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68章 闻风而至

《官神》 第568章 闻风而至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在以前,省委副书记的升迁要比副省长好,毕竟党务工作很重要。但现在随着政治体制的逐步改革。在一切向经济要政绩的今天,主抓经济事务的政府班子的份量越来越重。中央越来越重视年轻干部中的政府班子人选,尤其是常务副省长和进了常委会的副省长,在以后升迁的机会要比他这个专职副书记大得多。

    具体落在燕省,也就是说马万正和宋朝度晋升到省长的可能性,要比他大。

    马万正是常务副省长,是第一顺序的省长接班人,除了年龄稍大一些之外,几乎没有别的缺点,崔向一直认为马万正是他最大的竞争对手。尽管宋朝度占据了年龄优势,但资历浅,担任副省长时间短,他自认自身条件比宋朝度优厚。

    宋朝度就算有推行产业结构调整政策的政绩,想要在省长宝座的争夺战中对他形成压到性优势。也不可能。马万正不但顺序排到最前,资历也最老,崔向就一直在想,如果马万正能够调离燕省就好了,

    但突然之间,他隐约听到了风声,马万正好象会调离燕省”听到风声之后,崔向十分惊讶,忙向京城四处打听,结果得到了答复是,燕省暂时没有变动。

    有些事情宁肯信其有,不肯信其无,崔向为了保险起见,又让付先锋帮忙打探一下风声,付先锋接到崔向的电话之后,笑了:“崔书记。我正想请您一聚,正好您就打来电话了,晚上见个面?”

    晚上琰,正是华灯初上时分,崔向和马霄共乘一车。赶向付先锋约定的地点红袖清香。步行在寂静的青石板上,崔向微带惊讶地说道:“没想到燕市还有这样一个闹中取静的地方,真是难得。我在燕市年头也不少了,还真不知道这个小巷中藏着一家茶楼

    马霄笑了一笑:“先锋平常就喜欢搜罗一些风味小吃和雅致的茶馆。基本上只要有一点特色的地方。他都能现。”

    崔向心想果然是太子党出身,肯定是年轻的时候无所事事,就天天琢磨吃喝,养成了习惯。要是草根阶层,忙着升迁和做实事的时间还不够用,还有这份闲情雅致?

    到了红袖清香的雅间,付先锋和谭龙已经等候多时。崔向一见付先锋的面就笑了一句:“先锋还真是好雅致,连这样偏僻的地方都能找到,我在荐市多少年了,都不知道这里还别有洞天。”

    谆龙嘿嘿一笑:“爱茶之人。闻茶香就能找到。爱美之人,闻香识女人。红袖添香,既有香茶,又有美人,先锋自然就闻风而至了

    付先锋一脸春风得意,摆手一笑:“谆龙不要乱说,闻香识女人,是褒义,不是贬义,怎么听你一说,好象透露出不太纯洁的思想?。

    “楚彤确实很漂亮,很有味道,可是你付大书记亲口对我说的否则我怎么会知道?”诸龙一脸荡笑,他现在和付先锋熟了,说话之间也随意了许多,也摸透了付先锋表面假装其实内心也有**的性格,不过付先锋也别有情调,不喜欢用强。也不喜欢用权势压人,他还喜欢一点点接近一点点打动的调调,就让谭龙暗笑付先锋好歹也刃好几的人了。怎么还讲究什么两情相悦?都是成年人了,都知道对方需要的是什么,你行她权力上的方便,她给你身体上的方便,各取所需。直接两性相悦就行了,何必绕弯导玩情调?

    付先锋和谆龙不同,他早已越一见到看上的女人就上床的初级阶段。认为一个高尚的人应该将动物本能掩藏起来,男女之间上床的事情很简单,接近的过程才美妙,他就笑骂谆龙一句:“人可风流。但不可下流。谆老哥,不是所有的女人都看中你身上的市长光环,也不是所有女人都拜倒在金钱之下

    “我还不信了!”谆龙经历过的女人也不少,有人贪图他的权力,有人贪图他的金钱,总之只要他看上的女人,没有一个不被他弄到手的。而且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交易过程,人在社会之中,处处都是交易。身体或是权力都是手段,从本质上讲没有区别。

    语龙见付先锋还坚持他的观点,就趁今天高兴,也是刚才一瞥之后被楚彤的丽色惊动,他就色胆大起。也不顾崔向在场,大着胆子说了一句:“如果我三言两语让楚彤跟了我,先锋你就得让给我,不能翻脸。”

    崔向虽然心事重重,不过见大家兴致都挺高。也不好扫了大家的兴。就笑而不语,表示了默认。

    马霄也不说话,只是一脸笑意看向付先锋。

    付先锋呵呵一笑:“如果楚彤是一个可以用钱或用权力打动的女人,对我来说和外面的女人没有两样,你尽管拿去,我才不会和你抢这样的货色

    尽管付先锋话中有贬低之意,谆龙也不以为然,哈哈一笑就冲外面喊道:“请楚总过来一下

    不多时,楚彤推门进来。她一袭长裙。身材傲人,一脸沉静淡然。让见识无数女人的崔向一看之下。也不由暗暗叫好,心想果然千人千面,楚彤之美,确实有过人之处。清楚今天的几个客人大有来中一人似乎环在电现亡兀过她的红袖添香平常很少有高官来此。接待的多是一些儒雅之气的商人或是一些教授学者,因为红袖添香过于僻静,许多人并不喜欢。

    今天突然出现了几名高官,不免让她心神不宁,因为她也注意到了其中两人的眼神不对,总是在她身上停留过久。楚彤尽管见多了男人各种各样的目光,但他们的目光还是让她感觉不太舒服。因为一人的眼光太玩味,而另一人的眼光太不怀好意。

    听到客人呼唤,她本不想出面应付,但也知道有时候场面上的事情。还必须圆场才行,就只好款款地进来,职业的笑容堆在脸上,问道:“几位贵客,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地方?”

    付先锋先是看了楚彤一眼,不由又是心中一动,就又看了谭龙一眼。有点后悔刚才所说的话。

    谆龙却没有注意到付先锋的异样,他的目光粘在了楚彤身上。再也移动不了半分。

    心中的邪火就如火上浇油一般,抨然燃烧起来,他一下站了起来,笑道:“楚总,有一句话不知我该问不该问一你好象还是单身?。

    楚彤眼中闪过一丝怒意,随后又勉强一笑;“贵客想喝什么茶?我的茶艺虽然一般,但还可以勉强入口,就由我亲手为各位泡制一壶龙井,可好?”

    谆龙见楚形不接他的话,觉得大失颜面,不快地说道:“我问你是不是单身,没让你泡茶。你知道我是谁吗?。

    谆龙有点后悔没带秘书出来。没有秘书在一旁替他介绍,他得自我介绍,很没身份。

    幸好马霄够给他面子,开口说道:“楚总,这位是谆龙谆市长。是燕市的重量级人物

    楚彤心中明白了几分,忙客气地笑道:“原来是谆市长大驾光临;失敬,失敬。既然大领导光临小店,我就拿出珍藏的极品好茶为几位领导奉上,不知道领导是不是满意?,小

    楚彤的目光就看向了崔向和马霄,因为她看了出来,崔向年纪最大。最持重,应该是官儿最大的一个。马霄既然主动开口介绍谆龙,也应该是四人之中的很有份量之人。向他们两人示意,就有求助的意思。

    崔向低头喝茶,不理。马霄避开具光,只是笑。

    楚彤的一颗心就沉了下去,知道他们不会帮自己说一句好话了。

    谆龙见付先锋脸上的笑容有点讥讽的意味,心中莫名地烦恼起来,就说:“楚总,大家都是明白人,不说糊涂话,我就实话实说了,你这家茶楼不错,要是我承包的话。一个月要多少钱?”

    以茶楼喻人。楚彤当然明白谆龙是什么心思,心中更是恼怒,不卑不方地说道:“对不起谆市长,红袖添香虽然利润微薄,但却是我的安身立命之所,我爱如新宝,再多的钱也不转让。”

    楚彤态度坚决,话里话外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

    付先锋脸上的笑意就更浓了。摆出一副看笑话的姿态。

    谆龙本来也是抱着玩笑的态度调戏一下楚彤,但抬出了市长身份,楚彤的态度一点也没有变化,就让他感觉很丢人,又因为和付先锋有言在先,现在被付先锋轻蔑的眼神一看。又当着崔向和马霄的面,他就觉得面上无光,不由恼羞成怒。

    谆龙伸手去抓楚彤的手:“小敬酒不吃吃罚酒,知不知道我一句就能让你的茶馆关门?一个小茶馆的老板,能有几斤几两?还自恃身份,你有什么身份?”

    楚彤哪里肯让该龙的肥手抓住。闪身躲到一边,语气坚决地说道:“请您放尊重一点,我做的是正当生意,赚的是合法利润,该交的税一分也没有少交。”

    谆龙冷笑一声:“合法不合法。不是由你说了算,我说了才算。”他一转身现付先锋的脸色有些不悦,心里知道做得有点过头了。但现在没有台阶可下,就又说道,“今天在各位领导面前,我也不为难你了,你以茶代酒,给每位领导敬上一杯茶,给我敬上三杯,连说三声对不起,否则,我关了你的小店!”

    楚彤也不是没有见过场面的人。早年跟成达才的时候,也是见过不少省市的高官,从来没有见过如设龙一样厚颜无耻之人,她也是怒火中烧。又见其他三人稳坐不动,心想四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真没出息。就倔强地说道:“对不起,尊敬的谆市长,本茶楼没有敬茶的服务,而且我是老板,不是服务员。”

    谆龙本来想找一个台阶下,没想到楚彤还不识趣。当众不给他面子。不由勃然大怒:“妈的,一个臭娘们儿还挺嚣张,不就一咋。开茶馆的,我一根手指就可以灭了你”。

    付先锋本想出面阻拦,一想又觉得有**份,又见谭龙有点气急败坏。就不好再开口说什么,劝谆龙注意影响,好象是和他争风吃醋一样。不劝他,又有点不忍看到楚彤难堪,他就用眼色向马霄示意。

    马霄明白付先锋的意思,正想开口相劝,不料话未出口,楚彤又顶了谆龙一句:“开茶馆的也有尊声,也不是您说灭就能灭掉的!”

    马霄就又闭了嘴,得,还真顶上了,叭;有好戏看了,谁也不肯退步,就只有继续斗下尖巾彤也有些不满,明明知道谆龙是市长,还敢这么硬气,也确实有点不识抬举了。不就是一个开小茶馆的,虽然长得有几分姿色。也要适当地忍让忍让才行,否则在燕市的地盘还敢顶撞常务副市长,还真是自嫌命长

    堂堂的常务副市长真要灭一个小茶馆,还真不是一个事!马霄就看了付先锋一眼,意思是说,我不管了。随便闹,除非崔向话,他反正不出头了。

    付先锋也微微皱眉,事已至此。他也不好强行让谆龙收手,否则不但谆龙没有面子,在座的众人也脸上无光。

    崔向虽然觉得谆龙有点过分。但楚彤也确实一点面子也不给,他也有点怒气,在燕市的地盘上,就算她再有后台,也应该懂一些礼节才是。连堂堂的常务副市长也不放在眼里,太眼高过顶了,是谁让她这么底气十足?

    崔向也打定了袖手旁观的主意。

    谆龙目光一扫,见几人都没有要阻止他的意思,甚至马霄还摆出一副看笑话的姿态,就更让他觉的十分丢脸,要是十几年前,他能一脚将楚彤踢倒在地,现在碍于身份。他压下了动手的冲动,用手一指椅子说道:“老实地给我坐下,乖乖的给每一个人敬茶,我就暂时放过你。否则今天你别想离开这个房间,我一个电话也会封了你的茶馆!”

    楚彤不想抬出成达才,她也知道成达才再是燕省的商业大亨,但在谆龙的盛怒之下,名头也未必管用,毕竟企业家还不是官员,而且她和成达才之间的关系也不是那么光明正大。好说不好听。但她的性格一向不愿低头,当年也正是因为她不想再当成达才的身后人,不顾成达才的挽留而强行离开了他,才导致成达才很长一段时间对她置之不理,她也不以为意。

    楚彤极有个性,认定的事情向来不妥协,就挺直了胸膛说道:“谭市长,您刚才仗势欺人,堂堂的一个大男人,副市长,欺负我一个弱女子。您不觉得羞愧吗?您如果是一个有大量的人,应该向我道歉才对。我开的是茶馆,不是酒楼。做的是正当生意,既不偷税漏税,又不坑蒙拐骗。”

    谆龙怒极反笑:“哈哈,真是头长见识短,你跟我们几个人**律。简直是天大的玩笑。在燕市,我们的话就是法律,就是说一不二。楚彤,你今天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是不是?”

    楚彤终于有点犹豫了,她到底是坚持原则不退让,还是为了生存而牺牲尊严?她也知道今天不低头恐怕过不了关,只是真要舟谭龙的无理取闹低头,又心中不甘。

    不甘又能如何,面对强权,有多少人能坚持原则?楚彤眼中蓄满了眼泪,正要服软的时候,突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谆龙正在火头上,怒道:“谁敲门?!滚远一点!”一个散淡又略带嘲弄的声音响起:“谆市长脾气不嗓音挺大,也不怕让整个茶馆的人都听见?反正我在一楼就听得清清楚楚”。

    声音一响,谆龙立刻脸色大变。和付先锋、崔向、马霄几人对视一眼。几人眼中都有惊讶之意一怎备是他?

    连楚彤也是大惑不解:怎么是他?

    他不是别人,正是夏想!

    夏想将门推开一条缝,闪身进来,冲众人打了个招呼:“几个领导都在,难得见几位领导聚在一起,真是幸会!”

    不知何故,谆龙总觉得夏想淡然无害的笑容背后,隐藏着让人惊心的杀机,他没来由心中一阵慌乱,一下没站稳,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问道:“夏想,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红袖添香既有香茶,又有香风,我自然就闻风而至了夏想依然笑容可掬,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仿佛对眼前的事态视而不见一样,“红袖添香是茶馆,开门迎客,我是客人,陪朋友喝茶自然就来了,设市长的问题很奇怪,难道说红袖添香是您开的。不欢迎我不成?”

    谆龙被夏想绵里藏针的反驳噎了一下,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

    夏想不理谆龙,又依次向崔向、马霄和付先锋打了招呼,笑道:“红袖添香本来没什么名气。难的今天一下来了这么多大领导,我面上也有光。

    付先锋听夏想话里的意思,好象是红袖添香跟他有什么关系一样,就笑着问了一句:“怎么,红袖添香也有你的关系在里面?”

    比:第三更,一万五千字如约送上。终于长出一口气,再泪奔求票。老何很少用泪奔求票,因为一直信奉男儿流血流汗不流泪,不过。真到伤心之时难过之处或是感动之际,男儿也有热泪长流。今天只是悲愤之余,感怀之际,强忍热泪,只为心中不倔的信念,愤而求票。一为保住名次,二为新的一周的努力和奋,请兄弟们给我一个坚持不懈的理由!稍后会一个长长的单章出,是感谢信,兄弟们务必入内一观,是老何的心路历程”</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