈,好不好?”

    小连夏现在的思维还理解不了这么复杂的问题,他歪着头想了一想,又摇了摇头:“不好至于到底哪里不好,他也说不上来。

    连若菡和曹殊慧又开心地笑了起来。

    不一会儿,张兰借故来抱夏东,夏天成也哄小连夏出去,夏想见状大惊,知道父母有意将兄弟两个放在一起比较一下,就忙将卫辛拉到一边,小声说道:“快想个办法,别让夏东和连夏在一起

    卫辛才不急,反而笑嘻嘻地说道:“兄弟两个好不容易凑到了一起,就该认识认识。”

    “你怎么也跟着添乱?,小夏想看卫辛的表情就知道她有心看热闹,“你和连夏最熟,一会儿把他哄过来,抱到一边去。”

    “若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卫辛扔下一句话走了,只留给夏想一个耐人寻味的背影。

    夏想无奈,只好又去找蓝袜:“蓝袜。你找个机会把夏东抱过来,别让他和小连夏在一起,两个小孩在一起,不好。”

    蓝袜就很不理解夏想的理由:“什么叫两个小孩在一起不好,难道小孩不和小孩玩,还和大人玩?夏大区长,你老人家今天的表现,有点异常

    蓝袜多少有点大咧咧的性格。她并没有现连若菡和曹殊慧之间,连若菡和夏想之间有什么古怪之处,她只是觉得夏想有点紧张有点不安,具体是什么原因,她也没有深想。

    夏想一想,得,还是不要多说了,越说越麻烦,欲盖弥彰,而且说不定还引起蓝袜的怀疑,就摆了摆手说道:“没事了,我现在恢复正常了

    蓝袜嘟嚷了一句:“莫名其妙!”

    一家子人,热闹非凡,夏天成和张兰只顾一人抱着一个,乐得合不拢嘴。两个人先是抱到连夏和夏东到了楼下,不一会儿下来之后,就不时嘀咕几句,还向夏想看上几眼,也不知道在讨论些什么。夏想就和夏安坐在客厅的沙上聊天,刚…刚口阳…8。o…渔书凹不橙的体蛤!麾“老妈的怀疑、猜疑、猜测和推测。一概视而不见,当77马。

    夏安前几天送老爸老妈到了燕市,他当天就返回了单城市,今天又来,是特意接夏天成回去。

    夏安也瞧出了端倪,笑了一句:“哥,我看爸妈有点怀疑小连夏是不是你的亲生儿子?”

    夏想义正言辞地说道:“爸妈也真是,有了孙子还不知足,还想着别人的孩子?难道有两个孙子他们才满意?”

    夏安见夏想顾左右而言他,就不再多说,他在夏想面前有点放不开,不敢开玩笑,只是自嘲地摇头一笑:“人老了,就认为多子多福,也可以理解。看到爸妈高兴,我们当儿子的也就满足了

    这倒也是夏想的真实的想法。不管如何,爸妈一人抱着一个,一下好象年轻了好几岁一样,他也就由衷地开心。反正和连若菡的事情,能瞒多久是妾久,实在瞒不过的时候再说。

    还好,爸妈怀疑归怀疑,也知道年轻人之间有些事情不愿意透露,当长辈的最好不要过多追问,问不好也容易引起矛盾。老爸老妈就只顾乐呵,不再过问夏想和连若菡之间的关系。不过夏想却从他们的表情上可以断定,基本上老爸老妈已经一厢情愿地认定小连夏是他的儿子的事实了。

    尽管确实是事实,不过在他没有承认之前,夏想就自我安慰地将爸妈的想法当成了一厢情愿。他就想,自欺欺人就自欺欺人好了,反正他就是来一个死不认帐。

    让夏想大为惊讶的是,吃饭的时候,连夏却不肯和他坐在一起,非要和夏天成坐在一起,而且一口一个爷爷叫得亲热,让他感慨果然是隔辈亲,老爸对连夏的疼爱,肯定比对小时候的他的疼爱要多许多,要不才多大工夫小连夏就和老爸关系密切了。

    小孩最实际了,谁对他最好。他就会立方倒向谁,可不象政治人物,还要权衡利弊,计算得失。

    因为曹殊慧还不方便出去吃饭,中午刻,由老妈下厨,连若菡、卫辛打下手,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席间,老妈就夸了卫辛几句,说是卫辛又懂事,手脚又利索,干活最得体,谁以后娶了她,绝对有福气。

    对于卫辛细心和体贴,夏想最有言权了。他知道不管是曹殊冀还是连若菡,包括蓝袜在内,都不如卫辛顾家,也不如卫辛会照顾人。倒不是说曹殊慧和连若菡不够细心,而是相比之下,卫辛的细心。是让人想象不到的无微不至。卫辛被张兰一夸,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蓝袜坐在曹殊慧旁边,看了卫辛,又看了看夏想,突然就冒出了一句:“我怎么感觉卫辛和夏区长长得有点象,就是俗称的夫妻相?。

    曹殊慧也知道蓝袜口无遮拦。就笑骂了一句:“别乱说,卫辛那么漂亮,他怎么能相比?你太高抬他了”小

    连若菡却认真地看了卫辛和夏想两眼。意味深长地笑了:“别说,还真有点像,主要是眼睛最像。卫辛是个好女孩,细心又周到,以后绝对是一个贤妻良母。”

    蓝袜的目光又在夏想和卫辛的脸上扫了几眼,又说:“我看一本,如果一男一女之间,嘴巴和耳朵最像的话,就容易成为夫妻,这叫长相厮守。但如果只是眼睛像的话,只能是有缘无份,这叫望眼欲穿

    卫辛本来还有些微微羞意的脸庞,一瞬间就黯淡了下来。不过几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了小连夏和夏东身上,对卫辛的失落没人察觉,只有夏想多看了卫辛一眼,心中掠过一声叹息。

    连若菡一直呆到晚饭之后才走,她和曹殊慧之间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题,就连夏想也吃惊她们叽叽喳喳到底在说些什么,怎么有那么多话可说?同时也让他对女人的宽容和复杂有了进一步的体会,曹殊慧和连若菡还是和以前一样亲如姐妹,一点也没有心存芥蒂,就让他始终不能理解到底是他的魅力太惊人,还是曹殊慧太宽容或是连若菡太迁就?

    不管是哪一种,反正,他挺幸福。

    第二天,老爸和夏安返回了单城市,老妈说什么也不肯走,说再照顾曹殊冀一段时间才放心。夏想不好拂了老人的一片好心,只好答应了。

    上班后,夏想处理了一上午的事情,中午,和傅晓械、金红心以及旯伟纲几人一起吃了饭,下午上班不久,卞秀玲就来到他的办公室,说是有事情要谈。

    虽然说卞秀玲因为邪端台和宋朝度之间的关系,一开始就站在了夏想一边,是夏想坚定的同盟,但平常时间里,两人之间的接触并不多,主要是工作上交叉的地方不多,所以今天还是卞秀玲第一次来到夏想的办公室。

    比:第一更送上,召唤和票的支持,兄弟们,老何的努力,你们懂的”马上就有第二更。</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