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神 > 第581章 满月酒

《官神》 第581章 满月酒

下载: 官神TXT下载


    丛抿儿。夏想见是丛械儿意外现由愣了愣。随,说道:“怎么是你?”

    丛板儿一双美目紧盯着夏想的脸庞,眼中情绪复杂,有感激有哀伤有无奈有失落,她微带疲惫地一笑:“夏区长,请您放心,今天我来不是陷害您来了,而是向您表示我的感谢。也请您接受的我道歉,以前的事情,太对不起了!”

    丛板儿后退一步,向夏想深深地粗了一个躬!夏想不好伸手扶她,忙说:“事情都过去了,不必再记在心上。”

    “我会一直记在心上,您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最好的男人,最好的官员。”丛枫儿咬着嘴唇,眼光热烈而大胆。“我一直以为您在事后会报复我,没想到您根本就提也没提。上次在弄潮大厦相遇之后我以为您会让李总开除我,没想到。您什么都没说,李总后来还升了我的职,我就知道,作为一个男人,您是女人心目中最可靠的男人。作为一个官员,您是百姓心目中最实干的领导。我现在才知道自己以前有多蠢,竟然要陷害您

    丛板儿的双眼涌出了泪水,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丛板儿上次在弄潮大厦遇到夏想之后,心中就十分忐忑不安。她就敏感地意识到李沁在办公室等人,等的肯定是夏想。她就想。夏想是下马区的区长,或许还和李沁关系良好,他一句话就能让李沁开除了她。

    丛枫儿就已经做好了被公司清理出门的心理准备。

    不想第二天上班后,什么事情都没有生。李沁问了没问她一句,她就知道,夏想无意追究她以前的事情。

    又过了不久,因为她工作出色。李沁还升了她的职,让她担任了经理助理,丛枫儿心里就更感谢夏想的大度和宽容,因为她现在确实需要这个工作,她现在也做得得心应手,不想失去为之付出的一切。

    丛枫儿就咬牙苦干,李沁吩咐的工作,她总是额并且出色的完成。李沁没有吩咐的工作,她也主动做好,不怕苦不怕累,就为了心中一份不屈的信念。

    丛板儿的努力李沁也看在眼中,也是暗暗赞赏,也经常关心地宽慰几句,让她注意身体。丛板儿获得了李沁的认可,她也是心里暗喜,有一次就大着胆子问了李沁一句关于夏想的话题。

    李沁并未多说公司和夏想有什么关系,只是对丛板儿说夏想曾经问过她一句,什么也没有说,丛枫儿就知道,夏想对她就没有一点记恨,因为她从李沁的口气之中听出了端倪,夏想对公司有着远过一名区长对一家公司的影响力!

    夏想放过了她,甚至连她的一句坏话也没有说,再想到她对夏想曾经的陷害,丛板儿心中的愧疚和不安越来越强烈,就觉得有必要向夏想当面表示一下自肺腑的感谢。

    她一直在楼下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等来了夏想。

    丛枫儿将手中的手提袋塞到夏想手中,坚定地说了一句:“我送给您儿子的礼物,请一定收下。请放心,绝对不是和上一次一样有陷阱,如果有,我不得好死!”

    听她这么一说,夏想就赶紧收下:“好,我收下。丛枫儿,你其实也挺有能力。好好在公司干,以后会有前途的。”

    丛板儿“嗯”了一声:“谢谢您,夏区长,您是我生命中最应该感谢的人。有机会,我一定回报您的大恩大德!”

    夏想摆摆手:“说得哪里话,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又没有要求你什么,只要你好好走好自己的路就可以了。”

    丛枫儿又朝夏想鞠了一躬,转身飞快地走了。夏想见她的背影萧索而落寞,肩膀也因为消瘦而显得瘦削了许多,不由暗暗摇了摇头。丛枫儿性格之中有倔强的一面,她的幸和不幸,有时候也不由她自主选择。

    第二天天一亮,夏想就早早起床。准备满月酒事宜。不多时,老爸、夏安和许宁就都过来了,他们昨天就来到了燕市,住在夏想的另一套房子中,只有老妈在家中陪冀丫头住。

    曹永国和王于芬也是昨天回到了燕市。夏东的满月酒成了大事,三地三家都是全体出动,无比重视。其实依照夏想的本意,本不想为一咋。小屁孩兴师动众,但双方老人却都想大办一场。讨个喜庆,夏想向来孝顺,也就只好同意了。

    身为主角和当事人,夏东正吃着手指睡得香甜,才不管别人是不是为他摆什么满月酒,他只管吃了睡。睡了吃。有奶便是娘,反正他的最大幸福就是随时有奶吃,睁开眼睛往曹殊鬈怀里钻,除此之外,天大的事情都不放在心上。

    不多时,沈立春、李红江、孙现伟、朱虎、萧伍和凤美美都来到了楼下,几个人也没有上楼,就在楼下等候夏想安排。夏想网来到楼下见到众人,冯旭光也来到了。

    冯旭光不是空手来的,他身后跟了几辆佳家市的车,车上有酒、水果、饮料、各式甜品,总之。宴会上需要的东西应有尽有,想到想不到的,他都拉了过来。

    冯旭光先和夏想打了招呼,又和众人一一握手,气氛十分热烈。夏想就埋怨说道:“你干脆把你的市搬过来算了,今天我都准备好了,你还拉这些东西做什么?”

    “我知道你的脾气,关系引”小尔不好收市礼物重了你绝对不了我又拿不出年叮联小好拉了几车东西过来。毕竟是侄子满月了,我当大伯的没有一点表示,他长大了对我有意见怎么办?”冯旭光哈哈一笑说道。

    众人都笑。

    夏想架不住众人的热情,说道:“咱们又不是外人,什么礼物也不要送了,你们送了礼物,我还得想着还,多累人。今天招呼客人、布置现场还有别的杂活累活,就都交给你们了,你们出力就行了

    朱虎大着嗓门说道:“中,没问题。有没有扛东西的下力气的活儿。我来干!”

    众人哄堂大笑。

    夏想就让冯旭光先带领众人前往燕京酒店,他上楼和家人说了一声。因为曹永国从宝市过来时带了两辆车。再加上夏安的车,够用了。其实以夏想的能力,一个电话就能调动十几辆车也不在话下,刚才的一帮朋友,谁不能找来十几辆车?只不过没有必要大张旗鼓。

    夏想交待完毕,再来到楼下小冯旭光一帮人已经离开,方格、蓝袜还有王林杰一起来到了。还没有寒喧几句,严小时和古玉也到了。

    严小时和古玉今天都是盛装打扮,一个亮丽夺目,一个光洁照人,两个人当前一站,顿时吸引了方格和王林杰的目光。

    方格和王林杰低着头凑到一边。小声说道;“古玉越来越漂亮了,怎么得了?”

    话未说完,方格的胳膊上就被蓝袜拧了一下。方格就急忙识趣地闭嘴,立利做了自我批评:“朋友妻,不可欺。朋友的腕中肉,不可想。”

    王林杰嘿嘿一笑,看了夏想一眼,不说话。蓝袜则一脸犹疑,想了一想,又拧了方格一下:“不许乱说”。

    方格忙求饶:“遵命,姑奶奶!别拧了成不?。

    夏想见严小时和古玉来到,就让她们和蓝袜先上楼,一会儿陪同曹殊慧一起去酒店,他就和方格、王林杰开车先向酒店而去。一到燕京,就现齐亚南和冯旭光正在争执,争执的焦点集中在冯旭咙,的几车酒水、饮料上面。齐亚南的意思是,今天的宴会全权由燕京酒店负责,所有东西酒店已经备齐,不需要任何外来的食物。

    冯旭光的意思是,是他的一片心意,说什么也要让齐亚南收下。齐亚南觉得用冯旭光的东西挺没面子,说什么也不肯收,就僵持不下。

    主要是齐亚南和冯旭光都太热情了,都觉得不用他们的东西就对不起夏想一样。

    夏想就只好出面调和:“各用一半好了,亚南也别争了,旭光的东西既然拉来了,就先卸下。都摆放在一起,任由大家挑选好了,客人的口味各有不同,正好给大家一个选择的余地。”

    夏想话了,齐亚南只好应下。不过还是不满地对冯旭光说道:“冯总,以后只要夏区长有事来燕京。您就别忙活了,酒店里什么都有。您就别拉一车东西落我的面子了,成不?”

    冯旭光笑道:“我市里还有冰箱、彩电、洗衣机,你酒店有不?”

    齐亚南愣了一愣,“您诚心气人不是?”

    夏想就笑骂:“好了,不争了。再争的话,我就让现伟对今天的酒席和几车东西付款了,,

    孙现伟极有眼色,立刻掏出了钱包嚷嚷说道:“要现金还是要支票?”

    冯旭光和齐亚南笑了,一起冲孙现伟说道:“去你的,一边去!”

    “哈哈,”所有人都笑了。

    夏想今天并没有邀请太多人,省里只有给宋朝度下了请帖,其他人他也不愿意惊动。也没有必要。市里只请了陈风、方进江、李丁山和高海,方进江正好有事到外地出差了,就没来。毕竟满月酒是私人性质宴会,夏想只请和他私人关系不错的朋友和领导,下马区没有公开请人。省得惊动太多左,反而让有些别有用心的人不请自来,送礼或是打别的主意,也是不好。

    不过情形和夏想设想的一样。最先来到的反而正是下马区的人。

    晃伟纲和金红心最先现身,两人一见夏想,就有点尴尬地说道:“领导,我,我们不请自来,您尽管批评我们,不过我们来了就来了,不怕领导批评。”

    夏想哪里好开口批评他们,只好假装生气说道:“行了,来了就来了。到里面坐一坐就赶紧回去,别耽误工作,被区委说我们的不是就不好了。”

    两人都明白,感激地冲夏想点点头,然后入座。

    随后陈天宇和傅晓斌也不请自来,两人都随了一份礼钱,客套几句就又回区委了。今天是周五,作为常务副区长和区委办主任,指不定有什么要事需要他们处理。尽管说起来两人都想留下,因为他们知道。今天肯定有不少省市的高官露面。正好可以交流交流感情。

    施长乐和谈长天一起出现在宴会上,尤其是施长乐一点也没有把自己当外人,来了之后俨然以半个主人自居,极有眼色地张罗,让夏想看了摇头暗笑,心想施长乐也有意思。表了忠心之后,十分在意每一个表现的机会。

    谈长天自从上次安抚事情之后。自觉和夏想的关系近了不少,也时常向夏想汇报工作,又因为他和金红心关系不错,就更想打入夏想的核心圈子。今天过来也是想趁机再表沉小小一一一不过他见施长乐大献殷勤的样子。心中鄙夷却又没滑沁击,让他去学,他还真学不来。

    谈长天才现,原来拍马屁也是一门学问,还是高深的学问,很难学到精髓。

    随后,卞秀玲、黄建军都前来露了一面,也没停留就回了区委,就正合夏想的心意。现在下马区局势初定,他可不想因为一个满月酒,将一半的常委搬到燕京酒店!好说不好听,会给别人不懂事的看法。

    没想到的是,慕允让。和滕非也以路过之名,前来向夏想表示了祝贺。同时也委婉地表示了胡市长对夏想的祝福。

    夏想笑着表示了感谢,并且收下了两人的礼金。钱不多,是心意。他收下,也代表接受了两人的示好。

    夏想并没有向胡增周下请帖小毕竟上次事件在他的心底还是留下了阴影。

    胡增周对县想没有通知他满月酒的事情,微感遗憾。平心而论,他还是希望收到夏想的请帖。他甚至做好了打算,只要夏想的请帖一到。他就找个理由过去一趟,不惜以市长的身份参加一个副厅级干部的儿子的满月酒,相当于给了夏想足够的面子”没想到,夏想邀请了陈风,邀请了李丁山,邀请了高海。独独遗忘了他。

    也不是遗忘,还是夏想从内心深处对他疏远,对他有距离感,不愿意进一步展私人关系。能让夏想主动邀请参加满月酒的人,都是夏想心目中的最亲近的人,最值得交往的人,也是他认为最可靠的人。

    胡增周知道,不管于公于私。他都不具备夏想的要求。他也清楚。夏想为他儿子摆的满月酒,不仅仅是在摆酒席,还摆的是他在燕市的远近关系。

    尽管他也知道其实现在的局面都是因为他的原因造成的,他还是对夏想隐隐有些不满。如果夏想再稍微放低一些姿态,他也愿意不顾市长之尊亲自前往捧场,也算给足了面子。夏想非不,还要拿捏拿捏,难道真以为他一个堂堂的一市长之上。夏想的顶头上司,还非要求着夏想和他建立私人关系不成?

    胡增周猜对了一半,夏想没有邀请他固然是因为上一次事情也让夏想难以释怀,还有一个关键的因素是,夏想现在不想和胡增周走得过近,他想观察一下于繁然的态度,再做出选择。

    于繁然的态度很关键,他毕竟是吴家人。尽管现在他和吴家看起来还没有和解的迹象吴老爷子也好。吴才洋也好,没有向他妥协的可能一但并不表明于繁然不会和他走近。于繁然是吴家人不假,但从他的履历看,应该和吴才江关系不错,而不是和吴才洋。

    夏想的想法是,于繁然是一个桥梁。是他和吴家之间关系解冻的中间人物,从长远计,他宁可和于繁然走近,也不愿意再和胡增周打交道。能在关键时候弃他于不顾的人。不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从根本上来讲,夏想对胡增周还没有重新建立起信任。

    不一会儿,李丁山和高海到了。

    李丁山和高海都是携夫人前来。含义就很明显了,是通家之好的意思。是私人关系密切到了一定程度的表现。夏想对两人的到来非常高兴。热情地让到了里面就坐。

    今天因为邀请的人不多,又都不是外人,夏想就让齐亚南准备了一间通长的大雅间,可以摆下三张圆桌容纳为人左右,初步安排是,孙小现伟等人坐一桌,曹殊慧和双方亲人及一帮女士们坐一桌,省市领导坐

    桌。

    李丁山和高海今天格外高兴,夏想几乎是他们看着一点点成长起来。从初入官场,到副科到副处再到副厅。还见证了夏想和曹殊慧从相恋到订亲再到结婚的全过程,现在又参加了他二人的爱情结晶的满月酒。心中的喜悦自真诚,是一种长辈对晚辈的爱护。

    而且高海也因为夏想的原因,和宋朝度之间的关系逐渐改善,心中对夏想更是在喜爱之中,还有一些感激。

    安顿好李丁山和高海,陈风就到了。

    按说陈风身为大领导,好歹也是省委常委,应该晚一点儿到才显出身份,但在夏想的事情上,他一向不摆架子,也不讲究虚套,想早来就早来。陈风一来,就热闹了起来,大家纷纷起身相迎,以示对燕市一把手的尊重。

    陈风拍了拍夏想的肩膀,笑道:小伙子挺能干,一步步走到今天。老婆有了,儿子有了,官也有了。还缺什么?”

    比:最后两天时间,不投真的要过期作废了,许多喜欢将留到月底的朋友,嗯,该给官神投上几张了,老何一直期待你们的名字出现,还有许多朋友的票都浪费了,也投给官神好了,拱手感谢。第三更留到晚上,敬请期待。三更之时,请多支持,好让老何感到努力的喜悦。老何是老实人,从来不玩朝三暮四的把戏,一直老老实实的,不是天天喊爆多少更小但实际上,如果按一般作者每更王四字算,老何天天都是四更了。所以,兄弟们,不要让老实人吃亏,请投支持官神。另,腿以后的字数全部免费。请个别同学不要误会会多花你的一个币!</dd>【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