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76章 争执

《官神》 第576章 争执

下载: 官神TXT下载


    小业小中的世才集团的高尔夫球场也在修整地皮!中。谁嘟比旧得出来。达才集团的投资是实打实的投资,不但到位迅,还全部转化为了实际的建设。

    而他的2四亿投资,虽说到位了刃亿的第一笔资金,但直到现在仍然是风平浪静,没有什么动工的迹象。因为投资的实际操作者是付先锋。他也不好直接开口催促元明亮早日施工。与达才集团的一片热火朝天的施工场面相比,他的投资的光环因为没有一点落到实处,而是正在消弱。

    白战墨就有点火急火燎。

    幸好元明亮也看出了形势,就装模作样开始测量长基商贸的高尔夫球场的地皮,摆出了一副准备开工的架势。但正在此时,夏想却又提出了将原先规戎中的广场划,归给达才集团的建议,尽管白战墨不太乐意将广场改成批市场,但为了经济建设的大计,也只得让步。不过元明亮得知之后却立复找到了他,提出了反对意见。

    元明亮的理由很充足,就是批市场会严重影响到高尔夫球场的生意。试想,周围车来车往不断,一片喧嚣,客人们怎么会安心在场中打球?

    白战墨就以为元明亮真心要开工建设高尔夫球场,当即承诺要找夏想协调一下,看能不能重新规划一下批市场。元明亮一口答应,只要批市场建在别处,高尔夫球场立刻动工。

    白战墨就决定借召开常委会的机会,向夏想施压,迫使夏想做出让步。只要夏想让步,重新规划批市场商业圈,达才集团新增的的亿投资就不会立刻到位,同时长基商贸的高尔夫球场再开工的话,此消彼长之下,他的光芒就能重新盖过夏想。

    夏想多少能猜到白战墨的心思。但却不明白元明亮的意思。长基商贸真有意在下马区兴建一座高尔夫球场不成?在他看来,元明亮并没有一点要在下马区扎根的想法,否则劲亿投资拖了又拖,迄今为止只在弄潮大厦租了一层用来办公,他本人只买了一栋别墅用来居住,长基商贸也只申批了一处地皮说是用来兴建高尔夫球场,但一直没有任何开工的迹象姑且不论一个小小的下马区有没有同时容纳两座高尔夫球场的消费能力,单是元明亮放出风声说要兴建高尔夫球场的举动,就让夏想觉得其中大有文章。不想在达才集团想要投资批市场商业圈时,不知怎么又动了长基商贸的利益,元明亮竟然出面阻止,他就不免对元明亮越加没有好感。明明是你白白占了一块的皮放着荒废不用,只打出一个开的名义,还不想让别人也开,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元明亮是基于什么考虑夏想不清楚。也不想费心去猜测,他只是抱定一个想法,批市场商业圈的兴建,势在必行。就算长基商贸真要动工建设高尔夫球场,就算批市场商业圈对高尔夫球场有负面影响,也可以用其他技术手段解决,比如在中间种植茂密的树木,设置隔音带,等等,总之一句话,批市场商业圈,必须上马。

    他才不管元明亮的感安,明明是到下马区吞食利润来了,还摆出一副真正的大投资商的模样给谁看?夏想才不会给他面子。

    白战墨言说道:“夏想同志的提议,才才已经由天宇同志向大家分了资料”可行性报告写得非常详细,也很到位,是一项对下马区非常有利的举措,我代表区委区政府表示热烈的欢迎。只是有一点我不是十分赞成,将人民广场的地皮重新规划成批市场商业圈,虽然可以为下马区带来十分明显的经济效益,但是不是太忽视了市民的利益?经济建设放到第一位不假,不过下马区也确实需要一个标志性的休冉娱乐的人民广场。现有的地点正好设在区中心,交通便利。符合广大市民的根本利益,如果划给达才集团用来开批市场商业圈,是不是太急功近利而不顾市民的呼声了?”

    白战墨很聪明地站在市民的立场之上,以市民的利益诉求为切入点。而不是直接提出是因为长基商贸的原因,确实有一定的迷惑性。

    不过夏想已经从傅晓群口中得知了根本原因,所以他心中早就有了对策,就先不言,静观其变。

    政法委书记李应勇第二个言:“白理,经济建设虽然要放到第一位,但也不能不照顾市民的情绪。下马区是新区有一咋,位于区中心的人民广场,对于凝聚市民对区委区政府的认同感,让市民感受到区委区政府的关怀,大有好处。如果在中心地带兴建一座批市场商业圈,想想看,四座批市场集中在一起,该是多么混乱?不但容易引交通混乱,而且还容易引起治安事情,因此我建议另选地址兴建批市场商业圈!”

    李应勇本来就一直坚定地和白战墨站在一起,他第一个表示赞成白战墨的提议,意料之内。

    谢源清向来爱冷不防地插上一句。今天却没有故技重演,而是甩于泣勇话音落就说道!,“大好的一块地皮建什么人民广加圳卜卜升到爱民的高度,真以为建成之后,有**广场的效用?则乙投资的大工程大项目,竟然大言不惭地说要让位给人民广场,乍一听,还真是忧国忧民的好领导好干部他依然讥笑一声,摇头叹息,“别有用心不怕,怕就怕,将别有用心隐藏起来,然后打着别的光明正大的幌子来打埋伏,就让人看不起了。”

    李应勇被谢源清冷嘲热讽,终于怒了,一拍桌子说道:“谢源清,有话不能好好说?非得阴阳怪气才能显示出你的水平?对不起,我最看不起说话不阴不阳只说半句的人!”

    谢源清倒挺有涵养,也不恼,反而笑了:“李大书记和我正好相反。我就喜欢说话含蓄的人。不喜欢大老粗。当然,喜欢含蓄并不表明喜欢阴险,含蓄是文雅,阴险就是险恶了。明明不想批地给达才集团是因为长基商贸的原再,却偏偏说成出于替市民考虑,往脸上贴金也要讲究一点含蓄,别太明显了好不好?。

    李应勇并不十分清楚内情,听谢源清说得头头是道,不由老脸一红。回头看了白战墨一眼。

    白战墨脸色很差,被谢源清一句话说出真情,多少让他有点难堪,主要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他还以为事情做得十分隐蔽,没有知道。不想连谢源清都清楚内幕!

    白战墨没有回应李应勇的目光。他不能当众承认,否则接下来就不用讨论了,直接放手给夏想好了。就算谢源清说出了真相,他也要将错就错下去,就抓住为市民考虑的出点不放看夏想有什么办法。如果真将长基商贸的顾虑摆到常委会小就成了长基商贸和达才集团两家的对垒了,或者说,是他和夏想各自投资之间的竞争,就不好说服各位常委支持他的建议了。

    因为他相信,尽管长基商贸有。乙投资的光环,但毕竟是外来者,从心理上讲,在座的常委还是会偏向本地的达才集团。

    李应勇见白战墨的目光躲闪,就知道谢源清说的是事实,但见白战墨紧闭着嘴巴不说话。就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也就死撑着说道:“那不过是你的不负责任地猜想罢了。白书记身为一把手,站在全局的高度考虑问题,你的看法太偏颇了。不值得反驳。”

    谢源清还是一如往常地伸开双手,很无所谓地说道:“随你,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

    不得不说谢源清一副无所畏惧又不以为然的态度,让白战墨十分恼火,却又无计可施。本来常委会上就是畅所欲言的地方,而且随着政治体制的改革和透明,书记办公会的影响正在被消弱,常委会的权力越来越大,越来越成为制约书记一言堂的最有利的权力机构。而实际上常委会的成立的最初目的,就是为了制衡书记过于失衡的权力。

    书记一言九鼎的话,是一种历史的倒退,是政治制度的悲哀。所以政府班子才由以前只有一人进入常委会,到现在一般都有一正一常务副和一副三人进入,也是出于牵制党委一块儿权力过大的考虑。

    白战墨只好出面调和,说道:“好了,不要争论了,谢源蒋同志既然提出了反对意见,其他同志再继续表看法好了。我提醒一下在座的各位,下马区新建之初,正是需要凝聚人心增加向心力的时候,一个人民广场,可以当作区委区政府为下马区的百姓树立的爱心场所

    白战墨也懂得煽情的艺术,再一次提升了人民广场的高度。

    康少烨就及时站了出来。表示了附和:“现在下马区的百姓对我们党政班子的认可程度不高,如果再将原有规划为广场的地点改建为批市场,是可以获得短期的经济利益。但长远来看会大失民心。况且我看在方北村一块的地皮就很不错,现在已经整体搬迁完毕,可以批给达才集团来投资批市场商业圈,而且方北村的交通也很便利”

    夏想笑而不语,并不急着反驳康少炸的话。他之所以坚持要让达才集团拿到广场的地皮,是因为心国道正好穿广场而过,其他地方交通再便利,也比不上一条四国道的优势。而且此地离即将开工修建的高口也近,作为批市场,又是一个大型商业圈,交通达为第一要旨。

    所以,广场的地皮势在必得小不能退让。建在其他地方,优势就没有那么明显了。交通不便利,外地的客商不来,批市场就会名不符实。

    卞秀玲对康少烨的话进行了反驳:“方北村太偏僻了,而且因为征地有许多遗留问题,现在还有不少扯皮的地方。达才集团过去之后。少说也要花上半年时间才能动工。半年时间,如果在广场地皮开工的话,差不多就完工了”

    卞秀玲因为和吴港得接触的原因。知道方北村的一些情况,也清楚方北村的情况比较复杂,还有一股隐性的黑恶势力。康少晔的建议其实用心险恶,是将达才集团推向火坑。

    政治斗争虽然在每个地方都少不了,也永远无法避免,但也要讲究一个基本原则。达才集团一片好心,真心投资为下马区带来经济效益。康少烨只因为政治立场不同,就不顾下马区的大局,直接指出一片陷阱给达才集团,就让卡秀玲打心眼里厌恶他的为人。

    康少烨见卞秀玲对方北村的情况据了解,不由皱了皱眉,多看卞秀玲一眼。卞秀玲却毫不客气回敬了他一眼,目光之中充满质疑。

    康少烨移开了目光,被卞秀玲目光之中的冷意刺了一下,觉得心中一惊,不太舒服。

    陈天宇一改以前一脸严肃的表情,脸上堆满淡然笑意,说道:“人民广场也只是一个初步规划”并没有完全确定下来要修建人民广场。夏区长提出在人民广场修建批市场商业圈,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得出的结果,先”国道穿越而过,交通便利条件,是全区其他地点无法相比的。批市场面向的是全国的批商,作为南北大动脉的四国道优越性就不用我多说了。其次,即将开工兴建的燕市北高口也在人民广场劝米之内,有,国道和高的两大便利条件,其他地点的优势都不再明显了。”

    陈天宇作为常务副区长是非常合格的。许多时候他都能想到夏想所想。也能替夏想处理许多事情,是夏想最有力的助手。

    在座常委也都知道陈天宇绝对是夏想的心腹和最大助力,每次陈天宇出面充当夏想的先锋之时,所有人都会再一次想起何江华事件之中。夏想成了最大的受益者,就会对夏想多一份敬佩。

    未雨绸缪,未上任之前凳,让陈天宇投诚。果然有远见。

    “话虽这么说,但我还是觉得民心所向最关键,天宇同志所说的问题其实都不是问题,交通可以解决。方北村离人民广场不过公里,达才集团有的亿的巨额投资,区政府完全可以出资修建一道专用公路给批市场商业圈,远地而来的客商既然千里迢迢来到了下马区,也不会在意再多走公里不是?”统战部长祁胜勇的言倒也有趣,从另一咋,角度来赞成白战墨的提议。

    随后,武装部政委关启明也附和了白战墨的言。

    出人意料的是,宣传部长滕非也赞成白战墨的提议:“我也认为确实将批市场建在区中心十分不妥,不说噪音扰民,就是容易出现交通混乱和治安事件,也是得不偿失。我还是建议夏区长慎重考虑,为达才集团的投资寻找一处最合理的地点。”

    慕允山推了推眼镜,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口,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想一眼。

    因为大家争论了半天,夏想还没有表一句看法。谁也不知道夏想是不是有什么后招,以慕允山现在对夏想的初步了解,夏想是一个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的人,看他一脸笃定的表情,肯定会有最后一锤定音的后手。

    慕允山就拿定了主意,还是坐看好戏上演好了。

    不过他也对夏想坚持要在人民广场的地皮之上修建批市场大为不解。在区中心矗立一座人流繁杂的批市场,会严重地影响下马区的形象。也不知道夏区长是出于什么方面的考虑,难道他能有多么高明的解决之道?

    慕允山就隐隐有点期待。想看一看夏想到底有什么妙计。

    其实常委会上虽然常委众多。但在讨论经济建设和政府事务时,基本上就是几个副区长和书记、副书记之间的争论,其他常委因为分工的原因,要么了解少不好言,要么自知自己的一票就是为了附和书记或区长,就见风使舵好了。除非涉及到自身管辖范围之内,比如人事问题。慕允山肯定要作重要表态,比如纪检问题,卞秀玲肯定是主要言者。

    今天讨论的话题是经济建设,不过因为各人提议的问题都连带在自己管辖范围之内言,也就有了不同的侧重和倾向。比如刚才政法委书记李应勇就提到了治安问题不好解决,而政法委副书记兼公安局长黄建军。却举了反例。

    “其实在区中心建造一座批市场,反而在治安上有利于管理。方北村一带治安管理比较混乱,警力不足,如果在方北村修建批市场。我担心当地的村民以及一些游手好闲的小青年,会打外地客户的主意。一旦出现客商被盗、被抢、被砸的案件生,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会大犬影响批市场的声誉。我的看法是,建在方北村,从治安角度考虑,不如建在人民广场。我的言完了。”

    险:感谢昨天兄弟们花团锦簇一样的打赏,让老何如饮甘露如沐春风。沉醉了一整天!恭喜一切尽天意同学荣任为官神的堂主,抽姚同学荣任为官神的舵主!”最后再大喊一声。最后三五天了,克弟们,不怕苦不怕累的老何,就怕没和票!</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