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72章 突变

《官神》 第572章 突变

下载: 官神TXT下载


    扪亿投资的监管是白战墨的软助,夏想相信只要他提诚墨必定妥协,就会出面向谭龙开口。白战墨一开口,谭龙看在付先锋的面子上,应该有所退让。

    白战墨也看到了夏想求助的目光,却假装没有看到,摆出一副然事外的态度,心中自然是暗暗得意。夏想被谆龙打压,他自然乐见。因为不管是从哪个角度出。他都不希望夏想太顺水顺风了。夏想的政绩越大,他的光环就越弱。况且夏想对政府班子的掌控力度,简直是铁桶一样,让他十分郁闷不安。

    康少烨也是心中暗喜,第一次见夏想被逼得无话可说,他是说不出来的扬眉吐气,只觉得上次秘书事件之中,被夏想和傅晓斌联手捉弄的羞辱终于有了偿还,心中是一片舒畅。

    其他随同人员,不管是谆龙的人。还是白战墨的随从,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坐等夏想出丑。

    夏想脸色不改,依然平静,开口说道:“白书记,既然设市长提到了安全隐患的问题,我觉得长基商贸的投资,也可能存在着类似的问题”

    白战墨心里“咯噔”一下,不好,夏想够聪明,立刻想到了捆绑的计策,如果他不出声向谆龙说情小夏想就有可能重提劲亿资金的监管问题。而上次慕允山和滕非的立场表明。夏想的想法完全可能通过常委会,,他知道,夏想一句话就将他逼上了绝路。

    白战墨无奈,他初步领略过夏想的手段,知道夏想说到做到,只好艰难地说道:“谆市长…”

    话才开口,愕龙的电话却响了。

    一般而言,该龙对外的手机都会在秘书手中,但他本人也有轻易不会对外的私人电话,当然也是轻易不会响起。一旦响起,就意味着有大事生。

    谆龙脸色一变,伸手制止了白战墨说话,脸色凝重地接听了手机,只听了两声脸色就再次大变,挂断电话后只说了一句:“先回市里,有急事!”然后也不再解释什么,就和秘书以及陪同人员,匆匆离去。

    白战墨和夏想送该龙上车之后,两人微一商议,就决定回到区委之后开一个碰头会。

    碰头会由白战墨、夏想、康少烨和陈天宇四人参加,主要讨论今天诸市长视察工作时的指示精神,以及下一步如何落实谆市长的讲话,如何具体开展工作进行讨论。

    由于谈龙意外的不辞而别,白战墨没来得及开口,他就有意将错就错。就将水景公园的事情敲死再说。也好将一将夏想的军,夏想难不成还拿长基商贸的事情还击?先不管那么多了,反正有设市长的讲话在先。夏想也不好赖帐不是?

    白战墨就先表明了态度:“今天谆市长的讲话精神非常重要,尤其是关于水景公园的安全隐患的问题,我认为还是有必要开展一次全方位的安全检查,先停工自检,如有必要,还请市里的专家进行检查,至少要做出一个姿态出来,你说呢,夏区长?”

    夏想见白战墨趁机变卦,心想他也许真以为自己软弱可欺?就一口答应下来:“既然谆市长有指示精神,区里也要重视才对。我会及时安排下去,天宇,你就负责一下全区范围内的安全生产大检查,不止一个水景公园,所有的施工项目都要一一排检,一处也不能错过。”

    陈天宇答应了一句,点头说道:“我会具体安排专人负责此事。

    夏想又说:“除了安全检查施工之外,对于下马区的各项投资也要做一次系统的排查,防止有洗黑钱的资金以投资的名义流入下马区,万一以后被外界揭露,下马区就名扬天下了,当然,可不是好名声了。慕允山和滕非同志也曾经联合向我提议,为了加强对投资的监管力度。有必要增设一个由政府方面主导的资金监管机构,我一直在犹豫,现在觉得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确实也有这个必要!”

    真是睚眦必报,白战墨暗骂一句,知道夏想是以眼还眼,故意旧事重提,他正想辩驳几句,站在大局观的高度给夏想上上一课,忽然,电话响了。

    白战墨一愣,还没有幕得及接电话,紧接着夏想的手机也响了。

    白战墨起身到一边接了手机,夏想却坐着没动,也接了电话。两人接听电话之后,几乎是一样凝重的表情。只听了几句就放下了电话。一脸震惊!

    沉默,长达十几秒的沉默。

    夏想忽然开口问道:“白书记,安全生产大检查的事情”?”

    白战墨一挥手:“以后再说小现阶段还是要将经济建设的度放到第一位。安全有必要,但不是现在。现在停工,非常不明智。”夏想站起身来,微一点头说道:“那就先这样了。”随后转身叫上陈天宇,走出了白战墨的办公室。

    康少烨大惑不解地看着白战墨:“白书记,大好时机怎么轻易放过了?”

    白战墨一脸灰白,有气无力地挥挥手:“大好时机?是夏想的大好时机还差不多!”

    “怎么了?”康少烨大惊失色。

    “诧龙要删训据市了!白战墨忽然从心底升起一股方力感。夏想的匪洲必五就这么好,谆龙怎么就突然被人挪了个置?诸龙要调到渤海市任市长,不再是燕市的常务副市长了,他的话,已经没有份量了。

    康少烨瞪大了眼睛坐在椅子上站不起来。他实在不明白,怎么一点风声也没有,突然之间,谆龙就调到了渤海市?渤海市是燕省经济欠达的地市之一,而且面积不大,贫穷而落后,谆龙担任燕市的常务副市。本来已经是正厅,正常情况下应该接任燕市市长,升到副省级。现在调到渤海市任市长,虽是平调。实际上是暗降了!

    谆龙如果调任市委书记还差不多。算是为下一步提拔做准备,但调任了市长,明眼人都清楚,谆龙以后的前途,堪忧了,,

    白战幕也是实在想不通!

    其实夏想开始时也没有想通为什么突然就出现了谆龙被调走事件,他回到办公室,呆坐了片刻,想打电话给梅升平,打不通。又坐了一会儿。冷静下来之后,又会心地笑了。

    谆龙调离,既在意州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因为夏想想通之中才知道,早先一直想不明白的吴老爷子针对他的出手,为何要故意搅乱燕市局势的手笔,现今才算有了真正的答案。

    当时是打压他没错,但也并非只有一手,而是双管齐下,甚至可以说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之计,分明是借打压他之际,先将燕市的局势打乱,乱象一起。胡增周重新站位,燕市局势三足鼎立,正好可以借机乱中取利。

    但吴老爷子的聪明之处还在于并不急于插手燕市的局势,事后又倏然收手,摆出了置身事外的然态度,仿佛事情真的完全过去,不再有任何后手。

    就连夏想当时也认为老爷子不再关心燕市的局势,完全收手了,尽管他也一直猜测老爷子应该还别有用意,但一直没有现蛛丝马迹,直到上一次在红袖添香听到付先锋无意中透露出来的韦志中空降一事。

    当时,夏想才隐约感觉抓住了什么。但也还是不太明白,只是依稀认为老爷子和付家联合插手燕省常务副省长的安排,总有一些让他琢磨不透的原因在内。究竟老爷子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他不敢肯定。但他始终坚定地认为,老爷子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地就和付家合作。

    吴才江的电话让他明白了一点,就是他鼓动邱家和梅家联合出手阻止付家,是走对了一步,就连老爷子也表示了赞许之意,就更让他心中断定,如果他的思路正确,老爷子不会让付家轻易得逞,就算付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以老爷子的智慧和权术,恐怕是在玩弄付家。

    当然夏想也知道,老爷子不可能做得太明显了,否则也对付家无法交待。政治上的事情,也要讲究一个平衡和信用,言而无信之事。只能做一次,再也不可能有第二次。夏想就有理由相信,老爷子出手。肯定是计中有计,肯定到时会让付家吃一个大亏,但又无话可说。找不到指责吴家言而无信的理由。

    没想到,在韦志中空降的消息愈演愈烈之时,燕省的局势未定之际。突然之间就有了燕市的巨大变故,埠龙被调离燕市!

    谆龙虽然不是真正的付家派系,但也是付家的力量之一,他的调离。相当于付先锋在燕市的实力大减。少了臂膀,也让夏想对老爷子的计谋大声叫好,老爷子的计策就呼之欲出: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由此,夏想就对韦志中的空降更坚定了想法,恐怕最后的结果是雷声大雨点然后就不了了之了。

    县想的思路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是宋朝度的电话。

    “才才梅部长在我的办公室,向我透露了一点内情,说是谆龙的调离。是多方势力介入的结果,我也感觉很突蔡,但我不主管人事,不好多问,方便的话,你可以向梅部长多了解一下内情。马上就要上常委会了,不出意外,诸龙离开燕市在即”。宋朝度只来得及说了几句话。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夏想尽管猜测到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的介入,但没有得到梅升平亲口说出之前,猜测只能是猜测,他也清楚现在梅升平估计顾不上接电话。也就熄灭了再给他打电话的心思,静观其变。

    夏想就想,估计此时评龙正在焦头烂额地不知所措了,说不定还会大雷霆。

    谆龙还真是正在大雷霆,他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也不知转了多久,突然就一脚踢飞了一盆花小然后又将桌子上的文件全部推到地上。还不解气,又一脚将沙踹倒在地。

    “***,混帐!”谆龙怒骂。也不知道该骂谁?骂组织?他不敢。骂陈风?似乎和陈风没什么关系。但到底是谁突然之间就动了他的位置,让他精心打算等陈风调到省姜之后,胡增周接任书记之后,他就可以递进接任市长,从而完成由正厅到副省的飞跃。

    但一纸调令,让他的梦想全部落空!

    渤海币市长?谆龙欲哭无泪,一个经济规模极小的地级市,在燕省就不凝,放到今国更是小得不能再其系泳比不卜南方以谋驮市,他去了虽然是政府一把手,又能如何?连书记都不是,摆明了是将他一脚踢到了一边,为别人让位。

    如果是担任渤海市书记还好说,干上一届,也可以顺理成章升到了副省,但偏偏是甫长,只有是干上一届市长之后,再干一届书记,他才有可能从书记的位置上升到副省,如此一来,说不定副省升不了,他的年龄就到点了,就得退下来。

    谆龙不怒不生气不火才怪!

    怒气一连作了半个多小时。他才慢慢平息下来,仔细一想,还是不得要领,不清楚到底是谁在背后整他。陈风?不太可能,陈风应该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就算有,也要付出非常大的代价才能将他搬开,不划算。胡增周?更不会。胡增周在燕市刚刚站稳了根基,而且听说他的后台一向不够强硬,他也没有必要在此时此刻多此一举。

    那到底是谁?

    难道是夏想?

    谆龙脑中闪过今天为难夏想之时,夏想始终一脸淡定的表情,似乎成竹在胸,似乎一切尽在掌握,就让他痛恨不止,一个小小的区长,摆什么天下我有的姿态?但现在他却从心底冒出深深的寒意,难道自始至终夏想就真的早就断定他会被调离燕市。所以才会摆出一副无所谓的姿态,丝毫不把他的话放在眼里?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夏想就太可怕了,一个区长就能左右一个常务副市长的命运,他的手腕岂不是太高明了?

    不过随即再一想,该龙又否定了自己的判断。因为他已经听说,他调离之后,会从京城直接空降一名常务副市长过来,而此人,和夏想似乎全然没有关系。再说,夏想就算再有后台。再有来历,也不是被付先锋玩弄于股掌之间,连区委书记都没有当上?夏想连一把手的任命都没有碍手,怎么会有调动他的能力?

    谆龙摇头苦笑,太失态了,太冲动了,居然胡思乱想起来了。

    只是等他再理清思路。再深思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之时,他准备及时向付先锋请教内情,却现付先锋在关键时刻,突然离开了燕市,回了京城。

    据龙就又急忙打电话给付先锋。还好付先锋接了电话,却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事情很复杂,一时说不清,等我回燕市再说。”

    谆龙不甘心,去找陈风辩解,声称想留在燕市继续为燕市人民服务。陈风却安慰他说道:“要相信组织上的安排是出于全面的考虑,而且由你去主持渤海市的政府工作,也是一次难得的锻练的机会

    谆龙一直和付先锋坚定地站在一起,他能调走,陈风求之不得。

    离开陈风的办公室,谆龙暗骂了一句,路过胡增周的办公室时,想了一想,还是敲门进去了。

    胡增周对于设龙突然被人调动也是大惑不解,也打电话向京城问个明白,得到的答复是,坐观其变,不易插手。胡增周就知道出手之人他惹不起,而且搬走该龙对他也算是一个有利的消息,就抱定了袖手旁观的态度。

    谆龙的出现倒让他微微吃了一惊。不等埠龙开口,他就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大意和陈风刚才所说的一模一样。最后又说:“谭龙同志在燕市政府工作期间,为市政府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对你的工作表示感谢。”

    谆龙一听连准备好的话也懒得说了。胡增周比陈风更狠,直接说的就是为他送行的话。

    谆龙郁闷难安,才现在关键时刻,没有人靠得住,不由悲从中来。回来办公室一个人默默地流了半天眼泪,用来纪念在燕市的最后的时光。下午快下班时,崔向的电话打了进来。

    “常委会通过了决议,谆龙,准备到渤海市去做出新的贡献,要相信自己的能力,要服从组织的安排。”崔向的声音有些无奈,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风云突变,梅升平就突然提名谭龙担任渤海市市长,原市长调任京城任职,空缺的位置还没有详细研究,就有了梅升平的意外提名,尽管他在书记办公会上竭力反对,但叶石生和范睿恒态度十分强硬。他最后也没有坚持。

    最近常务副省长的事情弄得他心神不安,虽然也知道谭龙此去虽是平调,实际上相当于封死了迈向副省级之路,但他阻挡不了大潮,而且看样子叶石生和范睿恒好象得到了什么暗示。态度之坚决,让他顶不住书记和省长的异口同声!

    比:可怜见的,还是求,我都求累了,可是没办法,不求越。只求坚守总可以了,是不?兄弟们,追兵来势汹汹,就助老何一臂之力吧!你们是最可爱的人,老何是最可恰的人,不但要求,还要在冰冷的环境下码字可恶的暖气又坏了,送暖气以来第三次了,一冷一热最容易感冒了,相信和老何一样同在北方的冬天生活的兄弟们深有体会。弈旬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